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臺灣國民主義」 為一切政策之最高指導原則

立法委員

總統是國家元首,由台澎金馬人民直接選出之後,事實上一個新國 家已在台澎金馬領土上誕生。

新國家需要新的國民意識為基礎。在臺灣最需要培養的意識,便是 臺灣國民意識。現在臺灣在大中國情結氾濫下,如果要給國民培養臺灣 國民意識,則非全國一致推動「台灣國民主義」不可。

行政院長連戰在立法院被詢及是否知道宋楚瑜省長所說「新台灣人 主義」一詞的意思時提到,只知道李登輝總統曾談過「新台灣人意識」 ,也就是大家要有生命共同體的意識,不分彼此,為國家建設一個現代 化的未來。

筆者為何主張推動「臺灣國民主義」呢?

第一、對「新台灣人主義 」和「新台灣人意識」,雖同意其定義的一部份,但仍覺有些不妥,所 以必須以「臺灣國民主義」觀念取代。

第二、在總統直選後,既然已產 生新的國家形象,就必須趕快提出「臺灣國民主義」。

第三、在中共導 彈的威脅之下,臺灣國內在政治態度、政治意識上產生一些困擾,主因 即在於全體國民沒有清楚的「臺灣國民意識」,因而影響愛國心。

第四 、在公共政策尤其是國防、外交和教育文化方面,如無正確的「臺灣國 民主義」培養「臺灣國民意識」,任由教科書仍沿用舊的中國地理和歷 史,灌輸錯誤的國家認同觀念,則對新國家的形成、國防線的確定、外 交的施展,是很大的阻礙。

宋楚瑜省長在省政會議中說:「所謂新台灣人主義,是政治追求民 主自由、經濟追求開放發展,不分族群,和衷共濟一起為臺灣這塊土地 打拼的精神;因為目前在臺灣這塊土地生活的民眾,除了原住民外,是 四百年來帶著希望陸續來台,大家白手起家,在長期因地緣關係、人脈 互動以及胼手胝足發展出來的感情,這種「新台灣人主義」也將帶動臺 灣未來經濟與政治的發展」。

其實,宋楚瑜對「新台灣人主義」或李總統「新台灣人意識」的概 念,都在強調不分族群一起為台灣這塊土地奮鬥的精神。就此內涵言, 是可接受的。惟很遺憾地,其特別強調「新」字,無異區分「新台灣人 主義」和「舊台灣人主義」,有對台灣人本質貶損之嫌,亦即故意忽略 過去被殖民主、外來政權奴役和倒行逆施激發抵抗的台灣人精神。「新 台灣人主義」和「新台灣人意識」,是以人的立場來談,我們知道,在 「人」之上有一層不同的概念為「人民」,另一層為「國民」,在概念 上完全不同,我們社會特別缺少正確的「國民」概念。再者,我們不要 分新或舊,假如提倡「新台灣人」的名稱,則對「舊台灣人」要如何界 定?是否今是而昨非呢?尤其是宋楚瑜在高唱「新台灣人主義」調子的 同時,仍不忘自陳是絕對的「中國民族主義」者。這樣只圖以「新台灣 人」的模糊概念抹煞台灣人固有精神的心態,對於確立「台灣國民主義 」並無助益,甚至必然會導致無法善用「台灣國民主義」於政府公共政 策施為之中。

連戰談到中華民國直選總統之後譬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其 實這句話只是體制內改革,並沒有國家形成的意義。「邦」是古代的邦 ,像現在的「國」一樣,也有一定的統治空間、一定的人民,最重要是 有無「命運共同體」的性質。現在台澎金馬經過半個世紀,已形成一個 新國家的形貌。但是現在因為國內受到長期「大中國」情結的影響太大 ,很多人分不清中華民國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當用「中 國」名稱來涵蓋時,大家就更變得糊里糊塗了。

長期以來國民黨政府不重視和不認定台、澎、金、馬,經由半世紀 已逐漸形成「國民國家」 (Nation-State) 之實際狀況,甚至故意迴避 近三十年來,在政治科學上的名詞,即「國家興建」(Nation- Building)。 這方面臺灣近半世紀以來幾乎快成功了,只是阻礙在國民 黨手中。迄至現在,仍看不出國民黨有將台澎金馬建設成為一個獨立而 新的國家之誠意。

