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國軍力報告》

中國的反介入武器「東風21D型」彈道飛彈

近年來,「東風-21D型」彈道飛彈被形容為中國威力無比的反介入武器,能以6~10馬赫的極高速從天而降,準確命中並摧毀航空母艦。航空母艦的時速超過60公里,這種對移動目標進行「針點攻擊」的方式,其實前蘇聯也曾試圖研發類似飛彈,後來因為難度過高而放棄。以中國的技術層級想要研發這項武器,其企圖心雖然可佩,但實際成效是否被過分誇大,卻不能沒有客觀上的存疑。

從技術層面來講,即使東風-21D飛彈本身的性能令人敬畏,但解放軍並未具備精確定位及跟蹤航空母艦的能力。根據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副教授吉原俊井的說法,中國的飛彈部隊需要做到三個層次的定位,才能夠擊沉航空母艦。首先,使用超視距雷達鎖定航母;第二,在太平洋上派出預警機進行定位;此外,還需要太空衛星的配合。另據美國智庫列克星敦研究所(Lexington Institute)的報告指出,儘管美國航空母艦號稱為「四英畝半的美國領土」,聽起來是個巨大的目標,但實際上在西太平洋寬廣的區域內只是一個很小的點。即便在南海,一艘航母也能輕易地隱藏起來,為了要獲得在南海活動的美國航母持續的目標資訊,解放軍將需要分佈在三條不同太空軌道上超過一百多顆低軌偵察衛星才能保持跟蹤,而目前中國僅有少量這種衛星,因此很難利用衛星全程監測目標區。儘管中國另有超視距雷達、潛艦和偵察機,但是解放軍還無法構成跟蹤和攻擊一艘美國航母所需的「無縫」目標監視網路。在南海的狀況是如此,若是在更浩瀚無垠的西太平洋上,難度將會更高。

對於中國反航母彈道飛彈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但在「料敵從寬」的原則下,也應保有合理分析的空間。有些專家認為中國至少還需要10年才能擁有反航母彈道飛彈,有些人則認為中國在未來一兩年內就可能進行試射。但即使試射,也不代表必然會成功,因為反航母彈道飛彈本身就存在著許多技術難題有待克服。何況針對中國的反介入武器,美國也在研發相應的反制系統。美國《海軍時報》曾經披露,美國海軍正在升級「神盾」作戰系統,也在研究「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上艦的可能性。在中國具備反航母的實戰能力之前,或許美國的防禦手段就已經實現了。

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完全排除美國航空母艦遭受攻擊的可能性。對此,列克星敦研究所的報告也指出,由於航空母艦對美國海軍乃至整個美國來說都很重要,一旦有航空母艦被中國擊沉,戰爭的範圍和規模就很難控制,「美國的報復將使北京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中國上萬億美元的財富將在一夜之間蒸發,運輸石油和鐵礦石的海上供給線將會變得異常艱難,美國還可能會直接轟炸中國本土」。

中國的「反介入」戰略或許自認高明,但是如果招致美國的報復,又豈是中國所能承擔的後果?若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的可能報復,豈不是對中國的「反反介入」。

兵凶戰危,國家安全務必嚴肅以待。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本書內容,期待能發揮「知己知彼」之效。

此外,本書因採黑白印刷,圖表難免不明,煩請參閱本會網站(http://www.wufi.org.tw/tjsf/tinitial.html)之彩色圖表。

全文 

對國會的年度報告

2010年中國的軍力與安全發展

全文摘要

過去30年,中國在追求經濟成長及發展上取得長足進步,使得中國人獲得更高的生活水準,也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形象。這些經濟成就結合科技上的進步,使中國能夠從事軍事上的全面轉型。在過去十年,軍事現代化的腳步和規模所獲得的提升,使中國武裝部隊的能力不但有助於運送國際貨品,也可以增加中國的選項,運用軍事力量來獲取外交利益,或是以對自己有利的方式來解決爭端。

在這十年的初期,中國開啟軍事發展的新階段,結合人民解放軍的角色和任務,追求超越中國目前領土的利益。其中有些任務和相關能力,使中國可以貢獻於國際維和任務、人道救援和災難救助、以及反海盜作戰。美國賞識並歡迎這些貢獻。中國在其他方面的投資,使解放軍能夠進行「反介入」(anti-access)和「區域阻絕」(area-denial)的戰略。雖然也打算增加解放軍更遠距離的武力投射能力,但是目前中國支撐遠方軍力的能力仍然有限。正如2010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QDR)所提到的,「中國正在發展並部署大量先進的中程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配備先進武器的新型攻擊潛艦、日益強大的長程防空系統、電子戰和電腦網路攻擊的能力、先進戰機、以及反太空系統。」

2009年,海峽兩岸的經濟和文化關係繼續獲得重大進展,雖然有這些正面的走向,但是中國卻繼續不斷在台灣對岸增加兵力。解放軍正在發展的軍事能力,目標在於嚇阻台灣獨立,或是影響台灣依照北京的條件來解決爭議,同時也企圖嚇阻、拖延、或是在衝突發生時阻止美國對台灣任何可能的支援。而兩岸的軍事平衡也持續向中國傾斜。

解放軍在中國軍事與安全事務方面的透明度並沒有多大進步,但是關於中國將如何運用其擴張的軍事能力,卻仍然存在著許多不確定性。

中國在軍事與安全事務方面的透明度很有限,不但提高了不確定性,也增加誤解和誤判的可能性。誠如歐巴馬總統所言:「美、中關係不可能沒有分歧和困難,但我們也絕非注定是敵人。」藉由降低不信任、增加相互了解、以及擴大合作,持續可靠的美、中軍事關係可以支持這項目標,但是中國再度暫停軍事交流的決定卻阻礙了這項努力。國防部將會利用和中國的互動,繼續鼓勵中國扮演一個建設性的角色,共同應付在亞洲及全世界的安全挑戰。同時,國防部也肩負著監控中國的軍事以及嚇阻衝突的特殊使命。透過武力態勢、軍事存在、發展軍事能力、以及強化同盟與夥伴關係等作為,國防部展現美國維護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意志和能力。

