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民主連線與台灣

李明峻
台灣安保協會秘書長

一、亞太戰略格局

冷戰結束迄今已二十餘年,許多的跡象與證據都顯示,亞太地區不論在政治或者經濟上的國際影響力,都正在快速竄升當中,對於形塑整個世界格局的走向,扮演著愈來愈為重要的角色,因此有「廿一世紀是亞洲太平洋的世紀(Asia-Pacific Era)」的看法。

同時,亞太地區客觀情勢發生重大變化,主要包括:第一,亞太地區在政治方面的變化是全面趨向民主化;第二,在經濟面向上,亞太地區在經濟方面更是全球成長最快速的地區;第三,儘管冷戰結束,但亞太國家普遍將更多資源,投注在國防武力的提升以及軍事現代化的任務。因此,「亞太世紀」的實現必然是以政治民主、經濟互賴以及軍事平衡為架構,確保民主、繁榮與和平是亞太地區發展的三大支柱。

事實上,這三者之間存在著相互的關連。國際關係學者有關「民主國家與民主國家不發生戰爭」的「民主和平(democratic peace)論」主張,反映國際間的民主文化會使各國以和平手段解決彼此爭端,目前亞太地區的民主潮流正逐漸讓亞太地區成為一個「民主連線」,進而讓亞太地區出現和平的國際環境,而和平的國際環境當然有利於經濟繁榮發展。

其次,亞太地區各國的經濟互賴(economic interdependence)日益擴大與加深,使得以戰爭手段來解決爭端的代價愈來愈高,也因此使得和平的追求變得更為迫切與必要,畢竟和平穩定是創造財富的重要基礎。然而,亞太區域的繁榮與發展能不能長久持續甚至進一步提升,都取決於區域內的國家是否能共同合作,是否依循國際法進一步整合,建立更為緊密的經貿關係與政治關係。

然而,亞太地區的前述發展存在著暗礁,為使上述理想目標逐漸浮現在亞太區域,權力平衡仍是維繫這個區域和平與穩定的重要因素。如何繼續維持這個區域的權力平衡,但又必須避免國家之間的權力平衡關係,變成惡性的軍備競賽,甚至引發不必要的軍事對抗與衝突,此乃追求與迎接東亞世紀到來的同時,亞太國家必須因應的重要課題。

二、亞太發展隱憂

首先,雖然整個亞太地區主要是朝民主化的方向發展,但仍然有部份國家維持著非民主的體制,其中最值得重視的是北韓和中國。朝鮮半島不斷重演的核武危機,這代表著北韓這個非民主政權,在外交運作上的不確定性與對外關係的敵視態度。另一個抗拒亞太民主潮流的國家就是中國,這也是亞太地區想要建立民主社群的最大挑戰。雖然中國經濟獲得一定的成就,但政治改革尤其是在民主化的成績仍然相當有限,甚至在部份面向(如言論自由)還出現退步現象。亞太地區如果要實現真正的和平,就必須認真思考與因應中國大陸的政治走向。

其次,亞太地區的經濟整合與互賴是此區域的另一項重要特質。然而,亞太地區能否持續維持高度的經濟成長?亞太國家之間的經貿關係能否進一步合作?這都是吾人必須去嚴肅面對的問題。其中,中國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問題,以及其對外經濟策略的運用,都對區域內的國家造成相當程度的挑戰。由於中國吸納大量資金、技術與管理人才,使得其他地區相對減少許多經濟成長所需的資源,部份人士甚至提出中國是「經濟黑洞」的說法;同時,由於經濟成長所需,中國的能源需求正快速增加,對全球的能源供需與巿場,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就經濟策略而言,中國試圖主導整個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的進程,而日本、南韓甚至美國的經濟整合也有排除中國之走向,甚至中國對於台灣採取經濟邊緣化的策略。這些都無助於亞太經濟合作開展,也為整個區域的繁榮發展帶來負面因素。

