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區域發展策略之評析

顏慶章

台灣國際法學會理事長

一、前言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曾頗富哲理地指出:「當算術法則用來詮釋現實時,它們並不精確。當它們精確時,它們則不在詮釋現實。」(As far as the laws of mathematics refer to reality, they are not certain; and as far as they are certain, they do not refer to reality.)

雖然甚多國際專業機構及權威學者質疑中國經濟成長的數據,中國國家審計署前副審計長董大勝甚至也公開承認經濟數據的造假。但在無從精確知悉中國經濟數據的造假程度時,本文爰選擇藉由中國官方的相關數據,作為探討中國經濟成長的基礎,並進而評析中國的區域發展策略。換言之,中國經濟成長的現實,較本文僅有趨於遜劣的必然面相,謹先敘明。

此外,由於外交係內政的延伸,任何國家從事區域發展策略,必須仰仗經濟成長所產生的有力奧援。從而正確評析中國區域的發展策略,自應合理檢視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向,並就氣勢磅礡的「中國夢」,持平指出所面臨的挑戰。

二、中國的經濟成長表相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統計,2013年的中國名目GDP達9.469兆美元,僅次於美國的16.768兆美元,超越日本的4.898兆美元,而名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臺灣為4,890億美元,名列全球第27。中國如能維持三十餘年平均10%的經濟成長率,應可在十年內取代美國。IMF另一種「購買力平權」(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的估算,綜合考量各國當地貨物、勞務及物價上漲率因素,所公布GDP(PPP)的世界排名,中國則已凌駕美國為全球首位。但倘以IMF每人名義GDP的排名,中國僅6,959美元,為全球第82名。臺灣20,925美元,列名為第38。

中國累積三十餘年快速的經濟成長,倘不懷疑其真實性,中國將可能在十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則中國經濟騰飛過程,對臺灣的意義為何?是潛藏巨大商機值得臺灣去把握?或因相形渺小而自亂腳步?應屬近年來臺灣陷入諸多紛擾的所在。但中國金玉其外的經濟表相,有無敗絮其中的情境?嚴謹進行如此的驗證與辨正,不僅涉及學術論述的應有態度,更攸關臺灣發展策略的抉擇。

三、中國宣稱的「中國夢」

習近平於2012年11月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足半個月即提出「中國夢」的構想,成為中國共產黨第五代中央領導集體的執政理念。其核心概括為「兩個一百年」的目標,也就是到20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與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百周年時,逐步並最終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具體表現,是國家富強、民族振興與人民幸福。實現途徑是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弘揚民族精神、凝聚中國力量。而實施手段則是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與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的建設。其內容即為下述的「三大目標」及「三步走」。

  • 三大目標
  1. 追求經濟騰飛,生活改善,物質進步,環境提升。
  2. 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制,公民成長,文化繁榮,教育進步,科技創新。
  3. 追求富國強兵,民族尊嚴,主權完整,國家統一,世界和平。
  • 三步走:
  1. 第一步,用十年時間,到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時,全面建立小康社會。
  2. 第二步,再花三十年時間,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周年,全面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
  3. 第三步,在整個二十一世紀一步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藉由洋溢著經濟騰飛與富國強兵的宣示,乃至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激情,中國並逐步擘劃出區域發展策略。例如2012年1月生效的「東協加一」自由貿易協定,中國透過開放巨大市場的商機,與東協十國展開優惠經貿關係的整合。至於2013年中國所宣示的「一帶一路」(One Belt and One Road)的宏偉藍圖,藉由漢朝張騫綏平西域及絲路的歷史緬懷,架構中國穿透中亞而聯絡歐洲的交通系統。另因明朝鄭和下西洋的驕傲航程或美好傳說,勾勒出經由東南亞、印度洋、蘇伊士運河而聯結歐洲的海上藍圖。

至於今年4月,中國贏得56個國家表明參加意願,而將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初期五百億美元,目標為1,000億美元的資金規模。顯然在針對美國、日本分別主導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的地位,但仍獲得英國、法國及德國的認同參與,堪稱是頗值矚目的發展策略。

四、「中國夢」面臨的挑戰

  • 追求「經濟騰飛、生活改善、環境提升」的情境:
  1. 自然環境的持續惡化

中國水利資源部發現,1990年代存在中國的五萬條河川,已有55%消失。中國擁有全球20%的人口,僅有7%的淡水獲取量。每年雖過度抽取220億立方公尺的地下水,但每人使用水量仍僅為全球平均值的三分之一。中國北部住有全國一半的人口,但僅有15%的中國降雨水源。北京由於欠缺大河及降雨量,民生用水的四分之三是來自地下水,抽取地下水的深度,目前甚至已達三千公尺,為1990年代的五倍深。更嚴重者,中國都市地區的地下水,約為90%已遭受污染,70%的中國河川及湖泊亦屬如此。