 第一章:年度更新

 「中國的前途命運日益緊密地同世界的前途命運聯繫在一起。中國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繁榮穩定也離不開中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根據美國國會在《2010年國防授權法案》第1246節提出的問題,有關中國在過去一年所取得的一些重大進展。

 台灣海峽安全局勢的發展

自從馬英九在20083月總統大選當選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促進兩岸交流方面獲得更大的進展。儘管北京和台北都強調要增加半官方、民間對民間、黨對黨的接觸,並擴大彼此的經濟與文化關係,不過中國大陸方面並未採取任何有意義的行動,來削減解放軍在台灣對岸的駐軍。

  • •    20081221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發表一項重要談話,提出北京兩岸政策的四點關鍵要素。胡錦濤的談話顯示中國在台灣國際地位的問題上會有更大彈性,並提議增加雙方的軍事接觸,其中也明確表示,對於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在放棄從事獨立活動的前提下,也可以彼此接觸。20093月,中國在台灣參與國際事務方面表現出更大彈性,並未反對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雖然兩岸的軍事交流在2009年間並沒有實際進展,但雙方仍就《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持續進行協商。
  • •    20095月,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負責制訂並執行與台灣有關的政策)主任王毅指出,中國大陸和台灣不應規避有關政治和軍事問題的討論,表達了北京願意就軍事互信機制的議題進行討論。他說,如果不能解決此類問題,兩岸關係的發展可能會出現瓶頸。

中國軍力規模、場所及能力的進展

中國長期全盤性的軍事變革,改善了武力投射和反介入/區域阻絕的能力。為了符合準備台海衝突的近期重點目標,中國持續在台灣對面的各大軍區部署許多最先進的武器系統。

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中國有世界上最積極的陸基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的計畫,開發並測試許多新型和衍生型的攻擊性飛彈,建立新的飛彈部隊,提升某些飛彈系統的品質,並發展反彈道飛彈的防禦方法。

  • •    目前,解放軍正在獲得大量高準確度的巡弋飛彈,諸如自製的陸基「東海-10型」(DH-10)攻陸巡弋飛彈、自製「旅洋II型」(LUYANG II-class)飛彈驅逐艦所配備的自製陸基和艦基「鷹擊-62型」(YJ-62)反艦巡弋飛彈、從俄羅斯採購「現代」級飛彈驅逐艦所配備的俄製SS-N-22「日炙」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以及中國的俄製「基洛」級柴電潛艦所配備的俄製SS-N-27B「熾熱」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
    • •    截至200912月,解放軍已為針對台灣地區部署的軍隊配備了1,0501,150CSS-6型和CSS-7型短程彈道飛彈(SRBM)。而且,中國正在提升這支飛彈部隊的殺傷力,包括引進射程、精確度和酬載量都獲得提升的衍生型飛彈。
    • •    中國正在研發一種反艦彈道飛彈,是CSS-5型中程彈道飛彈的衍生型,射程超過1,500公里,攜帶機動性彈頭,當與適當的指揮管制系統整合成功時,便可以提供解放軍有能力攻擊在西太平洋上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戰艦。
    • •    中國正在進行核子武力的現代化,提升存活能力更高的投射系統。例如,陸上機動、固體燃料推進的「東風-31」和「東風-31A」洲際彈道飛彈,近幾年來已經服役。其中「東風-31A」的射程超過11,200公里,能夠打到美國內陸的大多數地方。
    • •    中國可能也在研發一款新型陸上機動的洲際彈道飛彈,可以攜帶「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multiple independently targetable re-entry vehicle, MIRV),也稱之為「分導式多彈頭」。

海軍力量解放軍海軍擁有亞洲地區規模最龐大的水面戰艦、潛艦及兩棲登陸艦隊。中國海軍部隊包括75艘水面戰艦、60多艘潛艦、55艘中型和大型的兩棲登陸艦,以及大約85艘的飛彈巡邏艇。

  • •    解放軍海軍在海南島建設的新基地,基本上已經完成。該基地面積龐大,足以容納由彈道飛彈攻擊潛艦和先進水面戰艦所組成的混合艦隊。該基地擁有地下設施,可以提供解放軍海軍通往重要國際航道的直接通道,以及在南海秘密部署潛艦的可能性。
  • •    中國有一個積極的航母研發計畫。在今年底之前,中國造船業可能開始自行建造航空母艦的載台。在未來十年,中國將致力於打造多功能的航空母艦。
  • •    根據報導,解放軍海軍決定啟動一項培訓計畫,訓練50名飛行員從航母上起飛固定翼飛機。最初的訓練將在陸地進行,之後在艦上訓練四年,包括在前蘇聯「庫茲涅佐夫」級的「瓦良格」號進行訓練,該艦於1998年從烏克蘭採購回來,正在中國的大連造船廠進行整修中。
  • •    解放軍海軍正在利用天空波和水面波的超水平面(OTH)雷達,來改善超視距的瞄準能力。超視距雷達可以結合影像衛星,來協助在中國海岸很遠距離的目標定位,以支援遠程的精確攻擊,包括利用反艦彈道飛彈。
  • •    中國也持續建造最新型的「晉」級(094型)彈道飛彈核子潛艦。中國可能會部署多達五艘該型核子潛艦。目前,有一艘「晉」級彈道飛彈核子潛艦和兩艘新型「商」級(093型)核子動力攻擊潛艦已經服役,還有四艘較舊的「漢」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以及一艘「夏」級彈道飛彈核子潛艦。
  • •    中國正在進一步擴大其目前核子動力攻擊潛艦部隊,在未來幾年內,可能會增加多達五艘先進的095型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 •    中國目前擁有13艘「宋」級(039型)柴電攻擊潛艦。「宋」級攻擊潛艦的設計可以攜帶「鷹擊-82」反艦巡弋飛彈。接著「宋」級之後的「元」級攻擊潛艦,已經服役的有4艘之多。中國可能計畫再增建15艘「元」級潛艦。「元」級攻擊潛艦的裝備類似「宋」級,但是可能配備有「絕氣推進系統」(AIP)。一旦新型的SS-NX-13反艦巡弋飛彈完成研發和試射,「宋」級、「元」級和「商」級潛艦將能夠發射該型飛彈。

