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台北市民 你屬於我熱愛的那個世界

李應元◎民進黨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

一九八一年,密特朗當選法國總統,就職典禮那一天,密特朗手持一朵紅玫瑰進行宣誓,那個畫面至今仍深深烙在我的腦海中,原來政治可以如此優雅、如此有情調,在嚴肅的儀式之外,可以有人味,可以有文化意涵,政治不必然是殺伐,不必然要流盡最後一滴血。

人類的歷史是部征戰的歷史,從漢民族到羅馬帝國,每一篇史頁,都充滿血腥,充滿暴力、仇恨與死亡。

這種征伐的循環,到了二十一世紀應該有所轉變,也必須有所轉變,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應該依賴溝通、說服,和平共存於世上。國與國之間,不只是比力的大小,更要鬥智,透過不斷的對話,相互尊重對方的存在。

國與國如此,國內不同的政治團體又何嘗不該這樣?選舉雖然有勝負,必然有人上有人下,但過程中可以快樂一點,有趣一點,文明一點,最重要的是「尊重對方的存在」,不必把對手的成就與努力一筆抹煞,選情可以激烈,但不該有仇恨。

因此當媒體問我給馬英九的市政成績打幾分時,我給了六十分,我肯定馬英九的努力,給了個及格的分數,但台北的市政不可否認的可以做得更好,有極大的成長空間,這就是雙方雖有競爭,但可以肯定對方的成績。雙方在激烈競爭下,還是保持一定的尊重。我希望透過這次的參選,能塑造一種參選者以禮相待,君子之爭的氣氛。

馬英九的回應很有風度,他感謝我的評分。當雙方都心存善念,都給對手留餘地,這樣政治就可以走向一個正循環,有競爭而不鬥爭,有輸贏但不致人於死。

這段互動過程中,很遺憾的是馬團隊的官員,以相當激烈的言詞反擊,這實在是很沒有必要的事情,反應出低落的政治水準,也是台灣「拼生死」的政治文化令人不悅的地方。

由於我深信政治可以快樂、可以優雅,因此,不但在選舉中打出陽光市長的口號,對於未來的市政,我更提出「仙樂飄飄處處聞」的構想,讓藝術融入生活,台北市可以生活的有品質,讓生活本身就是目的。

「人生有夢最美」,一個城市也應有其夢想,我希望台北市成為一個「真、善、美」的城市,像紐約一樣成為各種文化、語文、種族的大熔爐。

密特朗於一九八一年在愛榭麗宮,贈榮譽騎士勳章給《百年孤寂》的作者馬奎斯時,說了一句話,「你屬於我熱愛的那個世界」,當時已名滿天下的馬奎斯聽過各種讚詞,但密特朗這句話一出,立刻令他熱眼盈眶。

來自中南美洲的馬奎斯,可以被法國總統視為「屬於我熱愛的那個世界」,國內的不同政黨的人,更是應該共同屬於「我熱愛的那個世界」--那個有夢、有質感、有文化的世界。

在彼此熱愛的世界中,應該彼此認同,相互接受,相互鼓勵,有競爭也有合作,展現二十一世紀應有的文化與質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