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風暴的背景

侯榮邦◎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中央委員

新政府之車上路,剛取得駕駛執照,技術還差,街道不熟,總難免容易發生狀況。加上舊政權及其同根黨派之車不遵守交通規則與秩序,處處干擾,使新政權之車更不能暢行無阻。

新政府上路短短九個月,兩國關係(兩岸關係)的路線、總統罷免風波、所謂總統緋聞、核四續建與否等問題,接踵而至衝擊著新政府,而消耗了莫大的精力。正想呼一口氣時,突然出現「台灣論」風暴,近日來鬧到滿城風雨,人心惶惶,雞犬不寧。

「台灣論」一書是日本人知名漫畫家小林善紀以漫畫描寫台灣近現代史的暢銷名著,並被譯為中文出版。

「台灣論」的主要內容可用「揚台抑中」來形容。其訪問人物包括李登輝前總統、陳水扁總統及關心台灣前途的諸位前輩。除了比較日本與國民黨兩外來政權的殖民統治的利弊與得失外,極力推崇李登輝前總統為少數亞洲甚至是世界偉大的國家領袖之一,也對陳水扁總統稱讚有加。

「台灣論」風暴的焦點出在接受訪問的奇美董事長,也是總統府資政許文龍先生談到有關第二次大戰中日本軍的「慰安婦」問題時,他說曾調查幾個慰安婦,她們都否認被強迫的。許文龍先生也說日本當時也重視人權,能成為慰安婦反而是出人頭地等等。

「台灣論」一書的「揚台抑中」,推崇李登輝前總統、稱讚陳水扁總統,大大地觸怒了大中國主義的政客及一手操控的統派媒體,並及時抓住「慰安婦」的問題做把柄,泛政治化地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大肆渲染炒作撻伐。謾罵許文龍先生為「漢奸」、「日本奴」、「賣國奴」……大肆叫囂,措詞無所不用其極。

人格高雅一向熱愛鄉土關心台灣前途的許文龍先生,因礙於情勢的發展,一反過去討厭曝光姿態親自出面舉行記者會澄清其說辭「事隔六十餘年,當時的時空背景與客觀環境以及價值觀等等不能與今日同日而語。慰安婦的遭遇的確令人憐憫。這是因為當時家裡貧窮,父母強迫把她們賣給代理商去充當慰安婦,而不是日本政府強迫的。我說的都是事實,你們調查一下就知道。過去『軍中樂園』的娼婦也有許多同樣被父母強迫去賣淫的,實在很可憐」。可見許文龍先生並無污衊慰安婦之意,而僅止於說出歷史的事實,無可厚非。至此本可息事寧人,豈知統派政客及媒體更狼狙為奸撻伐之聲愈來愈烈。許文龍先生遂公開發表包括公開道歉的五項聲明。

對此「台灣論」作者小林善紀氏發表談話說:「對許文龍先生與蔡焜燦先生意外受到百般的干擾深表歉意。慰安婦『出人頭地』一語非出自許文龍先生,而是日本人的常識認知,『台灣論』現在已獲得日本青年的共識。而這次的反『台灣論』運動等於反日運動,同時要取消近日台灣之行。」

上述的大中國主義的政客及統派媒體羞辱謾罵許文龍與蔡焜燦兩位熱愛台灣的老前輩為媚日、日本奴難免有失中肯與公平,蓋台灣人歷經日本及國民黨兩外來政權殖民統治長達一世紀,兩者的統治相較,一般而論,凡稍具歷史常識者總會感受到口口聲聲稱為台灣同胞的國民黨政權的殖民統治反而較日本的殖民統治來得差。

三月二日內政部入出境審查委員會全體一致決定禁止小林善紀先生入境。為此國策顧問金美齡女士專程返台,在三月四日召開記者會,說明「台灣論」出版的來龍去脈,而對一些有心人斷章取義,泛政治化的借題發揮,以充當為政治鬥爭的工具感到萬分遺憾。小林先生是很著名的漫畫家,其所有的作品已銷售一千七百萬本。他很喜愛台灣,寫「台灣論」的動機也是出於愛台灣的善意。此次政府決定禁止小林先生入境,實為不智之舉,無疑違反聯合國憲章所保障的基本人權,貽笑大方,並損害台灣的國際形象。又其公然焚書及發動拒買「台灣論」一書,也違反民主國家所保障的言論出版的自由自不待言。小林先生獲知被禁止入境的消息後,既憤怒又傷心,並有被背叛之感。除非台灣當局表示歉意,否則也許他不會再來台灣。

金美齡女士也說她所敬佩的許文龍先生受到很大的委屈與誤解。關於「慰安婦」問題他只說一些話,其實作者稍微誇張,翻譯文也有問題以致被一些有心人乘機小題大作,誤導民眾,因此遭到莫大的羞辱。

