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洲的友邦

曾建元 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哥斯大黎加

˙富庶海岸,人間樂土

陳水扁總統民主友誼之旅的第三個國家是哥斯大黎加共和國(Republic of Costa Rica)。這是中美洲內政外交最為清明靈活而值得尊敬的國家。

哥斯大黎加位於中亞美利加洲地峽中部,尼加拉瓜的南方,巴拿馬的北邊,東臨加勒比海,西接太平洋。面積約五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一個半台灣,人口約三百四十八萬,比台北市、縣還少一點。

一五零二年哥倫布率西班牙艦隊第四次遠征美洲新大陸時,途遇颶風,船被吹至卡里阿利灣,乃登陸探測,發現當地印第安人似甚富有,哥倫布乃稱該地為哥斯大黎加,意為富庶海岸。

該國五十年前在內戰結束後解散了軍隊,實施民主憲政與政黨政治,並於一九八三年宣告成為永久中立國,因此在過去數十年中美洲各國忙著內戰之際,哥斯大黎加卻能全國上下一致全力投入建設。哥斯大黎加以農、牧立國,生產咖啡、香蕉、蔗糖、牛肉等。近二十年來也發展了一些工業,如農牧產加工、製藥和造船等。由於注重環境保護,林業、礦業和重工業的開發都很受限制,取代的是以保育自然生態為主的觀光事業。中小學自一八八零年代即完全免費,教育普及,識字率高達百分之九十,詩人、文學家、史學家、哲學家、考古學家等人才輩出,據聯合國公布世界各國人文發展指數資料統計,哥斯大黎加名列拉丁美洲各國之冠。真是名符其實富庶安定的樂土。

˙取消軍隊,民主典範

哥斯大黎加早年的歷史和尼加拉瓜等其他西班牙語系中美洲國家是分不開的,最早也是為西班牙新大陸佔領地首任總督達維拉所征服,最後也是趁著拿破崙征服西班牙的機會,於一八二一年簽署〈和睦協定〉後脫離西班牙屬瓜地馬拉而宣告獨立。哥斯大黎加獨立旋加入新成立的墨西哥,一八二三年,墨西哥帝國因伊杜比德皇帝遭人民反抗而解體,哥斯大黎加與中美洲各國遂脫離墨西哥自組中美洲聯合省,並且也捲入了自由黨與保守黨的內戰,一八三八年,中美洲聯合省解體為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宏都拉斯、哥斯大黎加五國,哥斯大黎加始真正獨立,但卻要等到政治上一段混亂時期後,才在一八四八年建立共和體制。哥斯大黎加在一八五零年代積極發展咖啡產業,一八八四年與美國簽訂〈蘇多-凱斯條約〉,引進美國資本發展香蕉產業,哥斯大黎加在農業經濟上取得巨大的財富,使得免費的中小學教育得以普及,人口素質的提高,逐步打破了經濟寡頭壟斷政治的局面,一九一七年和一九一九年政變後,阿可斯他及其部屬領導哥斯大黎加成為中美洲最為民主的國家。一九四八年,因國會抵制總統當選人烏拉德就任,主持國家問題研究中心的參謀總長費格雷斯乃率領國家解放軍發動四八年革命,在加勒比海兵團的外援以及國家解放運動社會民主主義知識份子的支持下,成立了軍政府,訂定具有社會福利色彩的現行第二共和憲法,迎接烏雷特出任總統。烏拉德為了減輕內戰後的公債負擔,也為杜絕後患,索性把國家解放軍全部改編為警察。此後,哥斯大黎加再修憲禁止總統連任,在以國家解放運動份子組成的國家解放黨和反對黨聯盟之間,乃形成準兩黨制的政黨政治。