多達八千萬農村居民,須在距離逾一英哩獲取飲用水。過度抽取地下水的結果,北部平原已呈現大如匈牙利領土九萬三千平方公里的地層下陷。由於土地的乾涸,不僅造成農地的無法耕作,甚至迫使整個村莊的遷移。

中國環境保護部曾於2010年估算,單就環境污染即造成1.5兆人民幣的損失,約達GDP的3.5%。如此駭人的資訊,迫使不再定期發佈。世界銀行估計中國自然環境惡化造成的成本,以2008年言,應高達中國GNP的9%。而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二十個都市,其中16個是在中國。

李白氣勢萬千的《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但自1972年以降,黃河已超過三十次的乾涸,期間有長達一百餘天者,甚至有多達226天的情景。李白倘若地下有知,《將進酒》傳誦逾千年的詩文,他將有如何駭異的嗟嘆?

中國原可提供85%水於農田灌溉,但由於工業發展及都市化的結果,加上工業用水的欠缺效率,例如中國鋼鐵業每噸鋼需要使用23噸水,美國、日本及德國則僅需要6噸水。加上先天環境,中國南方擁有82%的水源,但僅有38%的農耕地。但中國北方有多達62%的農耕地,卻僅有18%的水源;中國北方市鎮及工業用水,2010年已占29%,至2030年時將須達到35%。至於農村地區約有三億至五億人口,無法使用自來水管獲取民生用水。

更嚴重的是中國沙漠化的情境,目前中國逾27%的領土是沙漠,而沙漠化增加的面積,每年以約2,500至10,000平方公里速度在增加。受到沙漠化影響的土地面積,達到中國領土的34.6%,人口總數多達四億人。戈壁沙漠每年增加約3,600平方公里,剛好是臺灣領土面積的十分之一。沙塵暴堪稱無遠弗屆,不僅飛越到美國加州地區,韓國及日本也不勝其擾,這也是中國期待連結臺灣的「禮物」。中國戈壁沙漠鄰近地區的嚴重影響,已無庸贅述,去年10月19日北京舉行的馬拉松活動,竟然出現參賽者帶著仿如防毒面具的配備。試想即將於明天再度舉行的賽事,將會是何等的景象!

  1. 貧困人口的極其眾多

中國過去三十年的脫貧措施,堪稱是頗值肯定的成就。惟最近官方統計,仍有10.2%中國人口亦即約九千九百萬人,每日可支用所得低於聯合國設定的貧窮線。簡言之,全世界的貧窮人口,中國即占有六分之一。

《經濟學人雜誌》對中國的官方統計,抱持保留看法。並對私人部門存款增加的原因,認為一半因素係緣自一胎化政策,適婚男人必須多所積蓄,方有可能娶妻。但如此男女比例的失衡,又是嚴重的社會問題。倘將每日可支用所得提高至五美元,聯合國2009年統計,中國有67.8%的人口亦即九億零二百萬人,低於如此水準。

農村與都市的所得差距與教育資源的不均,更加深農村趨於邊緣化的現象。根據統計,清華及北京大學學生僅有1%來自於農村。如此的教育機會,使得農村所得陷入難有未來的惡性循環。

  1. 財富分配的至為懸殊

中國最貧窮的40%人口,僅賺取中國所得的15.4%,最富裕的20%,則賺取47.1%的全國所得。北京大學社科院報告甚至指出,中國1%人口擁有全國財富的三分之一。如此真實的社會現象,竟出現是宣稱無產階段專政的中國!

  1. 資金脫逃的殊難估計

中國人民銀行2008年的一項報告,約有一萬六千至一萬八千共產黨員、企業人士及其他個人自中國「失蹤」,並帶走多達八千億元人民幣。另一份中國研究機構報告指出,在銀行存款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者,約有三分之二已經完成或正在計畫移民。

  • 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真相:

「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係設立於德國柏林的非政府組織,從事公司與政府貪污的監督與揭露。該組織每年公佈全世界174個國家的「貪污認知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倘未具有合理的方法論,將招致至排名在中後段國家的嚴重抗議。前二十餘名國家,的確是「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先進國家。依2014年的排名,臺灣與波蘭同列第三十五名,去年習總書記近平大力打擊貪腐,中國竟從前年的第八十名,大幅滑落至第一百名!習總書記係無私地清理貪腐?或是藉此排除異己?不久的將來應有明確答案。但如此政治環境的中國,單就今年七月震撼國際的拘捕、搜索甚至失聯人權律師逾二百多人的事件,相對於宣示「追求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目標,是何等背道而馳的方向!

