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屁可以 卵葩不行

陳國雄◎台灣安保協會研究員
這年頭有些事很奇怪,馬的屁股竟然比人類的陽具高尚。

話說北京話的「拍馬屁」,台語的正解翻譯原本就是「捧卵葩」。但是在以台語為母語的人口佔大多數的土地上,人人可以肆無忌憚用北京話說「拍馬屁」,但是如果有人膽敢以台語講出意義完全相同的「捧卵葩」,就會被冠上「不雅」而蒙受非議。台語的「捧卵葩」真的比北京話的「拍馬屁」不雅嗎?非也,這是一種極度膨脹的「大北京話沙文主義」,不自覺地掉入製造族群對立的泥沼之中。

台語用「鼻屎大」來形容對象的「規模很小」,並非形容對象是「鼻屎」。但是某些媒體卻報導陳部長以「鼻屎」形容新加坡,這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台語叫做「豬母牽去牛墟」。從「鼻屎」的觀點出發,台語的「豬母牽去牛墟」真的會比北京話的「牛頭不對馬嘴」下流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