台灣國民主義是由台灣人民獨特的歷史和現代民主思想兩種因素融 合而成的。它是一種思想、也是一種信仰和力量。近代獨立國家國民的 形成和發展,並不一定是以相同的種族,相同的文化語言等作為基礎, 而是根據強烈而深厚的共同命運的意識。台灣國民主義須從過去殖民性 去了解反省,要求主體性,所以須愛惜這塊共同生息的土地,有正確的 內外分際觀念,中國是中國,臺灣是臺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人民 共和國,台、澎、金、馬是台、澎、金、馬,這內外的分際要分清楚, 對內要求有權選擇其政府的形態,由民意決定政策,對外排除大中國情 結和外國的掣肘,要求主權獨立的國格。真正的台灣國民意識,就不應 該隸屬於中國國民意識之中,這樣才能構成以台澎金馬為疆域的獨立國 家的國民。

由於國民黨政府主張「一個中國」,據此灌輸其人民認為這個國家 疆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無不同,所以產生嚴重的觀念混淆。雖然中華 民國與其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中國近代革命產生的政權,雖然中華 民國一九一二年成立於中國大陸,但是當時台澎是日本領土,而且這一 國脈已被一九四九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繼承,兩邊分離近 半世紀。對台灣社會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完全無關係的他國,中華 民國則是中國內戰戰敗移來的外來政權,它的正統性,在前一階段是由 中國辛亥革命而得,已被後起的中共革命所消滅。惟在台澎金馬的「遷 佔者政權」實施全面選舉之後,台灣政治權力的建立和改組僅訴諸台灣 民意,而與中國大陸人民無關,靠民主程序建立的政權正當性,已全面 改變了從前的正當性基礎。台灣這個新國家已出發,脫開中國歷史發展 的軌道向前發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無關係,尤其不是中國。

「中國」不是正式國名,所以海峽兩邊都爭相說他代表「中國」。 「中華民族」也不是文化人類學上民族的名稱,所以如果主張「中華民 族主義」,那便是大中華霸權主義。國民黨堅持「一個中國」的主張, 將自己又推回去中國內戰泥淖之中,招致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內政問題侵 犯的藉口,所以永遠無法從不安和威脅中超生。國民黨只能從「一個中 國」的主張暫時得到安撫和含糊的效果,雖能夠拖延一時,卻不能徹底 解決問題。

台澎金馬已形成一個「國民國家」。在人類演進史上,先有民族的 的形成,後有國家的形成,「民族國家」與「國民國家」大致同義,都 是以近代民族的完成和以它為基礎確立統一權力為要件。一般以一個佔 有多數的民族形成國家稱為「民族國家」,這種例子很少。「國民國家 」是基於國民的等質性立場的近代公民國家,一般是指打破絕對主義專 制桎梏的公民階級,以自己為一切,以國民名義主張自己權力的國家。 台澎金馬已充分符合現代國民國家的條件。它有一定規模的人民,明確 的領土範圍,獨立不受外國統治,有政府組織和內在的正當性。不過由 於國民黨長期不正確的觀念灌輸,台澎金馬的國民很多分不清抱持「中 國國民意識」的荒謬性和危險性。

臺灣國民主義的主體是台灣人。台灣人是指由原住民和由先後來到 台灣,生根在台灣,把希望全部放在台灣,生死與共,形成命運共同體 的台灣人所構成。其實,推動臺灣獨立建國歷史最悠久的臺灣獨立建國 聯盟和民進黨建黨時對「台灣人」都作同樣的界定。現在實在用不著再 另創「新台灣人主義」,只要大家誠心誠意自內心喊出「我是台灣人」 ,推動「我是台灣人」的觀念就可以了。

因此,我們自現在開始,應確立「台灣國民主義」,並以此為一切 公共政策的最高指導原則,尤其在國防、外交及文化教育政策上不能不 如此。如果不以「台灣國民主義」出發,我們就無法培養台灣國民意識 ,形成國民共同命運的意識。這樣的國民,就不可能有愛國心,共同抵 禦外國的侵略。

為了台灣未來正確的發展方向和確立一個明確的國家生命線,希望 大家共同來推動「台灣國民主義」運動。( 本文依據作者一九九六年四 月二十三日在立法院總質詢時口頭及書面質詢內容整理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