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開幕致詞

台灣安保協會理事長

 

諸位貴賓、先進,大家早安,大家好!

謹代表台灣安保協會歡迎大家來參加2014年度國際研討會,大家來共同討論「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這個議題。在過去幾年的國際研討會,我們曾經提出,如何維持台海和平並非台灣與中國「一對一的關係」,台海和平是亞太區域安全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台灣絕非是一個被孤立的國家,2012年來中國與美國在亞太區域逐步提升戰略上的影響力,歐巴馬總統宣佈美國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美中在亞太區域的對立是九○年代冷戰結束後面臨最緊張的時代,兩岸如何維持台海和平,台灣如何積極與中國對話,使台灣在亞太區域的戰略地位更為重要。

一、美國重返亞洲與再平衡政策

美國宣佈重返亞洲,於2012年6月由美國國防部長潘尼塔宣稱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力量提升,提出「再平衡政策」(Rebalanceing Policy),亦即開始擴充在亞洲的軍事力量,在2020年之前美國海軍船艦由目前50%的海外軍事力量增加到60%部署在亞洲,包括六個航母戰鬥群,多數的巡防艦、濱岸戰鬥艦以及潛艦,並增加東海、南海以及印度洋的亞洲軍演次數,表達美國在亞洲提升海軍佈署是基於「Rebalance」(軍事力量的再平衡);針對中國擴建海軍,美國希望與包括印度洋的亞太區域同盟及友好國家關係緊密化,並宣示美軍在這一區域的存在(presence)。潘尼塔稱日本為區域安全的「基石」,強調日本是支持美國非常重要的同盟國。潘尼塔國防部長強調從日本到東南亞以及印度洋,美國決心提升同盟國的參與並保證美國提升海軍力量維護包括印度洋的亞太區域安全。

 二、美日同盟與安倍內閣「容認集體自衛權」

近六十年來,美日同盟逐步成為維護亞太區域安全與和平的公共財(public goods),最近中國提升向東海、釣魚台軍事威脅,同時片面主張對140萬平方公哩的南海區域的領有權。一連串的中菲、中越的紛爭逐步加深美日同盟必需提升區域和平的軍事抑制力量。對此,日本安倍晉三首相最近以內閣決議通過「容認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在二次大戰結束後的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久放棄以武力解決國際紛爭的手段,也就是雖然有日美同盟,即使美軍受到攻擊,日本也不能參戰。這一次的安倍內閣通過「集體自衛權」的閣議,表示只要在這些海域威脅到日本的國家利益,日本便可以跟美軍並肩作戰,共同行使集體防衛,這是日本戰後六十餘年以來,踏出「讓日本早日成為正常國家」的第一步。日美同盟的中心思想是如何維持亞太區域的現狀(status quo),不容許任何國家破壞現狀,包括台灣海峽、南北韓、東海、南海與印度洋等廣大領域。中國崛起已經引起亞太區域日中兩國於東海與釣魚台的紛爭;中菲及中越在南海的紛爭,針對這些紛爭,美國都站在亞太國家的立場。安倍內閣的閣議讓日本可以與美國並肩作戰以維持區域安全。這也是廣義的日本安全。安倍內閣的「集體自衛權」的閣議,廣受歐美紐澳等自由國家的支持。

在這裡應該強調的是美國的戰略佈署與美日同盟的升級並非冷戰時代的圍堵戰略(containment strategy),對中國更不是敵對關係,而是基於2005年美日同盟戰略目標所標榜的勸阻戰略(dissuasion strategy),也就是希望中國在亞太區域扮演大國建設性角色。美日與中國並非敵對關係,而是在正式邦交關係的基礎上展開經貿、外交等互惠的關係。重要的是,勸阻戰略能否發揮效用,必須對中國具備強大的軍事抑止力量為後盾。這兩年美國宣示在亞太區域擴大軍事力量,正如美國國防部長潘尼塔所稱,是基於「軍事力量的再平衡」(Rebalance)。不希望因為中國提升在亞太區域的軍事佈署,而失去對中國制衡力量。

亞太區域和平的中心課題,就是「維持現狀」不得由任何一個國家單方面改變任何領土、領海的現狀。美國重返亞洲的主旨就在於抑制任何改變現狀的軍事企圖,台海的和平當然是亞太區域和平的重要環節。

三、美國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

就台灣問題今年四月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羅素(Daneil Russel)對外發表聲明,表示美國政府會堅持美國對台灣的六項保證,就是:

1、美國無意就對台軍售設下截止日期。

2、美國不會就對台軍事議題事 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協商。

3、美國不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力下停止對台軍售。

4、美國不會修改『台灣關係法』。

5、美國無意扮演台海兩岸之間的仲裁者,美國不能施壓迫使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展開談判。

6、美國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

羅素在今年『台灣關係法』35周年的背景下重申『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的承諾是相當重要的,特別是在馬政府逐步傾中的外交方針之下,羅素對美國基本立場的重申顯得格外的重要。馬政府傾中的外交方針已嚴重危害到台灣的主權,並且具有把台灣「香港化」的傾向,羅素在這樣的時機重提六項保證,便是提醒馬政府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表示馬政府目前的舉動已與美國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產生了矛盾。

羅素除了重申『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之外,羅素也指出台灣是美國「再平衡戰略」的一個關鍵成分,表明美台是成長中的經濟夥伴和持久的安全合作關係。這是美國在2012年提出重返亞洲的「再平衡戰略」以來,對台灣和平安全的最明確支持聲明,再加上六項保障與『台灣關係法』的重申與強調,再再顯示美國對台灣安全的堅固承諾!

 四、亞太區域面臨不穩定的時代

2010年本協會主辦的國際研討會上,林蔚教授(Arthur Waldron)表示:「我們的確看到反對中國主張的對抗聯盟正在形成,區域內的軍事平衡開始產生變化,亞洲新一輪的軍備競賽已經啟動。」美國重返亞洲,佈置「再平衡政策」啟動亞太區域一個新的局面。我曾經提出一個見解:中國經濟成長過程中逐步現代化,將來能否如同台、韓一樣,從一個黨、政、軍結合的專制國家逐步走上民主化國家;或者將以狹隘的中國民族主義為後盾,逐步傾向軍事冒險主義國家,中國要走那一條路?後者將使亞太區域逐步邁向一個不穩定的時代 (age of uncertainty)。為此,美日同盟與亞洲民主國家的連線也提升足以制衡的軍事力量,構築一道具有阻嚇力量的防波堤,期能抑止任何國家之間有關領土或領海的衝突。這並非與中國敵對,而是希望能促使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在亞洲扮演建設性的角色。美國一再宣示重返亞洲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在這個大環境中,台海的和平是維持亞太區域均勢(balance of power) 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同時,台灣也是亞太區域中擁有民主主義共同價值觀的國家的重要夥伴。

*2014年9月13日,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