尤其甚者,除了在政治以及經濟之外,亞太地區在軍事安全方面還面臨重大的威脅與挑戰。不可否認地,在經濟繁榮的表象之下,亞太地區還存在著一些引爆點:朝鮮半島、釣魚台列島和南中國海等。一旦上述任何一點引爆軍事對抗,其結果都有可能將好不容易獲致的政治與經濟成就毀於一旦。亞太區域長久以來維繫和平的一項重要基礎,就是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的維持與運作,而區域內國家所追求的國防現代化,也正是持續權力平衡的一種具體作為。然而,隨著客觀局勢的發展,亞太地區的權力平衡可能面臨失衡的危險與威脅,這其中又以中國軍事力量的崛起,形成最大的變數與挑戰。除了軍事能力的增加之外,中國戰略意圖的展現,更是亞太國家必須加以關注的重點。

三、台灣的戰略地位

台灣地處世界最大海洋和地球最大陸塊之間,亦為亞太花彩列島之軸心位置,加以美、日、中等主要國家環伺周邊,更顯其戰略樞紐的地位,自大航海時代以來,台灣即在國際政治史留下重要的一頁。從十七世紀開始,當世界進入海洋世紀之時,台灣就進入世界文明的歷史,世界各國互相爭奪台灣作為前進基地,台灣的命運和世界相互聯繫,而其間的媒介就是海洋。但台灣長期以來囿於國內政治與台中關係存在重大矛盾,因而鮮少對國際事務置喙。台灣與美日雙方就亞太地區的安全、經濟和民主化進行對話,其作用不容小覷。

種種跡象顯示,中國海軍未來十年的戰略任務,不只是衝出第一島鏈,也不是擁有航空母艦,而是控制沿海岸線五百海里的絕對制海權,保衛其沿海經濟圈。同時,中國正加快建設一支世界級的遠洋油輪船隊,以保障國家能源運輸的戰略需求,並顯現中國有發展「外洋海軍」的趨勢。綜言之,中國軍事崛起為亞太區域的軍事平衡,造成前所未有的衝擊與挑戰,而更值得憂慮的是中國崛起過程中所展現的戰略意圖,以及崛起之後所可能追求的戰略目標。這不僅是台灣所要去面對的問題,也是包括日本以及美國在內,都要共同因應的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若中國成功將台灣納入其政權,將使中國在第一島鏈中擁有一個關鍵要塞,並且將誘使北京計算如何控制日本,使日本失去對美國保護的信任,結果日本將不得不發展長程海軍投射武力,以保護其通訊航道。中國和美國在地緣戰略上天生就是競爭對手,而中國成為海權國家正散發出不容小覷的訊息。中國解放軍為了在第一島鏈的屏障下發展其海洋勢力,同時也挑戰美國在其沿岸部署航空母艦的舉動,中國更試圖將勢力深入南太平洋至澳洲東岸,甚至到第二島鏈的關島、塞班島等。就美國戰略而言,因為亞太地區關係到世界經濟的成長,有必要在亞太地區建立穩定的權力平衡,此點將影響到全球整體的安全。

四、台灣安全的展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做為正在崛起的區域性霸權,本來就會在台海問題有試探性作為,如果美國等大國保持戰略上的模糊,反而使中國有明確的試探舉動,因此我國也應設定清晰的亞太戰略,不可一味樂觀而忽略自己應負擔的責任與義務。台灣若不能依照自己國益進行判斷與行動,則依賴美日安保的「反射利益」終究有其限制,如果台灣的安全只要依賴外國,那麼將來的下場就很令人擔憂。

由於中國近年來持續的經濟成長和對國防預算兩位數字的增長,台灣恐怕很難追得上中國軍力的擴張。讓台灣單獨面對中國的武力威脅,將給北京錯誤的訊息,並且鼓勵軍事冒險主義。中國拒絕放棄武力犯台,始終是所有相關當事者在安全上的挑戰。無論是1996年的美日安保新指針或近年的美日安保新宣言,或是美日「二加二」的共同聲明,在行動上或文字上將台海列為共同戰略目標,此點將會被證實為此一地區穩定的因素。因此,台灣的安全是區域議題;美國的承諾和日本的介入不應被視為是對台灣的慈悲,反而是對亞太整體區域安全及繁榮發展的保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