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際環境

張國興

/日本久留米大學法學部教授

 

2001年,我曾以「人民自決權」的觀念來探討台灣建國的問題(《台灣建國與國際承認》,收錄於台灣歷史學會編:『國家認同論文集』,2001年,稻鄉出版社)。到目前為止,台灣只是一個「事實上」的主權國家,並非「法理上」的獨立國家,只有經由台灣人民行使「人民自決權」,完成法理上的建國程序,才能確立台灣的國際地位,並進而爭取國際承認。

近幾年來,我通常以台灣與日本、中美等國的關係為題,參與久留米大學的「公開講座」,聽眾大都是一般市民。現在先從東亞地區的戰後政經概況談起。

一、東亞地區的戰後政經概況

自1945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1954年12月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80年元旦終止效力)為止,美國先後與東亞及紐澳等盟國締結兩國之間的共同防禦條約,由美國主導形成亞太地區集體安保網路。其國際背景,當然是朝鮮戰爭(1950年6月至53年7月)。雙邊條約的簽訂,依序為:1951年8月簽訂「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同年9月簽訂「美澳紐太平洋安保條約」及「美日安保(舊安保)條約」(1952年4月生效),1953年10月簽訂「美韓共同防禦條約」,以及配合「舊金山和約」的生效而在1954年12月簽訂的所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79年1月美中建交,一年後該約失效)。

1951年9月,「舊金山和約」簽訂,於52年4月生效,美國結束對日佔領統治,日本恢復主權,即於52年4月與自認代表中國的蔣政權簽訂「日華和平條約」(1972年9月,中日建交,日方片面宣佈終止本約)。戰後冷戰體制持續半世紀,日本保守勢力在1955年11月結合成立「自民黨」,此一「55年體制」通過選舉「一黨獨大」,直至1993年7月,執政38年,專心營造日本經濟,使日本成為經濟大國。日本於1956年12月加入聯合國,64年4月,更成為素有「富國俱樂部」之稱的OECD會員國,一貫採行親美政策。

為對抗美日,於1949年10月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50年2月與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及相互援助條約」(有效期間為30年,1980年4月失效);60年4月,為核武開發問題而中蘇鬧翻,中國首先於64年10月製造原子彈,67年更開發核彈。1989年蘇聯開始「民主化」,中蘇關係逐漸正常化。

1960年1月,日美簽訂「日美共同合作和安全條約」(即「日美安保條約」,有效期間為10年,持續至今),本約第2條規定日美兩國之間的經濟合作,第6條規定日本提供軍事基地。針對本約,61年7月,北朝鮮與蘇聯及中國分別簽訂友好合作相互援助條約,用以制衡美日韓台。

冷戰期間,美國一貫反對中國共產黨政權代表中國參加聯合國,而硬以逃亡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政權代表中國。1971年10月,蔣政權終於被驅出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不復存在;台灣島內雖有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微弱聲音,但國際社會尚未注意到「台灣代表權問題」。

中國進入聯合國以後,美國為了結束越南戰爭,開始改變中國政策。1972年2月,美國尼克森總統公然訪問中國,刺激日本田中首相搶先於次年9月與中國「邦交正常化」,日本和「中華民國」斷交,雙方的關係降低為民間交流。此後,美國於1979年4月通過變相的國內法即「台灣關係法」,表明「期望台灣的未來將以和平方式解決」(第2條);在此之前(79年元旦),美中「邦交正常化」,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失去美日兩國的外交支持,仍不得不以分期付款方式起用台灣「菁英」,開始牛步型民主化。二蔣去世後,1996年3月,台灣歷史上首次直接民選李登輝總統;2000年,分裂的國民黨選輸民進黨,台灣人民用和平的選票迫使國民黨交出政權,國際社會也肯定台灣的民主力量。

1987年7月,台灣的外來政權被逼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早在1978年12月,中國已決定放棄「鎖國」政策,79年元旦,美中關係正常化以後,台灣島內的統派思鄉心切,國民黨政權仍於87年10月開放台灣住民訪問中國,但禁止投資中國。此時,港資已在廣東大膽投資;89年6月天安門事件發生,美國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台資卻趁機流入中國。後來,不管智者再三呼喚台資不要盲目西進,仍無效果。台灣資金有多少投入中國,誰都不知其詳,據估計,應在2000至3000億美元之間,(自由電子報,2007年11月26日)。其結果,使2002-03年的台灣失業率高達5%以上。

中國於2001年12月加入WTO(世貿組織),台灣也於02年1月加入。此後,世界上主要國家的資金與技術更進一步流入中國,台灣面臨痛苦的抉擇。中國自1971年10月取得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後,在國際社會上,其政治面的影響力,日益增強;台灣則推進民主化和「務實外交」,在技術競爭力方面不斷努力,成為全世界半導體零組件的重要供應基地,但仍然避免不了為「產業空洞化」危機而煩惱。

