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位問題解決之後的美中關係

7月中旬蘭德公司(RAND)之報告

陳國雄‧鄭光勛 合譯

摘要

台灣地位問題以及台灣與中國的最終關係,雖然不可能在可見的未來獲得解決,但是去推測各種解決方式對美中關係的可能影響,是具有啟發性的。大體上來講,兩岸關係可能的發展模式有十種,其中四種是和平的方式:

  • 繼續目前未決的現狀
  • 和平統一
  • 和平獨立
  • 妥協解決

 

六種牽涉中國對台灣使用武力的方式:

  • 美國介入,動武後統一
  •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統一
  • 美國介入,動武後台灣獨立
  •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台灣獨立
  • 美國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
  •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

 

綜觀這些模式所揭露的意義,僅僅設想台灣地位的「解決」,並不足以了解隨後美中之間安全關係的本質。反而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決定方式與風格,將會造成差異很大的結果。其中最顯見的正確方式就是:和平解決的結果─包括繼續維持和平的未決狀態在內─對於美中關係是比較可以預期,而且大體上是比較好的狀況(參考第二章「不動武的結局」、第三章「觀察的意見」)。

反之,台灣地位問題若以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可能會導致美中關係從相當和睦的關係倒退到冷戰型式的對抗,這要看衝突的情況和結果而定。倘若結果是台灣正式獨立,隨後的美中關係可能是合作的;倘若結果是強迫台灣統一,美國和中國可能會發現,他們正處於冷戰時期的敵對狀態(參考第二章「牽涉美國的軍事衝突」和「美國不介入的軍事衝突」、第三章「觀察的意見」)。

另外最重的是,超過25年的時間,美國的政策在於追求確保台灣地位的和平解決。這份研究結果的意含是,由於中國的軍事力量與信心都在增強,因而北京以武力達成統一的企圖也隨之提高。因此,防止中國的動武企圖,同時保持擊敗中國動武的能力,儘管難度愈來愈高,但也愈來愈重要。

 

第一章:近期的展望

目前美中之間最顯見也最可能發生衝突的因素,就是台灣!如果台灣目前未確定的地位問題一旦解決,美中之間可能引爆衝突的因素會是什麼呢?這個問題引起許多人的好奇。然而台灣地位問題的解決,也不必然可以排除華府與北京之間的可能緊張甚至是衝突。的確,在台灣地位解決之後導致美中衝突的可能性,主要的決定因素也許正是取決於台灣地位的如何解決。因此,檢視台灣地位的解決方式以及伴隨解決方案的重大事件,將有助於打造往後的美中關係。

在進行檢視的時候,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地位問題不可能在短期內獲得解決。在另一方面,沒有任何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會甘冒風險,容許台灣和平地正式獨立。中國共產黨在很大程度上的合法性基礎,乃是把中國恢復到「它在世界上正當的地位」,並扭轉中國的「百年之恥」(從1839年第一次鴉片戰爭一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創立)。然而邊陲的台灣原本屬於中國,如今卻成為中國在帝國時期被征服的強烈象徵。

只有收復台灣,國家才能夠再度完整,而過去的恥辱才得以消除。任何領導班子容許台灣成為正式獨立的國家,在中國共產黨之內以及在中國民眾的眼中,都要承受喪失合法性的風險。毛澤東個人的權力和聲望可以忽視台灣議題,不會有無法繼續掌權的風險,但是目前以及未來的中國領導人或領導班子不可能有這種奢侈的待遇。這種情形在未來幾年尤其真確,因為胡錦濤主席和溫家寶總理在後江澤民時代,正致力於完成他們的權力鞏固。

同樣的情形,台灣也不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接受任何形式的和平統一,在陳水扁政府確定不會發生,因為他所屬的政黨渴望追求台灣獨立。即使2008年選出陳水扁的繼任者是來自名義上渴望兩岸終極統一的政黨之一,那些政黨也保持他們目前控制台灣的立法機構,然而要說台灣內部有足夠的人支持政府的統一政策,認為政府能夠合法地採取那種戲劇性的步調,即使政府想要如此,這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最近的民意調查連續顯示,只有2%的台灣民眾贊成立即統一,但卻有超過兩成的民眾希望台灣終將成為完全獨立的國家。總的來說,無論華盛頓、北京和台北的領導人都有戰略上的不安,但是台灣的政治主流似乎對維持現狀有強烈的偏好。

