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九合一選舉後的台灣新局勢

李明峻

台灣安保協會秘書長

一、前言

2014年11月29日的九合一大選,中國國民黨遭到史上最大挫敗,其後雖改由朱立倫擔任黨主席,但整體氣勢持續低迷,待至確定由洪秀柱代表中國國民黨參與總統大選後,更是無法擺脫頹勢,甚至連一向穩固的立委選情都彷彿要崩盤。隨著宋楚瑜加入戰局,雖激起相當的話題性,但迄今尚未出現三足鼎立的趨勢,反而讓藍營選情更是一蹶不振。目前只有代表民進黨參選的蔡英文情勢相對穩定,依此情勢發展,2016年政黨輪替機率大增,綠營甚至連國會都有可能取得過半數,如此一來,台灣政治情勢將呈現前所未有的新面貌。

同時,台灣一旦再度發生政黨輪替,台、中關係和國際情勢亦將受到某種程度的影響。執政8年的馬政府接受「一個中國」,承認「九二共識」,以此和中國維持廣泛交流的和平狀態,但台灣社會反而是反中情緒日益升高,雖然中國憂慮台灣政局變化,祭出「不承認九二共識就地動天搖」的恐嚇,但效果如何可想而知。同時,美國提出「再平衡政策」,日本通過新安保法制,使亞太形勢出現重大轉變。

未來政黨勢力的消長與政治生態的變化將對台灣造成何種影響?國會是否會因中國國民黨失去過半數優勢而通過處理黨產的政黨法?台灣的民主是否可因此次選舉落實長年追求的目標?這些都值得深入觀察。

二、台灣政治勢力消長情形

九合一選舉結果,中國國民黨全面崩盤,民進黨不僅跨過濁水溪,翻轉中台灣,更攻進北台灣,另有無黨籍候選拿下3縣市,這場選舉讓全台執政版圖一夕翻轉。民進黨在22個直轄市長和縣市長席次中拿下13席,治理總人口數達1444萬人,超過台灣總人口數2341萬人的半數,可以說是已成為準執政黨。中國國民黨原執政的15縣市僅保住6席,而且其中多是險勝,嘗到有史以來最大敗績。

此次選舉不僅關係國民黨、民進黨未來的政治版圖消長與地方執政權更迭,並對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深具影響。如2009 & 2010年直轄市、縣市長選舉時,中國國民黨取得大多數席次,因此2012年總統與立委合併選舉,藍綠政治版圖雖有消長,但大致上仍維持「北藍南綠」態勢。但從2012年總統選舉結果來看,馬英九總統在15個縣市領先,7個縣市落後,而落後的7個縣市中,台南市、高雄市、宜蘭縣、雲林縣、嘉義縣與屏東縣為民進黨執政,只有嘉義市為國民黨執政。由此可見,直轄市、縣市執政版圖與總統選情有關。

就政治意涵而言,此次地方選舉為馬英九總統第二任的期中選舉,也可視為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的前哨戰。這次選舉結果開始解構北藍南綠的政治版圖,將影響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以及往後十年台灣的政治生態。依新台灣國策智庫的民調顯示,台灣民眾對於2016政權輪替的期待始終維持在七成五上下,甚至在蔡英文正式獲得民進黨提名之後,達到七成六的高點。人心思變的情緒相當高昂,高教育程度以及中壯選民(30~59)越是如此,連泛藍選民都有約七成接受政黨輪替的可能,瀰漫失敗主義。

其次,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2015年8月6日上午舉行記者會,宣布參選2016總統大選。依新台灣國策智庫的民調顯示,宋楚瑜的參選影響蔡英文支持度不大,卻對政黨版圖有重組的效果。這代表總統選舉並未發展成藍綠對決的態勢,而且兩岸議題並未發酵,反而是國民黨近期的紛擾疏離支持者。民調顯示,宋楚瑜對泛藍選民有近六成的號召力,宋楚瑜的參選撕裂泛藍支持者。原本泛藍支持蔡英文的有兩成,但因宋楚瑜的參選,這部分降到剩七個百分點,但宋楚瑜的參選對洪秀柱的衝擊最大,分裂泛藍選民的效果將會是選情的另一變數。也就是宋的參選對輸贏影響不大,卻對政黨版圖有重組的效果。

