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出現一堆台灣史專家?

李筱峰◎台灣歷史學會理事、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雖然台灣社會普遍缺乏歷史感,可是最近幾天台灣社會忽然充滿著史學氣息。託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台灣企業家許文龍先生等人的福,一些平日對台灣歷史沒有興趣的政客,現在儼然成為台灣史專家了。一小撮不曾生長在日據時代的台灣、也沒有研究過台灣史的政客.如馮滬祥、李慶華、謝啟大(族繁不及備載),出來咄咄逼人指責日據時代有親身經歷的許文龍、蔡焜燦對於慰安婦的認識是錯的,他們說許文龍「以偏概全」。誠然許文龍先生當年有可能只看到一部份,但是請問他們這批毫無親身經歷的人,他們又看到哪一部份呢?我問過許多有日據時代經驗的老一輩,他們同樣給我「以偏概全」的結論,都和許文龍先生一樣。我終於確定,「以偏概全」總比「以空概全」要妥當一些。有人說,許文龍固然經歷日據時代,可是已經在電視上出面的那兩三位阿嬤,就是慰安婦本身.還不夠親身經歷嗎?這是一個很好的史學方法的練習題。有過口述歷史採訪經驗的史學工作者都會知道,當事人基於種種心理因素或顧忌,往往會封事實的陳述加以修飾或隱諱,「當局者」的口述要輔以「旁觀者」的見證相參照,比較周延。這種攸關顏面的事情,他們會津津樂道說是出於樂意自願的嗎?阿嬤們在電視上不是也說她們是被騙的嗎?誘騙和強迫,雖然都一樣可惡,但性質仍不完全相同,歷史必須求真。

可憐的是,在這群儼然以台灣史專家身分出現的政客當中,夾雜著幾位天真爛漫的女權運動者,她們誠然還是為了慰安婦的人權而出面,動機無庸置疑。但是她們思考所及,除了慰安婦的問題之外,還是慰安婦的問題,她們搞不清楚這是一場藉女權問題提升為民族主義的意識型態所進行的政治鬥爭。這次的鬥爭,只是新政府成立以來,三K黨配合媒體一連串死纏瞎鬥的其中的一環而已。這些天真的女權運動者,搞不清楚這群政客並不是真的在關心女權,否則在「軍中紅粉慰眾士,樂園春色皆佳人」的國民黨「軍中樂園」的門聯背後,有多少不快樂的女人,曾經被簽有年限的賣身契綑綁著,馮滬祥者流何曾感到痛心而出面吶喊過?在馮滬祥等人的心中,日木人不該做的罪行,中國人做了就沒有關係。因此,原本為了關心慰安婦,結果卻讓阿嬤成為政爭的工具,這才是對阿嬤的二度傷害。

政客們再配合著幾位原住民朋友出面叫嚷,又發展出另一個史實的爭議,他們抨擊小林在《台灣論》中扭曲原住民的抗日行動、美化「高砂義勇隊」。這個爭論,正如同摸著象尾的人,和摸著象鼻的人,在爭論大象應該是什麼樣子一樣。歷史研究最怕用二分法看問題,以霧社事件而言,霧社地區的原住民難道全都是激昂慷慨的抗日英雄嗎?要知道霧社地區沒有參加抗日的其他部落gaya,被日木人組成所謂的「味方蕃」奇襲隊,用來對付莫那魯道的抗日原住民,打起自己人來還真賣命。霧社事件平息後,參加反抗的六社原住民剩下不到一半的人口(約五百人)被加以突擊,又造成兩百多人被害。這種被外來統治者利用來打擊自己族群的原住民(所謂方蕃),可以說是清代台灣「義民」的山地版。再以「高砂義勇隊」來說,小林固然有過度美化之嫌,但也沒有偏離事實太遠。「高砂義勇隊」當中,效忠日本天皇、認同日本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如若不然,那就太小看「皇民化」教育的效力了。試想,國民黨在台灣實施的黨化教育,造就了不少藐視自己本土語言文化、心向大中國的子民,日本的皇民化教育,怎麼可能下會造就心向日本的皇民?國家神學的教育,本質都是一樣的。更何況經過精挑細選的「高砂義勇隊」,日本當局會去挑選像莫那魯道這樣的抗日人物來組織「高砂義勇隊」嗎?日本右派的心林善紀,對日本統治台灣的歷史予以美化,固然引起馮滬祥、李慶華這群蔣家政權的殘餘勢力的不滿,可是在我們台灣人看來,馮滬祥、李慶華所效忠擁護的蔣家政權所吹噓的「萬民擁戴,四海歸心」的政治神話,也同樣令人相當厭惡!謝啟大對於小林在書中描繪原住民感激日本人而大感不滿,其實謝皆大的火氣不需這麼大,該感謝日本人的應該是你們,因為如果沒有日木人在台灣的近代化基礎建設,這群過去蔣家政權的依附族群,在逃避共產黨的追趕時,還會有地方逃嗎?

現在他們不需要逃避中國共產黨的追趕了,他們現在與過去發誓要消滅的「共匪」聯合起來,急著要消滅台灣獨立自主的力量。這也是這幫人那麼痛恨小林的《台灣論》的原因。他們絕封不是真的要關心慰安婦與原住民的尊嚴,他們所不能忍受的是《台灣論》對台灣的國家主體的肯定與支持。

雖然小林的《台灣論》在處理日據時代這段歷史,有他身為日本右派份子的偏執,然而這本書的最大意義在於他對台灣民主化、經濟發展與主體地位的肯定與支持。他甚至藉由台灣的民主發展成果與台灣人民的努力,來質問日本人,指出日本近代以來的奮鬥精神已經不見了,卻讓台灣人在發揮。他質問日本政府,對於台灣這樣的民主國家竟然如此不尊重,卻只會向北京中國政權低頭。

如此對台灣友善的人物,日前竟然被內政部警政署禁止來台,簡直不知好歹。這種類似宋楚瑜在擔任新聞局長時驅趕外國記者禁止採訪的措施,只有在像蔣家戒嚴統治時代,或中共專制政權之下才會發生,沒想到竟然在阿扁新政府時代死灰復燃。這樣支持台灣的人,被台灣禁止入境,相反的,那個經常用飛彈威脅台灣的國家的人,卻經常被歡迎來台灣耀武揚威。警政署外事組張琪禁止小林來台的理由竟然說是「當事人所發表言論主張,已經對我國家尊嚴與主權宣示有影響」,完全顛倒黑白,呼籲要尊重台灣國家地位的言論,卻被解釋成有損我國家尊嚴,這種邏輯可以成立的話,我很懷疑,哪一天中國要武力犯台時,美國日本若要協防台灣,台灣是不是要和美日宣戰?

當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警政署外事組、入出境審查委員會那批舊勢力人物故意給新政府難堪的絕招。政黨輪替以來,舊官僚給新政府難堪的例子屢見不鮮,這是其中一例。如果能因此進一步影響台日之間的民間交流,那是台灣統派份子和他們在北京的同路人所更期期樂見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