˙和平中立,統合中美

尼加拉瓜桑定國家解放陣線民族復興政府的出現,引發美國和中美洲鄰國對於社會主義革命輸出的恐懼,是中美洲動盪之主因,美國要求哥斯大黎加庇護尼加拉瓜革命民主聯盟反抗軍,同時哥斯大黎加國內也出現共產主義游擊小組的活動,使這個永久中立國對於是否恢復軍隊感到十分左右為難。解套的方法,就是和平避戰,在由墨西哥、哥倫比亞、巴拿馬、委內瑞拉組成的孔塔多拉集團和中美洲各國先前提出的和解方案未獲共識的情形下,哥斯大黎加總統阿里亞斯於一九八七年二月提出了新的中美洲和平計畫方案〈阿里亞斯計畫〉,主張以協商方式解決區域危機,此舉獲中美洲各國支持,爰於同年八月七日在瓜地馬拉簽署〈中美洲五國共同和平方案〉,施壓尼加拉瓜政府據此與反抗軍進行直接談判,取消新聞檢查,特赦政治犯並停止內戰,尼加拉瓜乃根據新憲法提前舉行全國大選,全國反對聯盟候選人查莫洛夫人當選尼加拉瓜總統,終於結束中美洲戰爭危機。阿里亞斯因此一卓越貢獻,獲得了一九八七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在〈阿里亞斯計畫〉的基礎上,中美洲各國簽訂了〈艾斯基普拉二號條約〉,成立了中美洲議會作為區域協商機構,一九九零年哥斯大黎加總統喀德戎‧傅尼爾又倡議研究成立中美洲經濟共同體,次年並同意墨西哥的參與整合。一九九二年,中美洲元首高峰會議決議成立中美洲統合體。一個半世紀以前解體的中美洲聯合省,以另一種型態重現團結中美洲各國。

※尼加拉瓜—-在戰火中重生

˙沒有一塊是好的

告別了多明尼加,陳水扁總統民主友誼之旅的第二個國家是尼加拉瓜共和國(Republic of Nicaragua)。

一抵達尼加拉瓜,我駐尼加拉瓜大使蔡德三立刻給陳水扁來場震撼教育。率直的蔡德三說,尼加拉瓜總統阿雷曼清廉度不夠,也不夠民主,讓國際援助裹足不前,再加上尼加拉瓜人口只有五百萬,但是外債卻高達六十五億美元,失業率偏高,入超高達十五億,國民年平均所得只有四百五十五美元,因此對我國的需求殷切。蔡德三說,去年中美洲高峰會議在台北舉行,今年我國總統就職典禮,阿雷曼都曾經來我國訪問,請求援助成為「習慣性動作」。蔡德三更說左派政黨桑定國家解放陣線常常藉著工會發動工潮、培養勢力,若非大使館的事前疏通,桑定國家解放陣線還打算結合工會,針對台商企業的勞資糾紛,向陳水扁抗議。蔡德三最後說,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桑定國家解放陣線來往密切,明年尼加拉瓜將舉行總統大選,不論親我勢力競選結果如何,他還是相信兩國的邦誼永固。

陳水扁聽了蔡德三一番報告後說,他會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尼加拉瓜政府與人民,尼加拉瓜經過半世紀蘇慕薩家族的獨裁,十一年桑定政權的內戰,加上天災巨變頻頻,這是上天對尼加拉瓜不公平的地方,「說白一點就是『沒有一塊是好的』」,不過他們現在站起來實在不容易,民主制度建立得也不簡單,身為友邦之一,我們應該更關心、支持和協助他們。陳水扁最後有感而發嘆道,尼加拉瓜雖然生活清苦,外債沈重,但是他們至少是個真正主權獨立的國家,可以參加所有的國際組織,反觀我們又如何呢?

