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妮:台獨其實可以很溫柔

莊豐嘉、鄒麗泳◎台灣日報記者

立委選舉前夕,前總統李登輝女兒李安妮時而激動陳述父親長期被詆毀、時而溫柔訴說前第一家庭十二年來的辛酸及壓力,演講架式不輸政治明星;選戰過後,李安妮接受本報專訪時則坦言,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祖國「台灣」的誕生,李安妮也認為,「台灣獨立,其實可以很溫柔」。

選前最後一夜,李安妮趕到高雄台聯造勢晚會,說到父親本土化換來無情護罵,牽連九族、連母親也不放過,母親曾文惠女士默默承受一切等云云;她說的義憤、感性,聽著、聽著,站在後方的母親竟不禁悲從中來淚灑現場,這一幕,讓很多人動容。隔天連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都說對選情有影響,但已來不及補救了。

李安妮事後說,她當時根本不知道,演講完轉過頭才知道自己竟把母親惹哭了,事後,她還打電話跟母親道歉。她想,從去年三一八事件之後,各種對李登輝一家的侮辱、謾罵,母親大概都累積在心底,只是想不到一下子全爆發出來,生性傳統內斂的母親才會如此真情流露。

不會從政 選後回規生活
回想輔選情景,李安妮發現,當時她看到台聯羅志明等候選人時,無形中有一股力量,很自然地讓她與他們擁抱在一起,同舟共濟、宛如一家人的感覺,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選舉過後回歸正常生活軌道,李安妮笑說,「才不敢呢!」。

李安妮口才便給、思慮縝密,許多人在她身上看到李登輝遺傳給她的政治細胞,但被問及未來是否可能參選?李安妮則斬釘截鐵說,「不會」,她認為參選只是從政過程的一個環節而已,她自己個性並不喜歡政治操作面的東西,寧可悠游於學術界。 擁有英國新堡大學杜會政策博士學位而且專研婦女福利政策的李安妮,對台灣日益升高的族群對峙,也有著別緻的觀察。李安妮說,研究女性主義幫助她打開一扇窗,過去社會常以男人觀點看天下,若從女性角度思考會有不同結果。也由於從多面向的思考擴及社會政治和國家認同,她對以往執政者灌輸的「台獨等於暴力」、「台獨是滔天大罪」等概念,重新進行檢驗才發現,原來全不是這一回事。

反對台獨等於反對自己
她說:既然可以擺脫男性觀點而從女性思考問題,同樣地,許多人批評台獨,她也可以反過來問,統一有什麼好處?中華民國在哪裡、在不在?若統一,台灣會不會被淹沒?大從文化鴻溝、政治制度、小至日常生活習慣,統一對台灣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李安妮說,這些問題都非同小可,但誰曾客觀的告訴台灣人答案是什麼?她說,台灣獨立是現狀,許多人卻天天在反台獨,這等於在反對自己,但對於真正改變現狀的統一,儘管被許多政黨奉為圭臬,卻從不去檢討統一可能產生的問題,這才令人費解。

對於台灣族群問題,李安妮也有她的詮釋。她認為並不是省籍問題,深層緣由其實應該是「認同問題」。她說,許多同樣是移民國家。以新加坡為例,種族複雜,卻不會有國家認同的問題,只有台灣,多數外省朋友住了幾十年卻還在嚮往那個遙遠虛幻的國度,不認同台灣這塊土地?相對之下真的很奇怪。

不分省籍 願伸和解之手
李安妮也說,她其實很不願用外省人這樣的稱呼,只是外省人有外省人的悲哀,台灣人也有台灣人的悲哀,彼此應人該理解悲哀的源頭,才能不再彼此仇視,而是互相擁抱。她強調,只要外省朋友打開心靈之窗,接納這塊土地,她很樂意伸出友誼和解之手,她想過,如果能到軍中演講,她一定很樂意,她希望協助外省同胞認同台灣、找回自己生長的根,李安妮不相信「擁抱自己生長的土地會有這麼困難」。

