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台灣獨立聯盟的結盟

本文取自陳銘城著作:《海外台獨運動四十年》

在一九六六年「全美台灣獨立聯盟聯」於費城結盟之前,北美洲的台獨運動,隨著台灣留學生的增加,以各校園為中心的台灣同學會或同鄉會也陸續形成,但是他們大多不屬任何組織。當時,除了費城陳以德、羅福全等人的 UFI、威斯康辛太學麥迪遜校區的「台灣研究會」外,各地校園亦陸續有熱心台獨理念的留學生,在校園內分發《台灣青年》、《台灣通訊》等刊物,進行思想啟蒙工作。他們分別是:薩斯斯大學曼哈頓校區的范良信、楊宗昌、陳希寬、莊秋雄;奧拉荷馬大學諾曼校區的陳榮成、陳唐山、王人紀;休士頓的張燦鍙、廖明徵;洛杉磯的蔡同榮、賴文雄、王秋森;波士頓哈佛大學的蕭欣義;巴地摩爾的鄭自才;雙城的賴金德;此外加拿大多倫多的黃義明、林哲夫,則組成「台灣自決聯盟」,後來為了營救彭明敏,而改名為「台灣人權委員會」。

費城會議結盟

一九六六年二月,UFI 正式宣佈重組的構想,希望以聯盟的型式,結合各地的台灣人社團,由各社團自治,自選領袖及社團名稱;但是中央設委員會,由各社團派代表組成。

同年六月費城會議召開,來自全美九個地區的代表決議,成立「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FAI),設立執行委員會及中央委員會。由陳以德出任第一屆執委會主席主,由賴文雄、張燦鍙負責組織部工作;周烒明則出任中央委員會委員長。

費城會議中也同時訂出短期的工作方案:1.繼續發行《台灣通訊》,2.在紐約時報刊登彭明敏等人的「台灣自自救宣言」,3.鼓鼓勵盟員畢業後,搬遷集中紐約附近就業、居住,4.由組織部策劃「萬里自由長征」,訪問六十個以上的大學校區,宣揚理念,並吸收盟員,爭取當地台灣人的參與與支持。

刊登「灣自救宣言」廣告

一九六四年,台大政治系主任彭明敏和謝聰敏、魏廷朝所發表的「灣自救宣言」的全文,於一九六五年底,被日本「台灣青年獨立聯盟」的許世楷取得,並公開發表在《台灣青年》月刊,然後才傳到北美洲,海外台灣人受到相當鼓舞,紛紛複印傳閱。一九六六年五月,陳以德和他的美籍太太美辛連夜將全文譯成英文,由羅福全等人,印送各地向國際人士宣傳。

決定在紐約時報刊登半頁廣告的費用近四千美元,由周烒明負責籌款,日本地區負責二千元,歐洲、加拿大各捐了五十美元,其餘由美國地區各地依人數分攤。當時台灣留學生均靠打工賺生活費,連陳以德的妹妹陳瑞瑞幫人家看小孩領回的工資八塊美金,也被羅幅全收去湊廣告費。最後的不足額才由周烒明向學校借款。

於是,「台灣自救宣言」的要點,終於在一九六六年第廿一屆聯合國大會討論中國問題期間,以半頁的篇幅,刊登在十一月廿日的《紐約時報》,向國際人士宣傳台灣人的心聲。

就在「台灣自救宣言」刊登的同時,「全美台灣獨立聯盟」組織部的成員也在十一月十六日展開開車走訪全美國有台灣人的城市與校區。張燦鍙、陳榮成的西路,從洛杉磯往舊金山挺進。以羅福全為主的東路,也從費城出發,縱走東岸各大城市。後來,簡金生和賴文雄又加入。

由於他們出發四天後,紐約時報即刊出「台灣自救宣言」廣告,各地校園的台灣學生均有熱烈的迥響。在東部的紐約和中西部的堪薩斯斯州立大學曼哈頓校區,均出現熱烈的討論。這一趟「自由長征」,使得《台灣通訊》的郵寄名單,從原本的四百份增加到四干份,聯盟的盟員也增加了不少,同時也為日後的組織網之建立和募款,打下良好的基礎。

