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青年諸君

王白淵(1920~1965)◎詩人、美術評論家

某位服務於麥克阿瑟司令部的中國通副官(譯註,賴謝和?),曾經在東京批評戰後中日兩國和其國民,說:「現今日本在國家層次上確實是四等國家,但國民則是一等國民;相反的,中國在國家層次上雖列為一等國家,可是國民卻依然祇是四等國民。」。

這位盟邦人士的辛辣批評,的確令我們覺得有如冷水灌頂,冰涼沁骨。每當目及那些沈醉在戰勝的餘榮中得意忘形、竟日追逐名利的情景,大凡關心國家民族之前途的人,何人不墮入沈思之中而感憂心的呢?而且,當我們虛心坦懷地捫心自問之際,到底又有誰膽敢針對這位副官的批評提出抗議呢?

歷史明白地告訴我們,危機迄今仍未消除,倘若我們大家不謀求自救之道,則不免會有功虧一簣之虞的。中國好不容易才從半殖民地中解放出來,台灣也僅僅剛剛擺脫了典型的殖民地狀態,歷史的步調祇不過甫勉強踏進近代國家的門檻。為政者和人民現在開口閉口即說民主政治,然而,卻不看看現實上到底我們具備實施民主政治的社會條件否。對我們而言,時下民主政治仍在理想境域之中,半殖民地或殖民地的殘渣事實上依然根深柢固,沈重的氣氛到處密布,這乃是我們大家今日所擁有的歷史現實。

例如:政治機構中欠缺橫的直的有機聯繫;人事制度紊亂;行政業務渙散繁瑣;中央與地方不一致;歲入歲出不明確;可恥至極的貪污橫行;公私不分;民意機關沒有決議權;官僚主義式的公文政治等等。這些映在接受過近代國家洗禮的人們眼簾,悉皆屬於奇異的現象。

雖然我們祇是寄居台灣的一隅,但亦可窺見一斑而知曉全豹,台灣今日的現實不是別的,正是整個中國的縮影,係中國的一張切面圖。其實,大凡人類所有的理念及制度,皆是該民族的歷史產物,不是不可改變,這其中潛藏有人類的進步與希望。我們無盡地寄望於我們的青年不要義氣用事,而能揭櫫崇高的理想,看清現實,並且認識清楚歷史的方向,妥善予以對應,以期朝向建設民主中國而邁進。

*本文原載於《新新月報》第七期,「金字塔」欄,1946年10月17日。並經由陳才崑先生翻譯成漢文。

**有關王白淵先生生平,可上 http://www.south.nsysu.edu.tw/sccid/liter/10.html「南方社區文化網路」瀏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