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印度的外交及東望策略

台灣政經戰略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1991年以來因冷戰的結束及印度最重要的盟友蘇聯的解體,印度內政外交經歷了重大和深遠的變革。內政方面印度政府放棄了費賓社(Fabian Society)社會主義教條和計畫經濟,將國有企業民營化,開放外國投資,和採取市場經濟,大力促進經濟成長。

外交方面,印度調整了所謂「不結盟」政策,大幅改善與美國的政治與貿易關係。1993年印度並宣布「東望」(Look East)政策,降低日本、南韓和東南亞國家貨物的關稅,大力推動與亞洲國家經貿關係。印度一度嘗試引進台灣資金,但失之交臂;雖然如此,在1995年印台雙方仍互設代表處,作為以後接觸和交往的平台。

印度內政和外交的改變可說成果豐碩,從1997年,印度的整體貿易增長7倍,可觀的經濟成長促成資源與國力大幅提昇。

經濟成長需要和平的國際環境,因此印度政府嘗試和巴基斯坦改善關係,避免衝突,並減少對斯里蘭卡(Sri Lanka)孟加拉和尼泊爾的干預。為了強化其嚇阻外來(尤其中國)的威脅,印度不顧美國歐盟和聯合國的譴責和制裁,在1998年舉行核武試爆,成功研發了核武器。巴基斯坦和中國曾與印度發生戰爭,可說是印度重大的威脅來源,但印度擁有可觀的核武,因而穩定了其與巴基斯坦和中國的關係,形成了所謂「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ror)。

幾年來,美國歐巴馬總統和他前任小布希都努力爭取印度的友誼和合作。他們雖屬不同政黨,但對印度有同樣重要期待:美國與印度的戰略夥伴互動,提供印度軍事裝備和軍民兩用尖端科技,及美印外交與軍事合作和協調,以抗衡中國的崛起和在亞洲霸權行徑。美國官員多次說明美、印是「最自然的盟國」(natural allies);一個是最強大的民主國家,另一個是人口最多(12億)的新興民主國家,他們有共同的利益,並且他們的共同利益迅速擴大。印度是世界第四經濟大國,60%人口在35歲以下,未來經濟發展潛力甚至不輸中國。白宮認為印度將成為美國產品的主要市場。

歐巴馬在2010年11月訪問印度時,宣布美國將進一步放寬對印度出口敏感的軍民兩用物資與技術的管制。

一、印美聯手對付中國

印度總理辛赫(Mamohan Singh)多次向國會宣稱強化與美國關係符合印度利益,並指出美國是印度最大的資本輸出國,印度需要美國投資來完成許多建設與開發的計畫。

印度在冷戰時期強調不結盟外交政策,視其為印度獨立外交政策象徵,但辛赫及「國大黨」領導人都瞭解以往的政策已不合時宜,而必須有新做法。幾年來美印每年都進行多次陸海空聯合軍演。美國部隊也出現在喜馬拉雅山區訓練印度士兵,除了在課堂授課外,還測試印度武器,並在野外操練。這樣的美印軍事合作關係與冷戰時期印—蘇維持盟友干係抗衡美國的情況迥然不同。

儘管印度一直否認強化印—美關係是為了制衡中國,國際輿論廣泛認為是美制衡中國崛起的一股力量,而《東京新聞》則認為美國拉攏印度,意圖與美日印同盟的戰略夥伴關係有聯合制衡中國崛起的意涵。《紐約時報》說華府視印度為平營造實際上對中國圍堵。

二、獨立自主外交

印度是國際新興大國,與巴西、俄、中、南非號稱世界「金磚五國」(BRICS)。印度自視甚高,官方宣稱,其有獨立和自主的外交政策,不會依賴任何盟國或夥伴。由於印度是內閣制國家,執政的「國大黨」在國會是第一大黨但基本上是聯合內閣,有賴友黨的支持,也不能完全忽略在野黨的意見。美—印政府雖簽訂民用核能合作協定,解除30年來對印度輸出民用核能技術與裝備限制。可是,印度國會在2010年8月通過一項新法案,規定新核電廠的建商提供裝備的公司對核電廠事故所造成的損失擔負部分責任。有意輸出核電廠設備的美商,如奇異公司,認為此一規定不符國際常規,因而裹足不前。嚴重傷害兩國民用核能合作。