特別是立委方面,依新台灣國策智庫最新的民調顯示,就區域候選人支持度而言,民進黨三成一對上國民黨一成六,民調上有絕對的領先,這也代表整體情勢民進黨區域立委選情看好,不過高達三成尚未決定與一成四號稱要投無黨籍,也代表觀望的族群居於多數,表態率不像總統支持度那樣高,代表立委選情的不確定性也高。

其次,相對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這兩大黨,小黨與第三勢力的區域候選人支持度皆低迷,親民黨甚至低於第三勢力政黨,這代表總統支持度與立委選票間有一定的落差;但若以政黨票觀之,民進黨三成八仍居優勢,國民黨兩成一,比區域選票略佳。親民黨與第三勢力的不分區立委支持度各有八個百分點,如果以七成投票率來估算,似有突破百分之十政黨票的機會,代表在不分區席次有機會分到三至四席,顯示未來在兩大黨之外,關鍵力量將由親民黨與第三勢力競逐。

由此觀之,中國國民黨在立委方面確定無法達到半數,民進黨有可能單獨過半,至少與親民黨與第三勢力聯合一定會過半,黨產的處分出現解決的曙光,未來政黨競爭的公平性更將落實,台灣民主可望更上一層樓。

三、台、中關係的演變

關於美、日、中哪個國家對台灣總統選舉影響最大,依新台灣國策智庫最新的民調顯示,近五成的民眾認為是美國比例最高,其次是中國的三成六,日本的影響力認定僅一個百分點,這一方面代表國際力量的變化,另一方面也是過去歷史經驗所致。自台灣總統直選以來,台灣選民已經非常習慣大國運用各種方式影響台灣的選情,從1996年的飛彈危機,2000年的朱鎔基談話,2008年前連胡會,2012年美國國安高層在金融時報的談話,乃至今年習近平的天搖地動說。這些經驗中,日本雖與台灣關係密切,但卻是相對安靜的一方。

接下來的問題在於影響力的正負方向。高達八成四的民眾回應說不會因中國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而支持該人,僅有七個百分點表示會支持中國的表態。此點甚至泛藍選民中也有近八成反彈。此點顯示國外力量對島內選舉的後座力效果(backfire)。

過去中國介入台灣1996和2000的總統選舉時,多數民眾反而唾棄中國表態支持的特定候選人,而支持中國不喜歡的李登輝與陳水扁。雖然2008與2012年都是中方屬意的馬英九大勝,但目前的民調似乎回到1996和2000時總統選舉的情況,此點是否代表這次選舉國際氛圍的變化,以及中國對台灣影響力的下降?此點即反映在連勝文的選舉結果上,顯示中國背書的負面效果。

特別是中國影響力的下降,可以從選民對大選的重要議題選項中觀察。依新台灣國策智庫2015年7月公布的民調指出,過半數民眾認為是經濟發展(56.7%)最重要,其次為提升政府效能(15.2%)第三為社會公平正義(12.6%),再來國際地位(6.5%),兩岸關係落到最後,僅4個百分點,代表一個內向思維強調治理能力的選舉氣氛,藍綠選民間的排序差異不大,代表兩岸已經不是拉抬選情的特效藥。

四、國際情勢的演變

日美同盟之加深,源起於1996年。1996年中國向台灣海峽發射飛彈,美國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到台灣海域,以牽制中國威脅。日本在同一時期開始將1960年制定的日美同盟內容逐年修訂其適用範圍,尤其在阿富汗、伊拉克戰爭發生後,日本最精銳的神盾艦在第二次大戰後,首次通過麻六甲海峽,在印度洋參與後方支援工作。這是60年來第一次日本開始就其憲法可能的範圍積極參與亞洲安保上的國際貢獻,也是一個新的歷史序幕。