1984年12月19日,送交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構成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主權的法律基礎,保證香港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司法權及終審權的「五十年不變」。但僅經過第十七年所引發的「雨傘革命」,雖暫時和平落幕,香港首富也是亞洲首富的李嘉誠先生,立即將企業總部自香港移往開曼群島。單就香港及澳門而言,就是「中國夢」:「追求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嚴酷試金石。

2007年6月25日,澳洲銷售量最大的《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刊出「中國入侵香港秘辛」(China plotted Hong Kong invasion),文中指出:1982年中國與英國柴契爾首相談判香港回歸過程,中國曾認真考慮要強行奪取香港。據報導鄧小平威嚇柴契爾,他可在當天下午就走入並拿下整個香港;但柴契爾回答中國將因而失去所有的一切。並說:「我雖無力阻止你,但全世界將目睹中國的面貌。」(There is nothing I could do to stop you, but the eyes of the world would now know what China is like.)的確,1997年香港的回歸中國主權,乍看是中國崛起而相對於英國日落的勝利,但如今果真應驗柴契爾夫人的警語,全世界正目睹中國如何踐行香港「五十年不變」的國際承諾。

至於自2011年起,中國連續三年「維穩費用」超過軍費支出的事實,中國財政部雖未將「維穩費用」內容予以透明化,甚至強調無如此項目的預算。但中國因社會矛盾加深所引發遊行、示威及罷工等「群體性事件」的逐年劇增,中國自2005年後,雖不再發布相關數字,但說法最接近的「公共安全預算」,竟超出已被國際社會多所訾議的軍事費用,應是令中國人寢饋難安的「中國夢」吧!

英國知名評論家Joe Studwell,在2013年的《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How Asia Works一書中強調:“Economic development is one part of a society’s development. In other parts, to do with freedom and the rights of the individual, are no less important. ∙∙∙China is putting off the creation of an independent legal system and more open,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until well after they are warranted. This is not what the Chinese people want. It does not matter that you can afford a small car or a motorbike if your friend or relative disappears into one of the country’s extra-legal ‘black jails’. ∙∙∙In China’s case, it’s government’s unwillingness to actively discuss political and social progress scares rich, free countries so much that a sensible discussion of the requirement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becomes all but impossible.” 這位在2003年出版《中國夢》(The China Dream)一書的作者,以如此直率的話語,訴說中國似乎難有改善的未來,則何來期盼如今「中國夢」的實現!

五、中國的區域發展策略

2010年起生效的「東協加一」自由貿易協定,被國內諸多人士渲染將有如歐盟型態的經濟整合,臺灣倘未能與中國洽簽ECFA,不僅無法突破與其他國家洽簽FTA的障礙,抑且難以參與這個經濟體,從而臺灣經濟發展將陷入邊緣化的險境。如此論述固然已促成臺灣與中國簽署ECFA,惟就中國此項區域發展策略,堪稱已呈現充滿荊棘的路徑。

去年7月初,在吉隆坡召開的第二十八屆「亞太圓桌論壇」(Asia-Pacific Roundtable),包括東協十國及中國等極高階官員與會。地主馬來西亞首相Najib Razak開幕致詞時如此呼籲:「我們期盼這個區域和平及繁榮的最堅強憑藉,是維繫在國家間的共同合作而非相互對抗。」(We aspire to a region where the strongest guarantees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lie in nations working together, not against each other.)他並充滿憂慮地指出:「設想當制度、法則及規範都被忽視、遺忘或棄置的世界,則國家擁有豐厚經濟及強大武力者將得以操弄,而迫使其餘者接受結果。」(Imagine a world where institutions, rules and norms are ignored, forgotten or cast aside ; in which countries with large economies and strong armies dominate, forcing the rest to accept the outcome.)

