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亞太制約中國霸權台灣的角色

張旭成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九月間赴美國事訪問,渠將乘機施壓美國總統歐巴馬停止對台灣軍售。六月下旬華府的美-中「戰略暨經濟對話」(S&ED),中方官員早已不厭其關切美國對台軍售問題。

其實2011年後歐巴馬政府迄未通知國會新的對台軍售項目,早有國會議員和智庫專家批評歐巴馬總統未恪守「台灣關係法」。為了防堵歐巴馬任期結束前可能宣布新一批對台軍售,北京預先做出警告。

今年6月初民進黨主席暨2016年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女士訪問華府,國安會與國務院官員對她「維持現狀」外交與內政的論述相當滿意。美政府和國會對蔡英文的高規格接待和展現的善意與友誼,具有意義重大的政策意涵。六月中旬剛結束訪問美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可能有感而發,在記者會上突出有關美-台問題,要求美方要恪守「一中」政策,不要「傳送錯誤的訊息給尋求獨立的勢力」。

2013年6月加州陽光莊園的峰會,習近平曾向歐巴馬推銷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和尊重雙方核心利益,強調台灣攸關中國領土與主權的核心利益,因此美-台關係,尤其對台軍售,將是習近平對歐巴馬的一大訴求。

歐巴馬是否可能讓習近平予取予求?中國在南海的填海造陸和亞太的擴張行徑,及對美國政府和企業機構不停的網路攻擊已引起美國各界的強烈反感,並已改變美國的略考量和華府政治氛圍。美國政府如何更有力因應中國的崛起,已成為美國大選的話題。

歐巴馬政府一些被認為頃中、親中的官員已引咎辭職。其中有負責研判中國情報最資深「中央情報局」官員Paul Heer;他被批執意淡化中國各種威脅,偏好北京的觀點。尤其是國安會負責中國事務資深主任Evan Medeiros(麥艾文),一味討好北京,幾年來主導白宮反對出售F16CD先進戰機的決策。2011年9月蔡英文訪美時,這位官員對「金融時報」質疑蔡英文是否有能力或意願維持台海和平與穩定;論者認為他的「暗算」對她2012的選情造成傷害。蔡英文今年訪美前夕,美國媒體報導麥艾文即將去職;果不其然,他6月初安排與接待蔡到國安會會談翌日,即正式離開政府職務。

華府新思維

「美國在臺協會」(AIT)理事主席薄瑞光在七月中旬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的演講透露,四年前蔡英文訪問華府,「有人發表一些言論」,但「這一次我們決定不這麼做」;他也指出蔡這次訪美「很謹慎準備」,美台雙方在她行前有密集互動,已就關鍵議題進行深度溝通,達成相當共識。薄瑞光肯定過去七年來兩岸關係改善符合美國利益,但他表達美政府不替「九二共識」背書的信息。他說兩岸互動的基礎必須兩岸都能接受,是否接受「九二共識」要由兩岸人民決定。他並特別指出美國對台政策三個目標:

  • 支持台灣的安全,強化其嚇阻侵略和脅迫的能力;
  • 促進台灣的經濟開放和多元化;
  • 促進台灣在國際社會享有應有的尊嚴和尊重。

此政策背後的目的就是加強台灣抵抗第三國威脅和侵略的能力和支持台灣民眾決定自己的命運。

薄瑞光幾年前在台北外籍記者的餐會曾語驚四座,質疑台灣的戰略重要性。時過境遷,他最近在Brookings的論述已大大修改幾年前不重視台灣的論調,也反映華府對兩岸關係及因應中國霸權主義的新思維。

今年初,美國素有盛名的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所所發表大作《百年馬拉松》揭露中共隱藏野心,企圖超越和打敗美國,稱霸世界。為實現民族復興和習近平所標榜的「大國夢」,北京領導人活用孫子兵法「詭道」的欺敵策略,指鹿為馬,把美國政府和人民騙得團團轉。

白邦瑞自認,和許多美國官員與學者一樣,曾是一群親中的「擁抱貓熊」(Panda-Huggers)人士,強烈主張和積極推動援助中國及美-中合作的政策。但有別於過去和目前這些中國通的是,白邦瑞覺醒了,承認被高明的中國領導人欺瞞,痛悟前非,也認清了「養虎為患」的錯失,對美國,台灣和日本等盟友造成危害。

他建議美國必須誠實面對問題,知己知彼,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操控中國政局,支持改革派制約鷹派,和師法戰國策,在國際間合縱連橫圍堵中國。近年美國正竭力執行重返亞太(再平衡)策略,加強與盟友夥伴如日、菲、越的軍事合作。這個策略最大的缺憾是華府忽視台灣的戰略重要性及其可扮演的促進區域安全的角色。某些智庫人士曾有「棄台」謬論,或主張為安撫北京,未來民進黨政府應尋求與中國和解。

吾人認為美國政府應正視太陽花運動、九合一選舉、反課綱,和民意所呈現的台灣社會強烈反中國及自主意識。一個民主、自由、獨立,不受北京控制的台灣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也是亞太的和平與安全的柱石。吾人建議:

