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史明─台灣獨立運動之未竟

2019/09/21

 
史明先生於2019年9月20日離開我們,享壽103歲。他一生持續戰鬥思考,身歷日本殖民時期、曾前往中國加入共產黨陣營對日作戰,也見識過中國共產黨、國民黨為鬥爭與權力草芥人民的惡行;種種經歷讓他體悟到台灣處於世界史上不斷被殖民壓迫的過程。他融合馬克思主義的「解放弱小民族,共同對抗外來壓迫」想法,形成台灣民族主義的左派解殖史觀。
 
史明先生初撰《台灣400年史》時雖受漢人史觀中心影響,但日後他的思想持續成長,這本書也逐漸脫離當時時代限制,擴充為包含外省族群、原住民、外來移民共構而成的台灣共同體史觀,因為追求人人平等、關懷弱勢、抵抗外來壓迫的左派解殖概念,是顛撲不破的普世價值。即使許多人不同意「民族主義」一詞,但還是不能忽略:台灣民族主義是根植於解放弱小民族、獨立建國、免於外來壓迫的方法性理論。這與忽略地域、種族差異,妄想用血緣、文化、五千年一貫的神話愚民意識形態遂行打壓異己、擴張霸權的中國民族主義,有著根本的不同。史明先生所主張的左派解殖、台灣民族主義這些理論話語,在台灣獨立建國的理論,依然可以用來針砭現實。
 
今日的台灣,仍然處於中華民國體制下,目前遭遇的斷交潮,除了中共一貫打壓台灣的空間所致,也因為中華民國「對外」仍主張代表「唯一的」中國:即使未來有新的邦交國,也是與中華民國建交,而非與台灣建交。這種昧於國際現實的外交,限縮了台灣的對外發展。「對內」仍有所謂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無法擺脫以「統一為前提」,區分上仍稱大陸與台灣,而非中國與台灣。然後用「維持現狀」、「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等看似靈活的創造性模糊,讓台灣人誤以為台灣獨立了,自己迴避了走向台灣獨立建國應有的努力。
 
史明先生在獨立運動上,不論在思想還是行動上,貫徹區分目的與手段、矛盾與鬥爭、敵我之辨、主要與次要等思想的方法論。相信他也會同意,在當下的台灣,在習近平對2020大選執行「台灣介選計畫」的情勢下,避免國民黨威權復辟、捍衛本土政權是走向台灣獨立建國的必要手段。打造未來的台灣共同體必須「團結所有可團結的人」。然而,這不意味著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志士,必須毫無條件地團結在曖昧不清的政治話術當中,也不代表可以容許個人恩怨、派系私利而喪失對本土政權的批判性思考。「團結所有可團結的人」是在價值理念共同之下,分進合擊的策略運用,不讓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避免同志之間因策略不同而轉化為本質上的矛盾。「團結所有可團結的人」藉由不斷溝通、避免分化,為台灣獨立建國之路,創造更大的共識與互信。
 
史明先生和許多台獨運動的前輩,在獨立運動上遭受了許多挫敗,但是所有的失敗,都在累積那唯一一次的成功,而真正的失敗,是放棄了邁向成功的意志。史明先生留給我們的遺產,不在對其偉大的緬懷,而是追求獨立的自由意志。那個至死都無法澆熄的浪漫熱情,走向獨立建國、邁向成功的意志。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