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美國再平衡政策的政治、戰略及現實:對台灣的意涵 (Stephen Yates)

高英茂
前外交部次長、前駐歐盟代表

 

 葉望輝先生的這篇論文有二大特色,特別值得注意。一為作者本身極為特殊的背景及專業。二為他對美國近年來全球熱烈討論的「轉向亞洲」戰略,有極精闢深入的另類解讀,特別值得台灣的重視。

葉望輝是一位美國少見的外交及戰略專家。但他不是眾多純學術講理論的學者專家。他有多年在政府高層從事政策設計及執行的經驗,包括擔任美國副總統外交顧問的歷練。他不僅重視政策的理論及邏輯,也強調政策的執行及現實。他的思維模式不僅要見林,也必須見樹。

自從2009年Obama總統上台後,全世界興起了對美國安全戰略大轉向的大期待:要早日結束在中東、(伊拉克及阿富汗)反恐戰爭,將美國戰略重心「轉向」(Pivot)亞洲或在亞洲的「再平衡」(Rebalancing)。葉先生嚴肅地提醒我們,其實這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個假象,五年來的現實發展證明並非如此。

表面上,美國對亞洲的「轉向」及「再平衡」,有其戰略邏輯。其吸引力,很明顯,建立在二大戰略發展基礎上:Obama要結束中東戰爭,撤回美國在中東佈署的龐大軍力;而中國在亞洲快速的崛起、要求建立國際新秩序、推展「中國夢」的新動向。但是,葉專家的分析,充分證明,五年來美國並沒有真正執行此戰略調整,也看不到結構性的改變。

事實上,五年來,中東激進回教勢力運動並未減弱,仍然是對美國安全的最大挑戰。在亞洲,美國的軍力及政治資源也沒有增加的現象。反而對中國政治及軍事的崛起採取「競合」的「柔性戰略」(accommodative strategy)。因此,有名無實「轉向」亞洲政策,不僅成為一個「戰略迷思」(strategic myth),令亞洲民主國家大大失望,甚至有「縱容」或「懷柔」中國無所顧慮大玩其「中國夢」及「大國關係」之嫌。葉先生對「轉向」亞洲策略的另類分析及解讀,值得所有關心21世界國際政治學者專家的重視。

在此,我想提出二個嚴肅問題,請教葉專家的看法。首先,葉先生的分析架構強調三個重點因素。他認為Obama的「轉向」亞洲政策受到(1)國內政治;(2)戰略思維,及(3)現實資源限制的三大影響。我想請教葉先生一個頗為令人不解的大問題:美國所標榜的國家核心價值(民主、自由、人權)是否還存在?核心價值對外交戰略還扮演什麼角色?美國對世界的和平正義還存有什麼承諾、信仰或領導決心?美國的領導中心是否會擔心歷史如1930年代德國納粹及日本軍國主義崛起的歷史悲劇可能會重演,而必須隨時對國際政治的發展備有「預防防衛」及「預防外交」的戒心?當前,美國對世界領導地位的自我定位是什麼?

其次,我要特別感謝葉專家對台灣民主及安全的關心及警告。台灣2,300 萬人民都很清楚,美國是對台灣民主及安全最關鍵的支持者。但是,如果美國領導者,對本身「轉向」亞洲策略的目標及決心都還模糊不清,台灣的生存還能仰賴美國嗎?這不僅是台灣的問題,可能也是不少亞洲國家都在問的大問題。

華盛頓現在以直接、間接方式鼓勵馬政府的「九二共識」及「外交休兵」,以安撫崛起的中國。難道將來民進黨如重回執政,也必需要追隨這個政策嗎?

對此挑戰,我們必須感謝葉專家衷懇正面的建言。台灣人民必須痛下決心,發奮圖強,積極對美國各界推展「公共外交」及「全方位外交」新攻勢,爭取更多的新夥伴,建立更多的新網路,讓更多的智庫、媒體、公民社會及政治人物充分聽到並了解台灣人民真正的心聲。如葉專家在論文裡指出,台灣對美國的動員還有相當空間,但是否要接下此自救運動的大挑戰,只有台灣本身才是最後的決定者。這是所有台灣人民,必須嚴肅反省自問的大問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