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駐日代表羅福全 安全利益 台日關係共同基礎

唐詩◎台灣日報記者

回國參加亞太區域會報的駐日代表羅福全昨天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日本輿論正敦促政府改變對中國態度與政策以及日本正考慮與美國強化伙伴關係的新發展;他也強調,台灣與日本的關係應建立在﹁安全利益的共同基礎上﹂。就李前總統訪日而言,羅福全則認為﹁中共對李前總統有意訪日過度介意的表現,是一件很不幸的事,而陳總統要訪日可能性並不大,但與日本首相森喜朗兩人彼此的溝通,他認為是﹁條條大路通羅馬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當前對日工作方針與未來登展為何?

答:去年我到任後日本即舉行大選,政局發生很大的變化,選舉中新的一代出現,戰後日本的意識形態政黨,如日本共產黨、社會黨慢慢消失,逐步走向兩大政黨之路,並進入新舊交替時代,未來我將儘量安排一些新的議員來台訪問,以了解台灣。其次,日本對中共在態度上、作法上正慢慢改變。比方說,日本給中國每年三仟億日元的援助,中國不但不領情,而且還把其中五分之二拿去給其他回家用。另一個例子是,去年七月中國調查船在日本海域附近巡迴,逕自進入領海卻未通知也引發日本國民不滿,因此近來輿論也在敦促政府,認應改變對中國的政策。

再者,日本政府過去認為,亞洲的安全問題交給美國去操心,日本應專注發展經濟,並協助中國的經濟改革開放,但日本慢慢感覺到中國發展起來以後,在軍事勢力增加,對區域安全構成潛在威脅,因此在小布希兢選時一方面把日本當作伙伴,一方面把中日定位在戰略上競爭對象的關係,日方也正在重新深思這樣的變化。

我認為新的環境下,台灣和日本的關係應建立在安全利益的共同基礎上,並以此提昇交往的層次。當然這並不是我方一面倒的想法日方也在如此思考,就議員與兩岸來往而言,交往上並不會過份單純化。

問:日本有無可能扮演兩岸的「第三者」,新政府在日進行「二軌」與北京對話的可能性?這方面會不會有所進展?

答:日本人智庫人士與兩岸雙邊都有來往,但也許還未能擔任「第二軌道」角色,沒有成熟到這個程度,除了日本學者怕被貼上「親中」、「親台」標籤外,最大的關鍵還市在北京,除非北京方面能找到具有代表官方性質的適當人選,並且有這樣的意願,否則現在談這些還太壟統,但這是一個可以思考、努力的方向。

問:李李登輝前總統今年訪日與陳總統任內訪日,可能性的評估?

答:有關李前總統這件事,現在我要「百分之百」我才敢說,百分之九十九的話都不敢講,因為我是代表官方。不過我要一再強調的是,李總統訪日並不會造成任何政治上實質意義,只是一種象徵的意義,因此中國對此事過度介意,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我不願在此促成此事的過程中發言,以免徒增新的困擾,像去年十一月中嶺雄校長有關的發言,結果是製造一個目標讓中共「打靶」,因此定位在私人訪問的性質的話,它不應該在日本造成軒然大波,也不致影響日本與北京的關係,只是中共看待此事太過情緒性。另一方面,日本也認為李前總統並不需要事先取得北京的諒解,日本人認為:私人的訪問為何須經國家間交涉?

但陳總統訪日意義不一樣,要順利成行也比較困難,因為陳總統是現任國家元首;1月5日我在公開場合和森喜朗首相碰面時,除了與森首相寒喧外,也替總統向首相問好。我相信阿扁總統和森首相之間可能從「心」交往,「心可以通心」就好,雙方聯繫管道,依我看是「條條大路通羅馬」。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