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二加二會議」聲明與勸止戰略的時代

羅福全◎亞東關係協會會長

這次美國與日本在華府舉行的「日、美二加二外交、安全會議」由日本外務大臣町村信孝與防衛廳長官大野功\統出席,美國由新國務卿萊絲與國防部長倫斯斐參與諮商並發表共同聲明,深具歷史意義。

就新亞洲安保環境可以說是表明一個持久性的戰略伙伴立場,尤其就朝鮮半島以及台灣海峽是亞洲區域的兩個不穩定因素,美日加強安保合作關係,旨在對不穩定因素扮演「安定力量」(stabilization force),而非要特定新的敵對國或敵對關係。二次大戰後曾經出現「圍堵戰略」(containment strategy) 或「冷戰」等包圍與對峙的敵對關係,歷經五十年之久,這次美日同盟關係,應該定位為一個「勸止戰略」 (dissuasion strategy),對台海問題提出「希望與中國建立合作關係,並同時確保台海議題能和平解決」以降低台海緊張。所謂和平解決也與美國一向主張台海問題不應片面改變現狀,中國必須放棄武力來達成兩岸統一,兩岸問題必須在相互同意與和平方式下解決的立場並沒有改變,重要的是日本這一次與美國站在同一立場,也就是勸止戰略的一個重點,就亞洲三強,美、日、中關係,因而產生了中國受美、日勸止的新局面。這一點日本可以說是在戰後六十年來踏出一大步,積極參與亞洲區域安保。

會後,兩位國防部長分別指明對中國軍力擴張,國防預算連續十六年來兩位數激增,尤其對最近中國原子潛艇事件,應增加透明性,美軍年來重整亞洲佈置(transformation) 以及中國超越所謂琉球與台灣的第一島鏈,涉入第二島鏈(關島與日本沖之鳥島 (Okinotorishima) 領海等海域),甚至於中國片面開採釣魚台附近春曉油田都在日本引起新的關切。目前日本民調有58%人民對中國不懷好感,這也是六十年來的新現象,但是,諸此並不是一個新的敵對關係,美、日希望與中國建立透明而建設性的關係。希望中國在亞洲遵守國際遊戲規則(international rule of game)、逐漸成為有責任感的大國而不要走向冒險主義,這是「勸止」戰略的核心。

當然,這次聲明涵蓋\十六項涉及全球性共同見解,諸如阻止大量破壞性武器之擴散,因應恐怖主義,在國際社會共同促進基本人權、民主與法制等等,由此看來,日、美同盟關係已是共同營造中長期新戰略的一個起點。

在美國進行重整亞洲軍事佈置的過程中,也事事與日本配合,顯然在於建立對不穩定、不透明的亞洲情勢,建立充分有效的抑制性力量,這也是勸止戰略的後盾力量,這種佈置只有中長期日美同盟關係才能達成。中國對日美二加二會議聲明雖並不滿,但是低調反應,證明勸止戰略的初步效能。

我國與日本並無正式外交關係,但是只要我國國家利益與日本國家利益重疊的領域,就是實質外交的切入點,已經從偏重經貿關係,邁向安保領域,也就是如何維持亞洲和平的領域,今後雙方國家利益重疊部分亦隨之擴大,正是一個水漲船高的時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