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國三通

黃天麟◎國策顧問

2002年是金融改革年,同時也是對中國「大幅開放」年

嚴格地說,2000(民國八十九年)年11月24日金融機構合併法之三讀通過立法,應是我國金改的第一年,而2002年即是金改第三年,同樣對中國經貿投資之開放亦非始於2002,至2001年年底我國對中國投資累計金額已達1400億美元,家數逾6.2萬家,遠遠將美、日經濟大國拋在後面。我國過去十年對中國之生產性投資平均逾100億美元,佔我國GDP之3﹪至4﹪之間。若與美、日對中國投資僅佔各該國GDP之0.03至0.05﹪相比,我國台商之中國熱幾達美、日之100倍至120倍。是以,去年對中國投資之「大幅開放」並不意味是閉鎖的,而是將開放的門加大,使其更寬裕。促使2002年方對中國「大幅開放」年的原因有:

1. 2001年8月政府召開經發會,對中國投資政策捨棄「戒急用忍」,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
2. 2002年初我國正式加入WTO世貿組織,順應WTO 開放之精神,對中國投資政策亦得進行多方面的調
整。

積極開放

1. 2001年8月26日,經發會獲致322項共識,依此行政院核定「赴大陸投資新審查機制」將原先三分類(准
許、禁止、專案審查)簡化為二分類(一般類、禁止類),並將個案累計投資金額未逾2000萬美元者放
寬為簡易審查(原300萬美元以上者需提委員會審查),自去年11月23日起產官學專案小組及依新機制展
開全面檢討。

2. 至2002年4月24日止,改到一般類的工、農產品項目高達8163項(製造業7087項,農業產品1076項),使
產品項目開放比例高達93.82﹪列為禁止類的項目,製造業僅102項,主要包括鴉片製造、飛彈製造等涉
及國家安全及國際公約禁止項目。

3. 上列8163項改列一般類開放赴中國投資之工、農產品項目包括:
(1) 高階個人電腦、筆記型電腦、第三代無效手機、光碟機等122項(第一批開放)
(2) 醫療儀器、金屬機械等10042項(第二批開放)
(3) TFT-LCD後段模組製程、發光二極體LED等52項(第三批開放)
(4) 石化、醫藥類產品636項(第四批開放)
(5) LED磊晶片、軍晶片、晶粒等21項(第五批開放)(2002/3/21)
(6) 開放8吋晶圓製造赴中國投資並公佈開放四原則(2002/4/24)

4. 投審會亦檢討服務業投資中國清單、公告「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服務業及基礎建設經營項
目」,石油製品批發業、民用航空運輸業、普通航空業及法律及會計服務業等由原專案審查類改列一般
類。

5. 經2001年5月允許銀行業,赴中國設立辦事處(計8家),2002年2月15日公佈實施直接通匯,(惟匯款幣
制限新台幣與人民幣以外的第三貨幣),非商品與勞務技術金額個人每年匯出上限500萬美元,公司每
年匯出上限5000萬美元。

6. 2002年8月2日發布「兩案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修正辦法,受理國內外匯指定銀行(OBU)與郵匯局申
請直接對中國金融機構進行金融往來,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也可以對大陸台商辦理放款即應收帳款
收買業務,未來大陸台商可以直接向OBU借錢,(為期金額有總量限制、國內股票、不動產不得為擔保
品等限制)。

7. 開放保險業、証券業者登陸。

加入WTO與台、中經貿政策之調整

自我國2002年初正式加入WTO世貿組織之後,對中國之經貿政策亦有如下列之大幅調整:

1. 2002年2月13日發布修正「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貿易許可辦法」,取消台、中貿易之買方或賣方須為第三
地區業者之限制,相關之作業規定中「間接」之文字予以刪除,台、中貿易得以直接方式為之。(但其
物品之運輸,仍應經由第三地區或境外航運中心為主)

2. 2002年2月15日第一階段擴大開放中國農工產品進口清單,首波開放共2126項,其中工業產品開放1225
項,農產品則開放901項開放比例工業產品達76﹪,農產品亦達58﹪。

3. 2002年1月18日修正「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台從事專業活動許可辦法」大陸經貿專業人士停留期限由3年
延長為6年,並得發6年以內多次旅行証。

4. 開放陸貿進入投資58項服務業。(佔我國入會服務業特定成若表清單的半數以上)(2002年1月)

5. 修正「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許可辦法」(7月31日)對中國投資可採取直接或間接形式。但晶圓
廠必須採直接投資。

6. 開放中國旅居外國的人士(1月1日)及持商務護照赴國外旅遊的中國人可來台觀光。(但中國下令中國各
地旅行社不得開辦以台灣為目的地觀光團)

大開放的成果

2002年台商對中國投資大幅增加,對中國經貿依存度亦大幅攀升,經發會加入WTO後,我國對中國的經貿政策實行「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但更正確地說是「積極開放」政策,因為政府對「有效管理」所做很少,結果是台灣對中國經貿依存度再度攀升台、中貿易快速增長,台商赴中國投資繼續增加,國內投資即持續低速。根據經濟部投審會統計2002年1月至8月核准廠商對中國投資金額達23億690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34.83﹪,實際數字遠比投審會通過者多,早已突破百億美元,整年可能是又一次地創出歷年之高。可是另一方面卻壓抑了國內投資,民間投資持續衰退,前年我國民間投資成長率是負29.2﹪,2002年第三季是負5.7﹪,主計處預測全年將持續衰退0.3﹪,略低於2001年之水準。