˙與中美洲各國系出同源

尼加拉瓜位於中亞美利加洲地峽之上,北與宏都拉斯為界,南接哥斯大黎加,東臨加勒比海,西濱太平洋,正處熱帶,面積有台灣的三倍半大,是中美洲最大的國家。尼加拉瓜一詞導源於尼加拉瓜湖畔的印地安原住民部落首領名尼加拉奧,陳水扁開玩笑說,西班牙語的「拉瓜」就是「水」,所以大家也可以叫他「阿瓜扁」。

一五零二年,哥倫布在第四次出征中發現尼加拉瓜,此地遂成為西班牙殖民地,最早屬於聖多明哥(即今多明尼加),後歸屬巴拿馬,再併入瓜地馬拉。拿破崙征服西班牙的同時,拉丁美洲各國乃紛紛趁機爭取獨立,一八二一年,尼加拉瓜與中美洲各國共同宣布脫離西班牙獨立並加入新成立的墨西哥,一八二三年,墨西哥帝國遭人民反抗而解體,尼加拉瓜與中美洲各國脫離墨西哥自組中美洲聯合省,中美洲聯合省旋即爆發主張獨立的自由黨與維持現狀的保守黨的內戰,一八三八年,中美洲聯合省解體為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宏都拉斯、哥斯大黎加為五國,尼加拉瓜始真正獨立。但儘管如此,中美洲西班牙語各國仍唇齒相依,維持密切的政治經濟關係,其中一例,就是在中國問題上,一致採取支持我國的立場,我國也受邀成為中美洲統合體的會員國。

西班牙勢力退出尼加拉瓜後,美國乃取而代之,美國自從在加利福尼亞發現金礦後,便希望在中美洲地峽開鑿運河通向大西洋,尼加拉瓜則極力爭取美國投資,巴拿馬運河的通航,終結了尼加拉瓜的美夢,卻也使尼加拉瓜自此引狼入室,擺脫不掉美國干涉的陰影。

˙美國因素:獨裁與內戰

二十世紀初,美國對尼加拉瓜總統塞拉雅的中美洲積極主義深感疼痛,憂慮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權利旁落英國,於是藉口塞拉雅處決兩名介入尼加拉瓜內戰的美國人,派遣海軍至尼加拉瓜示威,隨後利用塞拉雅遭安米里亞諾‧查莫洛政變推翻的機會,以保僑為名派軍進入尼加拉瓜,扶植傀儡政權,逼迫尼加拉瓜與其簽訂〈查莫洛-維塞協定〉和〈布蘭-查莫洛條約〉兩項不平等條約,給予美國有在尼加拉瓜興建跨洋運河以及租借尼加拉瓜海域的權利九十九年,並且擁有對尼加拉瓜的特別監管責任,可控制海關和國家銀行,並為尼加拉瓜設立了國防軍。美國完成了對尼加拉瓜政治與經濟大局的控制後,於一九三三年撤軍,桑定諾領導的國家主權保衛軍持續七年的反美抗戰告一段落,最後卻為國防軍總司令阿納塔西歐‧蘇慕薩所暗殺。

一九三六年,阿納塔西歐‧蘇慕薩挾軍功出任總統,在美國的支持下,蘇慕薩家族利用國防軍和咖啡經濟,和地主階級以及跨國企業結合,建立了長達半世紀的家族獨裁統治,一九六一年,由工人、農人與學生組織的反美反獨裁社會主義團體,為紀念桑定諾而成立,一九七八年,安納斯塔西奧‧蘇慕薩總統暗殺了反對運動領袖解放民族聯盟負責人兼《新聞報》社長華金‧查莫洛,引爆人民革命,一九七九年,桑定國家解放陣線游擊隊攻進首都馬拉瓜,宣布成立民族復興政府。

美國自一九八一年起斷絕與尼加拉瓜一切政治經濟關係,並在尼加拉瓜海域布雷與扶持反抗軍尼加拉瓜民主陣線,製造內戰,尼加拉瓜轉而左傾,並與我國斷交,一九八七年查莫洛夫人代表全國反對聯盟於總統大選中擊敗桑定陣線總統丹尼爾‧奧蒂嘉,尼加拉瓜才又恢復先前與美國和我國的關係。