而且,台灣的地位問題似乎沒有機會在近期內以武力解決。如果中國企圖以武力攻佔或是威嚇台灣接受統一,美國保有干預的能力,而且可以阻止中國得逞。至少至少,對於中國任何的可能冒險,美國介入的可能性必然構成一道強有力的嚇阻力量。

在近期之內,中國雖然有很小的希望能夠達成武力統一,但是經由與中國大陸武力衝突的結果,台灣一樣也有很小的機會達成獨立。即使中國對台動武失敗,而且即使台灣獲得廣泛的承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如此也不大可能構成台灣地位的最終解決,因為中國很可能會拒絕承認或接受台灣的獨立。反而是,台灣的獨立很可能使中國視為是暫時的情況,一旦中國的軍事能力足以勝任之時,情勢將會立即逆轉。

基於上述理由,關於台灣地位最可能的情況是,至少在四、五年之內,將會繼續維持目前未決但卻和平的狀態不變。如果在此期間之內台海爆發軍事衝突,中國獲得決定性勝利的機會很渺茫,結果將聽任美國和它的夥伴(如果有的話)去決定是否要「解放」(liberate)台灣。然而假定美國介入,最可能的結果是中國戰敗,丟下北京自舔傷口,但卻拒絕接受決定性的喪失台灣。

要解決台灣的地位問題,下列之一或更多的情況或許必須改變:(1)北京政權的本質;(2)台灣海峽的軍事平衡;或是(3)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這些變化只有在更長的期間(五年以上的時間)才可能發生,而且即使這些發展當中的一種或多種情況發生了,台灣的地位問題可能依然未決。結合兩種主要的可能性(和平的未決狀態,或是動武後的未決狀態),是有關近期的普遍觀點,然而在長期當中,台灣的地位問題有十種不同的未來情勢,將在本論文的第二章進行討論。

 

第二章:長期的可能發展

本章描述中國與台灣之間十種合理的可能狀況,可用圖表2.1的樹狀圖來描寫。

 圖表2.1 中國與台灣之間十種可能的結果 

 

如圖所示,有六種可能性涉及動武,有四種(包括繼續目前維持和平的現狀)則不涉及動武。在發生動武的情況下,美國選擇積極介入台灣的防衛有三種情況,而選擇避免捲入紛爭也有三種情況。

 

不動武的結局

繼續維持現狀

在此情況之下,目前未決但是台海和平的難解狀況將會繼續含混下去。中國繼續宣稱台灣是它的一部分,並暗示以動武的威脅來達成統一,但實際上並沒有真的動武;台灣方面既不接受統一,也不宣佈獨立;美國則維持同步承諾,同時承諾「和平解決僵局」以及「台灣不獨立」。

如果北京或是台北能夠證眀自己對台灣地位問題變得更有彈性,則經由追求穩定的提議,將有可能降低台海兩岸的緊張。比如說,由單方面或是協商機制來加強合作和信任,並降低各自的猜忌,如此的話,對方可能會片面改變現狀。舉例來說,如果北京表明的統一安排,願意考慮中國大陸和台灣是平等的夥伴關係,不同於目前「一國兩制」規定台灣是中國政府之下的「特別行政區」,感覺上,和平解決台灣地位的可能性會增高,結果是軍事緊張會隨之降低。另外,如果台北表明願意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而且承認台灣和中國大陸都是同屬一個政治和文化的實體,即使這個實體的精確本質和結構沒有明確的內容,如此也可以降低台海兩岸的緊張。在這種情況之下,雖然台灣很可能繼續是美中關係的一個重大議題,但是可以大量降低目前的凸出地位,而兩國之間的其他議題諸如貿易失衡、人權或是朝鮮半島的情勢,可以成為兩國關係的主導性議題。

