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無共識 一中是絞索

阮銘◎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國民黨連戰一派剿李狂賭的一張「王牌」,叫做「九二共識」,在十月底由連戰親自打了出來。連戰罵李登輝、李遠哲是「民進黨同路人」,罵陳水扁「不用功」,就因為他們不認這張寶貝王牌。翻開一看,不對了,原來連戰打出的是一張假牌。

「九二共識」從何而來,非來自一九九二年兩岸協商、乃二○○○年連戰敗選之後,請安徒生童話裡的裁縫縫製的一襲「國王新衣」。所以與其稱「九二共識」,不如叫「○○新衣」更準確。「五二○」前後,連戰脫光身子,穿上這襲「○○新衣」,從歐洲跑到美國,到處演講,為「中國」國民黨「正名」。他「大聲說出中國兩字」,解釋道:這「中國」國民黨「代表」的是「全中國人民」!原來他不是「代表」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國民,要去「代表全中國」十三億了!這就是連戰的「有容乃大」。而這「○○新衣」,正是他配合共產中國《聯合反獨鬥爭綱領》,用來欺騙台灣民眾、鬥爭陳水扁政府的隱形武器。

連戰穿起「○○新衣」招搖撞騙,是他個人嗜好。簇擁連戰的一群誇耀「新衣」漂亮,也是奴才本性。本無需理會。今天連戰狂到硬要李登輝、李遠哲、陳水扁都脫光身子去穿他那件「○○新衣」,表演給共產黨看,那可是有損主權、國格的「大是大非」,非「說清楚、講明白」不可了。

連戰騙人 薄瑞光一眼看穿
第一,歷史上根本不存在「九二共識」。有位「用功」的美國人,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不像連戰「用功」縫製假新衣騙人,而去「用功」研究兩岸協商歷史真相,發現事實上九二年根本不存在所謂「一中」共識。他在美僑商會告別演講中說:「沒有九二共識,只有雙方同意在事務性商談中擱置主權及一個中國歧見的協議。」

任何一個「用功」研究過九二年兩岸協商及來往函件的人,都不能不得認同這位美國人一樣的判斷,因為這是事實判斷,不是「意識形態」判斷,而事實只有一個。連戰的「意識形態」能縫製出「○○新衣」騙人。卻縫不出另一個歷史事實來遮掩自己的裸體。然而他硬要光著身子逞兇,在第二天《中央日報》社論中,狠巴巴批判薄瑞光並攻擊「扁政府基於偏狹的意識形態,誤導美方認為九二年沒有共識,嚴重性等同於廢核四,兩者都是對國家信用的嚴重破壞」。

還真有位相信連戰「○○新衣」的老實記者,老遠從華盛頓寫來一篇《最後的天鵝之歌》,諷刺薄瑞光受誤導,幫扁政府在「共識」、「協議」上玩文字遊戲。誰知薄瑞光「用功」到家,在華盛頓找到這位記者「說清楚,講明白」:九二無共識是歷史事實,「九二共識」才是騙人的文字遊戲。連戰玩文字遊戲也不高明。一曰「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這是小學生也通不過的玩意,有共識就該「一致認同」,無共識才需「各自表迷」。二日「一中原則有共識,一中涵義無共識」,世界上哪兒有無「涵義」的「原則」?借用登輝先生一句話,這樣的政治學博士真笑死人。

一邊一國 改變不了的事實
第二,連戰縫製「○○新衣」之目的,在以「一中」謊言抹煞兩岸國與國關係事貿,與他的國民黨「全中國」化相配套,作為聯共反台、叛李打扁,「消溶」台灣主體、台灣主權,充當共產中國霸權統一台灣的「馬前卒」。

所謂「兩國論」,就是指出民主台灣(即中華民國)與共產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邊一國,存在於台灣海峽兩邊。道是一個簡單的事貿,與「意識形態」無關。無論你信仰自由,信仰共產,擁護柯林頓,追隨江澤民;都改變不了這個簡單的事實。

所謂「一中」,不管你「憲法一中」、「九二共識一中」,都是安徒生童話裡那件子虛烏有的「國王新衣」。民主台灣現行憲法,乃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國民大會通過、一九四七年元旦國民政府公布、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開始施行的《中華民國憲法》,附加《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共產中國現行憲法,乃一九五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歷經一九七五年一月十七日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修改通過、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再度修改通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三度修改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是分屬於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互不統轄、制度各異的獨立主權國家在各自統轄的國民中施行的兩部毫不相干的憲法,哪裡有什麼「一中憲法」、「憲法一中」?

誰認同「憲法一中」或「九二共識一中」,誰就必須在中華民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否定一部、在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獨立主權國家中否定一國。「中國」國民黨連戰一派稱中共認同「九二共識」並不否定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憲法之存在,純屬欺人之談。難道中共肯自我否定中華入民共和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存在嗎?

