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制定台灣憲法,始得確立台灣自由民主主義

宗像隆幸◎亞洲安保論壇幹事‧侯榮邦譯

唯有制定台灣憲法,始得確立台灣自由民主主義
民進黨也應協助制憲運動,才能回復人民的信賴

民進黨從二○○四年底的立委選舉敗選以來,好像忘記初衷,一直繼續在迷失中。二○○○年贏了總統選舉取得政權,但是民進黨在立法院為少數執政黨,所以黨擬定的政策幾乎不能立法落實。二○○四年的總統選舉則以微差獲得勝利,民進黨與其支持者都相信該年年底的立委選舉將會超過半數,但是,意外敗選,似乎使民進黨失去信心。

日本有一句「政治的寸前是闇的」言語。政治世界往往會發生預料外的事情,因此陷入困境的政黨為脫出危機,探索種種策略。此時,堅決與他黨妥協,或是大幅度改變政策應該是政黨政治的常軌。但是政黨的初衷,即基本理念不容許歪曲或放棄。政策屬於政治問題,與基本理念不相矛盾的範圍內可以改變,基本理念屬於哲學問題,所以逸脫基本理念將失去政黨存在的意義。

一九八六年,在專制獨裁政黨的戒嚴令下創立的民主進步黨,其基本綱領揭示將台灣建立為自由,民主國家為基本目標。自由與民主主義是基本理念,而民進黨的基本目的是,為確保國民的自由而建立民主法治國家。這與美國的建國精神完全相同,是自由民主主義國家共同的價值觀。

民主政治是我們統治我們自己本身的政治。即,服從我們直接制定的法律或透過我們選出代表制定的法律,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但是,中華民國憲法是,在中國由中國人為著中國人制定的中國憲法。現在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社會,但那只不過是社會現像而已,民主主義的制度還沒建立。若僅止於社會現象,政權一旦交替,可能引爆民主主義的崩潰。依據台灣人民自己制定自己的憲法,制度上台灣才能成為民主國家。

民進黨創立十七周年的二○○三年九月二十八日,陳水扁總統承諾「二○○六年依公民投票制定台灣憲法」。這是要使台灣在法律上也是自由民主國家,也與民進黨基本理念一致的承諾。但是,該年十二月九日,布希總統與訪美的中國總理溫家寶會談後,說「我們反對欲片面改變現狀的台灣領導者之言行」。十二月二十九日,追隨美國的日本政府也轉達陳水扁總統說「陳水扁總統最近有關實施公民投票與制定新憲法的發言,徒使中台關係緊張而已」。尤其是像美國這種干涉,對陳水扁總統莫大的打擊。又在野黨趁機煽火謂「美國反對陳水扁政權,在這種情形下如果中國武力犯台,美國也不會協防台灣」云云,使陳總統的支持率頓時下降。抱著危機感的廣大群眾自動自發的大型群眾運動挽救了這個危機。二‧二八事件五十七周年紀念日,手護台灣大聯盟(總召集人=李登輝前總統、執行召集人=黃昭堂台獨聯盟主席)發動手牽手守護台灣的人鏈活動。從北端基隆和平島到南端屏東昌隆村約五○○公里,有兩百幾十萬人手牽著手大聲呼喊「台灣YES,中國NO」口號,表明支持「獨派」反對「統派」的強烈意志。其二十日後舉行的總統大選,陳總統以約三萬票,○‧二二八﹪的微差當選連任,不能不說是奇蹟的勝利。

但是,陳總統在就任演講中,重新確認四年前的承諾,即「四不,一沒有(不宣布獨立,不改變國號,兩國論不入憲,不舉行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問題)」。顯然屈就於美國的要求,放棄制定台灣憲法。其實這犯了很大的錯誤,即不應接受美國的要求,相反地應該說服美國才對。顯然的,美國並非理解台灣的情勢才來這個壓力,而是唯恐台灣海峽發生紛爭,不經深思熟慮就輕易接受中國的要求。

歷代的美國政府之中,尤其是布希政權以自由、民主主義擴大到世界各地為重大使命。布希政權若認識為使台灣確立自由、民主主義,進而成為法律上的民主國,制定台灣憲法一事是不可或缺的話,是不可能反對的。這不只是價值觀的問題,基本上也是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中國之所以反對制定台灣憲法是因為一旦制定台灣憲法而廢棄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乃至武力行使,顯然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失去中國大陸的領土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際,中國一貫立場是中華民國滅亡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中華民國的一切權利。一九七一年的聯合國大會通過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案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是在聯合國的中國唯一合法的代表,即時把蔣介石的代表從聯合國及其一切機構驅逐」。該決議案所驅逐的不是「中華民國的代表」,而是「蔣介石的代表」,所以聯合國也承認中華民國已經消滅了。這個決議案同時意味著,「日本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放棄台灣的領有權,但是對其歸屬並無任何規定,所以台灣沒有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沒有具備國際法上承認的領土之中華民國,自不是主權國家」。中國主張「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但是,中國總理周恩來與美國總統尼克森特別助理季辛吉的會談中(一九七一年十日二十一日),周曾經說過這個聯合國的決議「承認台灣的法律上地位未定」。