從另一方面來看,如果台灣地位問題出現降低彈性的訊號,將會升高台海兩岸的緊張。例如,如果台灣主張獨立的政黨在政治體系上獲得完全的掌控權,也就是在立法院贏得多數席位,並繼續執掌總統權位,或是如果北京發出最後通牒或發表統一時間表,則台海兩岸的緊張將會升高。

只要北京繼續以武力威脅來達成統一,而台灣拒絕接受北京的統一要求,美國也繼續維持防衛台灣的承諾,則不管情況究竟如何,對台動武的可能性將繼續成為美中安全關係的主要議題。而且從美國和台灣的觀點來看,如果中國的經濟成長率繼續維持高水準,軍事上也繼續現代化,則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將會大量提高。

 

和平統一

雖然在台灣的政治和社會趨勢似乎反對與中國大陸和平統一,但是這種可能性不能被排除。和平統一首先最需要的有兩項,一者是中國人和台灣人立即出現台灣國家認同的共識,二者是相較於台灣、日本及今日的韓國,中國大陸能夠出現一個穩定、成熟的民主政體。否則的話,對於北京可能提供自治權的任何承諾,台灣人民將不會有信心。

如果中國出現民主政體,無疑將會改變美中關係的本質。雖然這不是全體一致的意見,但也是廣泛的看法,許多的分析指出,成熟的民主政體之間即使曾經發生過,但也彼此绝少走向戰爭。然而同樣也有證據顯示,那些正在轉型到民主政體的國家比其他國家更好戰。因此,美國(或是台灣)與進行民主化的中國之間的關係可能極不穩定,而且任何像中國這種規模的民主轉型,即使不需要好幾個世代,也需要進行許多年。然而如果轉型期間有很順利的協商,而且在中國大陸出現的民主政體具有足夠的成熟度與穩定度,能夠讓台灣自願與中國大陸統一,則華府與北京之間的關係也很可能會改善。如同任何兩個國家之間一樣,儘管雙方仍有某些緊張和猜忌,美國與民主的中國之間實際衝突的機率將會比目前大量降低,尤其是台灣議題也獲得解決的情況下。

和平統一也可以透過一些鬆散型態的政治關係來實現,例如聯邦或是國協的型態,台灣和中國大陸都享有平等地位,而且能夠自願解除對另一方的主動權。達成這種高度象徵性的「統一」,並不需要中國大陸成為一個民主政體,而且對美中關係的影響將類似於下列章節所說的「妥協解決」。

 

和平獨立

如果中國的政體沒有一個基本上的轉變,台灣不大可能達成和平獨立,北京也不大可能正式承認並且接受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如前面的暗示,幾乎已經正式放棄追求社會主義的目標了,但是中國政權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民族主義為其合法性的前提:把中國變成一個富強的現代化國家,並彌補中國在衰弱時期所受的傷痛。在中國共產黨的裡裡外外,讓台灣正式獨立將被視為是放棄使命。在1980年代初期與英國協商收復香港時,當時中國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表示,任何中國政府在新界租約到期的1997年無法收回香港,將會被迫下台。對於中國共產黨的政權而言,容許台灣獨立也會遭受相同命運。

然而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的政權,其合法性也許不是那麼強烈建立在恢復國家統一的基礎上,所以在這個議題上可能會更有彈性。這種政權最耀眼的候選人,將是一個成熟、穩定的民主主義者,可以從人民的意志取得其政權的合法性。然而即使是一個不民主的政府,可能也會發現民族主義之外有某些統治基礎的來源。

不管類型如何,一個能夠和平地容許台灣獨立的中國政權,當然與目前的領導者有極大不同,而且對外交事務也有高度務實的態度。這種政權雖然仍有可能和美國進行競爭或對抗,但最可能的情況是,只有當涉及美國和中國之間很清楚的利益時,而且當中國政府預期和美國衝撞後所獲得的實質利益高過可能的代價時,和美國競爭或對抗的情況才會發生。這種衝突不大可能是基於純粹意識形態的概念,例如中國版圖應當包含哪些地理實體。

 

