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靈樂團的祖國──台灣

王正中◎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前會長,五一一台灣正名運動聯盟策劃部部長

「……將此獎獻給提供源源不絕創作靈感的泉源,祖國──台灣」,這是8月2日金曲獎最佳團體獎得獎者──「閃靈」,在得獎時最末一段的得獎感言,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場合,一場被充滿認同「祖國──中國」所組成的主、協辦單位構築的商業盛宴中,這一群年輕人的肺腑之言,格外令人感動。看見他們對於「祖國──台灣」的堅持,以及「母親──台灣」的感謝,除了欣喜後繼有人之外,我也期待他們的得獎,能影響傳統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前輩和朋友們,開始嘗試用非傳統的運動觀念和全方位的態度,來接觸用非傳統行動的新「台灣國民」,和他們對話,提供援助,建立新平台,創造新視野,讓「台灣國」行動,能真正落實到所有「台灣國民」的生活中,在音樂裡、大賣場裡、火車廂裡、醫院裡、球場裡、電影院裡、百貨公司裡、在山間、在田園、在沙灘、在你、我的心裡。

開始這樣的想法和對話機會,源自於三年前,在陳水扁當選總統,許多優秀的年輕人加入執政團隊之後,社運界中的青年人口,在瞬間極度萎縮,這才令人驚覺,原來社運界裡的青年來源相當狹隘(其實這才是常態)。也就在此時,結合許多社運團體的民間組織──「台灣全國站起來」運動聯盟,現任執行長魏瑞明於一個偶然的機會裡,邀請了「閃靈」的團長,也是全國搖滾聯盟的總監Freddy,共同舉辦「SAY YES TO TAIWAN 」演唱會,嘗試提供不同的年齡層,前輩與年輕人之間對話的新平台,我身為聯盟成員的一份子,也開始了一連串和Freddy的接觸。雖然我也曾有著和他一樣玩樂團、留長髮的相似背景,但是我們每次的談話內容,卻總是圍繞在如何提升年輕人對於這塊土地的歷史脈絡和國家認同有更清楚的認知。在聆聽的過程中,我感受到這位年輕人(其實我才大他十歲)的理想與熱忱,更聽到了他正面臨的挫折與無奈。在一次談話的最後,我僅淡淡地對他說:「我們的前輩已經完成了他們那一代所應當完成的任務,而我們這一代也應該完成我們這一代必須完成的任務,上一代的年輕人奠定了台灣民主發展的基石,這一代的年輕人則必須完成建立『台灣國』的歷史工程。」在我說完後準備離開之際,我看他默默地思索著這個說法的背後,所必須承擔的壓力與責任,而這個為了實踐理想所面臨的難題和箇中滋味,實也造就了Freddy的英雄形象和歷史宿命了。

就台灣的非主流樂團發展史而言,Freddy和他們這群工作夥伴,是真正在台灣非主流樂團蓬勃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推手,這一群人也建立了搖滾音樂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無論是這十年來,每年四月在墾丁的「春天吶喊」,已經成為全國上百個學生樂團和音樂人的朝聖大會;以及成立「全國搖滾聯盟」,讓這群地下樂團的表演和發展,正式地組織化和商業化;連續舉辦了七年(由於債台高築,明年即將停辦),遍及全國北、中、南、東的「野台開唱」,再次提供超過一百六十個學生樂團的表演機會,其影響所及也間接催生福隆的「海洋獨立音樂大賞」;與準備邁入第五屆的「紀念二二八反中國併吞和平搖滾演唱會」等等,這還不包括「閃靈」,這支台灣在全世界最知名的音樂團體,受邀表演行程從歐洲、東南亞、日本、北美洲等數十個場次及地區,都有他們代表台灣的足跡,而他們一路走來地落實在地精神,和涵養台灣元素,就算碰到負債累累,咬牙硬撐的時候,也從未有任何退縮,我永遠記得Freddy在第一屆「世界台灣人大會」記者會裡生動的一席話:「滿清時代的孫中山,因為對大清政權的不滿,所以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現在我們也不滿意中華民國,所以採用與孫中山相同的精神,要建立台灣國。」這是值得我們深深地為「祖國──台灣」孕育出這樣的年輕人,同感驕傲與慶幸,也應該會因為有更年輕一代的競相投入,讓「台灣國家」的建構過程裡,覺得踏實與收穫。

正當「祖國──台灣」已經從一群年輕人,在一個國家級的音樂盛宴中被大聲高喊出來的那一刻,其實也象徵著「祖國──台灣」出征的號角,開始全方位響起了,「台灣國民」的心中,也應該開始就戰鬥位置準備出發,這是屬於全體台灣國民的「新國家」行動,我們的共同母親──台灣準備好了,「閃靈」準備好了,希望你、我,及所有的台灣人也都準備好了,讓「祖國──台灣」揮揮衣袖,將「中華民國」撢進和他同父同母的中國,而讓「母親──台灣」源源不絕,似泉源般的乳汁及養分,真正供養給攜手為這塊土地打拚,矢志將台灣推進世界先進國家之林,新台灣人的靈魂之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