李安妮說,未出國留學前「她的想法與大部分人一樣,一直說「我是中國人、中華民國國民」,在統獨立場上與一般人看法一致「維持現狀」,但她到英國後,外國朋友覺得很奇怪,為何明明是台灣人、卻一直說自己是中國人?這樣的看法對她衝擊很大。當時,她反覆思考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為何不敢正視自己的國家?接踵而來對傳統思維的衝撞,李安妮終於打開心靈之窗。

一九九八年李安妮參加由政府組成的婦女事務部長會議。會議中一幕場景,讓她對中國從自卑而產生的自大有著深刻的印象。她說,當時檢討著世界各地代表團,前往在馬尼拉召開的APEC婦女共通的問題,但無論誰提出有如何待解決的困難現象,中國代表以為人家是在說他們的國家,總是一概否認,即使有,也說那只是一小部分,而且是在鄉下邊緣地區才有。不料,美國代表卻大大方方地坦承,在美國這類問題很普遍,在都市地區尤其嚴重。李安妮說,美國這種泱泱大國的氣度,當場讓她十分折服、也反而凸顯中國刻意偽飾的企圖。

欲加之罪 為父親努力抱屈
重新檢視思想體系,李安妮得出「台灣獨立也可以很溫柔」的結論,她說,台獨被等同於暴力,是過去白色恐怖時代污名化、妖魔化的結果。她說,經過這次選舉,台灣主體意識逐漸出來了,未來她期待致力深耕台灣意識工作,到社團、軍中演講都可以,另外,也可以從愛鄉文化、改善教科書、電視內容以在地為主的節目,管道非常多。

李安妮說,李登輝就任總統不久,雖然也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卻願意為那些在白色恐怖中扮演幫兇角色者道歉,就是希望化解族群問題,巨這些人很多目前都還在台面上,他們卻反把挑起族群衝突的罪名加在李登輝身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李安妮表示,她父親上任第一步就是要從制度面解決省籍不公平問題,這個過程一方面得罪既得利益者,另一方面卻又不被長期受欺壓的本省同胞理解,處理過程極可能砍到自己的腦袋,但為化解省籍不公,父親還是代外省人受過。李安妮形容當時李登輝簡直是在走鋼索,隨時可能跌入萬丈深淵、粉身碎骨。

至於,李前總統幫台聯不惜與國民黨決絕,李安妮說,她父親原本三一八總統大選後,責任已了、可以過自己的生活,家人也終於找回父親,但一年多年政治亂局、在野黨杯葛,新政府施政難有進展,父親、家人及所有好朋友都很害怕,四年後總統大選不知道會不會回到從前(外來政權)?本土政權會不會就此消失?更不曉得有生之年能否看到祖國誕生?因此,父親才出來幫助及催生本土化新生政黨–台聯。

放棄本土化 國民黨自取滅亡
對於國民黨、新黨等泛藍軍幾乎用抄家的整肅方式對待李登輝,身為女兒的心情如何?李安妮不願臧否連戰或宋楚瑜,但她說,「國民黨放棄本土化路線是自取滅亡」、父親好不容易把國民黨從中國拉回台灣,讓國民黨取得在地正當性,政權得以保全延長,連戰卻將其放棄了。

李安妮說,父親一生從事公職,工作忙碌,很少把子女叫來諄諄教誨一番,但父親一言一行無形中卻影響她們。她說,她們家人從來不曾想過要幫父親「加分」,只想不要減分就好了,所以從來不曾過問任何事,原因是,父親就像駛船的掌舵者。她們對他完全信任,也因此,儘管外界風風雨雨,她們都安心地在自己的領城中求發展。做為一位對父親完全信託的女兒,李安妮深信,李登輝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會在歷史中,獲得驗證和肯定的。

*轉載於《台灣日報》,2001年12月10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