但由投資所衍生的對中國之出口,2002年1月至8月總額為253.82億美元,比上年同期成長31.6﹪,其中對中國出口金額為204.86億美元,比上年同期成長32.5﹪,佔我國出口總額比重為24.3﹪超越美國的21.0﹪。相對地我國對中國以外的出口則減少4.6﹪,其中對美國出口減少5.6﹪,對歐洲出口減少8.7﹪,對日本出口更減少10﹪。其所以如此,主要係政府採取積極開放之後,筆記型電腦等業者紛紛前往中國投資設廠而其生產設備所需材料、零組件等皆由台灣供應,帶動了台灣對中國順差之增加。可是台商對中國之投資及其所帶動的台、中貿易之蓬勃發展同時也帶來台商對「三通」更為迫切之需求,「直航」也就成為2002年朝野政治攻防的焦點。

「三通」、「直航」是利是弊眾說紛紜

主張趕快三通者主要提出下列主張:
1. 三通之後台灣經濟由死水變成活水,亦即三通可救台灣現在蕭條的經濟。
2. 三通可以使台灣成為企業全球或區域運籌中心、物流中心,不三通台灣會在中國之運作下被邊緣化,經
濟邊陲化。
3. 三通可以節省很多經費,不三通就會失去競爭力。
4. 三通後台、中交通往返方便,企業就無需將人員常駐中國,亦可不需至中國生產根留中國。

但是過去的經驗與歷史的驗證,上述主張三通的理由多屬主觀的意願,而非客觀的論述,辨証如下:
1. 三通之後台灣經濟能由死水變成活水嗎?香港是最顯明的歷史見證,97之前香港的財團無不大談97之後
中國大陸之經濟吸引,使香港居民大舉至內陸消費購屋,企業資金亦以投資大陸為優先,始香港房地產
價格下跌,消費減少經濟一片蕭條。亦即三通不但不會使台灣經濟由死水變成活水,可能還會使台灣經
濟進一步的蕭條。所以三通之前政府必須有防磁的有效配套措施。
2. 三通可以使企業根留台灣嗎?根據工商建研會問卷調查指出,該會七成八原三通之後將擴大在大陸的投
資,說會增加台灣的投資者只佔三成七,可見三通之前「不需至中國生產可根留台灣」的說法只屬主張
三通的個人主觀認定。
3. 三通就可以使台灣成功建構企業全球運籌中心、物流中心、海運中心、空運中心嗎?只要企業依上述工
商建研會會員之問卷結果大舉投資中國,將生產基地移往中國,台灣不再有足夠貨物出口時,貨櫃輪、
航機何需停靠台灣,他們何不直接駛進上海攬貨?屆時所謂的海運中心、空運中心、物流中心恐將只是
口號,是空中樓閣。台灣的企業亦必將運籌中心搬至上海等生產基地及經濟中樞,台灣將被加速納入大
中華經濟圈之內而被邊陲化。
4. 三通可以節省很多經費,他們估算「直航可節省五、六百億之運輸費用」,但據一研究報告指出直航可
節省之運輸費用並不多,尤其對華南地區無影響,對依賴內陸運輸較多的台商其可節省者亦不多,如經
香港轉成都與經上海轉成都,其時間、距離相差並不多。若直航只開放廈門、福州並毫無助益。亦即除
非中國開放大陸所有的主要港口,直航對台商運輸經費節省並不如預期的多。但台灣過去對三通所付之
成本已相當的大。十餘年來三通通了二通半,台灣所付的代價是1500億美元的直接生產性投資,等於國
內投資用資金減少了五兆二千億元。為了投資中國,在旅費上一年平均花掉五百億台幣,十年累計也花
了五千億台幣。民間實質資金之西流,使台灣房地產價格下跌,跌掉二十二兆四千億元國人的財富,若
再加上變成水餃股的股價投資者之損失(起碼也有六、七兆元損失由六百多萬投資者平均負擔),政府
稅收之減少,銀行一兆六千多億元的呆帳損失,台灣的人民為了二通半及中國台商所付出之代價早已數
十兆計,相對之下「直航可節省之運輸費用」只是大海之一粒稻米而已。直航者使國人增加在中國消
費,企業進一步的增加對中國之投資,及台灣資產價格之進一步向下探底將不可免,而使全民的財富進
一步的縮水。

以上是正、反之雙方理論,但相信政府亦不會因三通弊多於利而反對三通直航,正如政府、人民過去都不會反對澎湖馬公與台北高雄開闢航空直航,興建北迴鐵路、南迴鐵路,甚至努力去促成一樣,雖然馬公─台北、高雄間之直航,加速澎湖人口之流失,北迴鐵路並未帶給花東地區起飛,反而讓花東人才、資金、資源流到西部中樞者多於由西部中樞帶入花東地區。

不過,政府、人民亦應該瞭解,台灣三通及直航若無萬全之準備,研擬出一套防止中國磁吸的對策,冒然為直航而直航,即對台灣的政、經都將會是一沉重的打擊。商人更不可以逼官,人民亦應作為政府之後盾,要求中國坐下來與我國政府在平等、尊嚴、互惠、安全的前提下,好好談出雙方均可接受的條件,這樣才能保全人民的福祉與國家之安全。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