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亞太安全的關鍵所在

李明峻
台灣安保協會副秘書長
台灣地處世界最大海洋和地球最大陸塊之間,亦為亞太花彩列島之軸心位置,加以美、日、中、韓和東協等主要國家環伺周邊,自古以來即居亞太戰略樞紐的地位。因此,台灣定位問題是攸關整個亞洲的戰略形勢。

 一、台灣戰略地位問題

一名中國海軍高層大言不慚地聲稱:「將來中國將擁有多艘航空母艦,屆時美國控制夏威夷以東,中國主宰夏威夷以西和印度洋。美國不會將手伸到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我們也不必向東太平洋發展。我們這邊有什麼事會告知美國,也希望美方如果發生什麼事也向中國通報。」。在這位中國海軍高層充滿自信的發言中,未來中國的勢力範圍除西太平洋之外,連自己完全沒有海岸線的印度洋也包括在內。目前由於中國海軍的快速成長,顯現前述發言逐漸帶有現實性。特別是如果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美國的勢力必將退至夏威夷,而日本的生命線亦將落入中國的掌控。

中國的軍事戰略是藉平時結合調整兵力部署、超越傳統活動區域等策略、做法,期待『經由例外、造成慣例、形成常態』,以麻痺對手警覺、模糊雙方現有互動模式、迫使國際默認並接受相對局勢變化。基此,中國不斷進行強壓式海洋擴張行動,表面上其戰略意圖並不明確、不透明,但屢屢成為周邊國家最大的擔憂。

事實上,中國有相當明確的目標,即建設「海洋強國」的長期戰略。這是以中國海軍上將劉華清於1985年策劃的「近海防禦戰略」為基礎,到2000年為止致力於提高中國沿海的防禦能力;到2010年確立「九州-琉球-台灣-菲律賓-婆羅洲」第一島鏈內側的制海權;在2030年擁有複數的傳統航空母艦戰鬥群,確立「小笠原群島-關島-塞班島-天寧島(Tinian,屬馬里亞納群島)-巴布亞幾內亞」第二島鏈內側的制海權;2040年擁有超過一艘以上的核動力航空母艦,削弱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制海權,成為與美國對等的海上霸權。

事實上,胡錦濤在2009年向中國海軍高層強調「遠海防衛」的必要性曾表示:「提高近海綜合作戰能力的同時,逐步向遠海防衛型轉變,提高遠海機動作戰能力,提高維護國家領海和海洋權益,以保護國家日益發展的海洋產業、海上運輸和能源戰略通道的安全。」。中國具體的海軍現代化計劃是:在2015年達成距離中國本土1500公里的海域-約與第一島鏈外緣線重疊,以陸上航空兵力確保空中優勢,配合水上艦艇部署40艘以上搭載飛彈的潛艇,以期能在1500公里線阻止美國艦載機的接近。

更讓美國太平洋部隊緊張的是,中國現在開發有「航空母艦殺手」之稱的陸基型反艦艇彈道飛彈(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 ASBM)。整體而言,中國正在發展「反接近/區域封鎖能力(anti-access/area denial capability, A2/AD)」,一旦中國可以充分行使這種能力時,東亞和西太平洋的權力平衡將發生巨大的變化,將使美國從本土展開的美軍戰略投射能力明顯受到制約。如果現在再發生如1996年爆發的台海危機時,美國對於中國挑釁式的試射飛彈演習,歐巴馬政府可能無法像15年前般毫不猶豫地將航空母艦機動特遣部隊派到這個海域。如果中國的「反接近/區域封鎖能力」突破第一島鏈,藉由航空母艦等的投入而擴展到第二島鏈時,則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將完全被納入中國區域封鎖的範圍。對美國及其盟國而言,此點正是最壞的發展狀況。

面對前述情況,日美主張台灣維持現狀,對中國採取勸阻戰略(dissuasion strategy)並非「圍堵」或「敵對」戰略,但也必需提升日美對中國軍事抑止力量為後盾。由於中國崛起,近十年來積極充實遠洋海軍力量。中國由一個大陸國家逐步成為太平洋到東南亞延至印度洋的海權國家。中國此一目標是否會達成的關鍵在於有無拿下台灣。因此,2005年3月中國立法制定「反分裂國家法」明文主張可以「採取非和平方式」對付台灣。針對中國的主張,日美同盟由雙方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舉行所謂「二加二會議」,於2005年2月發表日美共同戰略目標,向中國提出「有關台灣海峽的問題,敦促中國應該要經由對話,「和平的方式解決」,不容中國以非和式手段攻取台灣。

同時,對於中國的這種動向,日本和台灣如果不能確保對這種「反接近/區域封鎖能力」的抵消力量、抑制能力,則第二島鏈內側海域也將成為中國的內海。因此,中國的戰略目標絕不只是在第二島鏈外側與美國海軍競爭,而必然還要確保中國海軍在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間廣大海域的制海.制空權。因此,美軍持續加強亞太地區軍事力量,而日本防衛性軍事力量也逐步提升,就是要維持日美同盟為亞洲安全和平的公共財,確保台灣不致遭中國以武力加以奪取,但情勢已越來越嚴峻。

 二、台灣面臨的挑戰

然而,台灣如果在政治、經濟甚至社會都逐步靠向中國,則日美同盟對此也束手無策。馬總統2008年雖在選前主張「台灣的前途必須由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來決定」,但選後卻提出「外交休兵」,上任後又提出「九二共識」,最近在2012選後提出「一國兩區」,令各國擔心此點是否表示馬總統已逐步走上「終極統一」。

