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的五大邏輯謬誤、四大錯誤認知、三大用心惡毒

施正鋒◎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

「日本首席經營學者」、「中華民國政府顧問」大前研一,日前出版《中華聯邦》,預測中國與台灣會在2005年統一。大前的看法大致是這樣的:台灣經濟再野走不下去了,而中國則有「無限商機」,因此,台灣若要「敗部復活」,除了要加速中國三通,更應該把握彼此的經濟交流蜜月期,不如接受中國的「一國兩制」條件,趕緊跟中國作政治結合,台灣人至少可以去中國當領班、工頭。我們以為,大前雖然大膽假設,卻犯了五項邏輯謬誤 (fallacy)四種的錯誤認知(misperception)、以及三重惡毒用心(evil)。

謬誤一,是他對於「聯邦」的用法既含混又歧義,乍看之下好像是國協、細看之下又好像是邦聯,如果我們看他要我們想像而舉的例子,就有歐盟、美國、以及英國。從他所用的英文來看,如果是United Stated of ChungHwa,那就是「中華合眾國」,大概就是指美國式的聯邦;如果是Commonwealth of ChungHwa,那就是「中華國協」,類式的鬆散結合有大英國協、或是獨立國協。究竟是他對於漢字的用法迥異、還是對政治用詞駕馭不夠熟稔、或是他隨便說說罷了?他說中華聯邦是合眾國的形式,卻又說只是形式上的聯盟,台灣不會成為中國的一部份,說三道四;他認為「一國兩制」是「兩個國家」,說是「保持現狀」,一副若無其事,所謂「和平統一」,就是要中國不費一兵一卒,在不知不覺中吃掉台灣。

謬誤二,是他對於現行政治個體的認識,只有想當然爾的程度,譬如說,他一面說大英國協/邦聯是聯邦制,另一方面又稱之為貿易聯盟。事實上,聯邦 (federation) 是國家內部相對於單一體制 (unitary system) 的一種垂直政治安排,聯邦政府與組成諸邦有權力上的內外分工;邦聯 (confederation) 則是國家之間的特殊結合,上面並沒有超位階的安排;而國協 (commonwealth) 只能算是感情的結合,沒有任何約束力。三者不可張冠李戴(見圖一)。我們關心的是在不同程度的結合深化下,如何捍衛台灣的主權,而不在計較用China(中國)、還是ChungHwa(中華)。

謬誤三,是他把形式上的聯邦制度與實質的地方分權混為一談,譬如英國是單一體制,近年面對蘇格蘭獨立的呼聲,不得不將權力下放 (devolution);相對地,過去的蘇聯雖然標榜是聯邦體制,卻實行最嚴厲的中央集權。因此,即使中國願意走向地方分權、即使各地積極招商,然而,卻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要走向聯邦體制,因為發號司令的還是北京,不會是上海、或是廣州。此外,他對於中國內部少數民族自治區的了解,也是望文生義。台灣拒絕與中國結合,並不在於中國內部的權力分配,而是想要有自己的國家;果真中國將會解裂,台商屆時倉皇逃跑、血本無歸、欲哭無淚,還能找誰負責?

謬誤四,他到底是在講政治結合(中華聯邦)、經濟統合(中華經濟圈)、還是文化認同(漢人、華人)?三個面向雖有相關,卻不必然等同(見圖二)。他說,「中國的經濟體制類似美國的聯邦體制」,就是明顯的把經濟體制偷渡到政治體制,也就是要夾帶「一國兩制」。同時,他又犯了新功能主義者最常見的過度推廣謬誤,也就是期待經濟整合會擴及 (spill-over) 到政治結合。歐盟的經驗告訴我們,儘管東擴東歐反映出廣化的走向,成員國未必對於深化有所共識,特別是政治面向,雖然有人希望它變成聯邦國家,有人期待它只要維持某種獨特的 (sui generis) 歐盟體制,也就是介於國協與邦聯之間,當然,也有人主張它就是一種國與國之間的論壇、也就是國際組織。

謬誤五,他建議我們不要談「是否要與中國統一」,因為會造成內部分裂,不如談「如何與中國統一」,這在邏輯上真是本末倒置、大錯特錯,把手段放在目標的前面。就是因為內部對於國家大事的看法有分歧,我們更應該先透過公開對話、辯論,再來尋求可能達成的妥協、以及共識之道。如果百姓根本不想與中國統一,就沒有必要再去浪費時間精力去探討統一的方式,更何況中國是大黑洞,我們豈有商量要如何自殺比較划算的道理?

