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年邦交國 交會時依然陌生

王平宇

千里迢迢、來到非洲,總要買些原始粗獷的紀念品,才不枉費走這一遭。路上的小販看到東方的臉孔,當然知道是觀光客,漫天要價、面不改色。所幸大使館早有秘笈傳授,大約開價的三成就可以成交。台灣人討價還價的真功夫總算沒在非洲大陸丟臉!

一番血拼,滿載而歸,小販雖不能為所欲為,但總不至於賠本,因此交易結束,仍和我們說了聲「阿哩阿多」,搞了半天,當我們日本人!走到下一個攤位,看到我們左提右抱,小販馬上熱情招呼,不過卻又是一句日文「揖拉下以」(歡迎光臨)。

類似經驗對台灣人絕不陌生,不論世界各地,東方面孔總被當成日本人。就像非洲黑人雖然種族不同,但看在我們眼裡,卻只有大同、沒有小異。非洲小販的誤解本不足以為意,只是同樣是人煙罕至的非洲,為何台灣人被世界知道的程度,依然不如日本?

馬拉威獨立至今三十八年,與台灣建交三十六年,期間我們派駐醫療團、農耕隊、技術團,提供職業訓練、開設大使館、新聞中心,甚至許多農耕隊員退休後仍然留在馬拉威經商。台灣雖小,但在馬拉威總該有一席之地吧!可惜在停留兩天下來,儘管當地廣播、電視大肆宣揚陳水扁總統到訪,卻仍然少有馬拉威人,在動員歡迎的場合外,用簡單的中文或台語向我們問候。

就像一位替代彼男告訴我的,在這裡,台灣人被誤認為日本人甚至中國人的情況相當普遍,因為台灣對非洲,同樣也缺乏深刻的了解。在台灣,我們能找到幾個研究非洲學的專家?每年能出版幾本與非洲有關的大眾讀物?能完成幾篇在人類學、歷史學、社會經濟學、醫學領域的專業論文或報告,而把主題鎖定在非洲?

當台灣人都不了解非洲人時,又怎麼能夠期待非洲人了解我們?台灣如何認識世界,相對也決定了世界如何認識台灣。日本人對非洲的關懷顯然較多,研究者、對非洲有興趣的遊客、為各種目的前來的人,佔據了馬拉威人的東方印象,讓馬拉威人開始學日文,甚至因此進入更進一步的文化探究。

所以,當台灣總有人對非洲嗤之以鼻時,恐怕還不知道,非洲人也沒把台灣「放在眼裡」,誰才是缺乏見識的井底之蛙?其實差距只在五十步與百步之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