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友人──宮崎繁樹

日本明治大學法學部教授宮崎繁樹先生在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教授安排之下,來訪台灣。宮崎先生是一位人格高潔的士大夫,是代表現代日本人的良心。他又甘願以實際行動幫忙需要他扶持的台灣人,是一位台灣人真正的朋友。

1974年,阿美族人被改日本名字中村輝夫(漢名李光輝)的蘇尼勇一等兵,不知道戰爭早在二十四年前結束,在莫洛太島堅守崗位。那時,宮崎先生心中萌發出被迫參與大東亞戰爭,同嘗苦難的台灣士兵,是否和日本人同樣得到補償的疑慮。在明治大學授課的王育德教授,正結集在日本的台灣人為同胞爭取補償。宮崎先生知悉後,一起組成「台灣人原日本兵補償問題的思考會。」

宮崎先生主動組織自由人權協會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訴訟。到國會陳情,走上街頭,向媒體宣傳的各種活動都可看到他挺直的身影。他要求日本政府對死者發放撫恤金,對傷殘者給付慰問金,並發還儲存於日本軍事郵局的存款。

他向日本政府陳訴:對日本人戰死傷者,戰後國家用《援護法》、《恩給法》實行補償。唯獨台灣原日本兵在貧病中苦等日本的補償救濟。他們年齡老邁,現在再次拖延補償時機,日本將永遠失去對台灣人的信義,因此企盼即時制定補償法。

這是代表原日本兵提出訴訟的原告鄧盛,未得分文補償,空留滿腔義憤過世後,宮崎先生發表的文章。

鄧盛在1943年7月,被派往南太平洋拉巴烏爾,於戰地受傷。切斷右手上腕,左眼失明。戰後,他在殘傷斷截的右手腕,用粗繩緊緊綁住鋤頭,左手緊握鋤柄耕田維持生活。宮崎先生陪伴鄧盛,向日本政府討取公義。雖然鄧盛在世時未領到補償,但至少在孤獨、殘傷、窮困中掙扎的時候,有扶持他、給他希望的日本友人。

1985年8月26日,東京高等裁判所裁判長柳川俊一在判決書中呼籲,立法、行政兩廳應該趕快挽回四十年來日本對台灣人原日本兵的不平等待遇,以恢復日本的國際信用。

整整十年,以王育德、宮崎繁樹兩位為「磨仔心」,為原日本兵討回公道的活動,終於讓日本政府編出六千億日圓的預算,給付戰傷、傷亡、重病者總共三萬人,每人兩百萬圓的慰問金。從印發傳單開始,拜訪國會議員、遊行示威、募款到編印「思考會」刊物,歷經了辛苦。兩位「磨仔心」於事成後從未請功或要求獎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