「季辛吉提案」既不正當又不合理 請正視現實,傾聽台灣人民的心聲吧!

宗像隆幸◎台獨聯盟日本本部中央委員
戴嘉玲◎譯

  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季辛吉於1999年10月25日《讀賣新聞》發表了一篇關於美國的中國、台灣政策的論文,題為〈迴避戰爭之道〉。其內容簡單說,就是以為令台灣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便可迴避美、中戰爭的危機,使中國能對台灣統一延期。

  這篇論文的主旨酷似前美國國務次官約瑟夫‧奈於1998年3月8日發表於《華盛頓郵報》的〈環繞台灣的政治交易〉一文,即所謂的「奈氏提案」。奈氏的提案是,令台灣誓約不做正式的獨立宣言,另一方面要求中國把施行於香港的「一國兩制」適用於台灣。

   奈氏提案也好,此次的季辛吉提案也好,實際上都不是對中國的要求。兩人所稱的對中國要求,其實就是現在中國對台政策。他們的共通處是為了迴避美、中交戰而犧牲台灣的想法。這不僅是完全無視台灣人民的人權,且拖延台灣問題的解決,反而提升了台灣海峽戰爭的可能性。

■季辛吉提案正是導向戰爭之路

   此篇季辛吉論文中,一句話也沒有提到台灣人民。也毫無顧慮台灣人民希望什麼及其未來。

   最近,大西洋公約的機構(NATO)介入科索夫紛爭,聯合國介入東帝汶紛爭,阻止了對住民大規模的人權侵害。科索夫因而似乎可從南斯拉夫脫離而獨立起來;東帝汶的獨立也得到印尼的承認了。

   然而台灣現在並未被外國所統治,因此也沒必要從什麼國家脫離而獨立。台灣以獨立國家存在的事實,誰也無法否定。而且台灣是科索夫、東帝汶無法相比的大國。就算與全世界一百九十幾個國家相比,即使台灣不是大國,可也不是小國。

   台灣人口大約二千二百萬人,居世界的第四十三位。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1998年台灣的國民總生產額是六百零九億美元,居世界第十九位;而平均國民所德是一萬一千九百八十二美元,居世界第二十三位。與中國相比之下,雖然台灣人口是擁有十三億人口的中國的六十分之一,而國民總生產額是中國的百分之三十,但是台灣一個國民的所得卻是中國的十六倍。

   台灣人在蔣介石與其兒子蔣經國兩代的恐怖政治下,奮鬥了四十多年,總算於1991、92年首次由國民直接以民主的選舉方式選出國大代表以及立法委員;而於1996年首次由國民以民主的選舉方式選出國家元首,完成了台灣基本的民主化。

   如果按照季辛吉博士的主張,台灣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之主張的話,中國併吞台灣即可正當化,而總有一天中國也許會以武力侵犯台灣。這樣的情形一旦發生的話,台灣人會放棄苦鬥了半個世紀而得到的自由與繁榮,輕率地隸屬於中國嗎?根據民意調查,如果中國攻過來的話,有78.35%的台灣人主張:「作戰!」;僅12.14%的人主張:「不作戰!」

   假設台灣被中國併吞的話,恐怕東南亞諸國以及韓國亦很難避免為中國所併吞吧?!而日、美安保條約及美、韓安保條約的信用就會喪失,屆時日本就會變成東亞的孤兒,則美國會失去在東亞的影響力。從日、美同盟以及美、韓同盟的立場來看,台灣海峽一戰將有可能發展成東亞自由主義諸國與中國之間的大戰。

■現在的中國無法攻擊台灣

   果真如季辛吉博士所言,台灣海峽一戰的危機逼近了嗎?他敘述如下:

   「今年的美、中關係自1971年外交復活以來,情勢變得很緊張。……在如此的政治氣氛裡,台灣突然針對中、台關係既定的政治理解事項上做了單方面的挑戰。中國方面對此行為解釋成是美國要分裂中國之陰謀,並警告可能以武力來解決。於此,使我連想到1950年朝鮮戰爭之際,中國軍介入的事前通知之嚴重性。」

   「如今台灣總統似乎是在要求美國公然承認台灣的獨立地位。如果台灣達成願望的話,勢必發展成某種軍事衝突的狀態。」

   季辛吉博士所言之「單方面的挑戰」,應該指的是李登輝於1999年7月9日在德國的對外公共電台「德國之聲」所發表的談話:

   「1991年台灣的憲法修改以來,兩岸關係即已定位在國家與國家之同等地位上,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絕不是所謂的合法政府與叛亂集團,或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一個中國』的內部關係。」

