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坐長榮」

何章獻◎歐洲台灣協會聯合會會長

鑒於長榮董事長張榮發先生贊成「一國兩制」發言,歐洲台灣協會聯合會呼籲歐洲各會員國成員發聲「拒坐長榮」,並拒絕長榮公司任何活動的贊助,公開信如下:

歐洲各地台灣協會會長、會員大家好:

長榮公司董事長張榮發先生日前為了自身的商業利益,主張「邦聯、一國兩制」是選項時,我們同時請他對中國大聲說出「台灣獨立」也是選項。他提到香港的經濟好轉,是因為中國開放四個省份到香港觀光的緣故,他忽略了,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並不是,中國本來就不應該限制人民行動的自由權,不管是到香港,還是上海、北京城市觀光,因為這都還在中國境內,但是,台灣不在中國境內;他認為「一國兩制」的香港比台灣好,卻漠視了「一國兩制」的香港經濟發展,是以犧牲民主價值為代價,民主制度與集權制度是不可能存在同一個國家。

在歐洲國家從2004年的積極開放中國遊客到歐洲觀光後不到一年,2005年七月對中國觀光客赴歐政策旋即開始緊縮,並重新恢復「個別面談機制」,原因在於中國觀光客在歐洲釀成嚴重的非法居留問題。當張說「限每日一千名更是毫無道理」時,難道不知道中國觀光客早已造成國際間被旅遊國的嚴重社會負擔?當張榮發先生問道「台灣老百姓怎麼辦!」,並提到「開放觀光,可以做到生意的有餐廳、飯店、遊覽車、土產店、百貨公司等,每個環節都能賺錢,周邊賴以維生的百姓都有生意做。」時,他並沒有強調,長榮航空首先會因觀光人數增加而大獲其利,且避而不談開放中國人到台灣大量觀光可能會造成台灣內政的問題,而他的公司賺錢所遺留下來的問題,卻要由台灣以更大的社會成本來支付,為什麼我們須以政策圖利財團呢?張榮發先生果真想到「台灣老百姓應該怎麼辦」?

需要提醒張榮發先生的事,台灣不是香港,更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因此處理態度不能接受以地方政府來談。另政府在觀光政策上,不應只考慮眼前的利益,忽略了風險考量,尤必須仔細思索:1. 中國刻意拉攏民間觀光產業,不願以國對國的方式進行談判,連基本的「議定書」都沒有,除了有矮化台灣政府之嫌,甚至迴避對中國觀光客惡名昭彰的非法居留等責任;2. 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若不能有效「積極管理」,台灣將面臨可預期的治安黑洞如歐、美、日、澳等國,同時,台灣民間業者若沒有國家的保障,權益不僅受到挑戰,也不免有任人魚肉之虞。3, 觀光業者所虛報的利益、甘願被中國所拉攏,極可能將使台灣付出相當大的社會成本(如人滿為患的靖廬),但卻由政府來買單,由全體國民承受。我們要再問張榮發先生:「台灣老百姓怎麼辦!」

張榮發先生在當前台灣政治處境困難,中國在國際上對台灣無所不用其極打壓之際,甘願成為中國政治宣傳工具,令人何其遺憾!因為不管在民主或者集權國家,大企業主都會是特權人物,因此「一國兩制」對張榮發先生沒有影響,但卻造成台灣老百姓莫大的心理和民生影響。我們難道要以拚開放而犧牲掉言論自由、行動自由、宗教自由和最基本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台灣人幾十年來辛苦經營、尚初步落實的自由、民主、人權等三大普世價值,難道願眼睜睜看其被拚開放私利所折損?我們再一次用張先生的話來反問:「台灣老百姓怎麼辦?」為了保護您的中國利益,我們決定「拒坐長榮」以示抗議,讓您能夠完全地對中國表示您的忠誠,對商業利益顯示您的獨到眼光。

歐洲台灣協會聯合會會長 何章獻

首由「歐洲台灣協會聯合會」在比利時登高一呼針對張榮發在日本發表的「一國兩制」讕言,正式行文歐盟各國之台灣協會聯袂「拒坐長榮」,並且也悍拒長榮公司對台灣人團體之活動贊助!希望透過歐洲各國台灣人的具體行動表達出最深沉之嚴重抗議,而且還串連到美加及日本等地台灣社團,堪稱茲事體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