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的日本教科書觀

伊藤潔、林建良

八月二十三日朝日新聞、產經新聞等日本各大報報導,陳水扁總統在與日華教育協會日方人士見面時,對日本最近的新教科書提出批判,強調日本不該歪曲事實竄改歷史,也教訓日本該顧及鄰近諸國感情。此論調完全與中國的對日觀點毫無兩樣,基本上是站在中國的立場來看日本。 不知道阿扁是否看過日本扶桑社新編的教科書,他所謂的歪曲與竄改的史實部分到底是指那一段記載?如果阿扁只是隨著中國的步調批判日本的教科書的話,那麼他的見識令人懷疑。目前日本中學使用之歷史教科書共有八家出版社發行,其中舊有的七種對台灣的描述僅提及國民黨敗逃至台灣而已。而阿扁所批判的扶桑社新教科書是唯一站在台灣人觀點提起蔣介石的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中殺害了三萬台灣人。

在台灣的中國人以仇恨心理批判日本的新教科書還多少可以理解,台灣的總統也跟著中國人批判最親台灣的教科書,其輕率與膚淺實讓人不得不搖頭。筆者難以理解,阿扁是代表台灣還是代表中國向親台灣的日本人及日本教科書抗議的。 此次訪台的日華教育協會成員在日本屬保守陣營的言論大老級人物,訪問團團長、拓殖大學總長的小田村四郎先生更是被日本尊為保守派的精神領袖。小田村總長的祖父是當年來台灣的教育者,為殉難於芝山岩的「六先生」之一。

也因此小田村總長對台灣有著相當深厚的感情,在日本常為台灣發出正義之聲。在中國及國內統一派之前如此軟弱的阿扁,在親台的日本友人之前擺如此高的姿態,真不知阿扁是否分得清楚敵我。 在日台灣同胞國籍被日本政府記載為「中國」,我們多次向總統府陳情卻不見阿扁向日本政府抗議或向來台灣訪問的日本政治人物表示關切。

有這種只照顧中國人心情無視台灣人尊嚴被踐踏的台灣總統,也難怪被中國看得扁扁。 此外,阿扁順著經發會的意見要解除戒急用忍政策,有不少日本的政治學者向筆者表示疑惑,何以關乎國家安全如此重大的政策修正會由一個違章建築的臨時性會議來決定?何以阿扁選擇在此時向企業及統派勢力妥協,向中國傾斜接近?阿扁到底是捍衛台灣安全的「台灣之子」還是引狼入室的敗家子?在日本學者的眼中看來,阿扁所謂的「解除戒急用忍可以展現台灣信心」的說法,無異於擁盜匪入室來展示自信一樣的幼稚。

日本在最近發表其「防衛計畫大綱」,提及日本將把其防衛重點往南移動,其中最主要的因素乃是中國的擴武政策及日漸露出的領土擴張野心。日本為了在台海有事時能因應美軍共同協防台灣海峽,因而將其防衛重點南移。在日美軍的存在對中國妄想侵略台灣的野心有極大的嚇阻作用,有事時,日本的後勤補給也關係著美軍戰役的勝敗。

因此日本的態度對美國是否出兵與使用何種規模的戰力,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力。為了台灣的安全,我們不只有必要與美國保持緊密的聯繫,也有必要爭取日本的支持共同維持台灣海峽的安全與和平。

這個簡單明瞭的利害關係何以阿扁看不出來,反而往台灣最大的敵人中國接近,解除自己的經濟武裝與狼共舞。 阿扁這種敵我不分的草率而幼稚的政策決定過程也許才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