特別是「一國兩區」這麼重要的政策,馬英九總統選前不敢說,選後才大談一國兩區,顯示他也知道這種說法無法獲得台灣人民認同。雖然現在馬英九不斷強調一國兩區是「中華民國」下的一國兩區,但事實上因馬政府根本不敢在中國面前提中華民國,因此該做法已引起美日等國疑慮,擔心馬政府想要改變台灣現狀。

特別是馬政府曾在聯合號事件發生後喊出「對日不惜一戰」,讓日本對馬政府打問號。但對於馬政府雖不斷製造麻煩,台日仍能維持穩定關係,主因是台日關係在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就已奠定基礎,尤其經過三一一東日本地震事件後,日本更是樂意對台灣維持友好關係,可惜馬政府不願重視並加以把握。日本逐漸對馬總統失去信賴關係,開始擔心馬總統是否已開始「改變現狀」傾向中國,如果是這樣發展,則日本可能需要調整亞洲安全和平的區域戰略。

雖然台灣具有發展成為一個強大國家的潛力,然而目前台灣所面對的整體戰略環境並不是很好。外在的環境方面,台灣一方面不受到主要民主國家的外交承認,形成台與重要國家正式交往時的困難。在民進黨執政時代,台灣為了讓更多國家能夠正視台灣獨立存在的事實,全力發展與民主國家之間的國會外交與政黨外交,並獲得正面成果,但目前台灣無法期待獲得美國更多的支持。

同時,台灣在外在環境面對的更大挑戰則來自中國,崛起的中國經濟對台灣具有磁吸效應,使得台灣向中國的投資與雙向貿易快速增加,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越趨密不可分。然而,中國的經濟發展也有本身的風險與不確定性,使得台灣也連帶受到這些風險的挑戰。崛起的中國政治與軍事,則使得台灣在軍事與外交都承受更多的壓力。目前中國在對台的軍力部署已經超過台灣可以獨力應付的程度,而在外交上中國也對台採取「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份」的法理統一作為對台進行全面包圍。

內在環境方面,由於對台灣對國家認同的歧異,造成過度的自我消耗,抵消人民努力的可能成果,也使得台灣的潛力受到制約。尤其是在如何處理與中國的政治與經濟關係上,因為意識形態或利益的不同考量,使得國內陷入長期的情緒辯論之中。更有甚者,執政的中國國民黨與中國進行連結,造成中國對台統戰的優勢,不但台灣的內政處於紛擾之中,連對台灣最重要的國防也無法獲得足夠預算。

因此,考量台灣所處的內外在環境與本身的優勢,我們的長期戰略目標選擇其實相當明顯,就是要不斷以多元文化島國面向國際的優勢,以新的策略來強化台灣本身與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以國際的力量來抵消中國對台灣的圖謀,而非面向中國、依附中國,進而受到中國的宰制。尤其是在國際關係方面,與台灣有法律關係保障的美國,以及與台灣有地緣關係並極為親近的日本,就是台灣在戰略上無可替代的盟友。

 三、台灣人民的選擇

如前所述,馬政府推動這種傾向中國的政策,在幾年之間表面上或許台灣可以避免中國的戰爭衝突,但是台灣所處的內外在環境只會更加不利。可以預期得到的,台灣經濟已經會因為ECFA的簽訂而與中國牢牢綁在一起,台灣的國際參與會因為中國允許或同意的模式運用在世界衛生大會、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或東協自由貿易區,「台灣為中國一部份」的一中原則獲得落實,使得國際上已經沒有支持台灣的著力點。

此外,台灣與中國之間也將進行終止敵對狀態與和平協議進行討論協商,對統一前的政治架構作出安排,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實質獨立存在狀態會由兩岸即將統一所取代。在文化方面,也會在馬政府承認中國學歷的政策下,強化雙方的文化交流,中國單極的文化將強勢掠奪台灣的多元文化,台灣與中國的文化將因兩岸標準化的做法而拉近距離甚至接軌。更嚴重的,是馬政府透過立法與司法的方式,對於不同意見者施以各種控制措施,使得台灣不同的聲音已經難以表達,而中國則透過資金的輸入掌控台灣經濟與輿論的生殺大權。

總而言之,馬政府的扈從中國政策不符合台灣的國家利益。在馬英九政府的政策下,台灣的民主自由戰略優勢將逐漸失去,台灣內部的分化與對立持續擴大,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戰略地位價值降低,使得台灣與中國談判的籌碼愈來愈少。台灣政府應該在台灣共識的基礎上,從冷戰時期的扈從美國政策及當前的扈從中國政策,調整成平衡美中的戰略方向,應對中國崛起與國際格局變遷的挑戰。

在未來幾年之內,台灣最大的危機就是在政治、經濟、外交、文化各層面所形成的「一個中國具體化」,因此台灣人民有必要在這過程中阻止這種情況繼續惡化,並且在未來尋求台灣的整體改造,因此台灣人民就必須認清情勢,並作出必要的選擇。換言之,台灣在各層面應依照「面向國際、親近美日、平衡中國」的基本原則,扭轉目前馬政府「親中國、遠美日」政策所造成的嚴重後果,才能讓台灣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島國。

這個選擇是要讓台灣在度回到國際的軌道上,改造台灣成為一個屬於世界的強大島國的必要方法,而非如目前的政策使得台灣成為依附中國而存在。在這些重大戰略改造之下,台灣並應進一步進行政治、經濟、文化各層面的改造,務期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體制,確保多元發展的文明,永續發展的經濟與政治體制,讓台灣這個美麗的島國成為一個國際的巨人,而不僅是中國的附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