妥協解決

當中國大陸缺乏政治轉型的時候,台灣地位和平解決的最好機會,可能是處於一種介於正式獨立和正式統一之間的安排,一種可以稱為「介於和平之間」(peaceful in-betweenness)的狀態。在台灣和美國的政治家與分析家曾經提出一些此類方案,其中一種可能的安排是,台灣的地位問題在一段時間內保持未決狀態,而只要台灣節制正式獨立的意圖,則北京保證不動武。這種結果雖然並非台灣地位的真正或最終解決,但是這種安排的期間可能非常長,甚至是沒有期限,由雙方同意將台灣地位保持未決狀態,一直到雙方在這個議題上達成協議為止。

目前包括「第四代」領導人的中國政權在內,迄今對該方案都不表興趣,但這並非是不可思議的問題,因為如果台海的持續緊張影響到政權穩定的代價,已經開始高過操弄特有的民族主義牌時,則未來的領導人在意願上或在政治上將有能力接受台灣議題的協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後繼領導人對核心政策進行基本改變的能力,常常會令外界的觀察家感到驚奇,因此不必然需要中國政權的本質有根本上的改變,這也是台灣地位可以實際獲得和平解決的一條可能途徑。然而至於「和平獨立」的情況,願意接受這種協議的中國政權,當然是一個能夠更務實處理外交事務的政權。雖然美國和這個政權之間依然存在著競爭和衝突的可能性,但是中國政府的新態度,加上台灣這個戰爭引爆點的拆除,美中之間的戰爭風險將大量降低。

牽涉美國的軍事衝突

美國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

如果中國企圖使用武力來達成統一,這種情況大概會發生,也就是美國介入,而中國被擊敗,但是北京拒絕接受台灣獨立。

根據蘭德公司的分析發現,儘管美國和中國都擁有核子武器,美中之間在台灣問題上發生衝突,很可能只是侷限於使用傳統武器,而美中之間也不大可能升高到較大規模的戰爭。戰爭將被控制在台灣周圍的地區,主要的戰鬥大概只是侷限在美國、中國和日本之間,激烈的戰鬥也許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但是這種戰爭很可能會導致充滿仇恨的美中關係,程度不下於冷戰期間美蘇之間的某些情況。中國可能會徹底加速增強軍事能力,著眼於第二次(這次要成功)征討台灣的戰役。這種軍事競賽也很可能帶給美中關係更廣泛的惡化,雙邊貿易和投資急劇下滑甚至終止。各國將會要求它的盟邦不要和它的敵國合作,在和美國保持友好關係,以及和中國保持友好關係之間,亞洲國家可能會發現,他們正處於選擇的壓力之下。

但是即使在這些情況之下,在台灣問題上發生非決定性的戰爭之後,美中關係和冷戰期間美國與前蘇聯的關係有很大不同。不同於前蘇聯,中國和全球的經濟緊密結合,除了日本這個例外,亞洲的大部分國家都認為,和北京維持良好關係的重要性高於中國對台動武的重要性。他們將會抗拒美國施壓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做選擇,寧可和雙方都維持良好關係。這個邏輯甚至更強烈地適用於區域外的國家,他們甚至更不關心中國動武。

由於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及因而帶來軍事力量的增長,中國在這方面非常依賴國外貿易和外來投資,所以北京有很強烈的理由與其他國家維持良好關係。因此,假設對台灣的激烈戰鬥很快就結束,除了美國、台灣和日本之外,大部分的國家可能會很快恢復對中國的貿易和投資。然而中國對美國、台灣和日本的輸出,約佔中國外銷總額的40%,以及國民生產毛額(GDP)的15%。同樣的情形,來自美國、台灣和日本的投資至少佔外國直接投資中國的20%。這些高比例的貿易和投資,意謂著如果和美國、台灣及日本交戰因而切斷經濟關係,即使其他國家繼續與中國維持貿易和投資,近期內中國的經濟也會萎縮15%。

如此將會把中國推向嚴重的經濟衰退期。而且由於中國的經濟成長主要是由對外貿易和外來投資的推動,所以隨後的經濟復甦和成長將會非常緩慢,因為缺乏來自這三個國家(美國、台灣和日本)的貿易和投資。