二、台日美三角貿易變為台中日美四角貿易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國家,也是最大的貿易赤字國家。美國的貿易赤字,由1998年的2298億美元,年年擴大,2000年增為4361億美元,03年為5324億美元,以後每年約增加1000億美元,06年已高達8180億美元。

台美貿易,自1968年起至2002年止,一直是台灣出超,其中以1987年出超160億美元為頂峰,90年代漸減為每年出超60至110億美元不等。90年代以後,台資大量移入中國,前此在美國辛苦打下的寶貴市場,無形中拱手送給中國,而台灣的失業率也隨著由1995年的1.8%上升為96年的2.6%,再由2001年的4.6%升高到02年的5.2%。雖經民進黨政權努力創出就業機會,2006年的失業率仍達3.9%,主張「大膽西進」的政黨和政客,可以說是造成台灣高失業率的罪人。

台美貿易統計,台灣的英文統計年鑑與IMF(國際貨幣基金)的貿易統計,自2003年起出入很大。以2003年為例,台灣的統計為輸往美國259億美元,自美輸入168億美元,貿易收支為台灣出超91億美元,但是據IMF的貿易統計,則為台灣輸往美國266億美元,自美輸入495億美元(可能是台灣在海外收單後,於美國採購,運往中國工廠組裝的結果),貿易收支為台灣入超230億美元,對台灣非常不利!IMF的統計,06年又與台方統計接近。

 

台灣的貿易(2000年~)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總計及對美貿易A為Taiwan Statistical Data Book 對美貿易B為IMF之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

 

台灣的對日、對中貿易(2000年~)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對日貿易及對中貿易A為Taiwan Statistical Data Book 對中貿易B為『中國統計年鑑』

 

台灣的對外貿易,在1990年社會主義體制崩潰以前,主要是台日美之間的三角貿易──台灣善用日本的機器設備及科技,將商品輸往美國等海外各地,1976年以來一直保持出超狀態。但是1992年以後,莫視法令規定的台資衝入工資水準為台灣的10%之中國,台商經由中國工廠,將商品輸往海外市場,形成台中日美四角貿易方式,台灣人的工作機會相對減少,導致失業率迅速升高。

台資大量流入中國的結果,台日貿易也引起變化。1991年,台灣輸往日本92億美元,自日輸入188億美元,台灣入超97億美元;92年,自日進口200億美元以上,台灣入超129億美元,此後台灣自日輸入更多的日本機器設備及零組件,以應中國工廠之需求,無形中在替中國開拓日本市場。通過台日貿易,台灣的入超額,由2003年的203億美元,劇增為04年的299億美元,06年仍高達300億美元(輸日163億美元,自日進口463億美元)。

台中貿易的台方統計與中方統計,出入極大,均未反映實際情況。綜觀台方的統計,自1992年以來,台灣輸往中國的金額,與中方的統計比較,每年少200-300億美元;例如2006年,台方統計為518億美元,中方統計則為871億美元,相差353億美元。05年的台美貿易,據台方統計,台灣自美進口212億美元,但美方統計,卻是台方自美進口461億美元,比台方統計多249億美元──此一部分,可視為台灣企業在美國採購後,直接運往中國市場者,這種貿易構造,對台灣勞工大眾衝擊甚大。

1990年代以後,經貿金融的「全球化」現象,規模加速擴大。就美日與美中貿易而言,美國對外貿易的入超對象,在2000年,日中兩國地位反轉。據美國商業部的統計,2000年的對日貿易赤字為816億美元,而對中赤字為838億美元,此後,每年的對日貿易赤字增減不多,而對中貿易赤字則加速增多,由2002年的1031億美元,增為06年的2326億美元。

 

(資料來源)日本政府、『海外經濟Data』、美國商業部HP 中方統計,06年輸往美國2039億元(美方統計為2878億美元),對美貿易順差1446億美元,約為美方統計的62%;一般認為輸入美國的中國產品中,外資企業約佔4~5成,因此,中方的順差統計,可視為中國企業對美貿易的成果。

 

美中貿易(2000年~) (單位:億美元)
美對中貿易 中對美貿易
輸出 輸入 收支 輸出 輸入 收支
2000 162 1000 -838 522 224 298
2001 192 1023 -831 544 262 282
2002 221 1252 -1031 700 273 427
2003 284 1524 -1240 926 339 587
2004 347 1967 -1620 1240 441 799
2005 419 2435 -2016 1633 490 1143
2006 552 2878 -2326 2039 593 1446

(資料來源)美對中貿易為美商業部 中對美貿易為『中國統計年鑑』

 

