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江鵬堅先生

黃昭堂◎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

美麗島高雄事件的公開大審,在消息封鎖的時代使台灣人大開眼界,看到一群的「政治犯」心裡在想甚麼,想把台灣帶到甚麼地方去。美麗島高雄事件的英雄榜排在台灣人的眼前,大審的公開是一個突破。又在那黑暗時代竟然有一群律師敢站出來,仗義為這群「政治犯」辯護,這是另一群的英雄榜。我認識江鵬堅律師的存在是透過這次的大審。

1987年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為了與在台灣內部推行民主運動的人士建立半公開的連絡,成立了「台灣建國委員會」,江鵬堅、姚嘉文、鄭南榕、顏錦福……等重量級人物是主要被邀請的對象。我與江鵬堅律師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種場合。江律師為人率直、豪爽,我們非常投契。又我們都是嗜好杯中物的同好,當然借此更能互相交陪暢談。記得有一次在美國東部的馬里蘭大學開會時,晚上他要我跟他溜出去,到陳安和的公司。他看到排在商品架的玩偶,雙手抱起好幾個,哈哈大笑說「沒收,帶回去給孩子」,好像一個頑皮的小孩。

我因為是被KMT禁止回台灣的老台獨,要見台灣的朋友們,只得靠他們來找我。他跟洪貴參、李勝雄律師……等人,常常到日本來,我們透過來往交談之間增加友情。1992年在日的台獨聯盟盟員大舉回台,這也是靠他們這群律師的安排。在此之後,他很少到日本了。我問他,甚麼時候到日本,他回答說:「到日本幹甚麼。你們都不在日本了」,輕輕的一句話,使我深感他的友情真摯。

在台灣我們也常聚在一起。但是自他就任監察委員以後,要約他喝一杯,就變成非常困難的事了。據側面的了解,他是為要創立監察委員的風格,故極端地減少與外界「風塵」人物的來往。後來他得了大病,更少在外露面了。2000年2月29日台獨聯盟在國賓大飯店開了「台灣青年四十周年、台獨聯盟三十周年慶祝會」,那時他由於病況愈差,已經瘦得很,竟然拋頭露面來慶祝,使我們感激不已。

他就任監察委員,按照我的了解是要協助林義雄家族慘殺案的調查。但是到了他的逝世,還未能水落石出,這可能是他的一大憾事。

江鵬堅先生在台灣民主化的路程建立了偉大的成果,台灣史已經記上他的英名了。但是,做為他的朋友,失去他的寂寞感,是難以拂拭的。安息罷,江律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