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雞的年代─揭開連戰集團的面紗

鄭欽仁◎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中國國民黨的連戰集團訪問中國,4月29日連戰在北京大學演講,嗣後與胡錦濤會談並發表「新聞公報」,其內容出賣台灣,昭然若揭。國共雙方表面上斷絕往來已有六十年,但陳倉暗渡,並非由現在開始,在此不予討論。招降納叛本是雙方的伎倆,但國民黨對中國共產黨的「統戰」從未贏過。

招降納叛,受之如飴

自從開放探親以來,國民黨的反共一時消失匿跡,黨、政、軍的要員紛紛離去,軍方的忠誠問題更是嚴重,1995年9月我發表了一篇文章「將軍的迷惘」受到攻訐,如今證實所言不虛。

尤其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全世界在譴責暴力,並加以經濟制裁,唯有自稱「中國人」者趨之若鶩,就怕有一天被吞併算舊帳。這樣去附會中國共產黨的暴政而殘害中國者,現在高喊「統一」而不知恥。

200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失掉政權,這些失意的政客,不管是黨、政(包括外交官員)、軍,都儘毀謗台灣之所能。最近受到國家裁培的政商受到某些媒體的諂媚,高倡商人「無祖國論」。國家法制不立,遂有連戰集團公開「聯共制台」。連戰在北大演講,提到傅斯年 ,但傅斯年隨國民黨逃難來台,「不食周粟」還留有名言「歸骨於田橫之島」,不知連戰、江丙坤、吳伯雄、丁懋時…..等人,聞之是否汗顏。

連戰的仇恨與中國整合泛藍之陰謀得逞 2000年的總統大選,連戰與宋楚瑜落敗,連戰仇恨在心,看不起草根的台灣人當選總統,2004年的大選又落敗,始終不承認人民直接選出的總統。 2000年中國鼓勵宋楚瑜政變不成,又忌台灣人當政,故企圖整合泛藍,分裂台灣。當時江澤民的智囊團體「全國台灣研究會」漏出口風,謂「連宋合作」短期或酗ㄔi能,長期看來是可能的。中國的因素,更使國民黨的政客遊走臺海兩岸,在2004年的大選,宋終於屈就連!我在2000年10月30日以「國、親兩黨合作,或早出自中國的策略」為題,寄送陳水扁總統,但只是徒勞。畢竟五年來中國的統戰是成左滿C

連某閉塞的文化認同

連戰在思想上的「閉鎖」反應在文化認同上,他要討好北京,對台灣「去中國化」表示遺憾,但不問外來政權統治下在思想文化教育上留下的遺毒,使台灣人不知他的先人如何在這「場城」上奮鬥而否定自己,被「外來(移民)文化觀」、「外來歷史觀」所洗腦。面對全球化的時代,對多元文明,多元文化與多元社會應有所認識,使價值觀也有客觀化;這是台灣朝向全球化正要走的路。但連戰腦筋的閉塞放不進新東西,所以企圖「去台灣化」,要讓兒童與青年偏向「中國文化」的內涵。連戰甚至不知道台灣文化本身即是多元的,自十七世紀已經受到西洋重商主義的影響,而各族群的自主性也應受到尊重。海洋國家的台灣是開放的,非內陸國家的中國可以媲美。

操弄族群的能手

連戰批評綠色政黨挑弄族群,撕裂社會,非常沒有道德。國民黨當政久了,失掉政權後就像連戰這樣失意的政客不能遵守遊戲規則,煽動「外省族群」的危機感,使他們結合在一起成為其投票部隊。連戰在選舉期間正如國民黨慣用的「譁眾取寵」,政見薄弱而以人身攻擊為能事﹔自2000年至今,莫不如此。連戰若選贏就是「民主」;選輸了,別人就是「民粹」。

戰兩次總統選舉都相信自己會當選。2000年的選舉敗在國民黨偽造民調,2004年選舉時,據勘輿界的人說,連戰相信易經派的相士,一定會當選,雖然失敗,繼續抗爭,「天命」歸於地。所以至今不承認陳水扁為總統,這是「民粹」還是「民主」?

