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訂「反併吞法」

李喬◎作家
廿一世紀的今天,人類已經體悟:「世界一個生態體系—尊重在地族群」的今後生活方式,不幸的亞洲,悲憤的台灣,身傍竟然盤踞—「擴散性惡瘤」!「惡瘤」不會自制自抑,吾人為求存活,請認真思考並趕速制訂「反併吞法」以自保,以此為基礎,與亞洲、全球人共同努力,俾使人類免於浩劫而步上康莊大道。

中國不可能停止外侵

這裡所稱「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那批集權、專制統治群;那是一個「人民不在場」的地方(中國),所謂國不過是「統治群」的碉堡而已。誠然統治者會依時移易,但在可知的未來,其質性是一致的。尤其那擴散性特質。

中國沒有國界觀念,沒有尊重不同的意識。在彼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彼「認定」中國人,中國文化最優秀;彼有責任「天下為彼之公」,「世界大彼之同」,這是「中國的使命」,於是彼成為「血統的民族主義者」,在策略上轉化為「文化民族主義者」,於是志在「漢字文明圈」,在亞洲在全世界……不斷擴散、入侵,意圖一統世界。

中國在歷史行程出現兩個大轉折:一是百年來受盡屈辱,一是今日已然成為龐然巨物。到此,彼非有以證明其偉大並「順便」雪恥不可。平心靜氣來面對,以個體喻群體:今日中國的「情狀」,絕對臻至精神病的境地,是一種「多發性混合精神病」,看來是「非器質性精神病」,也可能深及「器質性腦症」。彼可以公然表示:我的(中國領域)是我擁有的,別人的(台灣)也是我的;不肯屈服就以毀滅性武器相向。在其深層謀略,彼虛擬一群「可能入侵中國」的帝國主義者,這不是「病態恐懼症」而是深層外侵策略:是以此假想敵對作為入侵四鄰——西藏、新疆、台灣的「有理藉口」。站在台灣立場言:誰是入侵者,誰是帝國主義兇渠?中國嘛!中國這種勢態——病態,能自療自癒嗎?不可能!

亞洲受困世界動盪

中國成為世界廉價勞工市場、消費市場;餵食東西方製造業、資本家。近期看,姦夫淫婦皆大歡喜,長遠看,經濟的、資源的潛在風暴不斷儲積,然而,短視卻是人類的宿命,無可如何的。不過任誰都清楚:無止境膨脹的巨瘤有朝一日會佔據所有存活空間,「中國化」是不能讓異己存在的。於是亞洲甚至全球的領導人,清醒者能真正心平氣和嗎?實際上全球戰略的啟動,同盟的凝聚,武器的精進……凡此不是時日進行中嗎?中國對21世紀的「貢獻」居然是如此!「偉大中華文化」的倡信者,冷靜沉思,不知感受如何?當然,除台灣之外,這些邦國都無眼前之憂,暫且安非他命一番吧!可是台灣不行!台灣時日都在被併吞被佔領情勢中。吾人不得不面對的酷烈命題是:抗而存活,還是屈而覆亡?

台灣反併吞自救救世

台灣的居民,福客二族的父祖是為求生存而逃離原鄉的;1949年前3、4年間來台的「外省人」是中共軍「殺剩下」的餘生者。吾人根骨裡隱含中國文化因子,但在時間與環境陶冶下,已然是新的種類,而這些人最能體會中國的可怕。就現實言,日時分秒在中國毀滅性武器瞄準中,固然部分人據於生物求生本能的驅使而恐懼顫慄,但是仰望自由天空,瞻望子孫福祉,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是會起而抵抗的。吾人了然:怕死往往死定矣,不怕死不一定會死;「不一定死」中求得子孫永世的安居生活,這個「思考模式」將匯為主流,將引導台灣人挺身抗拒中國入侵。

古今東西皆然,寡頭、獨裁、極強統治,勿論影子如何龐然嚇人,質地絕對虛浮軟弱的。台灣起來反抗惡霸中國,讓亞洲、全世界乍聞春雷而清醒;秦王政、羅馬帝國、赤俄巨霸一一倒落歷史塵埃中!台灣抗強權反併吞,另有深刻意義:中國黑暗內陸的6、7億人民,可以望見遠洋天邊的一絲光明;於是給予內部抗暴的信息。實際上拉開距離以觀:中華帝國的崩頹,最後仍由中國人民自己去促動完成。中華帝國的瓦解,世上小暴政不足論矣!所以「中國困境」是人類自己製造的——最後一場困境,克服它,人類將以命運共同之姿,保衛地球生態,永續經營,安享平安幸福。在歷史長河上,小小台灣,苦命台灣,卻處於艱鉅而偉大的關鍵位置。「反分裂國家法」?去它的反分裂國家法!台灣是吾全體台灣人的國家。在此呼籲由民間而政府,趕緊訂定「台灣反併吞法」:團結內部,一心共命,以鐵血保衛台灣,抵抗那「擴散性惡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