信息化

「信息化」的概念,強調現代情報技術在整個軍事決策和武器運用過程的效果。這個名詞在2002年正式列入解放軍的詞彙當中,當時的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暨中央軍委會主席江澤民在第十六屆黨代表大會的演講中提到,這個概念是解放軍迅速現代化和能夠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必要條件。江澤民的演講確認推動解放軍邁向信息化的道路,必須整合全體解放軍的共同情報系統,以及新型作戰的組織模型。解放軍在2004年正式確立這項概念。解放軍分析美國以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聯合作戰,再度強調情報和聯合作戰的重要性。解放軍打算同時追求「機械化」(20世紀晚期工業技術對軍事作戰的應用)和「信息化」(情報技術對軍事作戰的應用)。由於「信息化」的重要性,也認清到整個部隊改裝尖端科技武器系統的成本極高,因此解放軍選擇性地獲取某些領域的新世代技術,同時推遲其他新武器的取得,有利於提升舊型但卻有能力的網路作戰系統。

 

  • •    解放軍海軍繼續採購自製的水面戰艦。其中包括2艘「旅洋II」級(052C型)驅逐艦,配備自製的「海紅旗-9」型長程地對空飛彈;2艘「旅洲」級(051C型)驅逐艦,配備俄製SA-N-20長程地對空飛彈;還有4艘(很快就會成為6艘)「江凱II」級(054A型)飛彈巡防艦,配備正在研發的中程「海紅旗-16」型艦上垂直發射式防空飛彈。從這些戰艦可以看出,中國領導階層為海軍部隊優先發展先進的防空作戰能力,這是歷來中國艦隊的弱點。
    • •    中國已經部署了大約60艘新型「候北」級(022型)穿浪雙船體的飛彈巡邏快艇。每艘都可以攜帶多達8枚的「鷹擊-83」型反艦巡弋飛彈。

空軍和防空力量在對台灣無需加油的作戰範圍內,中國基地有490架的戰機,而且機場的擴充容量可以再增加數百架。雖然其中許多戰機是舊型戰機的升級版,但是更新更先進的戰機比例卻日益在增高。

  • •    解放軍空軍於20091111日舉行60周年慶典。在慶典上,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郭伯雄要求空軍加速發展新式武器系統,提升空軍的後勤補給系統,並改善聯合作戰的訓練。在周年慶典的訪談中,解放軍空軍司令員許其亮表示,軍事競爭擴展到太空的趨勢是「不可避免的」,並強調空軍變革的重點要從本土防禦邁向「空天一體」,並要兼具「攻擊和防禦」能力。
  • •    中國正在提升其B-6轟炸機的機隊(原本仿製俄羅斯的Tu-16型),是B-6的衍生型,作戰時可以裝配新型的遠程巡弋飛彈。
  • •    解放軍空軍繼續擴充長程、先進地對空飛彈系統的武器庫存,也是目前世界上擁有最多這種武器的軍隊之一。在過去五年中,中國的成果包括:取得大量SA-20 PMU2型飛彈營,這是俄羅斯提供出口的最先進地對空系統;此外,也採用自行設計的HQ-9型飛彈系統。
  • •    中國航空業正在研發數種空中預警機。包括:以Y-8運輸機為載台的空中預警機,也可用於情報蒐集與海上偵察;以及改裝IL-76運輸機的KJ-2000空中預警機。

 

地面部隊解放軍的地面部隊約有125萬名兵力,其中40萬兵力部署在面對台灣的三個軍區。中國正在提升地面部隊,擁有現代化的坦克、裝甲運兵車和火砲。在解放軍新取得的或正在發展的戰力當中,包括有:99型第三代主力戰車;新一代兩棲攻擊艦;以及200釐米、300釐米和400釐米的多管火箭發射系統。

  • •    2009年,解放軍專注的訓練和演習項目是:指揮管制、地面與空中的聯合協調、資訊作戰的機動性和動員、以及攻擊作戰。
  • •    除了現役的地面部隊,中國還有50萬的後備部隊(截至2008年),以及一支能夠在戰時動員的龐大民兵部隊,在自己的省份區域內進行支援作戰。雖然中國在第十一個五年計劃(20062010年)結束時,打算將有組織的民兵規模從1,000萬減少到800萬,但目前不在軍隊服役的18歲到35歲男性,技術上仍是民兵體系的一部分。

 解放軍在軍事理論上的發展

2009年,解放軍繼續著重於符合最近軍事理論發展的訓練,強調非戰爭任務,同時也為打贏現實高科技條件下的戰爭進行訓練。這些努力實現了解放軍在2008年國防白皮書中所強調的更資訊化的聯合訓練,而且彰顯出不斷努力落實修訂過的《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該大綱在2008年的年中公佈,從200911日起成為全體解放軍的準則。

  • •    新版的《軍事訓練與考核大綱》強調注重實際的訓練條件、在複雜的電磁和聯合環境下進行訓練,並把新高科技整合到武力結構當中。
  • •    解放軍的集團軍在2009年進行了多樣化的軍事訓練,包括戰爭以外的軍事行動在內。現在解放軍的軍事訓練,包括反恐、緊急反應、災難救援、以及國際和平行動。
  • •    解放軍繼續強調實現聯合作戰。例如,解放軍首度成立濟南戰區聯合領導機構,在戰役的層次,把包括二砲部隊在內的各個軍種、省級領導人、以及其他組織的負責人,都整合在一起。

 

賦予現代戰爭的能力:聯合作戰

好幾年來,中國軍隊一直致力於發展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IJO)的能力,中國確信這是現代戰爭必要的概念。一體化聯合作戰的特點,是在聯合指揮司令部之下整合各種部隊的要素,充分運用先進的情報技術和網路指揮平台。自從1990年代晚期公佈聯合作戰準則以來,中國在聯合作戰方面的研究、訓練和整備已經取得相當大的進展,但是至少一直到2010年為止,嚴厲的挑戰仍然限制著解放軍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的能力。