受到八0年代全球性的學生運動的影響,金恩博士黑人民權運動的啟示,以及美國校園反越戰情緒的感染,全美各校園的台灣留學生也受到相當的衝擊,他們逐漸在校園裡公開舉辦演講,或和國民黨籍的留學生展開校園內的鬥爭。堪薩斯州大曾有持續一個月的校園投書投書筆戰;費城賓州大學的「中國與聯合國」討論中,駐美大使劉揩曾遭台灣留學生的示威抗議。後來在愛俄華大學,也發生台灣學生和外省籍的學生,為了爭辯台獨而大打出手。一個揚言向警總檢舉台獨,另一位則揚言抖出對方的特務身份。後來,國民政府一度派出國策顧問蔡培火專程到美,勸台灣留學生放棄台獨,但是也無功而返。

台獨「黃埔軍校」--堪薩斯州大
(有人建議改為:台獨「西點軍校」)

以農、工學院聞名的堪薩斯州立大學,早在一九六一年秋天即秘密成立全美第一個台灣同學會,當時全美的台灣留學生總數還不到八百人時,在堪薩斯州立大學即有廿多位。到六0年代中期,該校約有一百五十位台灣留學生,由於不少活躍於海外台獨運動或台灣人社團的人士,畢業於堪薩斯州大,包括:現任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楊宗昌,總本部秘書長王康陸,曾任美國本部副主席許富淵、陳希寬及其哥哥陳景仁、四二四事件後退出聯盟的早期盟員王秋森、台獨聯盟中常委莊秋雄、北加州人權會長李友義、全美台獨聯盟第二任主席王人紀等人。

六0年代的堪薩斯州立大學曼哈頓校區,由於該地的台灣同鄉會活動力強,每年聖誕節或感恩節,都吸引美國中西部鄰近各州的留學生或同鄉趕來參加。在校園內又有多位台灣意識濃烈的教授如化工系范良政教授及其弟范良信教授、數學系許振榮、工業工程的黃金來教授等人,擔任台灣同學會的顧問,並且經常照顧台灣來的學生。而台灣同學會的學長,也熱心協助安頓新來的留學生的生活,又經常漏夜找新生長談台灣問題,邀請他們參加同學會的活動,因此從堪薩斯州大出來的校友,大都具有強烈的台灣意識,不少人更積極投入台獨運動,他們離開曼哈頓校區,到別的大學深造或就業時,大都成為當地台灣人社團中的台獨理念「帶原者」。

一九五七年左右,范良政教授即到堪薩斯州大化工系擔任教職,這位來自新竹客家的長者,十分照顧後進的台灣留學生,且熱心同鄉會活動。他的弟弟范良信是經濟學教授,在未到堪薩斯州大任教前,即經常利用假日到曼哈頓校區,和台灣留學生討論台灣問題,從事理念的啟蒙工作。

六0年代中期才到堪薩斯州大擔任數學系教授的許振榮,當時已是從台大退休的六十多歲長者,許振榮夫婦不但熱心照顧台灣學生,這位擁有日本東北大學數學博士學位的老教授,也經常感嘆地告訴後生晚輩,自己所經歷的改朝換代心情:「童年在家說台語,求學讀書說日語,在台大教書時則講北京話,老來到美國教書又要說英語。」頗令台灣留學生印象深刻。

此外,日本廖文毅「臨時政府」的刊物,以及費城 UFI陳以德、羅福全等人的《台灣通訊》,也經常寄送給堪薩斯州大的台灣同學會。

堪薩斯州大校園筆戰

一九六六年一月十日,有位貝克小姐以學術之名,在堪薩斯州大放映國民政府的宣傳電影,不少台灣留學生看過後十分不滿,他們聚集在范良信家抱怨。經過討論後,大家決議在學校刊物上投書,表達台灣人的意見,於是展開了長達一個月的校園投書筆戰。

