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向國際宣揚制憲

台灣日報記者林朝億。
台灣制憲運動7月1日正式誓師,對於如何處理陳總統在府內召開之憲改委員會之不同作法,台獨聯盟主席、國策顧問黃昭堂接受專訪時指出,雖然陳總統修憲的路線一定行不通,不過,就像李鴻禧承諾要參加憲改委員會一樣,如果陳總統邀請他參加,他也會參加;因為,代表民間的制憲運動者要掌握任何的機會,把人民的聲音反映出來。 制憲運動已經開跑

黃昭堂以讓人民知道制憲運動「已經開跑了」,來形容日前的誓師大會。他說,往後的活動分成三個面向:第一、要在國內舉行各種中小型的座談會與研討會宣傳制憲的重要性;第二、要派有象徵意義的人到歐美日本等關心台灣的國家說明台灣制憲的必要性;第三、則是邀請國際知名學者來台灣說明,人民有權利制訂屬於自己的新憲法,以增加大家的自信心。

對於台灣制憲所面臨的國際壓力,旅居日本多年的黃昭堂說,他有信心說服。當他們知道,中華民國憲法居然還包括中國及外蒙古時,他們一定會嚇一跳;而對日本國民的宣傳,也可以透過「日本的憲法是美國制訂的,而台灣的憲法也是中國制訂的」,所以台灣需要一部新憲法的說法,讓日本人民瞭解這個必要性。至於派誰去國際宣傳,他認為,如果有需要,且李登輝願意,屆時也不排除請出李前總統到國際社會宣傳。也就是,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相對於前三年轟轟烈烈的正名運動,黃昭堂說,制憲運動的困難度來的高。因為,正名運動的訴求-「使用台灣」的名稱,人民易懂、也容易接受;但是,長期以來國民黨並未實施憲政,所以台灣人民對於憲法並不瞭解,對於制憲的必要性當然瞭解就不高了。

他說,不過,光「正名」是不夠的,憲法不改,「正名」就不可能成央C以今年台灣加入聯合國為例,這次還是以「中華民國參與聯合國案」方式申請;因為現在的政府認為,現在的國名還是叫做「中華民國」,所以不得不使用「中華民國」;但是大家知道,只要用「中華民國」名稱,就不可能加入聯合國。 中華民國憲法應廢除

對於陳總統要在既有的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進行憲改,黃昭堂認為,這是行不通的;即使只是一個簡單的「公投入憲」,困難度也非常的高。而從一個制憲運動者的角度來看,光是變更「中華民國憲法」的國名,還是不夠的,一定要把中華民國憲法廢掉才行。 雖然陳總統的作法行不通,但是,黃昭堂說,「我們還是諒解;因為陳總統想要當全民總統;而我們來自民間,所說的話代表人民,還是要把人民的聲音反映出來」。

但是一個制憲運動者,是否該與體制內的憲改委員會保持距離,以避免反而增加了中華民國憲法的正當性?黃昭堂說,這要看情形。如果是1990年李登輝時代召開的「國是會議」,他若受邀,也不會參加;但是,如果是現在的憲改委員會,他就會像李鴻禧教授一樣參與。畢竟,有機會在參與總統府的修憲過程時,達到從內部改變的可能。

雖然不樂觀「公投入憲」,但是,他還是看好制憲運動四年內有機會成央C黃昭堂說,這群制憲運動者,最樂觀的人就是李前總統與姚嘉文院長兩人了。他說,在年底立委選舉後,泛綠必然會過半,而過半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修改公投法,即使修改過後的公投法還是沒有賦予制憲的權利,但是,釵h限制政府舉辦公投的規定取消掉了後,人民自然就可透過國民主權的原理,推動公投制憲,並決定台灣的前途。屆時,說不定可以辦一場徵詢人民是否制憲的公民投票。

制憲成永鶬銢O人民

雖然認為陳總統透過「公投制憲」贏得總統大選,不過,黃昭堂還是批評,民進黨對於制憲運動不夠熱心,反而是台聯比較投入。不過,沒關係,因為制憲運動能否成左疑鶬銦A不是在政客,而是在人民;如果制憲運動獲得了人民的認同,選票就會投過來,政客也會看情勢靠過來;如果制憲運動的聲勢沒有撐起來,那麼也沒有用。

黃昭堂認為,隨著中國2008年北京奧運,民族主義興起,2010年上海舉辦世界博覽會,經濟影響力大增;不論是在政治上或是經濟上,中國對外的姿勢都會越來越高。而到底國際社會還會多支持台灣,也是個問題。所以,他認為,趁著國際社會還關心台灣的戰略地位、中國的影響力沒有最大時,這四年應是推動台灣制憲運動的最佳時機。

制憲不一定撕裂族群

黃昭堂說,制憲運動不是鷹派、也不是死硬派;他們追求的是台灣的生存;所以,在推動過程中,一定要想辦法取得政黨與各個族群的合作。他不認為制憲一定會撕裂族群,必須要讓反對的人知道,為了台灣的生存,我們一定要制訂新憲法;而只要如李登輝前總統說的,有75%的台灣人民支持,那麼制憲運動就會成奶F。屆時,就算過程中還是有人反對制憲,他認為,在台灣國成立後,這些反對者住在台灣,當然也是台灣國的國民,不應受到排斥。 至於如何處理制憲運動中最困難的國名議題,黃昭堂則提出切割的現實作法。他說,可以分成

兩階段,或是兩張公投票。第一階段讓人民決定憲法的內容;如通過後,再來進行第二階段國名的公投。當然,也可以分成兩張選票,一起投票;一張投憲法內容,一張投國家的國名。

本文原載台灣日報2004年7月5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