外省族群若不能相信台灣歷史經驗有接受外來的移民,而相信連戰的被中國「統一」,恐怕需要再準備流亡。

背叛國家,將台灣拉回內戰架構

連戰在北大演講公開表明「認同這個國家」還以手勢指著當地,明白表示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連戰因此贏得掌聲,台灣某報紙卻說是認同中華民國。

連戰還說,別人指他進行第三次國共和談,「所以我的目的是要『聯共制台』。但是,現在那個『台』下面還有個『獨』字。」顯然在強調他的認同主張。

國共內戰架構已在1991年因台灣停止「戡亂時期」而結束,1996年台灣人民直選總統,應是主權、領土、人民已經界定清楚,不涉中國大陸。三次的總統直選,連戰本是參選人,應該有這樣的認同義務,但連戰此次中國之行,卻將台灣拉回中國內戰體制,這是不道德的。

又在2000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已失掉政權,還有「國共問題」存在?若是問題還存在,那是中國帝國主義的侵略威脅。連戰勾引敵國對付台灣內部,台聯黨譏之為「兒皇帝」並不為過。台灣是信奉直接民主,不能用卑鄙手段奪得政權。

違法的新聞公報

連戰和胡錦濤(中國共產黨主席)共同發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新聞公報」,但「公報」只能是政府對政府,故連戰違法。

中國共產黨是一黨獨裁的國家,黨國不分,無所謂違法;但台灣是民主國家,不容如此。不過,由此可以看出連戰的心態,政權只能由他包辦。

話說回來,如此違法行為,民進黨政府能否堅持法治,是我們所關心的。

「九二共識」,各唱各的調

連、胡的「公報」說:「兩黨共同體認到,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其實胡、連並未達共識。在記者會上,連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胡所說,無「一中各表」,且不見「公報」明文記載,以後將成為爭論的問題,但台、中雙方未來談判不成,可以將責任推給民進黨政府。

「一中各表」再1993年「辜汪會晤」後,中國隨即改變態度,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中國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如此,中國若是承認「一中各表」,即承認兩個中國,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社會已取得代表中國的正統地位,當然不願後退。

對台灣來說,「一中各表」陷入內戰體制,台灣在國際社會仍會受中國的圍剿,將來對和平沒有指望。國家的主權屬於台灣人,台灣人決定自己的前途,擁有自決權,這是台灣人必須堅持的。

與敵人聯手,污衊台灣人的正名、制憲等運動

戰在北大演講,在敵國面前公開污衊台灣人民的制憲、正名、去中國化以及「台獨」時間表為「民粹」主義取代民主思想。連戰身為中國國民黨主席,對國民黨執政時期以來造成台灣在國際社會喪失生存空間應該道歉,但連戰沒有這樣做,且污衊台灣人民受中國武力威脅而發起的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運動。

過去因國民黨的施政錯誤,在1971年中華民國不能代表中國,且被逐出聯合國,因此引起正名運動。當時雷震向蔣介石父子提出「救亡圖存獻議」,主張改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外交官的楊西崑提出「中華台灣共和國」。1981年與西班牙的商務談判,對方要求以「台灣共和國」名義簽署協定,當時還取得中國默認。但國民黨拒絕「正名」,遂使國家喪失國格,一直到現在不論官方或是民間活動在國際上都受到中國的杯葛。

至於制憲問題,國民黨的元老如雷震等早已議論這部憲法的缺失,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是三權或五權分立,總統與行政院長的職權等等,都是待解決的問題。

正名與制憲運動是中國積極阻擾的課題,這些問題若解決,不但台灣的「民主化」深化了,而且成為普遍性正常的國家。連戰討好敵人,污衊台灣人民為「『民粹』主義取代民主的思想」,這種喪盡良心、風向雞的政客,其心可誅。國民黨黨員應與連戰劃清界線,將該集團開除黨籍。

「中華民族」是國共勾結的語言

連戰的中國史的認知是幼稚的,他將華北傳說中的部落酋長當作祖先,故提出「炎黃子孫」,難道可以當做中國指稱的56個民族的祖先嗎?