中國同學會全力為國民政府辯護,他們甚至公開宣稱,他們知道是那些「偏激的」台灣人在搞鬼,而反對台灣獨立的香港學生,也湊上一腳;政治系的學生也加入筆戰為台灣同學助陣。此時,台灣同學會已開始公開活動。

這筆論戰,後來也引起威斯康辛大學米瓦基校區棉第教授的提筆聲援。後來在台灣同學的建議下,堪薩斯大學政治系主任乃邀請棉第去公開演講,再度掀起校園的熱潮。中國同學不斷地提問題,卻無法難倒曾到過台灣且同情台獨的棉第教授。

陳榮成、陳唐山在諾曼校區

奧克拉荷馬大學諾曼校區的台灣留學生,是以嘉義中學校友的陳榮成、陳唐山以及王人紀、吳瑞信等人為核心。諾曼校區的台灣留學生是由台大法律畢業,來美轉攻政治系的陳榮成所招呼團結的。

陳榮成是嘉義朴子人,他和蔡同榮以及日本「台灣青年獨立聯盟」的組織都負責人侯榮邦、林啟旭,都是嘉義中學和台大法律系的同窗,也是當年參加「關仔嶺會議」秘密結社的要角之一。曾參加關仔嶺會議的留美學生,包括蔡同榮,張燦鍙、陳榮成、羅福全等人,當時都是與日本「台灣青年」保持密切連絡,並積極分送《台灣青年》的秘密盟員,也是參加全美「自由長征」的主力軍,後來他們也都成為台獨聯盟的主要領導幹部。陳榮成在奧大時,曾完成喬治‧柯爾的《被出賣的台灣》之中譯本,全美台獨聯盟成立後,陳榮成也擔任過島內工作。

一九六四年陳唐山來奧大,正好和嘉中校友的陳榮成同一寢室,受到熱心「台獨」運動的陳榮成影響,陳唐山也積極參與台灣同學的活動。一年半後,陳唐山的太太林純純來奧大團聚之後,夫婦都豪爽好客的陳唐山家,便成為台灣同學的聚會所,大夥經常到他家煮「反共麵」。當台灣同學會成立後,陳唐山即被選第一屆會長。為了台灣同學會的合法性,以及在校園報紙刊登二二八紀念廣告,台灣同學會曾分別和領事館和奧大校方,有過一番抗爭。

甘迺迪奧大演講,吳瑞信搶問台灣自決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三日,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羅勃‧甘迺迪參議員,應奧大校方的邀請前來發表公開演講,預計約有七千人慕名前來聽講。該校的台灣留學生,在前一晚即事先聚會商討,希望能藉機凸顯台灣的問題,大家預先準備好問題,約好要搶著舉手發言。

當天的演講會中,台灣同學提早去佔好位子,當甘迺迪演講完「越南問題」,開始進行問答時,想在七千人的擁擠會場中取得發目機會,確實不容易。但是最靠近麥克風的台灣學留生吳瑞信,卻先搶到麥克風再高叫有問題,他因音量壓過其他人,而取得發言權。

吳瑞信問甘迺迪參議員,美國曾公開宣稱支持越南人民的自決和獨立,為何以自相矛盾的立場來對待台灣,長期提供美援給蔣介石政權,任由他壓迫一千多萬的台灣人。

甘迺迪在答覆時指出,美國政府應讓蔣介石知道,台灣人民應該參與並選舉自己的領袖,同時也應有權決定自己的前途,他期待越南人民自決,也希望看到台灣人民自決。翌日,學校報紙和電台都加以大幅報導,不過吳瑞信、陳唐山等人和他們的在台親人,也遭到相當的政冶壓力。

