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待印、中關係的五項原則

Sanjaya Baru
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地緣經濟與戰略組主任

 

長期以來,印度跟中國之間一直遵照五項「和平共處」(音譯為潘查希拉,印度文寫作Pancha Sheela,語出自佛教教義)的原則處理雙邊關係,亦即:互相尊重對方主權及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與和平共處。

中國自從新任領導者習近平上任後,開始對印中關係提出新的「五項原則」。

新提出的原則包括:一、在戰略互動的基礎上維持健康的雙邊關係;二、降低彼此針鋒相對的張力,保持邊界和平,並在基礎建設、經濟投資等其他領域拓展更多的合作關係;三、深化文化交流,強化雙邊互信與邦誼;四、透過彼此間的合作關係在多邊事務中確保開發中國家的正當利益,藉以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五、彼此尊重對方核心利益之所在,妥善處理兩國間存在的問題和分歧。

印度原應樂見這五項原則的提出,不過其中第五項原則顯得曖昧不明,因為中國的「核心利益」是一個空泛、欠缺定義的概念。以往普遍認定圖博跟台灣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不過近年來中國官方聲稱南海同樣也是「核心利益」的一環。中國這種說法猶如自行打開了潘朵拉之盒,催化美國在亞洲採取新的「再平衡」政策。印度就跟許多太平洋地帶握有經濟利益的國家一樣,都希望確保海運路線的通行不會遭受到中國片面的干預。

中國確實需要同等看重印度的「核心利益」,尤其光是促成巴基斯坦成為核武國家這一點就已經嚴重傷害印度的核心利益,此外,中國以戰略眼光投資巴基斯坦瓜達爾港(Gwadar Port)也進一步加深印度的憂慮。儘管不能責怪中國,甚至連暗指中國逐漸向印度的南亞鄰邦「出招」都嫌失之公允,但是印度絕對不能對後續發展置若罔聞。

在這層防微杜漸的心理因素上,印度仍舊應該歡迎習近平所提出新的五項原則,肯定中國承認兩國將在全球化的架構下逐漸建立新的經濟合作關係。

過去九年來,印度總理辛格(Manmohan Singh)同樣也從自身觀點陸續發表了如何處理印中關係的五項原則。

第一項原則以邊界議題為基礎,是辛格在2004年十一月於越南、寮國初次會晤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時所提出。辛格向溫家寶表示印度願意跟中國協調邊界問題的解決方案,不論最終協議的內容為何,都必須建立在「具體的事實基礎」上。

由於辛格的第二項原則不時被溫家寶在各種場合中引用,因此往往被誤以為是溫家寶提出的,那就是「這個世界大到可以同時容納兩個積極尋求成長的國家並存」,換句話說,中國跟印度的先後崛起——儘管兩國人口加總後足足佔全球總人口數的五分之二強——並不必然會以無法迴避衝突的零和賽局收場。

相反地,辛格的第三項原則指出中國與印度崛起後,反倒可以攜手為地球村的成員貢獻更多的公共財。辛格在2008年一月向中國社科院發表演說時表示,他預見中國與印度的崛起,就整體而言,有創造更多正向外部性的可能,特別是對其他可以在印、中兩國發展過程中獲得更多機會的開發中國家而言。

基於以上種種因素,也可以說是為了克服這些因素,辛格的第四項原則認為同時帶有競爭跟合作的元素會是印、中雙邊關係的主要特色。就算世界大到可以讓印、中兩國一同崛起,就算兩國崛起有助於全球經濟發展和其他不同型態的跨國合作——比方說是對應氣候變遷還是確保能源安全的議題,但是我們仍舊不能忽視印、中兩國在競逐市場商機、天然資源跟政治影響力等各方面還是潛在的競爭對手關係。

第五項原則比較屬於國家安全的一般性規範: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會採取什麼樣的政策,除取決於本身主觀的意願外,也要顧及客觀的能力問題;主觀意願可以倏忽改變,客觀能力則要花時間才能逐步調整。

這就意味著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不只要看政治領袖說了什麼,更要注意他們有能力做到什麼,而兩國政治領袖也會根據後者調整彼此的外交政策。因此,就算印度領導人全盤接受中國單方面所提出的承諾,卻也絕不能對中國日漸茁壯的實力所可能造成對印度的傷害掉以輕心。

近來為了處理拉達克德普桑(Depsang, Ladakh)一地的「邊界問題」,建立雙邊「互信」關係再度成為顯學。由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入侵爭議區域已然造成軒然大波,在印度軍隊開拔至該區域後只有撤離一途,這起事件不但突顯印、中兩國未定邊界所造成的問題,同時也彰顯印、中兩國缺乏「戰略互信」的基礎。

印、中兩國還有另一個需要認真看待的課題:亞洲新興的宗教派別與極端勢力會在所在國造成什麼影響?對亞洲整體有什麼影響?值此美、歐經濟成長趨緩之際,更需要探究這些因素對全球經濟趨勢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對印度而言,亞洲內部的衝突不論發生在南海還是西亞都不是件好事。當亞洲局勢升溫時,身在其中的印、中兩國都沒辦法只是袖手旁觀,任憑自己被動地陷入宗教狂熱與恐怖主義所造成的暴力與混亂之中。

相同的道理,挑撥東南亞國家互相傾軋也一樣不符合中國的利益,日、中兩國在東海對峙的損害更會波及所有其他的亞洲國家。為了維持經濟的持續發展並確保區域安全,日、中兩國反倒應該共同合作,建立一套新的區域架構降低衝突。

為了確保亞洲區域內的和平穩定與經濟繁榮,印度跟中國都有責任和亞洲其他主要勢力攜手合作,對象包括東南亞國協、日本、俄羅斯與美國等。儘管印、中兩大強權眼前還要面對許多艱難挑戰,但是我們可以,也必須,創造出許多以合作為前提進行交往的原則。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