嚴重損及中國的經濟將會威脅到中國政府的掌權,很可能迫使他人來替換該負責的掌權者,或者甚至換掉整個政府架構。新政府對台灣議題可能會更通融,如同我們在下個小節討論的情形一樣,美中關係可以迅速修復。但是新政府也可能反而更高唱民族主義並反西方,把對台灣的軍事衝突轉化為真正的冷戰,使美國及其盟邦和中國及其盟邦(如果有的話)互相對抗。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區域將會分成兩個集團,一個是和美國結盟的集團,另一個則是和中國結盟的集團。這種冷戰情勢將會阻礙東亞和東南亞在政治上及經濟上的發展,使美軍在東亞及全球的態勢都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同時對中國致力於建設一個現代化的繁榮社會,也會造成災難性的挫敗。

但是如果中國的領導人在經濟危機中存活下來,將會繼續對台灣發動戰爭,或者是,如果後繼的政權同樣以外銷導向的經濟成長為優先政策,同時也拒絕接受台灣獨立,中國毫無疑問地終將從和美國、台灣及日本切斷經濟關係的後果中恢復過來。而中國對外貿易和投資的夥伴將會進行調整和補充,至少是部份填補這些國家(美國、台灣和日本)在中國的經濟中不再參與的部分,即使速度比較緩慢,中國也可能會恢復堅強的經濟成長。

和中國大陸打仗的直接和間接影響,都會嚴重傷害台灣的經濟,但對美國和日本的經濟影響並不重大。比如說,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約佔外銷總額的5%,並低於國民生產毛額(GDP)的0.5%。與中國交戰並切斷經濟關係,雖然一定會影響到美國的經濟,但會迅速恢復過來,而且長期的經濟影響是可以控制的。

 

美國介入,動武後台灣獨立

如果中國對台動武,美國介入,而中國被打敗,北京可能會接受台灣獨立。在此情況之下,隨後的美中關係無疑將會互相猜忌。無論如何,這個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中國政府,不必然是發動軍事衝突的同一個政府,但根本上必須很務實,而且願意採取任何必要的手段來提升實質的國家利益。假如中國擁有能夠打到美國陸地的核子武器,美國將騎虎難下地強迫北京接受投降的條件,因此即使是狠狠的擊敗中國,除非和美國恢復良好關係,否則中國沒有理由接受台灣獨立。北京宣布放棄對台灣的主權要求,將可消除中國對美國利益的主要軍事威脅,因此美國在種情況之下,將沒有理由拒絕和中國合作,並且有很強的動機去回報中國採取這種步驟。在這種情況下的美中關係,將可以看到比今天更多的途徑,各國在多方面繼續好好表現,至少使對方發現某些令人反感的舉動已經暫時停止,反而在從事強健的經濟關係及多方面的合作。不論情況如何,台灣問題獲得解決,將可大大降低雙方直接衝突和根本緊張的可能性。

 

儘管美國介入,動武後統一

另一個極端的情況是,即使美國防衛台灣,中國也可能成功地以武力實現統一,雖然目前似乎不大可能有這種結果,但是當中國的軍事能力相較於台灣和美國有所增長時,這種可能性就會增高。

擊敗美國防衛台灣的企圖,將是當代安全事務的分水嶺,代表美軍在亞洲支配地位的結束。如同中國在前面章節描述「動武後問題未決」的情況,以及「動武後台灣獨立」的情況一樣,華府也可以選擇接受戰敗的結果,或者是,選擇把戰敗的結果視為是和中國更長期戰爭的初期戰鬥,再次共同承擔冷戰的一些特徵,以及先前在「美國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當中所描述的惡果。但由於戰敗的事實對美國在全球的高度和影響力造成傷害,美國的反應很可能會比前述的狀況更嚴厲許多。

 

美國不介入的軍事衝突

前面三種情境都是假設美國為了台灣介入戰爭,然而不管出於什麼理由,美國也有可能選擇不介入。在這種情況之下,另外有三種可能選擇的結果。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統一

