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美齡 拒絕中華民國不假辭色

林美挪◎自立晚報記者

「本人以人權至上信念,不分政治立場,對人權受害者,均一律支持到底。而金美齡女士愛台灣之心永不改變,雖被誤會甚至打擊,決不改初志。」人權律師李勝雄以基於愛之深、責之切的善意發言,對金美齡專程返台召開記者會聲援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小林善紀發言引起的風波下了這樣的句點,但顯然不及擋住金美齡拒絕承認「中華民國」所引發的另一起風波。

金美齡觀察現在的日本陷入精神頹喪的虛無年代,倒是台灣還保留五十年前日本人所遺留的日本精神,為了「挽救日本人」,所以要把台灣介紹給日本,於是她邀請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訪問台灣,出版「台灣論」一書。卻沒想到該書從資政許文龍有關慰安婦的發言,一路爭論到連金美齡這位公親都變成事主。

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曾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參與反抗暴政運動,尋求建立自己的國家」。有那麼一群人為了追求台灣獨立運動付出青春歲月,長年亡命異鄉,忍受親人生離死別,落葉歸根熟料何時可得,台灣獨立已不只是運動理想,更是生命信仰;即便國內已經政黨輪替,陳水扁當選總統執政,距離建國目標仍有落差。就是這樣的台獨信念,使得受聘總統府國策顧問的金美齡仍十分堅持不假辭色地拒絕「中華民國」。

陳菊曾描述黃昭堂、許世楷、羅福全、侯榮邦、金美齡,林啟旭等在日本的聯盟成員,除了具有堅決的台獨意志外,最令她感動的是他們之間動人的革命感情,卅年如一日的共事相互提攜。觀諸駐日代表羅福全在立法院面對立委質疑他在公開場合唱日本軍歌時,他寧可二話不說高登唱起國歌,但無論立委如何追問,羅福全始終不對金美齡在《台灣論》事件中的言論做任何評論,這或許提供見證這夥人的革命情感。

一九九一年政府的黑名單政策解除前夕,金美齡在日本首度接受國內媒體訪問時,提及她投入台獨運動的源起說,她有一個朋友在台灣的一個地下大使館工作,告訴她她在黑名單中排名第二級,她覺得很「失氣」,因為這表示她努力還不夠。

金美齡說,她念北一女初中部時,班上只有一個中國人(外省同學)她倆一直到現在都是好朋友。記得考高中要考國語,在當時對台灣人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於是有一次作文題目是「如何增進外省人和本省人的感情」,她就針對升高中考試的不公平會強化本省人對外省人的敵意發表文章,結果老師把她的文章公布,班上大部份外省同學就聯手欺負她,認為她是問題學生。

到日本深造時,有位英文老師提及世界大戰時,英國為了防止歐洲間諜滲透,要為每個國民做身分證,英國人大力反對這種管制國民的措施。金美齡也才發現國民黨就是利用身分證在控制人民,她才警覺到台灣人的政治意識太缺乏了,而後看到台獨聯盟出版的「台灣青年」受到很大的衝擊,一九六二年她就主動加入「台灣青年社」是為投入台獨運動的啟蒙。

對照眾多滯留海外的黑名單人士,先前既缺乏與國民黨政權近身過招的機會,往後又受困於鮭魚返鄉水土不服的窘境,金美齡留學日本奮鬥卅年,除著書講演評論時事外,她還活躍於日本的主流社會,無怪她相當自負自己是台灣的代言人,自認最有資格擔負台日交流的重任。

儘管金美齡的若干言論無法為國內多數民意接受,甚至招致許多人的聲討,但對於長期從事台獨運動的陣營而言,金美齡這位台獨小辣椒這回讓大中國意識派人士可真夠嗆得了,不知有多少同志向她高登大拇指頭。

金美齡針對小林善紀先生被禁止入境乙事之聲明 2001/3/4

針對《台灣論》日本漫畫作家小林善紀先生被禁止入境乙事,金美齡以個人身分發表聲明如下:

一、政府應立即撤銷該侵害人權、損害國際形象之禁令,歡迎小林善紀先生隨時來台灣訪問。

二、對於造成此違反人權、妨害言論自由、傷害台日外交關係結果,應儘速加以補救,追究失職官員之政治及行政責任。他們已違背陳水扁總統 5月20日就職演講對維護人權之政策,其傷害國家形象,比油污事件更嚴重。

三、對妄顧人權、破壞言論自由、以焚書禁書為手段如馮滬祥之流,及在立法院要求禁止小林善紀入境之在野立委,應受公開譴責。

四、新政府及台灣人民應認知台灣的民主化得來不易,大家要共同維護,不再重蹈過去戒嚴時期侵害人權、限制言論出版自由、阻止支持台灣民主的外籍人士入境之惡政覆轍。

金美齡謹識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