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立國—台灣社會未來的新動能(「台灣文化」學術研討會開幕致詞)

2013年12月7日

李前總統、各位貴賓、各位學者專家、各位關心台灣文化的朋友,大家好:

首先代表李登輝民主協會感謝各位先進,共同來參加今天「台灣文化」的學術研討會。

李登輝民主協會成立以來,一直以維護台灣主權、提昇民主素養、深化台灣民主發展、推動民間國際交流等四大宗旨,來作為協會成立的主要目的。幾年來,李登輝民主協會舉辦了多次的學術研討會,包括探討中國、全球化、乃至於政治與經濟發展的研究等等,就是希望結合眾人智慧,為台灣這塊土地,找出未來的活路。

特別是今天,我們以台灣文化為主題,分別從過去的台灣歷史建構,到現在的台灣文化,以及未來台灣主體性的文化發展等面向,邀請許多專家學者,進一步探討分析,也期盼在大家的互動交流下,能激發出更多的寶貴意見。

在我個人認為,文化就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價值觀,一種包含著教養、品味、智慧、心靈和創意的結合體。一個地區的居民,長期以來,在思考、信仰、生活方式、藝術創作等等各方面,共同創造認同、表現出來的一種現象。簡單來講,文化就是日常生活中,大家共同的經驗與共同的記憶。有這樣相同的經驗與記憶,才能夠一代傳一代,保存自己的特色,進而形成獨一無二的文化。

好比要了解一個國家的文化,既要觀看它上層的政治結構與政治體制,也要了解國民日常生活所展現的特定活動內容,包括民俗節慶,生活禮儀、藝文活動等等。換句話說,一個國家的文化已經和國民的特質與生活品質,畫上相當程度的等號。因此,什麼樣的文化,造就什麼樣的社會;有什麼樣的人民群眾,就會產生什麼樣的政府。

從人類歷史的演進來看,評價一個國家文明的高低,不在於國民所得、外匯存底、投資報酬率等經濟數據,這些統計數據可能有如過眼雲煙。當這個世代結束了,下個世代的人就忘記了。但是道德、文化、藝術的遺產,則會一代接續一代的流傳下去,影響深遠。

歷史的教訓,使我們了解文化建設的重要性,遠在經濟發展之上。歐洲在西元14至16世紀的文藝復興運動(Renaissance),使原本封建的歐洲社會,轉化成現代文明的公民社會。19世紀的日本京都文藝復興,終結了將近三百年的德川幕府的封建社會,使日本成為現代化強盛的國家。20世紀的法國,1985年法國總統密特朗(Mitterand)推出劃時代的「十大計劃」,讓巴黎成為現代歐洲與世界文化、藝術及思想的中心殿堂。2000年,新加坡政府也提出「文藝復興城報告」( Renaissance  City  Report),宣示政府將積極由上而下、由硬體而軟體,雙管齊下,改造人民心靈、提昇社會整體美感與文化活力,讓新加坡人成為具有創新精神、多元學習以及人文素養的文藝復興人。這些例證都足以說明,厚實的文化建設,才是奠定國家可長可久的重要礎石。

印度聖雄甘地,生在大英帝國的顛峰時期,當時流行的印度兒歌是:「好大個子的英國人,統治小小的印度人,因為他們吃肉多,一長長到七呎高。」因此甘地常常偷吃肉,想變成魁梧的英國人,對印度的東西看不上眼,一心想模仿英國人。後來到英國留學,又到南非當掛牌律師,以為自己攀上了白人上層社會階層。直到有一天,他買了頭等艙的火車票,卻被禁止進入頭等艙,因為那是有色人種的禁區。受辱之後,他才決心要確立印度人的主體性,領導印度人反英國殖民運動。他說當他放棄虛偽的自我,肯定真我的時候,是他人生的分水嶺。這不只是甘地人生的分水嶺,更從此奠定印度人民的信心。