當然絕無可能。所謂「一中」,只是共產中國絞刑架上準備絞殺民主台灣(即中華民國)的那根絞索。你伸長脖子套了進去,唯一前途是一命嗚呼,世界上再不存在擁有兩千三百萬自由國民、三萬六千五百平方公里自由國土、全球第三波民主化國家中的東方典範。第三,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毛澤東講得很坦率,就是「一個吃掉一個」。那時候,蔣介石的「一個中國」要反攻大陸,吃掉「毛匪」。毛澤東的「一個中國」要解放台灣,吃掉「蔣幫」。不過毛澤東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吃下台灣,所以才「等一百年讓後代去解決」。

鄧小平性子急,等不及一百年。他同美國卡特政府一建交,就把「台灣歸回租國」提上議事日程,定為八十年代三大任務之一。他寄希望於同蔣經國談判「和平統一」。

連戰否定蔣經國路線
蔣經國呢?他認識到美國同台灣斷交、撤軍、廢約,同中國建交、聯中抗俄,「反攻大陸」已絕無可能。蔣經國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回應鄧小平「第三次國共合作」,談判統一;另一條是拒絕鄧小平,走自己的路。假如選擇了前一條,中華民國早已不存在了。蔣經國的偉大,正在於當他身處國家生死存亡的歷史時刻,果敢地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方針,拒絕了鄧小平的「一中」統戰,把立足點從中國主體轉移到台灣主體,走上「革新保台」的本土化、民主化之路。

連戰以「代表全中國」對抗本土化、民主化,不承認國民黨曾是外來政權,是對蔣經國革新保台的背叛。外來政權在台灣是歷史事實,無關價值判斷。外來政權可以做好事,如彭定康在香港。本土政權也可以做壞事,如神學士在阿富汗,研究歷史必須尊重史實。一九四九年共軍打敗國軍,國民黨帶著中央政府和國軍剩餘部隊渡海「播遷」台灣,叫台灣為「反攻大陸」的軍事基地,實行戒嚴統治,難道不是「外來」?正因為台灣存在「外來政權」的「威權統治」,蔣經國才需要以「本土化」終結「外來政權」,以「民主化」終結「威權統治」。也只有在終結外來政權威權統治的基礎上,才能建立不分省籍、族群。人人平等,主權在全體國民的現代自由民主國家。

李登輝主政十二年,就是在蔣經國奠定的,「本土化」、「民主化」基礎之上,完成了終結外來政權,建立現代自由民主國家的「寧靜革命」。連戰否定「終結外來政權」,否定蔣經國、李登輝的本土化、民主化路線,以「代表全中國」的聯共反台路線取而代之,是數典忘祖、認賊作父,妄圖把民主台灣套進共產中國的「一中」絞索。

第四,連戰以「代表全中國人民」的「中國」國民黨去迎合「一中」原則,恐怕還有一個麻煩。當一九四九年蔣介石總裁帶著國民黨「播遷來台」之時,在北京還留下一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首任主席李濟深,當過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現任主席為何魯麗女士。連主席若渡海回去「代表全中國人民」同這位何主席相撞,一個共產中國的全國政協裡就有兩個「中國團民黨」和兩位「黨主席」。何主席會不會學這邊宋主席,也同連主席發生誰是中國國民黨「正統」之爭?假如共產中國媒體獲得特准開放,「全中國入民」一定樂於欣賞這兩個「中國國民黨」的口水戰。

第五,連戰一派詭稱不接受所謂「九二共識」,不套進「一中」絞索,就無法打開兩岸「僵局」。這是故意抹煞歷史,從李登輝時代的兩岸政策急遽倒退。一九九八年十月辜振甫共產中國之旅,是對「一中」絞索的重大突破,回國後接受立法院質詢,不分朝野都給予高度肯定。

九八突破,其一是明確國家定位,只出民主台灣(即在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作為獨立主權國家存在於世界的事實,不容共產中國抹煞。辜振甫說:「我方引據歷史事實與法律觀點,明確突出兩岸不相隸屬的政治現實,彰顯中華民國的存在,這將成為今後兩岸討論國家定位的分水嶺」。為什麼辜振甫說是「分水嶺」?因為過去兩岸對話,國家主權分歧是模糊處理的,採取「主權擱置」或「各自表述」,對台灣國際處境不利。一九九八年是第一次在兩岸對話中明確定位中華民國是與共產中國不相隸屬的自由民主國家。道是對「一中」絞索的歷史性突破,也就是事實上的「兩國論」。

其二是以台灣舉世公認的民主成就,反制共產中國的霸權統一。辜振甫說:「大陸必須民主化,我們才會和他們談統一問題。意即中共在放棄一黨專政、國家現代化之後,才有談統一問題的空間。本人曾表示,如目前情形下勉強談統一,也將對鄰邦造成威脅」。

這兩項九八突破,民主台灣作為獨立主權國家的國家定位,和民主台灣不能同共產制度的中國談統一,是全國絕大多數國民不分黨派、不分族群、不分省籍的國民共識。連戰以「○○新衣」否定已成為兩岸關係歷史分水嶺的九八突破,否定不分朝野各黨各派均予肯定的國民共識,是大開歷史倒車,必遭選民唾棄。試問掙脫國民黨外來政權枷鎖的自由國家的自由國民。誰願意把自己再套進共產黨外來政權的絞索?

連戰哪裡懂中國人民?
第六,連戰咒罵李登輝維護本土化、民主化路線是「去中國化」,好像他自己多麼「中國化」。連戰哪裡懂得中國人民?中國人民同台灣人民一樣有理想,愛自由、求生存、謀發展,卻掙扎在共產專制枷鎖之中。共產黨獨裁者以飛彈瞄準台灣人民、以子彈對準中國人民,兩岸人民命運休戚與共。真正愛中國的台灣人不會去幫共產黨兩岸統吃,而應當用自己獲得自由與發展的經驗去幫助中國人獲得自由與發展。李登輝的「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就是要把民主台灣建設成為發揚中國優秀文化的現代東方文明中心,以促進中國向自由民主演變。連戰把本土化、民主化同發揚中國優秀文化對立起來,稱之為「去中國化」,借用他自己的話,叫「荒謬,無知」。李登輝的「經營大台灣」,同「建立新中原」是相輔相成的。只有確立了台灣主體,才有可能自由自主地開放兩岸和全球的經濟文化交流合作,讓台灣成為像古代希臘一樣的現代文明燈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