料想幾乎是所有型態的中國政體─從一個成熟的民主政體到一個擴張主義的獨裁政體─都有可能對台灣使用武力。如果美國選擇不介入,而且一旦中國使用武力成功,則構成華府決定不介入的理由,將會強烈左右美中關係的後果。

如果美國決定不協助防衛台灣,乃是起因於認為台灣不合理地挑釁北京,或是起因於其他美台關係的破裂,則中國的行動雖然被視為是不受歡迎的,但卻是可以諒解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並且不會造成美中關係的基本改變。這將是極少情況當中的一個,而隨後的美中關係主要是看一些與如何解決台灣地位無關的因素而定。

但是如果中國的行動被視為是利用美國弱點的窗口,或是利用美國全神貫注在其他事務上,或者是美國決定不介入的原因是因為美國國內有高度的爭議,則美中關係將是極為負面。像美國這樣的國家,由於自己缺乏選項而被迫靠邊站,白白看著中國併吞台灣,可能會刺激美國奮力解除該項行動,或至少會重建美國在亞洲的安全地位,以確保北京永遠無法再度期待從美國的弱點中獲取投機性的利益。華府與北京之間的冷戰,諸如前面「美國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的描述,可能就是從此類事件中可以期待的最佳結果。同樣的情形,如果美國不介入的決定,激起隨後有關「誰失去台灣」的責難,猶如1949年中國共產黨獲勝之後產生「誰失去中國」的爭議一樣,可能激起的後座力所造成美中關係的惡化程度,將不輸給先前在「儘管美國介入,動武後統一」當中所描述的情況。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問題未決

當美國沒有介入,而中國企圖征服或強迫台灣未能得逞時,美中關係的影響可能會變化多端。任何認真打算對台灣動武的中國政權一旦失敗,尤其是無法將失敗歸責於外力干涉的情況下,是不大可能長久倖存,但是我們也很難預測取而代之的政權究竟屬於何種類型。後繼的政權可能會跟前任者一樣,主要的差別只是涉及特定個人的領導者而已,而其中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可能將中國推向民主,另一種甚至可能是更具民族主義的色彩、更強烈承諾不惜以任何代價收復台灣。因此,使用武力企圖奪取台灣失敗之後,如果取而代之的勢力基本上是個新型的中國政權,則對美中關係可能會造成相當深遠的影響,但是雙方關係的前景將是高度的不可預測。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台灣獨立

這種可能性甚至比「美國介入,動武後台灣獨立」更大,在中國攻擊台灣的情節(scenario)當中,儘管美國不介入,中國卻被擊敗,並隨後正式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此外,衝突後的北京政府不必然是同一個政府,或者甚至是和發動戰爭的失敗者同類,但必須是徹底的務實者。這個政府很能夠和國際體系的其他現實達成協議,並把焦點集中在提升中國的戰略和實質利益上,以取代過去造成垮台的認知錯誤。尤其是如果這是一個被新人取代的政權,華府將比較不會責難對台灣的攻擊,而尾隨在軍事衝突之後的美中關係,也很可能獲得改善。

 

第三章:觀察的意見

圖表3.1和圖表3.2列出上面討論的各種情況,以及後來對美中關係的基本含意。圖表3.1列出不動武的情況,圖表3.2列出涉及中國動武的軌道類型。如同所看到的內容,雖然台灣地位的解決有十種狀況,但是對於美中關係只有五種明顯不同的結果:

 

  • 持續目前的情況,維持堅強的經濟關係和若干外交合作,但也有可能走向戰爭。
  • 由於台灣自願和中國大陸統一(最可能的情況是中國發展成民主政體),因此在所有的領域中有實質合作的關係。
  • 美中關係保持互相警戒的關係,但卻維持堅強的經濟關係,在此情況之下,戰爭的機率很小。
  • 在敵對的關係之下,美國和中國斷絕彼此的經濟關係,並在台灣海峽進行軍事對抗。
  • 在真正的冷戰關係之下,不僅是美國和中國斷絕彼此的經濟關係,並在台灣海峽進行軍事對抗,美國也對它在亞洲和歐洲的盟邦施加壓力,要求他們加入美國的陣營,並終止與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合作。