出席這個論壇的人士都知道,馬來西亞首相所指亞太地區擁有豐富資源及強大武力的國家,就是2012年5月15日起,啟用新版護照包含南海「九段線」(nine-dash line)的中國,引發與越南、菲律賓、印尼及馬來西亞愈趨激化的主權爭議。中國快速從事珊瑚礁岩造島及主張「防空識別區」等領域主權,不僅越南、菲律賓多所明言反對。美國國務院去年12月7日公布報告,亦指稱中國「九段線」主張不符合國際海洋法,並以軍事飛機及船艦的巡航,刻意在拒絕承認中國的主張,日本最近也加入批判中國的行列。

今年8月初,在吉隆坡召開的「東南亞區域安全論壇」(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Security Forum),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領土主張,不僅成為美國國務卿與中國外交部長的言詞交鋒,東協十國外長對中國人工造島所昇高區域緊張也首度表示關切。

中國雖經強力拒絕,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已受理菲律賓的請求,於今年7月7日由五位仲裁法官展開聽證程序,除臺灣被否准外,印尼、日本、馬來西亞及越南均獲准派員旁聽。菲律賓主張中國「九段線」所宣稱的「歷史權利」(historic rights),違反『聯合國海洋公約』(UNCLOS),中國因拒斥管轄權而採取不到庭抗辯的態度。但美國在7月下旬,包括國務院及參議院共和與民主兩黨委員會主席與資深參議員,分別公開聲明:美國在涉及國際法情事,將不會袖手旁觀,且將強烈支持應遵守國際法。並贊同菲律賓循由符合國際法與國際仲裁機構,針對中國的人工造島與軍事化,且以威嚇方式達成目標的爭議,繼續藉由和平手段來解決。從而在國際備加關注的情境,值得吾人密切注意此項仲裁的發展。

準此,經由東南亞國家海域的「一帶一路」策略,在與眾多鄰國劍拔弩張的情境,加上本身係屬中國數百多年前曇花一現的歷史記載,何來淬化成中國的區域發展策略?穿透中亞聯結歐洲的「一帶一路」高速鐵路,倘能順利完成,雖將可大幅減少相關國家貨物往來的成本,自屬值得充分肯定的中國區域發展策略。但這條高速鐵路難以估計的興建成本、涉及數十個國家有無配合意願,加上有無國家因憂慮中國政治勢力而抵制者,均攸關這項計劃的成敗。由於迄今僅由中國單方面的宣示,在欠缺具體計畫前,將難以進行有效的評估。

至於經由東南亞、印度洋、蘇伊士運河而連結歐洲的海上航圖,與其在凸顯中國的海權勢力,不如是持平呈現中國航海路徑的潛在挑戰。換言之,中國經濟發展依附對外貿易,其中百分之九十係藉由海運而完成。中國海運的路徑,例如2013年百分之八十二的進口原油及百分之三十的進口天然氣,即須經由麻六甲海峽如此的「鎖喉點」(chokepoint)。而美國擁有絕對的海軍優勢,倘兩國發生嚴重的軍事衝突,美國可在距離中國遙遠的「鎖喉點」,採取輕易又致命的經濟封鎖措施!中國在強調「一帶一路」的發展策略,這應是秘而不宣的憂慮所在。

今年四月甫行風光宣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使中國頓然獲有「眾星拱月」的領導光芒。惟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估計,至2020年前,亞洲地區多達八兆美元的基礎投資需求,則該行1,000億美元資金規模,堪稱僅為杯水車薪而已。而日本隨即於今年5月21日宣布,將設置1,100百億美元基礎投資貸款,提供予亞洲國家申請使用。日本以略超出金額及相同用途的政策宣示,應屬刻意在折損中國威風,已毋待詞費。至於中國在該投資銀行能否扮演主導角色,達成政治與經濟的多重效益,吾人將有充分時間加以檢視。

六、結語

簡言之,正確的施政藍圖,尚可能因執行績效欠佳,而招致失敗的結局。但錯誤的發展策略,縱有短暫的成功,必將承受無可避免的惡果。任何國家均屬如此,中國與臺灣亦無例外。

綜合歸納中國迄今的錯誤發展策略,甚至已達到積重難返的情境,舉其犖犖大者,至少包括如下:

  • 國家財富的累積速度,遠落後於經濟的成長速度;
  • 外銷產品的品質,在快速經濟成長中被長期漠視;
  • 人民財富與所得的分配不均、農村與都市的差距持續惡化;
  • 經濟成長係以自然環境惡化與資源耗竭為代價;
  • 嚴峻又欠透明的政府負債及銀行體系的資產品質;

最嚴峻者,經濟的成長繫乎於經濟的自由,而經濟的自由又決定在政治的自由。

源起自去年7月不及一年,中國股市指數瘋狂上漲逾150%。但今年六月中旬的數週,股市已重挫三分之一指數,造成三點四兆美元市值的快速蒸發。迫使中國政府在病急亂投醫的情境,採取諸多下猛藥的救市措施,根據Goldman Sachs的估計,中國政府應已投入1,380億至1,450億美元的人民幣,用以拉抬急劇下跌的股市。中國股市迄今已崩跌逾40%,但違背市場機能而狂下猛藥的後遺症,包括超過一億六千萬證券開戶數,難以估計民眾血本無歸的投資損失,尤其銀行體系因股價大跌的貸款逾期,資產及流動性所潛藏嚴峻的考驗,「中國夢」期盼激發人民的信心與熱情,恐亦招致重大的挫折。中國今年7月由於較去年同期出口衰退8.3%,導致上個月11日的人民幣貶值1.9%,中國人民銀行宣稱是「一次到位」(one-off)的貶值,但之後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景象,不僅徹底否定中國政府的威信,也在國際社會產生諸多的衝擊。中國長期快速的經濟成長,是否將趨於疲軟?全世界都戒慎恐懼地等待答案。