站在國際社會廣泛地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的立場,號稱中華民國的團體,對中國來說是叛亂團體,所以中國具有鎮壓叛亂的權利。從中國欲行使武力併吞台灣的立場來看,希望台灣繼續遵守中華民國憲法。但是,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的中國之立場,自不能要求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在此,中國只好一方面反對制定台灣憲法,他方面背後授意台灣內部的「統派」呼喊維護中華民國憲法。

制定台灣憲法而廢棄中華民國憲法,則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在法律上屬於國與國的關係,也就是國際關係。在國際關係上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為國際法嚴格禁止的,所以像現在中國對台灣這種橫暴的態度,得以其嚴重違反國際法而加以糾彈,甚至可能被制裁。在這種情形下,要確保台灣的安全比現在容易多了,不僅對美國或日本等諸國的關係有利,對世界和平也能夠做出貢獻。

美國對台灣的安全保障問題,迄今幾乎針對軍事問題而論。但是,美國議會與中國問題專家之間,終於出現更加詳細地研究台灣問題的動向。總之,美國為世界唯一超大國,因關與世界的問題而忽略小國的事情。為使美國對台灣有深切的認識,台灣應該更積極對美國多下功夫。

陳水扁總統似乎忘記了民進黨創黨精神,表明放棄制定台灣憲法,使民進黨最熱心的支持者大失所望。今後,台灣制憲運動將由手護台灣大聯盟為中心的民間組識去推動。主權在民,制憲運動由民間組識以國民運動來推展,可說是運動本來應有形態。因為由中華民國政府主導制憲運動,將受制於中華民國憲法。而中華民國憲法適用於台灣,本來就是不法行為。

中華民國憲法於一九四七年實施同時也適用於蔣介石政權占領上的台灣。規定日本放棄台灣的舊金山條約締結於一九五一年,所以當時台灣還屬於日本領土。因此中國憲法適用於台灣,完全違反國際法。日本放棄台灣的領有權,但是台灣不因而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一九五二年,日華和平條約締結之際,外交部長葉公超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回答說,台灣當然是我國的領土,隨後又改口說「因為國際上艱難的狀況,導致不歸屬於我國」,這明示中華民國政府也承認「國際法上,台灣不屬於中華民國的領土」。因此中華民國憲法現在還適用於台灣,完全違反國際法。從而,為制定能夠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台灣憲法,不可採取繼承中華民國憲法的形式。

那麼,該如何呢。現在,人民自決的原則在聯合國憲章,殖民地獨立付與宣言,國際人權公約等均被確立為國際法。台灣主權者的台灣人民,當然有權利制定台灣憲法草案,付諸公民投票決定之。

陳水扁總統表明放棄制定台灣憲法,民進黨開始搖擺不定。結果削弱了熱心支持者的氣勢。加上民進黨大意地預料立委選舉能夠獲勝,另一方面,國民黨以為這次選舉若輸掉不可能奪回政權的危機感而戮力以赴,終於使民進黨敗選。結果,民進黨陷入低迷狀態,顯然的,從此開始搖擺不定,有目共睹。接下來,去年十二月的三合一選舉,民進黨又遭慘敗。

但今年陳水扁總統在元旦團拜致詞時說「重視並樂見民間憲改運動的發展,更期許民間版『台灣新憲法』草案在今年二○○六年能夠誕生。如果台灣社會條件能夠成熟,明年二○○七年舉辦新憲公投」。或許陳水扁總統憶起民進黨的創黨精神,重返黨的基本理念。此刻重要的是民進黨的動向,政黨不是中華民國的機構,而是民間團體。民進黨若能夠與手護台灣大聯盟及台灣團結聯盟共同協力,強力推動制憲運動,民進黨將能夠獲得渴望建立台灣為真實的自由民主國家的廣泛人民之支持,相信明、後年接著來臨的立委選舉與總統大選將會獲得勝利。

註:欲知道更詳細者,請參閱小冊『全民制憲』與『瀕臨危急存亡的台灣-美國應改變對台政策』。備有漢文版(上)(下)、日文版(上)、(下)與英文版(I)、(II)、(III),歡迎向下記索取。又,『全民制憲』全文刊登於二○○四年九月二十一日的『自由時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