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說謊、中共同路人的政治撈仔─柯文哲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聲明稿】

2019/11/22

 

2014年柯文哲首次參選的時候,自詡為文化的倡議者,競選主軸是改變政治文化;今年8月份,柯文哲創立台灣民眾黨,創黨宣言中還說「組黨,就是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
 

可惜柯文哲從政至今,我們不但沒有看到他推動了政治文化的改變,更沒看到他曾展現任何進步的文化價值或高尚的政治理念。反倒是柯文哲一再展現他缺乏中心思想,號稱依法行政卻人文法治素養不足;對於性別、文化理解,柯文哲猶如是從台灣上世紀威權封閉的60年代時空跳躍而來,與現今社會格格不入;號稱率直,卻往往表現為缺乏教養;對人際間的禮儀與尊重,更是一片空白。各種歧視、父權、輕蔑、傲慢、缺乏同理心的發言,不可勝數。
 

在誠信問題上,匿名放獨家給記者製造新聞、用不實消息營造有利於己的風向、為了與特定政治勢力結盟而帶頭惡鬥北農人士、「雙城論壇」AB稿事件、密會財團、以市府資源支持民眾黨黨務等,都一再的引人質疑柯毫無政治道德,短視近利。「強者不屑說謊」一語,本身就是個謊言。
 

過去一向自稱墨綠、支持過「台灣前途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聲援過反中國經濟併吞的太陽花運動的柯文哲,甫當選第一任市長,即180度轉彎,「兩岸一家親」、「兩岸命運共同體」、「統戰在台灣被汙名」、「沒實力跟人家大小聲會被笑」、「台灣強盜中國警察」、「藏人自殺給中國帶來困擾」、「香港人跟台灣人學壞」、朝覲中聯辦等等,屢屢與中國眉來眼去;旺中的蔡衍明也證實,柯文哲為了爭取支持率,長期與旺中合作,且柯的親統言論部分出自於其授意。柯的親統行徑,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認為,凡支持台灣本土立場者,均無法接受。
 

我們不知道柯文哲自詡為文化改革的倡議者,究竟是說謊,還是單純的自我認識不清。但是觀察柯的言行,往往是只見其利,不見其義。無論在價值理念或台灣本土立場上,今日的柯文哲,都不是2014年那個以素人從政挑戰黨國權貴的柯文哲。
 

從2018年1124選舉結束後,意圖更上一層樓的柯文哲,言行愈發荒腔走板。日前柯文哲針對台獨人士的發言:「他們都是假的啊」、「那些喊愛台灣的,那些搞台獨的兒子孫子,都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就是這樣啊,就騙子啊!」引起海內外台獨人士不滿。
 

柯文哲這番言論,顯示他身為一黨主席與政界要角,欠缺謹言慎行的政治人物基本素養;在威權時期長大的柯文哲,不斷暴露他對黨國體制的孺慕,與其對歷史認知的幼稚;自稱為228事件受難者家屬的柯文哲,對白色恐怖的認知淺薄,更遑論反思。
 

在中華民國威權時期下,中國國民黨將上千名海外台獨人士列為黑名單,使得大量的台灣人菁英,從此回不了家。如台南前縣長陳唐山,因此長期流亡海外,乃至他的父母先後過世時,都無法回家送終,當時陳唐山帶著他的妻兒,跪在美國家中的客廳,向台灣的方向磕頭跪拜,遙送至死無法見面的父母。
 

又如前駐日代表羅福全,因被列入黑名單,從此無法回台,在海外漂泊31年。羅福全先生曾記述:「1980年10月,母親在嘉義過世,嘉義老家傳來急電,我無法奔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個人開車出去,無目的的,一直開一直開,從名古屋開到京都,繞了琵琶湖,又去了奈良,才回名古屋。到了家裡,我開始磨墨,拿起毛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抄寫了一遍心經,隔天寄回嘉義,請家人代我在靈前燒給天上的媽媽。」
 

類似的故事,在海外台獨人士中,比比皆是。然而,即便是有家歸不得,但諸多獨立運動的前輩們,仍致力於營救島內政治受難者,持續敦促各國對中國國民黨施壓,改善台灣的人權,也不斷透過對美國政府遊說,為推動台灣的民主進程助力;在極度依賴美國軍事、經濟、政治支援的蔣政權時代,海外台獨前輩的貢獻與付出,切切實實地對島內政治局勢造成影響。在世界局勢變化,美國改變外交政策與中國建交,台灣危急存亡之際,由於這些海外獨派前輩的努力奔走,美國國會因而制訂了台灣關係法,維繫住台灣的命脈。
 

