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籍與盟旗的聯想

廖中山◎海洋大學退休教授

十七世紀初努爾哈赤創立盟旗圖騰,入關後以滿州八旗統領系統,建立絕對專制的極權體制,整個中央政府成為一人傳達命令所在,全體官員不過是施令者不同等級的奴才。所謂八旗,分黃紅藍白四色,又有正鑲之別,計有八種。旗人沒有地籍,只有旗籍,是一種全民皆兵的新戶籍制度;入關後演變成單純的軍事制度,藉以統治多數的漢人,為便於控制這些統治基礎,對原屬各旗轄地作統一分配、限制遷移並藉原為其祖宗家法,予以特別規範及保護。

■八旗制度使滿州人成大奴隸集團

八旗制度原創時,是使全體滿州人民成為一個大奴隸集團,人人皆受層層制約,不能離旗獨立;後來有滿人做奴才時,原來在旗的子民,對愛新覺羅的榮耀及皇太極的膜拜就成為天下真理。到了皇家日衰,漢人高喊驅逐韃虜時,除了末代皇帝、王孫及太監等文學戲劇描述之外,眾多原屬旗人後裔的窘境更令人感嘆。如就人類文明演進史而言,這些人,特別是後者,都是受始作俑者的制度所害,如今,大清國和旗人、滿人都已走入歷史,但這種以寡御眾的治術,在台灣有效的運用半世紀至今仍能揮灑自如,中國歷史重演的績效,也該算是台灣奇蹟之一吧!

蔣記國民黨被中國人民驅逐來台後,先以反攻神話填補逃離來台的外省軍民思鄉心理,再用省籍區隔作為統治基礎,藉黨政軍特等行政體系,類同八旗方式,使外省人以不同等級形成各級政府及社會機構的核心組織,再按駐地設立眷村,便於市恩宣導,兼收掌控實效。長期被特別眷顧的外省人,如同滿清八旗子弟一樣,視黨國像皇朝一樣,視為生存的唯一價值。當眼見藩籬漸失時,自然會產生危機意識,因為他們很少思考黨國外外的人和事,雖然也曾體認到黨國的腐爛,罵歸罵,票一定投給代表正統黨國的外省人。

■老蔣早知反攻大陸是不可能的事

據美國早已解密的外交檔案記載,早在民國四十三年,老蔣就已向來訪的美國杜勒斯國務卿說:我知道反攻大陸是不可能的事,因此訂定中美協防條約。之後的卅多年,蔣記黨團集團仍堅持光復大陸為既定國策;甚至在十年前,該集團後裔馬英九先生仍「奉命」撰擬國統綱領,就在半年前,馬英九出馬(競選台北市長)、中國統一有望的報導,仍是大多數外省人的安心丸。

看到謝啟大在電視上說:她覺得阿扁市長作得很好,但是不會投票給他,因為對他不放心。同理,真正的台灣人如我者,對蔣記老店的傳人,如馬英九、宋楚瑜等,也無法信任,以後任何選舉,我一定大聲喊:台灣人投台灣人,就算我在挑起省籍情結吧!

假設蔣氏集團稍具良知,在明知不可能反攻時,為當時外省軍民及其後人著想,能捨滿清軍國制而像鄭成功一樣、寓兵於農,使數十萬正值青壯年的軍人分別加入農漁工商等基層社會,現在的「省籍、族群、老兵、眷村」等爭議,根本不會存在。

數十年來,95%的外省人都是制度的受害者,雖然他們仍是忠實的支持「正統黨國」的繼承人,台灣人對這些基層外省人應付出更多的耐心與愛心,但是對那些「喝啡咖大和解」的對象,理應理查他們的族譜與政績,公諸於世由社會公評。

■建立新台灣國是新台灣人當務之急

孫文等人是先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喚起民眾,建國後才改用「五族共和」作為「族群和解」的口號。台灣人急須用「廢除舊中國、建設新台灣」,喚起「台灣國民」意識,至於族群攻策,我認為最好的族群政策就是沒有政策。待建國後,依國際人權原則確立台灣憲法,各族群特色兼容併存,才是長遠之計。何況,現有族群、省籍現象的製造者就是中華民國的錯誤政策,在民間,省籍早已不是問題。

建立新台灣國是新台灣人的當務之急,我們建國的手段是意志和選票;建國後,外省人和八旗人一樣自然都是國民。否則,如以中興為重的少康先生預期:外省人變成多數的一天,應該是新、舊台灣人共同的危機意識。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