根據『中國統計年鑑』的數字,中國的貿易黑字由1996年的122億美元,增為2004年的321億美元,此後,加入WTO的效果顯現,05年突增為1020億美元,06年更增至1775億美元。貿易黑字的增大,促使中國的外匯存底迅猛增多,1996年為1050億美元(比前年增加43%),2001年增為2122億美元,03年為4033億美元,04年為6099億美元,一年增加2000億美元,06年增至1兆663億美元,超越日本,為世界第一,07年9月更增至1兆4336億美元,使中國經濟處於超通膨狀態。

三、台資大量流入中國

1980年代以後,中國演變為貿易大國,大量流入中國的台資、台技實為一大助力。台資流入中國的實際情形,無人知曉;台方與中方雖各有統計,均無法反映事實,因此,有3000億美元的說法。掏空台灣1960億元的「經濟11寇」中,前中興銀行董事長王玉雲,掏空800億元,掏空632億元的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等人均潛逃中國(民視,2007-01-12)。

「債留台灣,錢進中國」的力霸集團創辦人王又曾,據中國媒體報導,早在2001年就以個人名義在江蘇宜興投資華森化纖,總投資金額達4.37億美元(自由電子報,2007年1月9日)。在台灣掏空300億元的王又曾,與四房王金世英(金晶),於07年1月該集團出事時避走中國未遂,被送回美國。王又曾的二房次子王令麟,主導東森集團,07年6月,追查力霸集團金融弊案和東森弊案的檢調懷疑王又曾父子等人,將掏空資金透過人頭公司以假交易匯出境外後,再透過登記在太平洋小國薩摩亞(人口20萬)的境外控股公司(屬於荷蘭外資),分散轉匯美國或中國等地成立公司。薩摩亞是1962年獨立的太平洋「免稅天堂」(Tax Heaven) (自由電子報,2007年6月18日)。

試看2006年版的『中國統計年鑑』,2005年由海外實際投入中國的外資總額為603.2億美元,其中香港179.5億,台灣21.5億美元;港資中,應有一部分為變相台資,至於一向有「免稅天國」之稱的開曼群島19.5億,維京群島90.2億,?摩亞13.5億美元,大部分可視為滯留海外的台資。台資西進中國後,造成如此惡果,怪不得台灣國內勞工情有不甘。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鑑』2006

四、中國軍事力量的威脅

中國在外力相助下,1980年代起經濟快速發展,堅持一黨獨裁的中國共產黨,治國方針捨「文化大國」而取「軍事大國」之路,連自任「世界警察」的美國都對中國的軍事崛起感到威脅,台灣更不用說了。1989年以後;中國的國防支出,約以經濟發展速度之2倍不斷膨脹,對台灣施壓的飛彈約1000枚,每年增加百枚,可以說天天在改變台海現狀,台灣為了維持民主自由,應適度加強自衛力量。

中國政府所公佈的國防支出,並未包含龐大的國防研發事業費用及人民解放軍所經營的企業集團之收入在內。美國國防部認為中國的國防費用為中國政府公佈數目的5倍(台灣『國防報告書』1998年,34頁)或3倍(日本經濟新聞,2002年7月13日),約佔中國GDP的5%。

日本防衛廳在2001年分析指出:中國「為侵攻台灣及阻止美國介入此事,而步步加強軍事力量」(防衛廳『東???戰略概觀』2002,191頁)。美日兩國,一向希望中國提高國防費用的透明度,但是中國反應遲鈍,日本為因應朝鮮半島和台海情勢的變化,乃於2007年1月將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國防部),並進而決定2008年起停止對中國的ODA(政府開發援助)日圓貸款。

其實2007年度的中國國防預算3472.3億元,已首次超過日本07年度的國防預算4.8兆日圓(日本經濟新聞,2007年3月5日)。繼日本於07年9月發射探月衛星,中國也在10月發射「嫦娥1號」,並表示計畫建造航空母艦。為確保中東石油的供應,中國已開始和美日兩國競爭途經台海的「海上防線」(Sea Lane)主導權。 中國的國防支出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鑑』)

五、中國勞工的質變

1945年8月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的義務教育年限由6年延長為9年,為60年代的經濟高速發展打好人力基礎。台灣的義務教育年限於1968年由6年延長為9年,並將職業教育的比率定為7成;此後,大力推展高等教育,加上每年有數萬人到美日等國留學,為90年代的台灣半導體產業舖路。

中國在79年採取對外開放及「一胎化」政策以後,開始關心教育事業。大學升學率由鎖國時代未滿1%的悲慘狀態,改變為98年的6%;99年的大專生共408.5萬人,超過日本的270萬人,尤其是理工科學生佔一大半,更值得注視。進入21世紀後,中國盲目擴充大專院校學生,據『中國統計年鑑』,大學生的人數由2003年的1108萬人,增為04年的1333萬人,05年增至1561萬人,每年增加一成以上,怪不得06年的大專畢業生未就職者高達3成(日本經濟新聞,2007年3月14日)。今後;隨著中國大專學生繼續增多,大專院校畢業生的失業問題,將形成極大壓力;想到中國找工作的台灣青年,希望你(妳)早日夢醒!