  • 美國應根據台灣關係法的條文和精神,對台出售F35戰機協助台灣生產潛水艇
  • 為表達防衛台灣的決心:國會應考慮,如1955年的「福爾摩沙決議」,通過協防台灣的決議,授權總統動用包括武力的各種力量,防衛民主和自由的台灣,以嚇阻中共併吞台灣的野心。

 

台灣自救之道

習近平為了追求大國夢,竭力挑戰美國二戰後所建立的國際秩序(Pax Americana),包括總部設在華府的「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IMF),和由美日主導,總部設在馬尼拉的「亞洲開發銀行」(ADB)。「亞投行」(AIIB),即是北京所設計和主導與美國分庭抗禮的國際金融機構,美國和日本都拒絕陪榜。馬政府為了討好北京,申請加入,是重大的戰略與外交錯失。

台灣1966年「亞洲開發銀行」(ADB),是創始會員國,52年來台灣繳納會費和慷慨捐獻,但台灣從ADB的獲利微不足道。因為台灣的政府和企業不夠積極或缺少國際競爭力未能在ADB的許多工程得競標。未來AIIB工程的競標,台灣的企業界有足夠的競爭力?財政部長張盛和擔心台灣躋入「亞投行」的22億美元會費可能成為「壁紙」,不是杞人憂天,從現實利益的觀點,馬政府更不應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儘管美方肯定馬政府任內兩岸關係的緩和與交往,行政部門、國會和智庫專家也多次批評馬政府過分傾中的措施。多年來,中國大力擴軍,海峽兩岸軍力已嚴重失衡,但馬政府卻逐年刪減國防預算,自廢武功,美國國會議員,智庫專家及行政部門官員皆表達失望不滿。2015年國防開支是台幣3123億,只佔台灣GDP的2.34%。民進黨再次執政後,即須糾正馬政府錯誤,提升國防預算,增加到美方建議的GDP3%。

台灣不尋求與中國軍備競賽或達成軍力均衡。台灣必須透過創新和不對稱作戰(asymmetric warfare)的防衛策略,達到「有效嚇阻」,因而必須透過自製和外購擁有具嚇阻(deterrent)效果的武器系統。專家認為台灣佈署的雄風三型(HF3)攻陸和反艦超音速飛彈,和研製潛水艇都是強有力嚇阻武器。

美國政府和國會多次指出中國對台灣不懷好意,對台進行間諜活動層出不窮,並滲透了台灣軍情機關。多位現任和退役軍官因馬英九扈從北京,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戰,中了中共「銀彈」,美人計,被策反,把軍事機密交給對岸情報人員。中共竭力想取得的是台灣指、管、通、情和美國提供給台灣的武器系統情資。洩漏這些機密情報不但傷害台灣的防衛,而且破壞美國與台灣安全合作的信心,美方擔心馬政府內部潛伏匪諜甚多,因而降低提供台灣精密武器和裝備的意願。保密防諜是最基本的國安需求,如何有效防止中共對台的軍情科技及產業間諜活動也是未來民進黨政府重大課題。

面對台灣未來所面臨的挑戰,台灣應該充分利用台灣人民的智慧和才能,發揮以前未受重視的「軟實力」(soft power)和「巧實力」(smart power)。前副總統呂秀蓮即大力提倡,包括民主、人權、愛、和平和高科技與創新的台灣軟實力,值得發揚光大。

台灣的民主化,政權和平轉移,和對人權及其他普世價值的尊重,受到美、日和歐盟的稱讚,認為是中國和許多開發中國家楷模和燈塔,這種柔性國力(soft power)是台灣拓展外交的重要利器,值得發揚光大。台灣應更關心中國大陸的人權及支持香港人民爭取選舉權。

台灣的公民團體和慈善機關和許多有理想的青年男女,以往曾在世界許多開發中國家協助脫貧、開發、教育、醫療和救災工作,仿如台灣的和平工作團,他們需要政府和人民更多的關心和支持,以展現台灣人民的大愛。台灣人民對日本311地震和海地地震慷慨的捐助與關懷,不但獲得日本人民與政府感激也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與重視,證明助人,展現愛心在外交的功能性。

外交部2015年預算編列了,將近100億台幣作為援外經費。為了充分發揮外交和維持邦交的功能,新政府必須全盤檢視和重新思考如何把外交經費用在「刀口上」。積極與美國及國際機構如「無疆界醫療組織」合作推動和支持國際開發、環保、醫療、國際媒體自由與人權組織,救助和慈善等工作,改變以往把經援變成邦交國貪污領導人的提款機的陋習。

外交重要,但不能只依靠職業外交官。台灣應該強調公民團體的參與,展現台灣的「軟實力」和「巧實力」,強調「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發揮公民社會的論述和創意。國人必須覺悟,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好男不當兵是錯誤落伍的觀念,男女都應以能夠參與國防工作,和從事保衛國家和人民的職責為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