  • •    起初中國對於聯合作戰的企圖,著重在一個軍種之內各部門的合作,以及在各軍種之間階段性作戰的零星協調作業。
  • •    解放軍在1999年首度發布聯合作戰的實施準則,但是準則設立之後的數年間,解放軍的訓練和演習反映出依賴事先設定勤務作業的順序,缺乏各種部隊之間的互動和整合。
  • •    最近朝向更一體化作戰的努力,體現在2009年版解放軍的「軍事訓練及發展綱要」(OMTE),這個綱要已經在中國的官方媒體進行說明,作為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新起點,也是解放軍進行更聯合、更複雜的訓練準則。

障礙:中國的軍事領導階層認清也承認,一體化聯合作戰的主要障礙,在於許多解放軍的指揮官在聯合作戰環境方面,只有很少的訓練,或是甚至沒有訓練,也沒有實戰的經驗。關鍵性的挑戰包括:缺乏勝任那種作戰的指揮官和參謀人員;缺乏了解其他軍種的能力、裝備及戰術;缺乏能夠在各軍種之間相互通訊和共享情報的先進技術。

改進的努力:為了改正那些缺陷,解放軍展開加強培訓和專業軍事教育,輪派到不同的軍種、戰爭模擬、軍事訓練協調區、以及多區域軍事演習,進行交叉訓練。在2009年的九月中旬,解放軍至少實施三次備受矚目的聯合演習,包括:一次地空聯合演習,涉及高達五萬名部隊的跨軍區部署;一次聯合作戰演習,訓練戰區級聯合作戰的指揮官;一次和俄羅斯聯合反恐演習。

 解放軍致力開發、取得、或學到可以提高軍事能力的高科技的進展

中國依賴外國技術、採購關鍵性兩用零件、以及著重自行研發,來提升軍事現代化。

中國利用企業、軍工廠、附屬研究機構、以及電腦網路作業,組成龐大、有組織的網絡,來收集敏感性的情報和出口管制的技術。這些活動未必都和中國的情報或安全部門有關。

許多企業和機構組成中國軍事工業的複合體,他們一方面從事軍事用途的科技研發,同時也進行民間用途的科技研發。由商業和政府附屬的企業或研究機構組成的網絡,打著民間用途的研究幌子,使解放軍能夠獲得敏感的兩用技術或高竿的專家。透過技術研討會或座談會、合法的商業契約和合資企業、與國外公司合夥、以及聯合開發專案技術等途徑,企業和研究機構得以實現這種目標。

如果是關鍵性的國家安全技術、管制設備和其他材料,這些不容易透過商業或學術管道得到的東西,中國就會採取更精心的努力來取得,包括利用情報單位或是合法之外的手段、違反美國的法律和出口管制。自從2008年以來,美國媒體報導了一些案例,凸顯出中國為了取得對其技術發展和軍事現代化關鍵性的設備與技術所採取的手段。就連在美國境內涉及個人非法對中國移轉技術,以及傳統的間諜事件,也都時常發生。

  • •    20097月,中國籍的郭志東(Chi Tong Kuok,音譯)因為企圖獲得可以使中國監控美國軍事通訊的敏感性密碼設備,被起訴違反美國的出口法規。
  • •    另一起案件和前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聯絡官有關。20095月,這名聯絡官被指控故意向一名中國間諜透露機密及非機密的資訊,包括美國的政策文件。
  • •    20097月,前美國田納西大學的教授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因為涉及對中國出口管制性的技術資料,這是有關僅限於美國空軍為無人飛機(UAV)所發展的等離子促動器的合約。

 

台灣的嚇阻力量面臨挑戰

2009年,台灣海峽附近沒有發生武裝衝突的事件,而且總體的情勢和2008年一樣穩定。但是中國並未放鬆在台灣對岸增強軍事並部署先進武器。

自從20085月馬英九就任台灣總統以來,制定了一些具有深遠意義的重要改革,用來精簡和專業化台灣軍隊。儘管台灣繼續提升優勢能力,並改善軍隊整體的應變訓練,但是軍事平衡還是繼續向中國大陸傾斜。

  • •    台灣計畫將兵力精減為21.5萬人,到了2014年,將全部改為募兵制。此外,也改組一些後備司令部,並將關鍵的國防研發機構進行民營化,以便提高效率和生產力。
  • •    根據台灣關係法的規定,美國政府繼續對台灣提供防禦性物資和國防服務,使台灣維持足以自衛的能力。因此,歐巴馬政府在20101月宣佈對台灣出售64億美元的防衛性武器和裝備,包括:UH-60型多用途直升機、愛國者三型飛彈防禦系統、魚叉飛彈的訓練彈、技術支援台灣「博勝案」指揮、管制、通信、電腦、情報、偵察、監視(C4ISR)的多功能資訊分佈系統,以及鶚級(OSPREY-class)獵雷艦。

 中國太空和網路能力的進展

太空和反太空能力中國正在擴大其太空基地的情報、監視、偵察、導航及通信衛星群。同時,中國也在發展一個多面向的計畫來增進能力,以便在危機或衝突期間,來限制或阻止潛在敵手利用太空基地的資產。中國的商業太空計劃用於非軍事的研究,但是也展現出可以直接用於軍事領域的太空發射和控制能力。

  • •    2009415日,北京發射了一顆導航衛星,並計畫在2015年到2020年之間,建構一個完整的網路,為軍事和民間用戶提供全球定位的服務。
  • •    2009222日,中國發射了遙感六號衛星,這是自從2006年以來一系列新型偵察衛星在軌道運行的第六顆。
  • •    2009911日,俄羅斯為中國發射了Asiasat-5商業通信衛星。2009831日,中國替印尼發射了Palapa-D商業通信衛星。
  • •    中國也繼續發展並測試長征五號火箭。為了發射重型的酬載量進入太空,長征五號火箭的體積將是中國目前能夠打到低地球軌道和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的兩倍。為了支持這些新火箭的發展,中國於2008年開始在海南島的文昌建造火箭發射基地。