中日韓台各國,目前都同樣面臨人口老化問題。而中國人口又有一個特殊問題,即男女性比率失衡問題。在正常狀態下,每出生100個女嬰,平均會出生106個男嬰(此即「性比率」)。1999年的中國性比率為:0歲119.4,1歲118.9,2歲118.8,3歲119.4,4歲121.1,「一胎化」制度與重男輕女思想所產生的結果,或將導致「老婆荒」。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鑑』2006.

六、美國核准專利件數的分析及意義

到目前為止,美國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市場,也是最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國家。因此,在美國申請並經核准的專利件數之多寡,可視為該國技術競爭力的強弱指標。台灣在美國申請核准專利件數的排名,由1977年的23位,80年的21位逐漸提升為85年的16位,90年的11位,95年的第7位,98年為第5位,99年起為第4位,僅次於美日德3國。在這段期間,韓國的排名,由1977年的40位提高到96年的第8位。台灣的專利,主要是半導體方面的改良技術,雖非重要發明,但也算得來不易,值得稱讚(大矢野榮次編著『世界的變化?日本?經濟‧社會』,2003年,五絃舍;收錄論文,張國興著「中國台灣日本」,71-72頁)。

美國核准專利件數

(資料來源)美國商業部專利商標局

綜觀世界上主要國家的技術開發能力,自二次大戰爆發前後以降,其排名依序為美日德,1995年以後這三國每年在美申請核准的專利件數比率,約為10:3:1,即美國為10萬件,日本3.5萬件,德國1萬件。2006年,台灣多達7917件,遙遙領先中國(970件)及印度(506件)。但如前述,中印兩國的科技人才正在快速增加,不久或將趕上台韓,如何進一步提高台灣高科技人才的國際競爭力,並在台灣國內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正是台灣住民的共同課題。

七、台灣應走的路

台灣的統派人士所怨嘆的M型社會,是1980年代資本主義國家採用大幅度降低大資產家累進稅率所造成的不良後果。其實今日的中國,正是舉世最大的超M型社會。美國《富比士》於2007年10月公布亞洲版07年中國40富豪榜,上榜的40人,身價都超過10億美元,其淨資產總額,由06年的380億美元,增為07年的1200億美元,增幅高達215%。榜首為留美的廣東碧桂園房地產集團創始人楊國強之次女,現年26歲的楊惠妍;楊父轉讓給女兒的股價值160億美元以上(中時電子報,2007-10-09)。

另一方面,9億的中國農民,平均年收入只有3600元人民幣(約合台幣1.56萬元),在通膨率高達6.5%的環境中過日子(自由電子報,2007年10月15日);這是一個生病的社會,外資企業何時要考慮轉戰其他市場,無人知道。

愛爾蘭為降低失業率做出極大的努力,值得參考。該國由於經常發生饑饉,近兩百年來移民美國者,比留居國內的410萬人多好幾倍。1987年經濟危機時,失業率曾高達20%,為了吸引外資企業,除降低稅率外,勞資雙方更同意維持較低的基本工資,並加強國民的高科技教育。結果,引進世界聞名的半導體廠商與藥廠1050個公司,為該國創出15萬個工作機會,2000年以後失業率降低到4.4%,個人所得也由1500美元提高到2005年的3.6萬美元(市場價格)(Zaman,2007年4月1日)。

總之,台灣應設法實施能吸引一流外資的經濟金融稅制,同時更進一步加強年輕人的外語及高科技教育,不是向中國傾斜而要向美日德看齊,唯有如此,子孫後代才能得到幸福。

(資料來源)日本政府總務省,『世界統計』矢野恒太記念會,『世界國勢圖會』日本內閣府,『海外經濟???』

聯合國的會員國,由1945年的51國增至2007年的192國,這是行使「人民自決權」的必然結果。台灣人口接近2300萬人,2006年的人均所得為1.6萬美元,以市場價格(ppp)計算則高達3萬美元,全球排行第21名(自由電子報,2007年11月26日),有百分之百的資格加入聯合國。2007年秋天,陳水扁總統正式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向台灣應走的路踏出第一步。在中國的橫霸阻擾下,台灣的入聯非三五年就能實現。但是只要台灣年年提出申請,並有國內的入聯公投活動,相信10年或再長20年後,國際社會必能接受台灣主權獨立、和平建國的嚴肅事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