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情勢與日本的安全保障

森本 敏
日本前防衛大臣

 

一、概觀

(1) 根據《全球趨勢2030》(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2012年12月提出),約15年後的世界大趨勢包括:

① 個人和非國家行為者的權利擴大;

② 主要國家的力量轉移;

③ 人口動態變化;

④ 資源、能源、水資源和環境等各種因素顯在化的可能性高。

(2) 國際形勢總體的傾向是雖然全球經濟合作的進一步發展,但基於法律秩序和共通價值的治理或區域性架構無法整合,特別是國家領域未確立範疇(海洋、宇宙、網路空間)的競爭關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開發(核武器和導彈);資源、食糧、水的不足;經濟差距懸殊等破壞地區安定的可能性擴大。

(3) 東亞地區雖然由於經濟合作協定等各種經濟整合,使得經濟成長和發展可以期待,但由於領土爭端、軍事實力的現代化及兵力投射等軍事活動、民族主義的擴張、資源和能源短缺等背景,有發生低層次的紛爭事態的可能性。

(4) 安倍政府以振興經濟、回復景氣為課題,致力於經濟的活化追求復甦。因此,安倍政府的支持率頗高,但接著將面對財政建全化、消費稅、社會保障、選舉制度改革、成長戰略等課題,同時因為在2013年7月參議院選舉勝利,終結扭曲國會的問題,今後關於外交、安全保障、國防和憲法等具體問題,將認真採取解決的意向。

二、認識威脅

對日本而言,在安全保障方面:

(1) 中國包括政治、經濟和內政的未來展望是最大關切議題,嚴重看待當前在釣魚台列島周邊的活動。

尤有甚者,中國海軍自2008年以來跨越第一島鏈,擴大在太平洋水域的活動領域,以及關注中國軍隊顯著的現代化。

(2) 北韓進一步開發核武(2013年2月進行第三次核試驗)以及發展導彈(2012年4月以及2012年12月試射大浦洞飛彈),對核武的威脅感擴大。

三、中日問題──以釣魚台列島問題為中心

(1) 日本於2012年9月將釣魚台列島國有化之後,中國反覆以公務船「非無害通航」進入釣魚台列島的領海與毗連區,甚至連軍用船艦也都接近該區域。

其後,中國自2012年12月13日以公用航空機侵犯領空以後,公用航空機和軍用機陸續跨越或接近中日中間線、防空識別區。

(2) 中國持續在釣魚台列島領海、毗連區進行示威活動的目的是:

①包括海洋資源在內的海洋權利和利益的確保

②規制在沖繩美軍的活動(追求專屬經濟區內的安全保障權益)

③包含對琉球群島的領土野心的可能性

(3) 中國在海洋、宇宙、網路空間等領域未確定範疇擴大其勢力,特別是確保海域的領有權、資源和能源等的權益,保護海上運輸通道,以攻占

台灣為目標,持續進行海空軍力的現代化,並擴充其在領域外的活動。

然而,日本要嚴密注意不要挑釁中國,同時日本的對應是也不要被中國激怒,維持領土保全的萬全態勢。

(4) 中國持續緩和的經濟成長,但包括通貨膨脹、房地產泡沫、地方債擴大等結構性問題,將面對如經濟落差、官僚腐敗、環境污染、侵害人權、少數民族問題等,中國政府以經濟成長紓緩民眾的不滿,以謀求統治的安定為優先。

另一方面,日本和中國間的高層對話雖然停滯,但最近有跡象表明,中國正在尋找緩和兩國間緊張局勢的方法。同時,日本也在摸索中日對話的出口。

四、朝鮮半島形勢

(1) 北韓:

表面上,金正恩體制已經安定轉移,但金正恩還在作為領導者的訓育過程。另一方面,金正恩也著手以軍人中心的人事異動,先是以玄永哲取代李英治總參謀長,隨後又再換上金格植等,進行軍人的異動或降格。同時,最近受到矚目的是崔龍海軍隊總政治局長的得寵,而張成澤等人則淪為弱勢。

在外交方面,雖然開始推動對話路線,但其間一貫以保有核武為目標而努力開發,北韓核武和導彈威脅的現實化只是時間的問題。

(2) 韓國:

日韓關係因竹島問題、慰安婦問題、歷史認識等而使得反日情緒越來越高漲,高層交流一直停滯不前。韓國自朴槿惠政權誕生(2013年12月)後,其方向是在安全保障方面傾向美韓同盟,在經濟方面是重視中韓關係。

特別是韓國的反日情緒強烈,高度重視「正確的認識歷史」和「信賴和原則」,而信賴關係能否建立,取決於對方的態度。另一方面,日本認為要謀求東北亞的安定,美日韓的關係極為重要,此點並沒有改變。

五、日美同盟

(1) 日美同盟關係正在穩步推進,但美國的再平衡因國防開支減少而受到影響。美國的中國政策是傾向協調主義的強力關切政策,對衝的因素很少。美國重視亞洲這一點並沒有改變,但努力促進與日本等盟國的防衛夥伴關係。美國在FRF(普天間基地問題)的進展方面期待日本的努力,希望今年內能有進展,但日本政府在FRF問題的解決方面碰到阻礙。

(2) 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取得進展,但在對中威脅方面日本和美國之間的感受不同。同時,目前日中關係、日韓關係停滯的狀況,美國也向日本表示擔憂。

六、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課題

(1) 安倍政府的安全保障政策是以「重現強力的國家安全保障」為目標,包括下述第一次安倍政權時即已提出的課題:

① 設置國家安全會議(NSC)

② 解決集體自衛權問題

③ 再進一步是落實修憲。

(2) 再者,在緊密的美日同盟下,完成美日防衛合作指針、FRF問題,在外交方面努力強化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澳洲、印度、東協等國的合作。

(3) 關於防衛力方面,重新審視當前國家防衛大綱(2010年12月訂定),規劃強化新防衛構想,包括:① 島嶼領域的防衛;② 加強警戒監視能力;③ 導彈防禦系統等,期待到今年年底能包括中期防衛計畫都達成結論。

同時,安倍政府著手重新審查武器出口三原則,並接受專家懇談會的建議,開始檢討《安全保障基本法》等與安全保障相關的法律制度。目前隨著集體自衛權問題的進展,對基於美日防衛合作指針的責務分擔、防衛大綱或防衛力的整備、以及相關國內法的整備等,將產生極大的影響,但關於此一問題有必要充分調整與周邊諸國的關係。

(4) 對日本而言,安全保障上最大的課題依然是:中國或北韓的核武和通常戰力的威脅或是伴隨其使用所產生的威脅。對於此點,透過日美同盟與防衛力及外交努力,努力強化整體的抑制與對應能力。

譯者:李明峻(台灣安保協會秘書長)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