連戰頻頻以「中華兒女」、「中華民族」作為國共合作的前提與訴求,同時呼應中國的民族主義。但藐視台灣有台灣的民族主義(國民主義)。

到底什麼是中華民族?據孫中山的說法,中華民族包括滿、漢、蒙、回、藏五個民族。其民族的定義,是有共同的血統、生活、語言、宗教與風俗習慣,試問以上五個民族有共同的血統、語言等等嗎?

國民黨現在接受中國的定義,將56個民族合稱為中華民族,其中更荒唐的是將「高山族」列入其中,但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從來沒有支配過高山族與台灣,而且高山族並非一個。

中國人常將民族、國民、族群(ethnic group)甚至部落(tribe)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中華民族英譯作The Chinese nation,其nation是單數,56個民族成為一個民族?其觀念之曖昧,由此可知。

又56個中,有一些是屬於族群,有一些是本來有他們的國家的國民,因被中國所吞併,他們不承認「中華民族」。

中國人以虛構的「中華民族」論做為認同,台灣六十年來的教育受國民黨的毒化﹔台灣有自己的國民主義(nationalism),不能接受這種統戰的歪理。

五大促進重點

「國共會談新聞公報」所發佈的「五大促進重點」幾乎都是陳水扁總統所提過的,除了上文所提到的九二共識、和平協商之外,尚有四點。

第二點有關建立軍事互信機制,不提終止間諜船與潛艦入侵、及撤離飛彈。第三點促進兩岸全面交流,只會逼台灣門戶洞開,所提到的犯罪並不提引渡偷渡犯等﹔對於經貿方面,是否能即時對世界貿易機構(WTO),自由貿易協會(FTA)及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方面先停止杯葛,營造台、中協商的平台,此又關係第四點。但第四點提出「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優先討論台灣參與WHA的問題」而不及上述諸項。

但加入WHA(世界衛生組織),美、日已表態支持,自由民主國家大致會跟進,而且也只是觀察員身分,何況這關係人權問題,且又中國多年來SARS等問題使中國醜態百出,台灣若這一次不能加入,中國也難於持久反對,故選擇WHA做為協商的「優先討論」問題,是順水人情。

國共達成的五點「共同願景」不是一蹴可及,暗盤的交涉不知多久。但將來要達成協議必須靠公權力,對於這一點他有自知之明。以後中國的杯葛,台、中雙方不能達成協議時,連戰仍可以利用這機會指責扁政府的無能。

亂了五年該休矣,國民黨員何去何從

連戰自從踏上總統選舉之路,一直抨擊競爭者。2000年他落選,因優越意識看不起陳水扁;2004年再度落選,根本不承認陳水扁是總統。他批評五年來台灣在各方面的混亂是因為扁政府的無能,其實他是始作俑者。

五年來他帶頭攪局,逼使泛藍者不敢不跟進,尤其把「外省族群」綁在一起,使他們不能不有集體意識來反對台灣要成為主權國家的訴求,並且成為他的投票部隊。

照理說來,國家與國家間的交涉,為國家的利益,在野黨與執政黨合作共同打開國家的困局是常有的事,譬如19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自民黨利用公明黨、無黨派的東京都知事與中國交涉,又如彭定康競爭英國首相一職失敗,出任英國最後一任的香港總統。但這都有共有的國家認同。

但連戰不是這樣。如上文所說的,他在文化認同上,根本否定台灣的思想、文化和台灣的主體意識。在國家認同上,他是認同中國。他明明知道在國際上中國一詞已經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已失去中國的代表性。他用口頭與手勢表明「認同這個國家」,具體指認中華人民共和國。

他的「聯共制台(獨)論」,更否定中華民國的民主主義體制,主權在民的基本國策。

連戰自2000年以來已經在台灣亂了五年,使民心惶恐。卻又在中國公佈『反分裂國家法』受到世界輿論譴責時配合中國的統戰,淡化台灣的危機問題。該法的公佈是中國為了對台由「非軍事戰爭行動」進入「軍事戰爭行動」時期而制定的法,由該國橡皮圖章的「人代會」認可,完成向台灣發動侵略的手續。這些都在上文說過了。

連戰背叛台灣。中國國民黨員應該罷免連戰集團;否則,應該退出中國國民黨,或加入其它政黨,或是另組「台灣國民黨」,與國共同謀劃清界線,拒絕賣台,纔不致辜負從台灣這塊土地所受的恩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