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須進行文化大革命—─林文欽印象

前衛出版「台灣論」一炮而紅,感慨台灣文化意識、體質薄弱。
林美挪◎自立晚報記者

在政黨輪替執政之後,文化作為政治運動的附傭角色也該告一段落,台灣必須進行。「文化大革命」,深化文化為社會的主流力量,否則台灣雖然直選自己的總統,但體質卻可能變得更糟更壞!《台灣論》一書使得前衛出版社成為全國知名的出版商,但負責人林文欽卻對「文化台灣」的前景感到背觀。

《台灣論》至今以銷售七萬冊,預估可突破十萬冊,並已進入各行銷系統的暢銷書排行榜。對自許為「台灣論述」、「反對論述」大本營,有出版深度但缺乏行銷廣度的前衛出版社而言,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林文欽認為《台灣論》被吵翻天後最大的受益者是前衛出版社和全體的台灣人。研究或討論台灣近代史向來有中國、台灣和日本史觀不同的角度,《台灣論》在大中國意識派人士的「集體操兵演練」下,不論就國家定位、民族認同、政治認同或社會價值觀等議題,都因《台灣論》中的日本史觀,帶動中國史觀的反撲。而大大不足的台灣史觀的聲音到那裡去了?潛藏在銷售量吧!

檯面上抨擊《台灣論》人士有多少人閱讀整本書?林文欽質疑他們只鎖定地203頁罷了。而部份人「燒書」的行徑更是反智、野蠻;不過,一向不擅長促銷手法的林文欽只是配動地回應新聞報導,而為趁機站上第一線好侍炒作一番。這次台灣出版界的特例,對於一九八二年成立,是八○年代以來最具本土特色和台灣精神的專業出版商的前衛出版社,絕對是一個發展的轉折。

台灣解嚴前,若干出版者有很多禁書,全靠地下管道販賣,讀者對民主開放的渴望加上出版神秘感,反而不失生存之道;解嚴後禁書不再,市場大舉開放,尤其是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選舉引發的「台灣熱」,「台灣」成為顯學,前衛出版社這才出縣營運的高峰,擺脫長期赤字的壓力。但最近幾年來每月動輒進三千種的出書量,在閱讀人口無多增加的市場競爭下,前衛出版社則又陷於另一種顯學營運的低潮。直到「台灣論」讓前衛出版社來個大翻身。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畢業的林文欽會成為出版商,源自於當年也曾經是虛無、慘綠的文藝青年,他曾立志成為記者或是作家,於是進入社會的第一個工作是到三民書局編書,他透過關係企業東大圖書公司策劃出版台灣老中青三代作家專輯,吳錦發、彭瑞金等人的第一本作品即是在此出版,三民書局的老闆因此被盯,被恐嚇,出版過程引發的白色恐怖讓他對種種情勢認識得更清潔,於是就跳出來創 業走上出版業一途。

日本圖書銷費量是台灣的六百倍,由小林善紀的第一本言論漫畫《戰爭論》在去年底以賣出六十萬冊,《台灣論》在去年底已賣出四十萬冊可見一斑。林文欽感嘆:「叫台灣人看書,很拚哪!」圖書市場崇拜明星偶像,如同服飾業趕流行,一名作者若是一炮兒紅,往後即使寫的內容是狗屎大家也強著買。他認為一時之間市場生態不易改變,前衛出版社很難因也一炮而紅的《台灣論》就進入市場行銷主流位置。

仍將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林文欽,對台灣人文化體質的薄弱感到悲觀,但對推動「文化大革命」的態度卻是急切,有錢的台灣人可以做什麼文化革命事業呢?林文欽不忘拋出構想給有心人,一是辦報,辦一份具有台灣精神的報紙;一是開書店,開一家擁有十萬冊展書量的大書店。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