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江前主席鵬堅兄

典型在夙昔,風骨留人間
悼念江前主席鵬堅兄
黃爾璇◎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副主席

最近我們才知道,江主席再度入院,豈料突聞噩耗,不勝哀悼。他方值壯盛之年,於台灣國家發展正需他這樣的領導精英之際,上蒼竟然讓他遽然而逝,真是眾神不仁,令人愴然唏噓。

我與江主席共事,記憶最深刻的是共同推動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成立,秘密組黨突破黨禁、護衛建黨初期民進黨艱困的黨務,以及卸下黨務後推動獨派溝通整合的工作。翻開昔日札記和照片,江主席堅毅、宏達而豪邁的談笑身影,猶歷歷如生。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立委增補選,高雄事件後辯護律師和家屬四位脫穎而出,江律師以戒嚴未解除僅擔任一屆立委為訴求,深獲社會稱讚。翌年他以立委身份即積極尋求建立台灣人權組織。一九八三年六月底,我被國民黨青工會會同教育部與警總迫害失去東吳大學教職,深感島內台灣人有仿效在美台灣人組成北美台灣人權會、台灣人教授會之必要。江律師於八四年九月初邀我深談其事,九月底舉行台灣人權促進會籌備會,十一月二十一日發表章程,而於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正式成立台灣人權促進會。江律師一再表示不希望台權會被視為他的「山頭」,所以堅持由非政治人物和學者主導其事,但當時尚處於敏感時刻,大家仍然公推他擔任首屆會長,而副會長、秘書長則分別由劉福增教授和林永豐醫師擔任。台權會成立後,發行專刊,辦理各種人權救援工作和研討會,對爭取台灣人權貢獻很大,創會和肇建初基的江律師功不可沒。

一九八六年六月,台灣島內祕密組黨活動經數次無影而終之後,終於結成超然於公政會之外的十人組黨祕密小組,其成員立委有江鵬堅、張俊雄、費希平,監委有尤清,省市議員有謝長廷、游錫?,國代有周清玉、政治犯有陳菊、學者有傅正和黃爾璇,沒有明定召集人。九月中擴大參與成員,完成黨名及黨章、黨綱初稿,而於九二八在圓山以黨外後援會推薦大會為掩護,宣布成立民主進步黨。其後成立十八人建黨工作小組,分組進行建黨工作,以費希平為召集人,江律師擔任組織組召集人,我則擔任執行長兼政策組召集人。因此得以與江律師同心協力從籌建台權會進而為建黨的高難度工作。同年十一月十日,民進黨在環亞飯店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完成中央黨部建制,江律師被推選為首任主席。民進黨於九二八突破組黨禁令,繼而於十一月十日再攻略一城,克服國民黨「可以籌備,但不准成立」的威脅。自此以後,江主席擔任任期僅能一年的首任黨魁,在危疑震撼中發揮對內調和鼎鼐、對外堅毅不拔的長才。原先擔心被派系掣肘的顧慮,也因為他不偏不倚的領導風格而獲讚許。

建黨未足彌月的十一月三十日,因許信良欲闖關歸鄉而發生桃園機場事件。於前一天下午江主席為此先趕赴中壢視察,三十日江主席因顧慮建黨未久,如迎機群眾失控,不但會遭受鎮暴部隊之害,民進黨且有被藉口鎮壓摧毀之虞,乃果斷親自率領全體幹部分頭進入機場和群眾之中,我們少數人即陪同他先到中壢許國泰服務處,然後驅車並步行到現場。當時交流道和機場道路已擠滿群眾,部份被軍警鐵絲網阻隔,官方不斷以消防水龍強壓和催淚瓦斯驅散群眾,直昇機低空盤旋撒下威脅傳單,江主席和我們一些人都與群眾共患難,民進黨的幹部從主席以下,都承受瓦斯和灑水的侵襲,他持著麥克風,揮去混合水珠的散髮,指揮若定。這個鏡頭不但使我們懷念首任主席,也應可讓後起的同志,體會建黨之艱辛,知所珍惜。最後,我們幾位被容許進入機場大廈,我們以電話與在日本陪伴許信良的友人連絡,獲悉成田機場未准許許先生登機,江主席乃決定宣佈和解散群眾的時機,終於結束一幕相當緊張但又有些荒謬的政治劇。也因為有此危機的體會,才使我淡然卸除不接任秘書長的堅持。嗣後一年,在江主席領導下,逐步完成中央建制,節節建立地方黨部,並推動一波一波面對國民黨政府的群眾抗爭運動,漸漸壯大民進黨聲勢,使之屹立於不敗之地,從此奠定黨的始基。

民進黨進入第二屆,我續任秘書長職位,江主席則退為顧問襄助姚主席,我們仍然合作無間,過從密切。迄至第三屆,我們都退出民進黨決策核心,江主席因感獨派理念有日漸淡化之勢,乃一方面出面組成台灣國際關係基金會,一方面主辦獨派溝通會(後改稱為建國研討會),分別在各地舉行會議,甚至遠赴馬尼拉和東京與尚無法返台的海外獨派人士舉行懇談會。該會辦公廳設在江主席律師事務所,第一屆由江主席主持,其後則分由姚主席等人分擔,到最後一次則再歸由江主席擔任。他因感民進黨獨派派系分殊化已日漸明顯,乃宣告停止辦理。在此期間,我因時間關係未能同意就任類似執行長的專職,但以義工身份全力協助其獨派溝通整合的工作。

江主席是一位極具開創性的領袖,不但具有豐富的法政經驗,而且有開闊的包容力和親和力,沒有不願屈居人下的的習性,於膺任領導者時,則博徵輿情,衡平斷事,其為一般成員,也能推心置腹,與他人合作共事,從其爽然答應許信良主席為秘書長、毫不矯情地與黨內後進競爭區域立委雖敗選而悠然自得,可以見到。他嗣後被延攬為監察委員,毫不遲疑地揭發舊體制時代諸多迫害人民的冤曲案件,表現超然公正之御史之風,甚至為他黨高層人士所折服。方今民進黨初次執政,正期盼其展佈長才,有所貢獻之際,竟然遽然長逝。撫今思昔,追懷他過去的勞績,給我們留下無限的感念與哀思。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