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達爾溫柔的光

盧千惠
去年暑假期間到日本女兒的家渡假。外孫女美里讀國小三年級。暑假習題就是讀二十冊以上的課外書,再從中找兩本印象最深的,寫讀書心得。九歲的她還不願意獨自躲在房間看,喜歡混在大人間,邊聽談話邊讀她的書。

有一天清晨,早起的我和美里兩人斜坐在長椅讀書。我看到她拭著眼瓷A於是坐到她旁邊輕聲問:「怎麼了?」她抽噎著說:「這兩個女兒走了三天的路,過三個山來剛達爾想領救援的奶粉和玉米粉,但是被剛達爾的士兵說她們不是這裡的人而被趕走。爸爸和哥哥已經餓死,媽媽也眼瞎了。」她指著日本最有名的繪畫本畫家葉祥明柔和的彩色畫中穿白色衣服的兩個女兒。「她們會餓死的。」

我把書拿過來很快地看了她翻著的那一頁,再回頭看封面。看到葉祥明獨特的醒目青藍色中用白色粉筆寫的標題「剛達爾溫柔的光」,也看到站在遠遠的地平線上,回頭揮手的兩個女兒。姊姊的手還提著東西。我告訴外孫女:「你看,她們一定平安地回到媽媽等待的家了。」孫女兒要我讀給她聽沒有看完的後半段。才知道一位領到一包牛奶粉和玉米粉,穿破衣服的老阿伯收留這兩個姊妹,讓她們吃晚飯,讓她們住在他的家,早上當她們離開的時候,還讓她們帶一點牛奶粉與玉米粉給她們的媽媽。

這是參與日本國際飢荒對策機構的總幹事神田英輔,到衣索匹亞剛達爾時看到的。他說:「在餓到吞食小石頭的狀況下,假使是我,能像老阿伯分糧食給別人麼?我做不到。因為我知道在自身難保的極限狀態下,人會變得自私,沒有心顧慮別人。更加容易失去人性,走回頭路變成弱肉強食的動物」。

這本書後面詳細說明著「世界的糧食狀況」。日本國際飢荒對策機構嚴肅地提起糧食問題,是人類在二十一世紀必須面對解決的問題。那麼,世界的糧食不夠給人吃麼?

不。全世界有足夠的糧食可供應給地球村四十億的人口。但是現在有十二億人生活在飢餓線上。原因是地球上總人口中五分之一的工業先進國的八億人,吃掉全世界蔽囿漲吨壑坏|十,而其中的六十%消耗在牛、豬、羊、雞的飼料…。日本國際飢荒對策機構提醒日本人必須珍惜食物,不要因為有錢從國外輸入過多的糧食,來擴大貧困國家的糧食不足。日本食品廢棄量一年將近兩千萬噸,而家庭食物的廢棄佔其中的一半。這是不符合普世價值公平的原則。

畫家葉祥明沒有將這本書畫成悲慘、可憐的繪畫本。而是用鮮亮美麗的色彩畫出這世界的希望與愛。前幾天,我帶這本書給日本交流協會所長夫人內田真美子當伴手禮。她告訴我非常高興讀到這本書,並答應在新書發表會致辭說讀後感。

我告訴外孫女想把這本書翻譯成漢文,讓台灣人也知道,世界上有兩億小孩子每天餓著肚子睡覺。她才開懷地說:「當我長大,或野i以像阿媽的朋友,神田先生,去關懷那些人」。書,帶給九歲的女孩無限的想像力,長翅膀去接觸千里遠的朋友,培養體貼別人痛苦的心靈。多麼地值得仿效的暑假習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