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一位不尋常的出家人

施並錫◎國內知名畫家 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古今多少奇男子,難得護國寺裡明觀師。難得他十幾歲就剃度出家。難得他留了一臉大鬍鬚,難得他頭頂上有三個戒疤,與眾不同。難得他當了和尚,卻天下事、台灣事,事事關心,並且身體力行。難得他從事建國運動,關懷眾生人權。難怪認識明觀師父的人,都用「明觀」兩字的台語諧音,稱之為「民權」師父。

明觀師父不僅是民權師父,更是人權鬥士,他頂上三個戒疤,應當是誓願「斷惡修善,渡一切眾生」,並誓願「護國衛社稷」。巧合的是這位堅持台灣自主優先的出家人,住錫在台北市臨濟護國寺,然而吾人盡知明觀師一生矢志所護者,應是台灣國。

人世的明觀師父誠然是特殊奇異的僧人,當年郝強人擔任院長的緊張時代,天天喊抓民主電台。明觀師父卻無有恐懼地提供帳戶名李明觀予某台灣電台之台呼使用。許多人也知道收入有限的他,卻縮衣節食,竭其所能地捐助慈善組織,甚至是台教會或建國黨等等。這正是師父實踐「斷惡修善,渡眾生,救台灣」的具體行動。他不擅長篇大論,內斂緘默。縱然他有些想法讓不少平庸世人當成離經叛道。他終究是位能讓自己保有返回性靈根源能力的人。明觀師十分率真,永遠忠實於自己的理念。順著自然的稟賦,發揮了上蒼所賜給的能力,是「利物而不爭」之不泥古法的僧人。

佛家說「法輪常轉東西轉,佛法逢源左右通」。明觀師不遠離世間,且積極關心世間人事物。所懷者是對眾生萬物之大愛以及台灣的未來。師父認真求學,博覽群籍,他以知導行,且知且行。其抱負和誠摯,信念與勇氣,給人強烈的「千年暗室,一燈即明」的啟發。

然而就在八月中旬,明觀師父就因肺炎併發症而捨報辭世了。這使得眾多走向台灣路的仁人志士們無限哀傷與懷念。我們難用高僧大德稱呼只有五十三個歲月的明觀師,在咱e社會,那不尋常的平凡生命之存亡,是不太被重規的,我等不忍見及如此愛著、護著吾土吾民的不尋常出家志士,在辭世後,旋即被世人忘得一乾二淨,故我懷悲抒文以誌悼明觀師父;並準備以虔敬的用筆用色畫成師父法相,冀祈法相長留人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