網路作戰能力2009年,全球各地許多的電腦系統,包括美國政府的電腦系統在內,繼續受到顯示源自中國的入侵目標。這些網路入侵主要集中在未過濾的情報,其中有些可能是具有戰略或軍事用途。進行電腦入侵的途徑及技能,和發動網路攻擊所需的技能雷同。目前並不清楚這些活動是不是由解放軍或中國政府的其他機構授意進行的,但是進行網路作戰能力的發展,和解放軍權威的軍事著作內容完全吻合。

  • •    20093月,加拿大的研究人員發現一個電子間諜網路,這個網路顯然是以中國為基地。據說該網路曾經滲透包括印度以及其他各國的政府網站,有超過103個國家的1,300台電腦確認遭受入侵。

 中國的對外軍事交流

中國和其他國家的軍事交流,目的在於透過增進外交關係、提升國際形象、以及緩和其他國家對中國崛起的憂心,以便增強中國的國力。而且透過購得先進武器系統、增加在亞洲域內和域外的行動經驗,以及接觸到外國的軍事管理方式、作戰準則和訓練方法,解放軍對外軍事交流的活動,也能夠幫助自身的現代化。

  • •    中國持續進行從200812月開始在亞丁灣從事反海盜的部署行動。200912月,解放軍海軍向該地區派出第四支護航艦隊,由三艘巡防艦和一艘補給艦組成。除了偶爾的軍艦訪問之外,這是解放軍在鄰近西太平洋地區之外首度進行的一系列作戰部署。
  • •    20098月,中國國防部在官網上以中英兩種語文發動宣傳,向外國觀眾展現中國軍隊的正面形象。
  • •    20097月,國防部宣佈中國要全面擴展對外的軍事關係,採取如下的行動:維持在109個國家設立的武官處;每年向國外派遣100多個軍事代表團,並接待來訪的200多個軍事代表團;進行高階的戰略性磋商以及人員與技術交流;並籌組中級和初級官員到海外交換學習。

聯合演習解放軍參加雙邊及多邊演習的次數逐漸增加。透過日益增強的影響力,以及和夥伴國家與組織之間的緊密關係,解放軍獲得政治上的利益。這種聯合演習也有助於解放軍的現代化,可以提供機會來增進在區域內諸如反恐、機動作戰、以及後勤補給的能力。此外,解放軍也能藉由觀察戰術、指揮決策、以及更先進的部隊所使用的裝備,來獲得作戰的洞察力。

  • •    20093月,在參加由巴基斯坦主辦代號「阿曼-2009」的多國海軍演習期間,解放軍海軍進行了搜索及救援行動。
  • •    20096月,中國與加彭共和國在加彭舉行代號「和平天使-2009」的軍事醫療演習,這是中國首度參加此類的演習。
  • •    20096月,中國和新加坡舉行代號「合作-2009」的聯合訓練演習,演習內容主要是為了應對使用核子武器的恐怖陰謀。
  • •    20096月底至7月初,中國和蒙古舉行「維和使命-2009」軍事演習,這是兩國之間首度的聯合演訓。
  • •    20097月,中俄舉行代號「和平使命-2009」的反恐演習,大約有1,300人的解放軍參與。演習的項目集中在空襲、聯合作戰、以及特種作戰。

維和與人道救援/災難救助行動自從2002年開始,中國對聯合國發起的維和作戰行動的貢獻愈來愈多。目前有超過2,100名的中國現役人員服務於聯合國的任務,總計有超過12,000名人員部署在22項的任務中。在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當中,中國是目前維和人員的主要貢獻者。中國的貢獻包括工程、後勤、醫療隊、民警和觀察員。

  • •    20093月,中國部署在黎巴嫩南方邊境的維和人員,開始使用包括機器人探測器在內的先進爆炸物處理技術和方法,來掃除地雷。中國的文職和軍職領導人都確認,中國將與區域及全球的夥伴,在人道救援/災難救助的領域進行合作。
  • •    20095月,國務院發表《中國防災減災行動》白皮書,其中呼籲解放軍增強在國內外緊急救援和災難救助的能力,並建立一個協調一致且有效率的災難管理系統。
  • •    20095月,中國1萬噸排水量的「安慰」級醫務船「和平方舟」號,展開首度的作戰訓練,這也是這艘軍艦第一次對外國海軍公開。

武器銷售

北京利用武器銷售來增進外交關係,並產生收益來支援國內的國防工業。中國的武器銷售範圍,從小型的裝備和軍火,轉型到先進的武器系統。過去30年來,武器銷售作為北京影響力的工具而言,大體上已經降低了重要性,尤其是和來自俄羅斯或西方世界更精密的武器系統來比較,中國的武器系統顯得很沒有競爭力。但由於中國武器系統的品質獲得改進,這種趨勢可能會翻轉。從2005年到2009年,中國向全世界出售大約80億美元的傳統性武器系統。中國企業主要出售武器到開發中國家,這是中國的低價武器得以獲得市場的地方。但在其他的實例,武器銷售也可以用來培養與重要戰略夥伴的關係,例如巴基斯坦。

 

美、中在安全事務上的交往與合作

軍隊對軍隊的關係美中軍隊對軍隊的關係在2009年獲得改善,這是基於歐巴馬總統和胡錦濤主席的彼此承諾,要深化和改善雙方之間武裝力量的關係,並採取具體步驟,來促進雙方軍隊之間持久與可靠的關係。

高層對話提供了重要平台,使雙方在國際安全環境和相關的安全挑戰方面得以建立共識。在2009年的案例包括:

  • •    10月間,國防部長接待來訪的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這是三年來第一次有如此高層級的參訪,雙方同意一些合作交流和高層互訪,並就區域安全議題交換意見。
  • •    4月間,美國海軍作戰部長參加中國海軍舉行的國際艦隊校閱;8月間,美國陸軍參謀長訪問中國。

