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環印度洋即將成為下個世界戰略重心的到來

賴怡忠
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馬偕醫護管理專科學校助理教授

近三十年來的中國崛起改變了亞太與世界局勢,中國崛起的主要憑藉是其經濟崛起,而中國的經濟之所以能夠崛起,靠的是豐沛且廉價的勞動力、國家對土地的獨佔權、以及一黨專制對社會資源分配能力的壟斷。過去十年,我們也看到中國崛起逐漸走向具高度侵略性與擴張性的方向,使亞洲各國對中國崛起的未來感到不安。

以中國的地緣位置,其崛起對整個亞洲都造成影響。特別是中國崛起對能源需求更殷,為了確保其能源的來源,中國一方面強化海軍投射力量,包括建立遠洋艦隊、發展航母戰鬥群、建立環印度洋沿岸的軍商兩用的港口據點。除了海上力量的建構外,中國還與伊朗、巴基斯坦、以及中亞諸國等合作,希望建立幾條不通過印度洋–麻六甲海峽–南海–東海的陸上油氣管線。對印度來說,與中國本就存在邊界領土爭議,中國更與巴基斯坦合作牽制印度,現在連其戰略後院的印度洋,都可能面臨來自中國新興海權的挑戰,以及中國利用建構油氣管線而發展出的東非–中東–中亞–南亞的外交攻勢,因此所感受到的中國戰略包圍更是明顯。

但是中國經濟的成長動能已過,國際上對中國經濟的共識已是這是個成長減緩甚至是硬著陸的經濟體,中國因為一胎化政策已使其「人口紅利」快速萎縮,國際上有種說法,認為中國可能在富起來前先變老(getting old before getting rich),更不要提其不均衡發展加上獨裁體制導致社會分配問題的嚴重化。現在的中國,或最起碼3-5年後的中國,不太可能繼續如2002-2009期間發光發亮的過程。但只要中國維持獨裁體制,強調中國夢的民族主義,缺乏政治自由化的改革,一個內部高度不穩定且衰落的中國,其對外做為會變得更為激進與衝突性。習近平上台後,明明其權力基礎比胡錦濤更為弱勢,但對外作為卻比胡錦濤更具衝突性的發展,與這樣的內部邏輯有關。也因此對印度來說,只要中國的態勢不變,與中國發生衝突的機會在未來會變得更大,而不是更小。印度是無法從外交自制而獲取與中國的和解。1962年中印戰爭的發生過程可做為例證。

但從更大的國際經濟與戰略架構發展過程來看,如果說20世紀上半是大西洋兩岸主導世界的大西洋世紀,20世紀下半出現跨太平洋兩岸主導權世界經濟與政治的發展,21世紀的經濟與戰略重點更向西太平洋轉移的話,未來50年的21世紀將可能是「環印度洋 Indian-Rim」區域成為世界新的經濟與戰略重點的發展。中國崛起是西太平洋經濟崛起的一環,但也是末班車了。但正如同西太平洋的崛起協助中國的崛起,使世界目睹中國崛起的現象,我相信印度洋世紀的到來也將會看到印度角色的不斷提升,並成為世界前五大超級強權之一。

比較「太平洋兩岸-西太平洋」在20世紀下半崛起的經濟過程,以及現在在環印度洋所看到的分工發展,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太平洋兩岸-西太平洋」的崛起與冷戰結構有關,西太平洋國家做為勞動力的提供者,東太平洋的美國則是市場與技術的提供國。先是日本,繼而是東亞的台、韓、星、港的亞洲四小龍,接著在1997亞洲金融危機前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東南亞四小虎搭上列車,最後是中國。西太平洋國家彼此出現的垂直技術分工與市場區隔的發展都與此有關。

但在今天的環印度洋是什麼狀況呢?印度洋幅員遼闊,西起南非、肯亞、坦尚尼亞,東到東協以及澳大利亞,向南甚至可能連繫到巴西與阿根廷等南美洲國家。在此我們看到有來自孟加拉、印度的勞動力,來自東菲的資源,中東的能源提供,印度的班加洛提供軟體物流管理,新加坡提供財務金融槓桿操作的知識,來自中東的油元則是資金的重要來源,印尼提供半成品與組裝,回賣到印度與東南亞的新富階級,當然還包括美國與歐洲的市場。這是個人口超過二十億,有不同文化的植入(印度文化、穆斯林文化、東南亞),本身有能源、有資源,更是全世界超過85%三十歲以下年輕人口的集中地。這個區域的發展潛力無窮。而印度處於最核心的位置,就如同中國在東亞所處的核心位置一樣。

對台灣、日本以及美國等國來說,如何與這個逐漸形成,且必然在未來占有關鍵地位的「環印度洋經濟區」發展關係,是現在要處理的問題,特別是當中國發展的趨緩已成定局,急需尋找出路的台灣經濟,以及日本與美國的戰略分析者,除了思考眼前要面對的中國問題外,也應該想到「後中國崛起」的因應路線,與「環印度洋區域」的交往,是處理「後中國崛起」時代的關鍵。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