黑名單悲劇源自校園鬥爭

陳唐山的父親很婉轉地寫信勸他放棄台獨活動,他告訴陳唐山,「聽說你在國外做一種『生意』,如果不能一賺『錢錢』的話,何不趁早結束不做了呢?」另一位向甘迺迪發問的吳瑞信,據瞭解,其親人也遭到相當大的壓力,在白色恐怖年代裡,吳瑞信的太太因為娘家不堪騷擾,因而演出黑名單版的「孔雀東南飛」,一對恩愛且篤信基督教的夫婦,因「小報告」而硬被拆散,他離婚改嫁的太太,後來又不幸病故。

早年畢業於師大的吳瑞信,曾在台南神學院進修,到美國留學後,曾就讀芝加哥神學院,並且當過印第安保留區的牧師。在奧克拉荷馬大學和國民黨展開校園對抗後,他搬到洛杉磯,擔任過同鄉會長,同時也改讀法律,成為知名的人權律師。一九九二年三月海外《台灣公論報》曾刊登出,南加州的廿八個僑團聚會並募款,支持吳瑞信律師競選「小台北」蒙特婁市的市議員,不幸落選。

休士頓張燦鍙等人投書

一九六四年左右,休士頓當地一家報館,刊出一篇盛讚國民黨主政下的台灣,政治經濟的民主開放之報導,引起在休士頓的留學生張燦鍙等人的不滿,認為與事貨不符,決定投書反駁。但是張燦鍙等人都是唸理工科的學生,沒有把握寫好反映台灣政治現實的英文投書,於是寫信向 UFI總部費城索取資料。經過羅福全的關係,張燦鍙向陳以德要到了資料,寫出一篇反駁的報導,並找了十個台灣留學生簽名,但是大家都用化名,祇留下連絡電話。

後來報館編輯通知他們,讀者投書須以真名發表以示負責。張燦鍙等人經過一番討論後,決定不顧慮麻煩用真名發表,於是以張燦鍙及其室友廖明徵等五人的名義,登出那篇反駁的投書。不久領事館即爆跳如雷,打電話指責他們忘恩負義,背叛國家的栽培。

果然,張燦鍙的護照到期時,到領事館申請延期時就被取消,而成為沒有身分的人,從此張燦鍙更積極投入台獨運動,離開休士頓後,即轉戰洛杉磯,與蔡同榮、王秋森,賴文雄等人並肩作戰。

蔡同榮開發洛城獨運處女地

根據蔡同榮的《我要回去》之書指出,一九六三年他由田納西轉到洛杉磯南加州大學立約讀時,UFI 在洛杉磯祇有一位已「退休」的會員,所以當時的洛城可說是台獨運動的處女地。蔡同榮積極拜訪台灣同鄉討論台灣問題,分發《台灣通訊》及《台灣青年》等刊物,並勸他們捐款支持獨立運動。不久,王秋森也從「台獨黃埔」堪薩斯州大,轉到洛城加州理工學院,此時台大政治研究所畢業的賴文雄也來美國洛杉磯留學,他們經常一起出去分發《台灣青年》,宣揚台灣獨立自決的理念,等到一九六六年初張燦鍙也到洛城和王秋森同校同系,洛城的學生運動更加活躍起來。

當時,洛杉磯台灣同鄉會的創始者,是已故的陳銓仁,他的二位弟弟陳隆、陳堅,後來也都是洛城同鄉會的名嘴與要角。

經過蔡同榮、王秋森、賴文雄、張燦鍙經常聚會,討論推展洛城的學生運動,並且養成說到做到的實踐行動後,到了一九六六年全美台獨獨立聯盟成立時,捐款贊助的同鄉已從一九六四年的十多位,增加到八十多位,當時,日本臨政府不定期寄給他們乙份《台灣民報》,UFI 寄十本英文的「台灣通訊」,日本《台灣青年》則寄一百份刊物,讓他們分送給同鄉閱讀。不久,熱心台獨運動的蔡同榮也被吊銷護照。

