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戰爭的啟示:強權與民主可以並存

許世模◎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中央委員

有些台美人主張台灣獨立的前途應寄望於中國的民主化。他們認為只有中國的民主化,才能保障台灣的安全。會有這種想法主要是基於「民主國家不會侵略他國」的假設。如果暫時拋開對中國一廂情願的感情來看現實的世界,他們會發現這個想法並不切實際,以最近的例子來說,世界的民主典範──美國,不就剛剛於近日內入侵並佔領伊拉克?

本文的主題不在於討論美國入侵伊拉克的是與非,我們要指出的是民主國家也會侵略他國的事實。美國這個民主國家建國二百多年來已出兵他國 (military intervention abroad) 兩百三十次以上,冷戰時期,更是頻繁的對外用兵。美國不僅出兵侵略、統治過中美洲國家,並遠征至非洲及亞洲。1846至1848年間的美、墨戰爭其結果是墨西哥割讓一半的領土,包括Texas, New Mexico及California給美國。美國艦長佩黎 (Perry) 於1853年以艦隊強行駛入江戶港(現東京灣),交給日本政府一份照會。隔年,日本只好與美國簽定神奈川條約,解除其自十七世紀中葉以來的「鎖國」政策,開放與西方國家通商。1867年美國船員在台灣(當時稱為福爾摩沙)海岸因沉船上岸,被當地住民所殺而派兵火燒村落報復。1898年美、西戰爭,西班牙戰敗,讓美國佔領了波多黎各、關島、菲律賓及古巴的關達那摩灣 (Guantanamo Bay)。其中菲律賓到了1946年才脫離美國獨立。同年,美國也併吞夏威夷為美國領地。1903年,美國為了建築運河以利美國東西岸的海運交通,不惜出兵協助巴拿馬叛徒脫離哥倫比亞而成立巴拿馬共和國,也因此讓美國擁有巴拿馬運河的控制權至2000年為止。1989年,美國入侵巴拿馬並逮捕巴拿馬總統諾瑞加 (Noriega),如今,諾瑞加依然在美國的監獄中服刑。1990年及今年的伊拉克戰爭則是美國出兵侵略外國的最新例子。

美國這些出兵干涉外國事務的主要理由包括維護美國的利益,保護美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及伸張美國國力等等,具有相當濃厚的現實主義色彩。而這些武裝行動也多數有人民的支持並經過民選國會的背書,可說是依據正常的民主程序下具有「適法性」 (legitimacy) 的國家行為。1823年,美國第五任總統門羅 (James Monroe) 為了維護美國在南、北美洲的利益,在其致國會的國情咨文中提出美國對外政策的原則,宣稱「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此即所謂的「門羅主義」 (Monroe Doctrine)。此咨文中宣告世界各國不得干涉南、北美洲事務,事實上則是將整個美洲劃入美國的勢力範圍,視南美洲為其「後院」。1904年,羅斯福總統 (Teddy Roosevelt) 更將「門羅主義」加以延伸,宣稱為了美國利益,美國可以出兵干涉外國事務,即為「羅斯福推論」 (Roosevelt Corollary)。去年,現任美國總統布希宣告美國將使用「預先打擊」 (preventative strikes) 摧毀有可能危及美國的他國,此即所謂的「布希主義」 (Bush Doctrine)。這些以維護美國利益為名的國家政策也都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下經過民選國會的同意及人民的支持之下制定,因此由美國人的觀點來看,這些政策至少都有其「適法性」而非獨裁政權的決策。兩個世紀以來,美國由新生的獨立國家逐步擴張為世界強權,正是國家的領導者經由這些具有法源依據的國家政策對外用兵的結果。

無庸置疑的,中國一直想成為世界強權之一以左右亞洲局勢,並與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分庭抗禮。只是,即使中國真的成為一個民主國家,並不見得會改變其意圖向外擴張的本質。它必將透過民主程序,建立它自己的「門諾」、「羅斯福」及「布希」等等向外擴張的主義,再將這些主義一一與「符合國家利益,保護僑民、維持區域穩定」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一掛勾,並經由民主的程序來決定併吞台灣,再藉著民主程序將其侵略行為合理化。

因此,民主並不能保證一個國家不實施強權政策,更不能保證一個國家不侵略他國。

而且,高漲的民族主義及愛國主義 (nationalism/patriotism) 可與民主制度並存不悖。911事件之後,美國人民的民族主義及愛國主義情緒高漲即是一例,其高漲的程度甚至引發反移民及排外的情緒。而中國自從共產主義破產之後,民族主義變成結合中國人民及政府的主要力量,中國政府也動輒藉著操作民族主義來支持其涉外事務的種種作為。中國民族主義的最高綱領即是所謂的「領土統一」,很不幸的,台灣正是中國民族主義中最後必須收回的「神聖不可分割的國土」,這是台灣人應有的認知。民主化並不能削弱民族主義的擴張,歷史的殷鑒不遠,促使民主制度成熟的英國長征八千英里與阿根廷啟戰端以奪回佛克蘭島群 (Falklands Islands) 的正是民族主義的情緒作祟。

台灣島上居民約有百分之十五是中國人。這些中國人在台灣接受民主的薰陶已有十年以上,但他們之中的多數仍然無法接受台灣不屬於中國的說法。不僅如此,他們對台灣的安全並不關心,甚至同意中國以武力威脅台灣。1996年中國以演習名義對台灣近海試射飛彈,他們居然抗議美國艦隊來台海協防台灣,同時多年來也一再反對美國軍售台灣。顯然,台灣十多年來的民主制度並無法改變這些中國人的想法。

期待中國民主化很可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在現實世界中不一定會發生。而主張將台灣的前途寄託在中國的民主化上則只不過是一個幻想而已,它不僅一廂情願,還相當危險。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