2005年2月19日,日本與美國「二加二聲明」,也就是雙方外交、國防部長就共同戰略目標中有關中國的三項戰略立場:

  • 與中國發展建設性關係,歡迎該國在區域及全球扮演負責任與建設性角色。
  • 敦促台灣海峽相關問題應以對話方式和平解決。
  • 敦促中國改善軍事之透明度。

一般認為這是日美共同勸阻中國的「勸阻戰略〈Dissuasion Strategy〉」的開始,但這並非宣示敵對或是新的圍堵戰略,而是將中國列為勸阻的對象。

2006年11月30日,日本眾議院在執政自民黨、公明黨以及最大在野黨民主黨的聯合支持下,一致通過首相安倍晉三內閣之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成為中央一級單位。2007年1月9日,日本正式將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又準備修改憲法使日本能成為與歐美同樣的「普通」或「正常」的國家,日本積極參與亞洲安保領域,已經是一個無後退的動向。

面對中國逐年在亞太區域提升的軍事佈署,美國於2012年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The Shangri-La Dialogue)」公開宣稱「再平衡戰略(Rebalancing strategy)」,表示今後美國在亞洲長期的軍事佈置,未來五年美國海軍在非美國領土的太平洋艦隊將增加30%的船艦,到2020年60%的艦艇和戰機都會佈署在亞太區域。美國針對中國在亞洲的軍事崛起,具有充分的制衡力量。

2015年4月,日本安倍首相與美國歐巴馬總統會談發表「美日共同聲明」強調,美軍與日本自衛隊將依「日美防衛新指針」,針對中國在東亞提升軍事緊張,日美強化同盟關係,這也是雙方針對亞太區域維持和平一致的見解。並明文表示,「任何片面改變現狀的任何國家的行動,就是對國際秩序的挑戰。」。

2015年8月20日美國國防部公佈「亞太海事安全策略(Asia-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 Strategy)」,提出透過四個面向來維持亞太區域的安全。亦即:

  • 強化美軍的軍事能力,以便成功嚇阻衝突與威脅;
  • 與東北亞到印度洋的盟邦及夥伴合作,強化其能力;
  • 利用軍事外交來建立更透明化的遊戲規則;
  • 強化區域安全組織,並鼓勵發展更公開且有效的區域安全架構。

這一份報告表示,美國加強軍事佈置不僅止於南海,而是涵蓋從東北亞、東海,包括台灣海峽、東南亞以至印度洋的亞太區域安全。提升美國在軍事上的抑制力量與同盟關係。很明顯的這是針對中國企圖改變現狀的全面性抑制力量。美國將與東北亞到印度洋的盟邦強化夥伴關係。由此可知,日美同盟可以說是對亞洲安全和平提供公共財〈Public Goods〉以穩定區域的安全,其實日美同盟最大的關切是針對中國的崛起形成足夠的抑制力量,也就是「力的均衡」以穩定亞洲和平。

可是目前這種「力的均衡」面臨新的挑戰。最近中國在南海區域積極填海造島,宣稱南海是中國「三沙市」的範圍。過去一年半,中國進行的大型填海造島總面積增大到兩千英畝,已經造成對周邊國家威脅,也直接挑戰美國一貫堅持南海區域應保持航行自由的主張。不但菲律賓、越南都在海洋問題上與中國有所爭執,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東協國家,都不希望中國填海造島造成改變現狀、破壞亞太區域和平。2015年7月,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 J.)公開表示,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的本質就是為了軍事用途,深水港足以停靠戰艦、飛機跑道3048公尺,足供中國B-52轟炸機起降,中方下一步將部署對空與反艦飛彈。對此哈里斯堅決明白表示,以美軍戰力將可輕易攻擊這些目標,並指稱美國會動用軍事力量捍衛自身利益,並協助盟邦防衛任何來自南沙島嶼的威脅[1]