全美台灣獨立聯盟成立時,蔡同榮被主席陳以德指派主持海外連絡,負責與美國以外的台獨團體與台灣島內的連絡工作,一九六六年秋天他曾向陳以德建議,郵寄彭明敏等人的「台灣自救宣言」回島內,但是因經費困難而末獲採納。於是蔡同榮乃自行在洛城募款,並找堪薩斯同鄉協助,在那年年底,將「台灣自救宣言」夾到聖誕卡內,郵寄了二千份回合。由於國民黨事先末警覺,沒有郵檢聖誕卡,因此不少後來的台灣留學生都看過這一份海外所寄的「島宣」。

當時王秋森的父親剛好從台灣趕到美國參加他的畢業典禮,隨後父子兩人環遊美國一週,王秋森正好藉機攜帶大批信件,他就分批將裝有「自救宣言」的信投入郵筒,一旁不知情的王老先生忍不住問他:「你怎麼有那麼多寄不完的信件?」

聯盟幹部報到前的紐約

全美台獨聯盟成立之前,蔡同榮、張燦鍙、羅福全等人即認為,隨著六0年代第一批留學生的畢業,獨立運動走出校園,聯盟的總部也須由費城賓大搬出向國際社會進軍。羅福全建議應集中有限人力資源,最好是鼓勵熱心同志,到聯合國所在地的紐約及美國首都華府附近就業、定居。此一提議在聯盟大會通過後,張燦鍙、羅福全、蔡同榮、賴文雄、鄭自才、王秋森、許富淵、陳伸夫、洪哲勝、張文棋、王康陸等人陸續趕到紐約總部報到。

在聯盟總部東移紐約之前,紐約早已有聯誼性的台灣人的社團聚會和UFI 成員。紐約的台灣同鄉會,每年聖誕節的聚會活動,經常吸引各地慕名而來的台灣留學生與同鄉,不少人更是抱著相親找對象的心情,前往參加同鄉聯誼活動。

紐約地區早期的台灣人政治運動,仍以 UFI成員為主,3F的台獨啟蒙者林榮勳在一九六0年取得賓大博士學位後,即到紐約州立大學紐保茲校區任教,他經常向台灣人團體演講,鼓吹台灣意識。

此外,早期在紐約、華府地區的曾茂德、陳伯山、周明安等人也經常郵寄英文信給美國國會議員和台灣同鄉,談論台灣國際地位及台灣問題。政治系科班出身的曾茂德曾被陳以德邀請參加麥迪遜會議,但是後來他並沒有繼續參加全美台獨聯盟,早年留日的已故周明安律師,當時是廖文毅臨時政府的青年部負責人。

陳伯山獨力出版《台灣人》

最特立獨行的陳伯山,則獨自出版油印刊物《台灣人》。一直單身未娶的陳伯山,強調反對中原文化思想,他的家中擺著一幅「水牛」圖,象徵台灣精神,屋內祇擺著兩部打字機、拳擊沙袋和行軍床。他靠著打工賺錢來維持他的《台灣人》刊物,陳以德曾邀他加入《台灣通訊》的編輯行列,但是他拒絕,寧願搞他自己一人包辦的刊物,他的《台灣人》刊物,一直出版到一九七五年左右,他搬遷到印第安那後才停止。

一九六三年赴美國紐約的葉國勢、葉李麗貞夫婦,則是活躍於紐約同鄉會和教會,葉國勢後來出任全美同鄉會長及北美洲教協會長。在俄亥俄大學電腦系主任劉明燦在費城首先成立台語查經班之後,葉國勢也和許登龍(國代許丕龍之兄)醫師夫婦、神學院畢業的周神耀夫婦成立台語查經班,並於一九六五年配合基督教來台宣教百週年活動,在紐約舉行台語禮拜,美東地區約有五六十人參加,由擁有牧師資格卻在保險公司上班的周神耀主持禮拜。直到一九六九牛郭得烈牧師來紐約,才正式成立北美洲第一個台灣人教會--紐約恩惠教會。一九七三年則由長老教會前總幹事黃武東牧師接任。

 一九六七年到紐約的張燦鍙,也參加台語查經班,結識不少熱心的同鄉,同時也吸收了多位盟員幹部,包括許富淵和多位未公開的秘密盟員。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