美國國防部也投資擴大與中國進行對話和磋商的整套機制,在中美之間具有共同利益的領域上,尋求建立各個層級的持續性對話,以便擴大合作,並建設性地討論彼此的分歧。

  • •    6月間,負責政策的副國防部長在北京與解放軍副參謀長舉行「國防部防務磋商」(DCT)。防務磋商成為雙方交換意見和探索合作途徑的平台,其中包括伊朗、朝鮮、反海盜、以及國防政策的發展等議題。
  • •    8月間,美國和中國召開「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協定」(MMCA)的特別會議,針對中國宣稱的專屬經濟海域(EEZ),討論海上安全的慣例及相關議題。
  • •    12月間,美國國防部主管東亞事務的助理副部長,和中國國防部外事辦公室主任舉行美、中「國防政策協調會談」(DPCT),雙方就一系列的安全議題進行討論,其中包括氣候變化、反海盜、國際法在海上的應用、以及未來的軍事交流等等。

儘管有這些正面的進展,但在歐巴馬政府宣佈打算出售防禦性武器與裝備給台灣之後,北京在20101月決定暫停彼此的軍事交流。

非軍事的安全關係200972728日兩天,首輪中美「戰略暨經濟對話」(S&ED)在華盛頓舉行,對兩國所面對的雙邊、區域性和全球性的當前及長期戰略利益與經濟利益等廣泛議題進行對話,對話內容著重在如何應付這些挑戰和機會。對話的美方由國務卿和財政部長帶領,中方由國務委員戴秉國和副總理王岐山領銜,許多其他內閣層級和美國高階官員也參與其中,包括能源部長、負責政策的副國防部長、以及美軍太平洋司令。

  • •    雙方同意繼續維持軍事交流的重要性,並且審查今年剩餘時間的軍事交流名單。
  • •    雙方也承諾進行合作,加強全球性的不擴散核武和武器管制規定,並且對於有關北韓、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蘇丹的安全問題,提出應對措施。
  • •    在會議期間,雙方對於加強氣候變化、能源和環境等方面的合作,簽署了諒解的備忘錄。

20099月,中美恢復雙邊不擴散核武的對話,這項對話隨著美國在200810月宣佈對台灣的軍售之後而中止。雙方於200912月再度在北京會談,這些由助卿層級所帶領的交流,在尋求加強全面性不擴散核武的合作。

20097月中旬,美國海岸防衛隊司令艾倫上將(Thad Allen)訪問中國,他和來自交通運輸部的代表針對民間海事的議題,討論促進合作的可能性。此外,他也訪問了在寧波的公安海警學院。中國政府正在迅速加強民間海事的能力,尤其是在搜救、環保、港口安全和封鎖等方面的能力,美國海岸防衛隊承諾協助中國發展這些能力。為了保持美國海岸防衛隊對於專業交流的最大興趣,以便增進彼此的互信和理解,艾倫上將提議在2010年夏天派遣少量的學員和教師到公安海警學院。

第二章:瞭解中國的戰略

 概要

中國並未發表相當於〈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或〈國家軍事戰略〉的文獻。中國寧可利用「白皮書」、演講及文章,作為公開傳達政策和戰略的主要途徑。中國軍事與安全事務的透明度在近年來有所提高,包括每兩年出版一次「國防白皮書」,2009年也開設了國防部的官方網站。最近的「國防白皮書」(2008年出版),將中國的國防政策概括為:維護國家安全與統一,並保障國家發展的利益;實現中國國防和武裝部隊的全面協調與持續發展;以資訊化作為主要衡量標準,來加強武裝部隊的技能;貫徹積極防禦的軍事戰略;追求自我防衛的核武戰略;以及培養一個有利於中國和平發展的安全環境。但是中國更應該對外說明的,是有關它的軍事投資、這些投資的戰略與意圖、以及正在發展的軍事能力。

研究解放軍的戰略觀點依然是一門不精確的學科,而外界的觀察家也很少能夠直接洞悉中國增強軍力的正式戰略動機、中國領導階層對使用武力的態度、應變計畫所規劃解放軍的武力結構與準則、或是戰略宣言和實際決策之間的關聯,尤其是在危機情勢之下。然而,基於傳統因素、歷史模式、官方的聲明與文獻、以及重視某種的軍事能力和外交倡議,還是可以歸納出一些中國的戰略。

中國的戰略優先事項

中國的領導人似乎是基於一系列戰略優先事項來制定國家決策,這些戰略優先事項包括: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保持經濟成長與發展、維持國內政治穩定、捍衛中國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以及確保中國的強權地位。中國的戰略就是在這些戰略優先當中維持平衡,但有時候會競爭其中的優先順序。中國領導人形容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是「戰略良機之窗」,意思就是區域和國際條件都有利於中國的崛起,成為區域大國並提升國際影響力,所以應當盡可能延長這個「良機之窗」。

中國領導人重申並繼續支持自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這是中國整體戰略和政策的基礎。但是中國高層領導人的聲明和評論,逐漸出現兩種中心思想,暗示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引發一些矛盾和挑戰。

  • •    首先,改革開放雖然使中國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得以迅速發展,但是也對內部穩定造成重大的新挑戰。
  • •    其次,改革開放逐漸把中國推向一個全球性的安全環境當中,因而外部事件得以對中國的內部形勢造成影響,反之亦然。

這兩種看法使中國領導人得出這樣的結論:到了2020年的時候,他們應該集中精力來處理或是利用外部的緊張,尤其是與強權國家的緊張,以便維持有利於中國的發展環境。

北京日益增長的經濟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它採取更積極的對外姿態,展現維護本國利益的意志,同時,在解決爭端與促進區域合作兩方面,也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在2008年版中國國防白皮書的前言指出:

「中國已經成為國際體系的重要成員,中國的前途與命運愈來愈和國際社會緊密結合在一起。中國的發展無法孤立於其他世界,而世界的繁榮與穩定也離不開中國。」

雖然如此,但是仍有一些勢力——其中有些超出中國領導人的控制——可能迫使中國更注重國內問題,或是可能驅使中國偏離和平的道路:

  • •    民族主義。基於中國的經濟成就和升高的國際形象,中國共產黨繼續依賴民族主義來提升黨的合法性。但是這種方式存在著風險,因為雖然中國領導人熱衷於利用愛國情緒來操縱輿論,以便轉移國內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但是他們也知道這些力量很難控制,一旦開始發酵,可能很容易把矛頭轉向政府。
  • •    經濟。持續發展經濟仍然是中國共產黨確保其執政的合法性以及掌握軍權的基礎。如果資源需求超乎預期的增長、全球性的資源短缺或價格震動、或是獲取資源的門路受到限制,都會影響到中國的戰略觀和行為,也可能會迫使中國的領導階層重新檢討資源分配的優先次序,其中包括軍事資源的分配。
  • •    國內的政治壓力。政權的存活和維持黨的統治,塑造了中國領導人的戰略觀,也影響到他們很多的抉擇。中國共產黨將持續長期面對民眾要求改善政府的回應、透明度與責任政治,這些將會削弱黨的合法性。
  • •    人口壓力。未來中國面臨的人口壓力將會進一步增強,會形成一種限制中國維持經濟高成長率的人口結構。
  • •    環境問題。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嚴重污染環境為代價,而中國的領導人也擔心,這些問題將會對經濟發展、公共健康、社會穩定與中國國際形象構成威脅,因而侵蝕政權的合法性。
  •     兩岸的動態。儘管隨著20083月馬英九當選台灣總統之後,台海兩岸的緊張局勢有所緩和,但是和台灣的軍事衝突及美軍介入的可能性,仍然是解放軍最迫切的、長期的軍事關注。只要中國的領導人認為永久失去台灣將會嚴重破壞政權的合法性,並會導致下台,則台海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將會驅動中國的軍事現代化。
  • •    區域性的關注。由於中國鄰近且捲入許多全世界的「戰爭爆發點」(例如:北韓、南沙群島、釣魚台列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國領導人希望避免區域的不穩定波及邊境地區,因而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國內穩定造成不利影響。區域安全動態的變化——例如:對中國獲取及運送國外資源感受到威脅、或是朝鮮半島情勢的崩潰——都有可能導致中國軍事發展和部署方式的改變,這對鄰近國家很可能造成重大影響。

中國有爭議的領土中國三個主要的領土爭議包括:和印度及不丹邊界的領土爭議、南海爭議、以及和日本在東海的爭議。

中國的領土爭議

中國在整個歷史的領土糾紛中,大量使用各式各樣的武力,有些爭議導致戰爭,例如中國在1962年和印度的邊界衝突,以及1979年與越南的邊界衝突。在1960年代和前蘇聯的邊界爭議,曾經引起可能的核子戰爭,如今中國已經願意妥協,甚至對鄰國提出讓步。自從1998年以來,中國已經和六個鄰國解決了11個領土爭議,但是在專屬經濟海域(EEZ)以及潛在財富的所有權,如近海的石油和天然氣儲藏,仍然存在一些爭議。

東海蘊藏有大約七兆立方英呎的天然氣和高達一千億桶的石油,日本主張從各自國家算起的中間線來劃分專屬經濟海域,但是中國卻主張延伸的大陸棚為其專屬經濟海域,這種主張越過中間線到達沖繩海溝(幾乎抵達日本的海岸)。2009年初,日本指控中國違反20086月聯合探勘石油和天然氣礦區的協議,並聲稱中國單方面在分界線的下方進行挖掘,並抽取日本這邊的儲藏量。此外,中國和日本仍有尖閣列島(釣魚台)的主權爭議。儘管如此,雙方都說這個爭議不應該破壞彼此的全面關係。

在東北亞與東南亞的安全考量當中,南海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東北亞大量倚賴經由南海航道來運送石油和貨物,包含運往日本、南韓和台灣的80%原油。中國主張擁有南沙和西沙群島的主權──涉及全部或部分主權爭議的國家包括汶萊、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和台灣,而台灣佔據南沙群島的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南海四個群島的主權。在2009年,中國抗議馬來西亞和越南的主權主張,並重申中國擁有「在南海諸島及其毗連水域不可爭辯的主權,也享有相關水域和海床及其下層土的主權權利和司法權。」

儘管中國和印度之間近年來在政治與經濟關係上有所增進,但是沿著兩國長達4,057公里的邊界依舊緊張,尤其是在阿魯納查省(Arunachal Pradesh),中國聲稱該地是西藏的一部分,所以隸屬中國,還有西藏高原西端的阿克賽慶(Askai Chin)地區也一樣。兩國在2009年都對爭議的地區加強領土主張,中國也試圖封殺亞洲開發銀行對印度29億美元的貸款案,聲稱該貸款案的部分款項將會用於阿魯納查省的取水計畫,這是中國首度透過多邊機構試圖影響這項爭端。於是阿魯納查省的省長宣佈,印度將在這各地區部署更多軍隊和戰機。一位印度學者也指出,在2008年當中,印度軍隊紀錄了中國士兵侵犯邊界有270次,還有大約2,300件的「侵略性邊界巡邏」。

 

未來戰略的討論

20097月,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把中國的「核心利益」定義為: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確保家主權及領土完整、維持經濟與社會的持續穩定和發展。中國目前的戰略還是在處理外部環境,確保有利於中國經濟發展的條件。此一戰略似乎被北京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機構所廣泛接受。但是中國內部的不同意見偶爾會浮出檯面,尤其是在學術界,他們爭論的焦點是:中國如何能夠達成上述的目標?以及,隨著時間過去,在不與鄰國或美國發生衝突的情況下,怎樣做才是可以實現目標的最佳方法?