   中國針對李登輝的這段發言指責說:「否定一個中國,台灣企圖獨立。」之後又透過中國與香港的媒體傳出似乎即將對台灣行使武力攻擊之情報。緊接著於7月15日,中國政府發表:「已開發出中性子核彈的設計技術以及核子武器小型化的技術。」同時,中國的官營軍事雜誌上說明:「毀滅地面上的敵機與海軍基地的艦艇之最好戰術就是使用核子武器。」「要攻擊台灣,既不造成建築物的損害又能大量地殺害士兵,則使用中性子核彈是最有效的。」明顯地暗示將以核子武器攻擊台灣。

   如果台灣人民相信了中國這樣的情報,勢必引起台灣恐慌。但是台灣人民都很鎮靜,一如往常地平靜。因為最了解中國人的台灣人,看穿這只是一種恐嚇的心理戰術。如冷靜地判斷的話,就算不是台灣人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中國軍方所以暗示要使用核子武器,即表示不使用核子武器的話,現在的中國就沒有攻擊台灣的軍力。但是,若使用核子武器的話,中國將會成為世界人類之敵,走上滅亡一途。那麼,若使用常規武器攻擊台灣的話,將會怎麼樣呢?當然會給台灣帶來相當大的損害,但是蒙及更大的損害的應該是中國吧。即使美國沒有以軍事武力介入,中國也會受到自由主義諸國的經濟封鎖之制裁。如此一來,好不容易依靠外國的資本與技術而建立起來的中國經濟將會毀於一旦,而使中國陷入混亂之中,甚至無法守住共產黨政權,這是誰都可以預想而知的。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至今對外戰爭多次,但都是在精打細算之下而行動的。這一點,過去的許多研究已證實了。中國人是很會打算盤的。

■台灣聲明:「尊重中國的領土與主權。」有何不可?

   季辛吉博士說:「台灣突然對中、台關係既定之政治理解事項上,做了單方面的挑戰。」這裡指的是台灣放棄「一個中國」之主張的事吧。那麼,台灣放棄「一個中國」之主張,到底是什麼樣的主張呢? 李登輝總統說:「我國於1991年修改憲法,將憲法所及的地理範圍修改為僅限於台灣,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大陸統治之合法性。」

   與中國共產黨發生內戰而敗北逃往台灣的蔣政權堅持自己是中國的正統政府,並主張要奪回中國大陸。蔣介石提倡「反攻大陸」;蔣經國也未改變奪回中國大陸的方針,只是放棄以武力反攻而採取和平的手段。這些都是獨裁者擅自決定出來的國家基本方針。然而,現在的台灣已是個民主的國家了。

   跟著蔣政權一起來台的大陸人也許還很關心著中國的領土,但是佔台灣總人口87%的台灣人對中國的領土一點興趣也沒有。國民大會代表了絕大數國民的意思而修改憲法,使憲法的適用範圍僅限於台灣也是理所當然的。代表國家與國民的國家元首的總統,代表了絕大多數國民的意思,表明對中國的領土沒有野心更是理所當然的事。

   李總統所言之意是指台灣放棄蔣政權的奪回中國之政策。這又有何不可之處呢?中國應該感謝台灣而沒有反對的理由才是。該國的主權與領土受到尊重而憤怒,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身為中國友人的季辛吉博士,不但不勸告中國,反而責難台灣,實在是令人費解。

   季辛吉博士又說:「如今台灣總統似乎要求美國公然承認台灣獨立的地位。」由於蔣政權主張自己是中國的正統政府而導致台灣被逐出聯合國,因而失去所有有勢力的國家之邦交,使台灣孤立於國際社會。蔣政權也曾明言:「中華民國是獨立的主權國家。」但是,國際社會是不可能承認台灣代表「中國的正統政府」之主張的。如今,台灣已放棄了這樣的虛構。表明對中國的領土不存野心的台灣,要求國際社會承認台灣是獨立的主權國家,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二千二百萬的台灣人民深深感到已無法再忍耐目前台灣在國際社會上所遭遇到不合理的疏離之現狀了。

   李總統這回的發言「台灣與中國是個別獨立的主權國家」,並不是第一次。早在1997年11月8日於《華盛頓郵報》報導了李總統的聲明:「台灣象徵著美國的理想主義,亦即台灣是自由、民主主義、人權的象徵。……台灣就是台灣。……我們台灣是獨立的主權國家。」

   並且於同年11月10日於《紐約時報》也報導著李總統之聲明:「台灣與英國、法國一樣,都是獨立的國家。」 當時並未引起騷動的中國,為何對於李總統這次的發言竟會如此猛烈攻擊?恐怕是國內發生了什麼狀況吧。

■處處矛盾的季辛吉博士之主張

   季辛吉博士如是敘述:

   「1943年的羅斯福、1945年的杜魯門、1972年的尼克森、1979年的卡特、1982年的雷根,以及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歷代美國總統,均以某種特殊的形式確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1982年的〈美、中共同聲明〉中明言美國沒有追求二個中國──一個中國和一個台灣的政策之意圖。十六年後於上海,柯林頓總統也重複了此一立場。」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1943年11月,美國羅斯福總統與英國首相邱吉爾及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等三個聯軍首腦於開羅舉行了會談。這時候羅斯福突然說出要將台灣給中華民國。如同蔣介石的親信者所記載,蔣介石並沒有主要要求台灣,他自己也沒想到台灣會入己手。其實羅斯福是害怕蔣介石單獨與日本簽訂休戰協定而脫離聯軍,才故意給了蔣介石一個甜頭。台灣並非是羅斯福的所有物,所以他無權隨便處理台灣。事後美、英兩政府也承認在開羅會議中三國首腦的聲明,並沒有任何法律根據。

   但是,因為這個羅斯福的不慎之發言,使台灣人民嚐盡辛酸。隨著日本的投降,聯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所發出的第一號命令,即令蔣介石佔領台灣,這也是依據開羅會議之聲明而下的一道命令。接著美軍佔領日本而蘇聯軍佔領滿洲,也都依據這第一號命令來的。這終究也只不過是戰勝國一時的佔領罷了。

   蔣介石以台灣為戰利品,奪取台灣人民的自由;台灣人民只要一抵抗就以軍事武力鎮壓。例如1949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有三萬人以上的台灣人民遭到殘殺。被中國趕出來的蔣介石在台灣發佈戒嚴令,以恐怖政治來支配台灣人。這個戒嚴令至蔣經國當政末期的1987年,一共持續了三十八年之久。

   聯軍四十個國家於1951年在舊金山與日本簽訂了和平條約。然而,聯軍之間的意見不一,所以舊金山和平條約只決定日本放棄台灣,而台灣的歸屬問題一點也沒有提到。因此,台灣的法律地位在國際法上尚屬未定。 那麼,誰擁有決定台灣之歸屬的權利呢?根據聯合國憲章或1960年聯合國通過的殖民地獨立宣言以及1966年通過的國際人權章程等,人民自決的權利早已在國際法上被確立了。如同奴隸制度或農奴制度的時代,將人民當做土地的附屬物來處理是不被允許的。台灣的主權者理當是除了幾百年前就來台灣開發的台灣人民以外別無他人了。所以很明顯地,有權利決定台灣之歸屬的只有台灣人本身。

   季辛吉博士身為與中國交涉的當事者,而理出了1972年尼克森總統訪中時所發表的美、中共同聲明,卻說尼克森總統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美國歷代總統都是「確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真是不可思議啊!事實上,那份美、中共同聲明是這麼記載的:「美國方面確認(acknowledges)台灣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主張一個中國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的確兩岸的中國人都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台灣人並不這麼說。住於台灣之外的台灣人,當時就已表示反對。可是,住在台灣的台灣人在恐怖政治之下,無法公然反對蔣政權的基本政策。不管怎麼說,中國共產黨政權所言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蔣政權所言之「中國」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所以美、中共同聲明中,只不過是承認這個事實而已。

   於共同聲明署名之後歸國的尼克森大總統說:「我們美國對於所謂的一個中國,並沒有指明是那一邊的中國。」美國與中國建立邦交是在卡特政權時代的1979年之事;而尼克森政權一直維持與中華民國的邦交,所以才會做出如此勉強的解釋。但是,季辛吉博士的論文中所說的「中國」,應該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在1972年的美、中共同聲明中,美國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的話,那麼其後的尼克森政權一直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又將如何說明呢?

   1979年1月1日,美國決定與中國建立邦交的美、中共同聲明中寫著:「美國政府確認(acknowledges)中國的立場是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由於卡特政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邦交,而與中華民國斷交,所以在這種情形下所指的「中國」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美國只不過是「確認」了中國的立場,並未「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1982年雷根政權所發表的美、中共同聲明中,正如季辛吉博士所言:美國沒有意圖追求「兩個中國乃至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政策。這是理所當然的。換句話說,追求台灣人民自決的自然是台灣人民,而不是美國。然而,問題是不管是美國也好,或是其他國家也好,都不該干涉台灣人民的自決;而是對於台灣人民的自決權與其所產生的結果接受與否而已。

   季辛吉博士又說:「美國與世界其他大多數的國家一樣,承認北京是代表全中國的正統政權,不過我們在正式被視為他國之一分的那個地方,提供了大量的武器。」

   這裡的「他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那個地方」指的是台灣吧。其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的正統政府,與台灣的歸屬問題根本就是毫無相干的兩回事。世界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個國家中,認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的,僅限於過去的幾個共產主義國家;然而,包括美國在內的自由主義諸國都未曾做過如此承諾。何時正式承認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事實存在。 以事實的歪曲虛構編出來的理論,無法合理地解決現實的問題。為了合理地解決台灣問題,最重要的是面對現實,傾聽台灣人民的心聲。

   李登輝總統只是依照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意思,放棄蔣政權的虛構,只就事實而說出「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國家與國家的關係」而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