對照殖民時期的印度,台灣的過去,何嘗不是如此?台灣過去的教育,讓台灣人喪失了台灣的主體性。學生從課堂上熟知中國的歷史人物與地理環境,可是提到郭懷一(1652年)是第一個發動叛亂荷蘭人的台灣人;朱一貴(1721年)、蔣渭水、林獻堂等人又是什麼樣的人物,恐怕就少有人知了。即使不少人旅遊過我故鄉的安平古堡、赤崁樓、億載金城、大天后宮,但對它的歷史背景,也只是一知半解。台灣的山川之美,濁水溪、大甲溪、曾文溪的確切位置?玉山又有多高?一定考倒不少人。又如大甲媽祖南下進香共八天七夜,來回長達三百七十二公里,善男信女長途跋涉,抵達嘉義新港奉天宮舉行祝壽大典,是世界三大宗教盛事之一,很是熱鬧,但在課本上竟沒有半字提及。再說,台灣各地土產鳳梨酥、太陽餅、擔仔麵、炒鱔魚;台灣歌仔戲,布袋戲,廟會的宋江陣、車鼓陣、台灣的民謠望春風、雨夜花的時代意義,更是鮮有人知。

教育的學習原則,本來就是由近而遠,由具體而抽象,才是符合邏輯的。也只有如此,才能讓學生真正能體會到教育的目的。過去的教育,使台灣人民普遍熟悉中國的歷史地理文物,卻反而對台灣的史地文化懵懵懂懂,所知有限。慶幸的是,近幾年來的改變,讓台灣的歷史地理、風土人情,逐漸成為正統教育課程的一環。如此一來,在台灣成長的學子,才能認識台灣、關心地方、疼惜鄉土、台灣人的命運共同體意識才會形成。

新加坡李光耀資政說過:「新加坡人有中國人的血統,但重要的是,他們以新加坡的立場思考,關心新加坡的權益,而不是以中國人的立場,為中國人的權益著想。」台灣正如同新加坡,與中國有類似的因緣背景。然而,,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以台灣的立場來思考,關心台灣的權益,這才是以台灣為主體的本土文化的精神所在。

科技經濟可以「富國」、「強國」;然而,文化文明才是「立國」、「興國」的根本。經濟文明可以帶來繁榮、富裕;然而,文化文明帶來的價值、美德和秩序,才是社會發展與和諧共處的藥方。當前的台灣社會:談到政治就是相罵打群架,談到經濟就是悶經濟,讓人睡不著。台灣社會如此紛亂,令人擔憂。我記得當初參觀台北花博藝術創作展覽館,其中有一小小米粒,只能用顯微鏡觀看,裡面刻著令人深省的一段話,『李登輝與江澤民握手言歡。但在藝術的世界,沒有政治的紛紛擾擾。』 的確,在文化的世界裡,使人相互尊重包容,互相欣賞, 甚至可以談情說愛。面對台灣現狀的亂象,也唯有文化,對內才能凝聚台灣共識,對外才能抗拒中國挑戰。

新世紀的台灣,正面臨了一個大轉型(Great Transformation)的時代,不僅是產業的轉型、經濟的發展,或是民主憲政的深化,更重要的,是在於生活,文化及社會層面的質變。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教誨後人:「我到處走動,沒有做別的,只是要求你們不分老少,不要只顧你們的肉體,而是要顧全保護你們的靈魂」,李登輝總統任內亦大力推動「心靈改革」,我之所以提起這些事,無非就是要指出整個台灣社會的精神心靈污染是當前相當嚴重的社會生態問題。只有將經濟發展和政治民主化的經營,轉化為提高生活品質及豐富的生活內涵,進而促進文化、藝術、思想的提升,「台灣文明」才有可能建立,台灣的社會才會是一個高貴、樸實,富而有禮,有文明,有文化的社會,台灣人才是新時代的台灣人,台灣才是真正的現代文明國家。

感謝李前總統特別撥空前來為研討會演講,感謝各位學者專家,百忙當中為本會撰稿;也要謝謝所有的主持人、評論人,更要感謝今天到場參與的朋友。有大家的參與,是李登輝民主協會最大的鼓舞。在未來,針對重大的國家議題,李登輝民主協會,會繼續跟大家共同來關心,作伙來打拼。

再次感謝大家,最後敬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