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政策及語言政治──論文集及語言評論集出版後記

李勤岸◎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台灣語言教授

我 ti 四十歲 ê 時才開始產生語言意識,開始有文化覺醒。我決志 beh 將後半世人奉獻 ti 台灣人 ê 語言復興運動。台灣人 ê 語言運動最大 ê 困境是 ti 有語言學專業訓練 ê 人 siu° 過少。因為專業素養無夠,致使參與運動 ê 人熱心有 chhun,運動 ê 方向卻無真清楚,當然成就 tioh 足有限。大家相爭發明標記符號,逐個比賽個人 ê cheng-chông,一仙比一仙 khah gâu,可惜整個運動無真大 ê 進展。台灣語文運動上大 ê 問題可能 m 是無 gâu-人,顛倒可能是 gâu-人 siu° 濟。Ti 這個認識之下,我感覺我需要有謙卑 ê 心,ùi 充實上基礎 ê 語言學知識開始。我真清楚台灣語文運動是一個長期 ê 運動,我就決志 beh 攻讀語言學博士,用 che 做我參與台灣語文運動 ê 第一步。

我用五冬 ê 時間修課,用 beh 夠四冬 ê 時間寫博士論文。我 ê 論文無 beh 寫 siu° 過頭學術理論,希望寫 ti 學術 kap 應用之間,ho 一般對台灣話有興趣,有心 beh 真正了解台灣話 ê 人會-tàng 讀有,koh 有學術 ê 根據,通成做語文運動 ê 基礎。按呢咱 ê 運動 khah be khok-khok chông,be 輸痟狗 the 鑽墓壙。

語言當然 m 是 kan-ta° 溝通 ê 工具 nia-tia°。語言猶 koh 有族群 ê 文化 kap 感情無可能分離 ê 成分 (cultral and sentimental attachment)。Chit 內底牽連真濟語言政治 (linguistic politics) ê 成分。語言政治是語言運動真要緊 ê 一部份,咱需要用心思去了解,be-tàng 以無常識 ê 態度去對待。

1991年我開始進入語言學研究 ê 領域,用接近十冬 ê 時間,ti 語言所 ê 應用語言學 kap 理論語言學內底學習,完成我 ê 語言學博士學位。Ti 這本冊內底我希望用淺顯 ê 文字 ka 學術 ê 理論化做一般人會-tàng 了解 ê 文章,來提供台灣人對語言 ê 進一步 ê 常識。

這就是我1994年開始寫「語言學筆記」ê 動機。

我服膺 Hawai‘i 語言運動所提出 ê 口號:凡是殖民語英語做會到 ê,阮 Hawai‘i 話攏做會到。仝款道理,凡是殖民語華語做會到 ê,台灣話絕對攏做會到。華語會-tàng 寫社論,當然台灣話 ma 會-tàng 寫社論。Ti 我負責美國台灣公論報社論 ê 期間,我就邀請台語文運動 ê 有志開始來寫台語文社論,我個人 ma 參與寫作。雖然當時遇著真濟阻力 kap 反對,無管按怎,阮已經證明台語文有能力寫社論。收 ti 這本冊輯二內底 ê 作品,攏是當時我 ti 公論報寫 ê 社論。雖然時空已經有真大 ê 變化,不過讀者若是會-tàng khia ti 彼當時 ê 時代背景來讀,一定會-tàng 體會出當時我對台灣時局期待台灣人出頭天 ê 迫切心境。這是語言運動直接參與 ti 政治改革 ê 一步。

華語文會-tàng 寫學術論文,台語文當然 ma 會-tàng。收 ti 第一輯 ê 二篇語言政策論文就是一個實踐。目前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 teh 推-sak 制訂現此時台灣所有 ê 十四種語言成做國家語言,這抑是我彼篇 「語言政策及台灣獨立」內底 ê 論點。這不過是上基本 ê 語言平等 ê 觀點,反對 ê 人無 beh 分清楚官方語言 kap 國家語言 ê 區別,開嘴合嘴不可行,實際上是無願意放棄華語獨尊 ê 既得利益。語言權若 be-tàng 平等,講甚麼族群平等攏是取一支嘴 (lip service) 而已。可行不可行是制訂「官方語言」ê 層次。Ti 這個層次,我猶是認為 ti 多語社會,印度獨立當時 ê 三語公式政策真值得參考。Ti 多語社會,需要多語 ê 語言政策,無語言政策雖然比惡質 ê 單語獨尊 khah 民主,但是放牛食草是無負責任 ê 態度,制訂多語 ê 語言政策,撥出國家預算來做保護弱勢語言,實施母語教育是多語社會負責任、有遠見 ê 政府應當做 ê,無管台灣抑是美國攏真需要這款政府。

我 ê 論文有華語版、有客語版;我 ma 有華語版 ê 社論 kap 評論,這 ma 是我對多語社會理想 ê 一個實踐。咱應該開始 ho 台灣成做一個慣勢翻譯、無驚麻煩、有包容心、會-tàng 互相欣賞、互相學習語言、文化 ê 一個進步國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