印度軍方計畫採購126架新一代戰機,波音、洛克希德馬丁都投標爭取此一高達110億美元的印度空軍現代化軍購案。印度國防預算年擴增7~8%,據專家估計未來5年印度可能投資500~800億美元採購武器,受到美國、俄國與法國軍火公司強力爭取。競標結果,美國公司並未得標,歐洲(英法)的公司脫穎而出,打敗美俄的競爭者。據印度軍方友人告知,美方事前自信滿滿,但印度不是美國的「囊中物」伊朗是印度重要的原油供應國,同時從印度輸入提煉過的汽油和油品。過去幾年美國和歐盟在安理會通過對伊朗制裁決議,但影響到印度從伊朗引進天然氣重大計劃,印度並未屈服。在印度國會和政壇,左派勢力強烈批評印度在外交上轉向,靠攏美國和對伊朗不友善的作為,對辛赫政府產生不少壓力。

不可諱言的,中國的崛起,經濟與軍事力量的大幅提昇,對印度構成莫大的挑戰,加上中印1962年的戰爭,兩國之間仍存在領土爭端,不少身居高位的印度領導人,視中國為印度最大的威脅。而中國在非洲和中東取得能源及保護能源的安全運輸,乃在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取得港口(或海軍基地)國力投射遠及印度洋,讓印度深感被包圍。

這種威脅的評估帶動印度「東望」策略,尋求友邦如日本,以求牽制和平衡中國作為。

例如今年春天印度辛赫總理訪問東京時,公然在一篇演講中聲稱「印度和日本對崛起中的亞洲有共同的遠景。我們關係的力量建築在相同的精神、文化和文明價值,及對和平民主與自由的理想有共同的承諾。安倍首相和本人將同心協力強化我們的戰略夥伴」。國際間不少論者都認為辛赫的宣示是針對北京。

2012年12月安倍上台後,也非常重視日—印關係,並對印度大幅經濟投資。

今年8月12日印度第一艘國造航空母艦「維克朗特號(Vikrant)」在印度南部的科奇造船廠下水。印度試圖透過這項耗資五十億美元(約台幣一千五百億元)的造艦計畫凸顯國力,同時制衡崛起的中國大陸。維克朗特號長二百六十公尺,寬六十公尺,排水量四萬噸,預定2016年進行多項測試,2018年正式服役。印度是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以外,第五個有能力自行設計並建造航艦的國家。

十二日下水象徵維克朗特號第一個建造階段的結束,它隨後將回廠加裝全套武器裝備並繼續建造。印度1987年自英國引進船齡已經六十年的維拉特號航艦,該艦將於未來數年除役。維克朗特在印度語中意思是「英勇」。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主持它的下水儀式時表示:「這是非凡的里程碑。這只是漫長旅程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分析家表示,維克朗特號是印度競逐亞洲影響力過程中的一大進展。詹氏防衛周刊的國防專家貝迪表示:「維克朗特號將部署於全球貿易與經濟利益交匯的印度洋。印度國防的主要假想敵是中國大陸。」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對Vikrant號下水的反應很中性和理性,認為印度疆域廣大,需要軍艦巡弋其領域,不一定針對中國。為了破解各國(如美、日)聯合印度對抗和圍堵中國,北京總是向印度展開外交攻勢,強調中—印共同利益遠超過衝突和歧異。中印有領土的爭端,在國際間也是競爭者,中國並不支持印度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但雙方貿易快速成長,中國已成為印度最大貿易夥伴。

幾年來,中印領導人有例行互訪,以消除爭議與磨擦。例如中國總理李克強即於今年五月初訪問德里,以消弭雙方邊界緊張情況。他的代表團還有眾多企業界人士隨行,以拓展中印投資和貿易關係。北京亟力拉攏印度,防止其加入反華集團;而印度也拉攏中國減少其援助巴基斯坦反印敵對行動,雙方各取所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