誤認一,是他認為台灣與中國的糾葛只在於自尊,也就是延續國共鬥爭,因此相信台灣人很想跟中國統一,也就將中國與台灣的關係比喻為夫妻吵架,勸我們如果要婚姻成功,必須「記得過去、原諒過去」。問題是,結婚的最大前提是彼此之間有愛情、兩情相悅而結合;是的,台灣人對中國沒有恨意,中國人卻對台灣充滿著敵意。對於台灣人來說,一天到晚文攻武嚇的中國,即使不是冤仇人,至少也是歹厝邊,地球之大,上天並未斷咱台灣人之出路,又何必沒志氣、投懷送抱?

誤認二,他質疑,既然中國允許台灣保持自主,為何不結合為一?問題是,台灣的自主不須中國允許,台灣也沒有非要與中國結合的道理。他認為中國允許台灣人選自己的特首,就好像是寬大為懷的中國在向台灣作美人求婚,女孩子婚後可以與父母同住、不用冠夫姓,站在經濟利益的角度,頂多是自尊受損。竟然把中國人的惡霸娶親、覬覦財產,當作是台灣人的投懷送抱,此時的大前研一,儼然已經淪為魔鬼化身的淫媒。

誤認三,如果真如他所言,「民族國家已經走到了盡頭」,那麼,為何國際上運作的基本政治單位依然是國家呢?他說,大英國協下的加拿大、澳洲是獨立國家,沒有甚麼不好,卻要台灣不要去計較自己是不是國家,只要接受Taiwan-kei(台灣形式、台灣社群)就好,名稱並不重要。我們再回頭看大前早先出版的《民族國家的終結》,對於台灣人要追求自己的國家,已經表示相當不以為然,譏諷我們不如去併購太平洋中的小國好了。他一再主張台灣就接受「區域國家」、「地域國家」的身分,他說那不是省、也不是區,而是「自治體」;如果香港也是區域國家,還不是裹著糖衣的「一國兩制」!

誤認四,他把歷史存在的族群等同於當前擁有國家,因此,蒙古、新疆、西藏被算是三個家,明明與事實不符,甚至於是替中國的霸權脫罪。再者,他眼中的中國只有沿海六個經濟區域,完全沒有考量到內部發展不均、以及分配的問題。不過,他自己也承認,中國的鄉下地方就像殖民地一樣,他如何保證,有朝一日,台灣的資金被搾光了,不會被當作另一個用完的保險套丟到垃圾桶,就好像當前的百業凋零的海南島?

惡毒一,他居然說前總統李登輝比較傾向於統一,只是目前先專注於台灣的經濟、文化發展。

惡毒二,他除了把台商當作都是所謂的「外省人」(他的用詞是「當年從大陸來的人」),又惡意挑撥「本省人」只同意「外省人」暫住、反對其久居。

惡毒三,他認為海峽兩岸的緊張是美國造成的,特別是敵視中國的軍售說客,因此鼓勵台灣變成中國的第八軍區,用來和美國對抗。

大前研一看到東莞的台商企業,倒是說出真話,他們「心裡是台灣、政治上是中國」。他說得相當美好,「發現一覺起來,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國界消失」。我們擔心的是,在諸如大前之流的推波助瀾之下,台灣人誤信「政經分離」而失去了警戒之心,一夜之間,不用中國人民解放軍登陸,因為萬一台灣表面上還有政治的獨立,實質上卻失去了經濟自主,經濟命脈受制於人而被迫自我繳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