回顧上述愛因斯坦話語的真義,應可用以如此詮釋:任何亮麗的中國經濟成長,除以十三億人口都變得甚為微小;但存在中國社會的疑難雜症,乘以十三億人口後都變得極其巨大。鑒於任何國家包括中國在內,於從事區域發展策略的前提,必須仰仗經濟層面的成長與非經濟層面的進步,作為奧援的有力後盾。準此,涵括經濟層面與非經濟層面的「中國夢」,已面臨上述諸多的嚴峻挑戰。而中國同時展開宏偉藍圖的區域發展策略,成功要素理應藉由相關國家的近悅遠來,始能厚築中國在國際政治領域的影響力。但中國單就南中國海「九段線」的強硬態度,與眾多鄰國激化全面對立的局勢,似乎呈現出不盡妥適的執行步調。

總之,面對中國官方的經濟成長數據與宣示的區域發展策略,吾人不應有相較渺小的幻覺而失去自信。在合理檢視其真實效益的過程,亦可毋須吝予給與祝福!但鑒於2012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倘遭受一個百分點的經濟衰退,臺灣將會面臨零點九百分點的負成長,是中國所有貿易夥伴承受最立即又嚴峻影響者。國際貨幣基金指出臺灣經濟過度依附中國的風險,而ECFA在建構兩岸更優惠的經貿關係,勢將加深臺灣經濟對中國的依附。

最近所謂「紅色供應鏈」所具體呈現中國產業對臺灣的嚴峻競爭趨勢,因為臺灣西進中國的龐鉅資金與先進技術,已提供中國產業良好的學習過程,加上中國政府竭盡所能的輔導措施,驟然之間臺灣產業感受來自中國的肅殺氣息。最近中國出口下滑,臺灣外銷中國原料及半製品隨同衰退,更給國人頗為不安的感受。

西班牙文學巨擘Miguel de Cervantes(1547~1616)的傳世名著《唐吉訶德》(Don Quixote),如此說:”It is the part of a wise man to keep himself today for tomorrow, and not venture all his eggs in one basket.”因而孕育出舉世奉為真理的警語:「不要將所有雞蛋擺在一個籃子。」(Don’t put all your eggs in one basket.)當前臺灣經濟資源的配置為:輸往中國(包括香港)的貨物,約占臺灣出口總值40%;海外生產占臺灣外銷訂單的53%,其中90%係在中國生產;而約60%的臺灣對外投資係前往中國,根據非官方的估計,臺灣在中國累積投資金額應超過兩千億美元。充分顯示臺灣的絕大部分雞蛋(經濟資源),是擺在中國這個籃子。

此外,中國已躍居臺灣全體銀行的最大債務國,直接風險餘額473億餘美元及最終風險餘額797億餘美元,占十大債務國總餘額的26.49%。近年來臺灣全體銀行積極對中國企業放款的現象,已劇增曝險部位,中國金融體系倘遭遇嚴峻問題,或經濟成長趨緩甚至下滑,臺灣全體銀行將承受相當程度的風險。又臺灣累積至目前約4,1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已持有部分的人民幣,但中央銀行以對市場恐有影響為理由,而不公開其中比例。

中國所主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立過程,我國政府不僅主動申請參與,決策官員並多所強調參與的效益。但今年4月中國宣布五十七個成員名單,臺灣不僅未被事先告知否准的決定,於6月29日正式完成簽署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第三條第三項更明文規定:「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同意或代其向銀行提出加入申請」。此一事件具體顯現,我國政府的熱烈呼應,卻被中國棄如敝屣,甚至招致否定「享有主權或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成員資格」。如此攸關國家尊嚴的重大事件,決策過程堪稱全盤誤判情勢,乃淪落至自取其辱的田地。但政府未進行應有的檢討,國人豈可噤聲不語?

最後以上述《唐吉訶德》的一句話,作為本文的結語:「我必須說出真相,也絕對是只有真相。」(I must speak th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因為這是本文撰寫所秉持的態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