˙百廢待舉,國家重建

尼加拉瓜曾經是中美洲最富庶的國家,也曾經是個貿易出超國,棉籽產量更曾居世界第一,誰也想不到,不出幾年時間,尼加拉瓜竟然會窮困至此。尼加拉瓜的國家發展,受地緣政治影響很深,一九七九年桑定革命以前,全國百分之五的統治階級占有國民收入的百分之三十,而全國百分之五十的人口只得到國民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貧富差距極大,桑定革命成功後,財政金融、礦業、漁業和林業全部收歸國有,並進行了廣泛的土地改革,這對於貧富階級結構的調整,當然有其貢獻。但鄰國對於尼加拉瓜桑定政府革命輸出的疑慮,則是導致尼加拉瓜經濟惡化的原因,如北方的宏都拉斯庇護前尼加拉瓜國防軍殘餘組織民主陣線反抗軍,多次與尼加拉瓜交戰,南方的哥斯大黎加則支持尼加拉瓜革命民主聯盟反抗軍,形成南北夾擊之勢,海上則有美國和宏都拉斯的經濟封鎖,一向供應尼加拉瓜石油的墨西哥亦實施禁運,這使得尼加拉瓜的對外經濟活動幾乎停滯,而軍費支出和戰爭損失則不斷提高,尼加拉瓜桑定政府終於不得不尋求國內與國際和解,一九八七年制憲國民大會通過新憲法,尼加拉瓜簽署〈中美洲五國共同和平方案〉,並舉行總統大選,結果由親美的反對派查莫洛夫人勝選,桑定陣線政府承擔了經濟凋蔽的歷史責任黯然下台。查莫洛夫人在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請求一項金援未果後,乃毅然決然決定恢復與我邦交。

我國與尼加拉瓜簽有投資保證協定,歷年我對尼投資總額更已達五千八百萬美元,尼加拉瓜更將總統府第一大廳取名為中華民國廳,以感謝我國的經濟援助。然因尼加拉瓜人民深受社會主義洗禮,勞工階級意識強烈,以致勞資糾紛時有所聞,對於我國國家形象損害極大。

˙民主俠女:查莫洛夫人

梵歐蕾塔‧巴里歐斯‧查莫洛夫人可以說是尼加拉瓜國家重建的接生婆。

一九七八年一月十日,她的丈夫華金‧查莫洛遭到暗殺,查莫洛夫人帶著尼加拉瓜人民對於國民英雄的懷念以及對她母性形象的崇拜,一肩挑起重擔,投入反蘇慕薩政府的政治活動,而以《新聞報》董事會主席的身分,給予桑定國家解放陣線領導的武裝起義充分的社會支持。一九七九年蘇慕薩政權垮台民族復興政府成立後,乃出任執政團成員。隔年,查莫洛夫人認為桑定國家解放陣線背離最初執政計劃並與其理想相左,遂毅然脫離執政團,專心經營《新聞報》,並以之為言論基地抨擊桑定政府措施,以致《新聞報》屢遭停刊,其本人亦備受桑定政府迫害。

深受人民愛戴的查莫洛夫人於一九八七年為十四個在野政黨推舉為全國反對聯盟總統候選人,竟然奇蹟似地擊敗桑定總統丹尼爾‧奧蒂嘉。她在國內與國際和解的氣氛中於一九九零年就職。查莫洛夫人自任國防部長,首先廢止徵兵制與裁軍,通過〈軍事組織法〉,將軍方納歸於文人政府管轄,致力於推動軍隊國家化,促使桑定人民軍總司令琿伯托‧奧蒂嘉(前總統之弟)退伍並和平交出軍權,她堅持言論新聞自由、解除黨禁、釋放政治犯與禁止政治迫害,她更採行自由市場經濟政策,改善投資環境,加強基礎建設,以吸引外資。她風塵僕僕奔走海外爭取到高達三十九億美元的外援,抑制了通貨膨脹,並且經由她的魅力與誠懇的感染,使一百二十億美元的外債獲得減免及重整協商,減至三十八億美元。她為台灣的國際遭遇抱不平,她數度親赴聯合國大會為我國遊說,使尼加拉瓜成為聯合國中支持我國重返的急先鋒。

查莫洛夫人一頭銀髮,身材高挑,風姿翩翩,蘇慕薩、桑定、反抗軍、美國、甚至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些強權都拿她沒辦法,真是一個現代的民主俠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