總之,這次的「台灣論」風暴,實為一些大中國主義的政客及統派媒體,唯恐天下不亂,藉「台灣論」充當政治鬥爭的工具,大肆渲染、炒作,其背後企圖主要有兩點:(一)「揚台抑中」深深剌激到他們的大中國主義思想,乃挺身而出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言人自居,充當打手,煽動反日以分化台日關係。(二)表面上箭頭朝向許文龍先生,實質上的標的卻是企圖打擊李登輝前總統及陳水扁政權,以達到抵制台獨勢力之目的。

中華民國的尊嚴與國格何在?
以金援換取小國的邦交、元首甚至連過境也被刁難,倒是世界普遍知道有一個國家叫「台灣」…

三月七日台灣駐日代表羅福全先生返國述職。這次專程返國無非是因「台灣論」引起風暴而應統派立委的要求,出席立法院外交委員會接受質詢。羅代表除了報告近來日本的政治情勢及台日關係外,特別接受新黨立委馮滬祥、謝啟大等的質詢。正在日前國策顧問金美齡女士公開明言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也不承認「中華民國」,因而遭到在野聯盟的圍剿。

馮滬祥委員滿腹憎恨未消,在質詢中以傲慢的姿態對長期被列為黑名單的名人羅福全代表謂居於國家要職的羅代表效忠國家愛國愛民理所當然,既然如此該會唱我們的「國歌」並要求羅代表當場唱「國歌」(中華民國的國歌)給他聽。羅代表神情無奈地高唱了幾段,然後馮委員還要求羅代表唱「國旗歌」,羅代表唱了一段就唱錯了歌詞,立即被馮委員制止,儼然如同老師在教訓學生。且透過電視媒體鮮明的呈現在民眾的眼前,讓我覺得羅代表遭到莫大的委屈,真是情何以堪。

依照馮滬祥的邏輯會唱「國歌」的國民就是愛國,否則就是不愛國,那麼全國人民除了一小部分未受中國教育的人以外可以說大家都愛國,事實如何呢?何況所謂「愛國」一詞也有問題,難道台灣人心裡所愛的國家是「中華民國」嗎?

國策顧問金美齡女士為了政府禁止「台灣論」作者小林善紀入境,專程返國召開記者會譴責當局的愚舉而捲起了「金美齡旋風」。尤其她公開聲明自己不承認「中華民國」而引起軒然大波,如今仍持續發酵,圍剿與撻伐之聲不絕於耳。

試看現今「中華民國」被拒參與聯合國乃因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被聯合國驅逐,其合法的權利義務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因此「中華民國」已經在地球上消滅了。一向被大中國主義的政客所崇拜的「蔣公」不是也曾說過「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嗎?「中華民國」本來在日本、韓國等大使館擁有的龐大資產完全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就是最具體的明證。如今「中華民國」除了利用金錢以換取中南美洲及非洲等二十幾個小國的邦交外,有那些較具規模的國家承認它呢?

再看待「中華民國」的護照(車輪牌)辦理外國的簽證時,多數國家其手續不勝其煩,緩不濟急,甚至也有被拒於國門的情形。

現在台灣已進入貿易大國之林,台灣的各種製品暢銷世界各國,其商品無不標記Made in Taiwan,所以,反而不知「中華民國」的存在。至你若貿然說自己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則很容易被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而不受歡迎。

據說有不少偷渡日本或不法居留的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人)住日本杜會成群結黨,構成幫派走私,販毒無惡不作,擾亂日本社會的治安甚大。因此日本新宿區歌舞伎街一帶的Pub或Snak也常發現掛有「帶寵物的客人與中國人請勿入店」的牌子,使一些中國人不敢自稱為中國人。

如同大家所知大多數與台灣沒有邦交而有經濟與文化交流的國家都設有代表處,但是不准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例如美國則使用「台北經濟文化協會」,日本則使用「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是否因為台北是「院轄市」所以使用台北名稱,如果是的話,那麼同為「院轄市」的高雄豈不是也應該設立「高雄經濟文化協會」,或「高雄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呢?

再看奧運會也不準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而使用「中華台北」,「中華民國」的元首不能以私人的身分到沒邦交的國家旅遊,連過境也曾被刁難。但是在這次的「台灣論」風暴中許文龍先生與金美齡女士的言行卻被包括統派代表性人物宋楚瑜、馬英九與馮滬祥、謝啟大等統派政客及媒體大肆撻伐,譴責其有辱「中華民國」的尊嚴,有損「中華民國」的國格。其實如同上述,「中華民國」的尊嚴與國格早已喪失殆盡,如今仍毫無建設性地強調「尊嚴」與「國格」,實令人費解。

在這裡筆者要來點破這些封建反動的大中國主義思想的統派政客之心態。即他們長期以統治階級自居殖民台灣,豈料今日民主改革政權輪替,台灣人搖身一變成為統治者,這對他們造成很大的衝擊,心裡失去平衡,不情甘意願地接受台灣人的統治罷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