 

本章回到起初提出探討的問題:在解決台灣問題之後,美中關係將會如何發展?檢視台灣地位問題實際解決的七種狀況,可以很清楚了解美中關係的發展,絕大部分要看如何解決台灣問題而定。如同圖表3.1所示,不出意料之外,幾乎所有和平解決的情況都暗示,隨後的美中關係都是合作與和平。其中一部份的原因是美中之間激發衝突的最可能因素已經排除,而且台灣地位的和平解決,同時也暗示著中國政府足夠務實和多元,願意接受低於「台灣附屬於中國」的條件,或是至少台灣人民對於這種主從關係不再感到威脅。

如果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牽連美中關係的變數會更多,大部分要看解決方案的特定本質而定。如果結局是以武力統一台灣,隨後的美中關係最可能是敵對的冷戰。在另一方面,如果企圖動武以追求統一,反而導致北京接受正式的台灣獨立,隨後的美中關係幾乎可以確定是合作與和平。此外,這不僅是因為美中之間爆發軍事衝突的最大可能性已經排除,而且也因為中國政府足夠務實和彈性,正式承認台灣獨立(這完全不同於發動戰爭的那個政府),幾乎可以確定這個政府也要追求與美國的良好關係。

圖表3.1 台海兩岸關係不動武的軌道類型

軌道類型

對美中關係的意含

維持現狀

堅強的經濟關係

若干外交合作

戰爭的可能性繼續存在

和平統一

戰爭機率很小

堅強的經濟關係

堅強的外交合作

和平獨立

戰爭機率很小

堅強的經濟關係

若干外交合作

妥協解決

戰爭機率很小

堅強的經濟關係

若干外交合作

 

總結本論文所分析的幾個主要結論,可以了解在解決台灣地位問題之後的美中關係,從兩個成熟民主國家的親密關係到冷戰型式的對抗之間,當中任何程度的關係都有可能。不出意料之外,如果台灣地位獲得和平解決,無論解決方案的特定本質為何,美中之間幾乎可以確定是合作關係。可能性顯然較小的情況是,如果企圖動武解決台灣地位問題,結局卻是正式的台灣獨立,隨後的美中之間也很可能是合作關係,因為只有徹底務實的中國政權才願意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然而如果結局是以武力強迫台灣統一,美國和中國很可能會發現他們正處於敵對的冷戰當中。

圖表3. 2 台海兩岸關係動武的軌道類型

軌道類型

對美中關係的意含

 

美國介入,動武後未決

在台灣海峽軍事僵持

經濟關係中斷

極少的外交合作

美國介入,動武後統一 敵對的冷戰

美國企圖孤立中國

 

美國介入,動武後獨立

後續戰爭的機率很小

堅強的經濟關係

若干外交合作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未決 美中關係的結果不可預測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統一 美中關係的結果不可預測
 

美國不介入,動武後獨立

戰爭的機率很小

堅強的經濟關係

若干外交合作

 

認識台灣問題如何解決,以及認識隨後美中關係的本質主要是如何取決於中國政府的走向,比起觀察台灣問題的解決將如何戲劇性地影響隨後美中關係的本質,也許可以得到更多的基本原則。一個務實、自信的中國政府不但更有能力與台灣達成某些和平的和解方案,也更有可能對美國懷有友善的關係。在另一方面,一個缺乏彈性、高舉民族主義的中國政府,不但比較缺乏解決台灣問題的能力,也很可能對美國懷有敵對關係。

另外最重的是,超過25年的時間,美國的政策在於追求確保台灣地位的和平解決。這裡的分析家建議,和平無疑是正確的政策,因為和平解決台灣地位的結果,幾乎完全符合美國的正面價值。但是這裡的分析家也指出,武力統一的結果幾乎可以斷定是負面的。因此,當中國的軍事力量和信心都在增強之際,美國維持嚇阻能力,並在必要之時擊敗北京以武力達成統一的企圖,是很重要的事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