即使這些海外獨派前輩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仍願意冒生命危險,為了台灣民主,前仆後繼地闖關,被抓被關在所不惜,如毛清芬女士於1991年也曾響應台獨聯盟爭取返鄕權而冒險闖關返台。直到1992年,黑名單終於解除,台灣開始走上民主化的道路,部分獨派前輩,終能回歸故土,數十年來,這些海外獨派為台灣的主權、民主、自由、法治而奉獻,豈是投機、懦弱、權謀的柯文哲所能理解。
 

雖有些人因流亡海外2、30年,早已在異鄉安身立命,他們的子女更是在海外出生成長,未曾在台灣生活過,因而選擇繼續僑居外國。但他們對台灣的關心,始終未減,對於美國政府、國會的對台政策,也從未停止遊說,不管是長期推動國會遊說的FAPA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還是近年在華府成立的智庫GTI(全球台灣研究中心, Global Taiwan Institute),成為台灣政府突破中國打壓的重要助力。每逢台灣島內有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政治人物到訪,台僑們除了熱烈歡迎外,更是慷慨捐輸,提供經濟上與物質上的實質幫助,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2014年的柯文哲。
 

而今對於海外黑名單的沉痛歷史,柯文哲一句輕浮與充滿惡意的「那些喊愛台灣的,那些搞台獨的兒子孫子,都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就是這樣啊,就騙子啊!」在歷史的傷口上,大量施鹽,彷彿是在為當年的他如何耍弄了這些台僑的信任與期待,而洋洋得意一般。
 

更何況,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總部,早已於1992年遷回台灣,在島內繼續推動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而今許多盟員都是在地人,何來「兒子孫子,都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莫非柯文哲以為,台獨份子只有早年在海外奮戰的那些人嗎?
 

再據行政院 10月24 日公布的例行民調,不論緩獨與急獨,支持台灣應「終極獨立」者,達 27.7%,創史上新高,而主張被中國統一者,僅10.3%。這些台獨人士,又豈是如柯文哲所言的,「兒子孫子,都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更進一步說,若照中國的定義,只要對台灣的前途不是採取積極被中國併吞立場,其實中國都視為獨派。柯文哲指天罵地,到底是罵到誰?
 

這番話其實並非柯文哲首創,而是早已流行於統派支持者間,對台獨人士的侮蔑之詞。說台獨人士的子女都躲在國外,意即暗指台獨將引起中國侵略,且中國必勝;這種不考慮現實國際因素、不考慮雙方勢力對比,完全附和中國口徑,以為解放軍無敵而台灣獨立乃是中國武力侵略的充分條件的幻想,雖然充滿了無知與偏見,但符合統派人士的大中國情結。而柯文哲毫不猶豫的引用,與他「沒實力跟人家大小聲會被笑」的無知口吻,半斤八兩。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認為,背信忘義的柯文哲在得勢之後,辜負了海外台僑的殷切期待,與台灣人民對於後國民黨時代新政治的期許,柯在言論口徑上與親中統派一致,在政治操作上沉溺於權鬥而無價值,絕非秉持台灣本土立場的台灣人所能支持。
 

回想1927年創立的「臺灣民眾黨」,以「實現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自由」為三大目標。初期要角之一的林獻堂先生,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被中國國民黨列名為「台省漢奸」,處處遭受迫害,最後遠走日本,至死不回台灣。寓居日本時,留下了「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的詩句。而今,柯文哲背棄曾經支持他登上台北市長寶座的海外台僑與獨派人士,只為了噴口水博取鎂光燈,挽救日益低下的支持率。柯種種為了圖自己權位,厚顏向中國搖尾、對統派示好的行徑,竟還有面目瓢竊「台灣民眾黨」之名,誆稱是呼應蔣渭水先生的精神,吃歷史先賢的豆腐。若說柯文哲想革新台灣的政治文化,只怕柯文哲當仿效的是周處。至於蔣渭水,柯文哲不配!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