就朝鮮半島與台灣海峽這兩個東亞不穩定的區域,美國認為日本是最能信賴的盟友,包括美軍在亞洲軍事上的重新佈置,日美有非常密切的默契與調整,因此希望日本加入維持亞太區域的安全與和平的行列。但日本由於有憲法上的制約,因此2014年日本安倍首相先以內閣決議通過「集體自衛權的行使」,使日本能夠在不更動國內憲法的情況下,在維持亞太區域安全與和平的事務上,與美國並肩作戰,以防衛日本國家安全。2015年7月,安倍更進一步即將在國會通過「安全保障關連法案」,這是日本在戰後七十年第一次立法,為保衛日本國家安全可以出兵行使「集體自衛權」。日本此次「安全保障關連法」立刻得到國際上普遍的支持,美國、澳洲、歐盟二十八國、東南亞國協十國,蒙古均公開表示支持。由此可知,各國顯然期待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認為此舉有助於維持亞太區域的安全與和平[2]

五、結語-台灣面臨的挑戰及因應之道

亞太區域和平是立足於「維持現狀」,任何單方面改變現狀就是威脅到「均勢(balance of power)」的和平。台灣海峽的穩定和平,也是同樣立足於「維持現狀」,這也是國際上被認同的兩岸和平關係。台海維持現狀,就是中國不得片面以軍事力量威脅台灣,台灣則主張與中國維持和平來往,這就是國際上期待的「維持現狀」。

在維持現狀的情形,不論用何種名義稱呼台灣,台灣就是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這是國際上普遍被認定的現狀。台灣是美國最近所提出的「從東北亞到印度洋的盟邦及夥伴」中的一份子。台灣的太陽花運動,更引起國際社會對台灣年輕一代追求民主、追求台灣主體性不附庸中國的認識,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席捲台灣地方選舉的勝選,也直接影響2016年總統選舉,美國以及許多民主國家都期待,台灣在亞太區域扮演穩定兩岸維持現狀的基本立場。台灣即將迎接一個新的時代。

就日本與台灣的關係,2011年9月安倍首相曾應邀在本協會國際研討會上發表演說,公開表示:「我在任職首相期間內,以重視自由、民主、基本人權和法治等四個價值為外交目標,…日本與台灣是擁有共同價值的重要夥伴」。特別表示日本對台灣的關切是視同民主國家的重要夥伴。2015年7月29日,安倍首相在日本參議院公開表示:「我國與台灣的共有基本價值觀,台灣是我國的重要夥伴」,並強調「安保法案對遏阻中國的擴張主義是有必要的」[3],台灣海峽的和平安全,也是美日同盟的一個重點。

新台灣國策智庫公布的民調指出,74.1%民眾支持蔡英文主席提出的「維持現狀」說;52.2%過半數民眾認為蔡英文主席「不應該」接受九二共識;51.2%民眾表示對民進黨維持兩岸和平發展有信心。交叉分析顯示,即使是泛藍受訪者,也有69.6%支持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說,顯示維持現狀是台灣民眾最大共識。

2015年5月23日,蔡英文再次解釋,維持現狀就是維持台海和平的現狀,讓兩岸朝穩定方向發展,各種民調都顯示維持現狀獲得絕大多數台灣人支持,希望台灣能在此基礎上凝聚更大力量維持台海和平,有足夠時間和精力從事內部改革。蔡英文認為,兩岸的事情涵蓋層面很廣,整個台海的問題處理最重要就是和平穩定;維持現狀的主張,最主要的基本意涵在於處理兩岸關係要做到公開透明、公共參與,以及確保兩岸往來的公平性,這和台灣前途決議文並沒有不一致的地方,也是台灣最大共識。

就此而言,民主進步黨蔡英文主席提出的「兩岸維持現狀」,完全符合美國以及亞太國家對區域和平的基本立場,台灣海峽兩岸維持現狀的和平,就是亞太區域和平安全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1] 參照台灣安保協會羅福全會長2015年研討會開幕致詞。

[2] 同前註。

[3] 〈安倍:台灣是日本重要伙伴〉,《自由時報電子報》,2015年7月30日。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902324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