有些人喜歡從前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在20世紀90年代初所提出的傳統方針:「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決不當頭。」這個方針反映出鄧小平的信念,中國外交政策和安全戰略必須加強國家的核心利益,以不強出頭的方式來促進國家發展。當其他國家鼓勵中國扮演更積極的建設性角色來應付區域或國際問題時,中國也要避免自居領導地位。但是有另外的團體認為,當中國的力量崛起時,這種自我限制的方式並不恰當。他們主張中國應該積極和區域內國家及美國進行合作,來提高中國的影響力,並向鄰國和更遠的強權保證,中國的崛起並不會對他們的安全構成威脅。還有另外的人認為,中國必須更強硬、更獨斷,來保護自己的利益,反擊美國對中國的壓制,或是反擊美國在台灣、日本、韓國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的影響力。

中國的軍職和文職理論家也積極爭辯,解放軍應該發展什麼樣的新能力,來保護並提高中國除了傳統需求之外的利益,保護中國不受到攻擊或壓制,防止台灣獨立,或是影響台灣依照北京的條件來解決爭議,捍衛中國在南海及其他地區的主權要求。當其他人鼓勵解放軍提高國際維和、人道救援、災難救助、以及保護海上航線的能力時,有些高級的軍職和文職理論家就提倡大力擴充解放軍的武力投射能力。這些主張對於中國當前國防政策和武力規劃的制定會有何種程度的影響,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是對於中國國防計畫的思考,其影響卻越來越明顯。

 新的歷史使命

中國領導人在2004年確立了中國武裝部隊的基本使命,就是「新世紀新階段我軍歷史使命」。這些「新的歷史使命」主要在於調整中國領導階層對國際安全環境的評估,以及擴大國家安全的定義。2007年,北京政府在一份有關《中國共產黨章程》的修正案中,對這些使命進行更進一步的編纂。按照當前的定義,這些新使命包括:

  • •    為黨鞏固執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證。
  • •    為維護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提供堅強的安全保障。
  • •    為維護國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戰略支撐。
  • •    為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

根據官方的著作顯示,在清楚表達這些使命的背後,存在著一些驅動的因素:中國的安全情勢、挑戰、以及有關中國國家發展的優先事項,都發生了變化,因此北京希望根據中國共產黨的目標,來重新調整解放軍的任務。

200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聲稱,「這些使命體現了黨的歷史任務對我軍的新要求,反映了國家發展戰略的新變化,順應了世界軍事發展的新趨勢」。2008年版的國防白皮書指出,解放軍一向遵循黨的指導,進行「統籌資源,兼顧富國和強軍」、「履行新的歷史使命」、以及「推進軍事理論、軍事技術、軍事組織和軍事管理的創新」。

儘管經濟發展依然是中國的中心任務,但是中國領導人顯然打算把國防和經濟成長擺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以便確保發展。

  • •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軍隊提出的戰略指導方針便反映出這個觀點,他號召軍隊扮演更廣泛的角色,來確保中國的戰略利益,包括中國領土之外的戰略利益。

20093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的演說,鼓勵軍方集中精力「打造核心的軍事力量」,但是也要具備「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的能力」。胡錦濤也堅持,「在具備圓滿完成所有任務的先決條件後,中國武裝部隊必須積極參加並支持國家經濟建設和公益事業。」

中國的權威媒體對這些「非戰爭軍事行動」的描述,包括有:反恐、維持社會穩定、災難救助與救援、國際維和行動。此外,中國領導人也提到其他的「非戰爭軍事行動」,包括:保護海上航線、網路作戰、太空基地資產的安全、進行軍事外交、以及為突發狀況與事件做準備。

  • •    2009年,解放軍海軍派遣軍艦在亞丁灣執行反海盜的護航任務,就是中國從事新歷史使命的實例之一。
  • •    另一個實例是,中國首艘大型的醫療船於200812月下水。雖然該船能夠為作戰行動提供支持,但是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只是強調該船任務中的人道救援方面。

 

北京的區域能源戰略在軍事與安全方面的觀察

中國在能源方面的契約、投資及國外建設仍然繼續成長,北京幾乎與每一洲的五十多個國家有建設或投資能源的計畫。

2003年以來,中國主要的對外能源計畫和投資,都與確保長期的能源資源(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氣)有關,以便維持經濟和工業發展。北京對石油和天然氣開發計畫的目標,在於提供中國直接取得和控制原油及天然氣的開採。除了增加進口之外,北京也在尋求確保來自許多生產者的供應,同時也盡可能透過許多的運輸管道來供應。雖然能源自足不再是中國的一個選項,但是北京仍然追求去維持一個供應鏈,以降低受到外來因素破壞的影響。

2008年,中國進口了56%的石油用量,而且對未來石油消費計劃的保守估計,到了2015年,中國將進口大約三分之二的石油用量,到了2030年將增加到五分之四。

目前石油僅佔全國能源消費量的20%,中國能源總需求的70%左右則來自煤炭。根據中國原油進口的分析顯示,自從2000年以來,原油進口來源幾乎沒什麼變動。因此北京可能將會繼續期待波斯灣、中亞、非洲和北美洲,來滿足日益增長的石油需求。

北京的國外能源戰略的第二個部份,就是開發陸上基地的輸油管通道,以避開敏感的海上運輸線,例如麻六甲海峽,在2008年,有超過80%的石油進口經由麻六甲海峽。在2006年,從哈薩克每天輸送20萬桶原油到中國的輸油管已經開始營運。擴充到每天40萬桶輸送量的計劃幾近完成,而且未來計劃增加到每天80萬桶的輸送量。20095月,開始建造從西伯利亞到大慶每天30萬桶的輸油管支線。另一項提議的輸油管,就是從緬甸的Kyuakpya到中國的昆明,每天運送40萬桶原油,可以繞過麻六甲海峽。

但是,評估被證實的全球蘊藏量顯示,中國未來的能源需求唯有透過在波斯灣、非洲和北美洲的供應者才能獲得滿足──所有的開採地點仍將需要海上運輸。舉例來說,輸油管計畫並無助於降低北京在荷姆茲海峽的脆弱性,中國在2008年原油進口的40%經由那裡──而且這個比例預計會增加。從中東進口到中國數量龐大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氣,對北京來講,這條戰略性的海上交通線將會愈來愈重要。甚至可以說,即使所有的輸油管計畫都依照設計的運量準時完工,對中國碳氫能源安全的效果將是杯水車薪。

 

2008年中國原油進口來源排行榜

國家

數量

%

沙烏地阿拉伯

72.8

20

安哥拉

59.9

17

伊 朗

42.7

12

阿 曼

29.2

8

俄羅斯

23

3

7

蘇 丹

21.0

6

委內瑞拉

13.0

4

科威特

11.8

3

哈薩克

11.4

3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9.2

3

其 他

63.9

17

總計

358.2

100

* 數量單位為1萬桶,每天的數量。

雖然中國目前並沒有銜接國際天然氣管線,但是北京融資給一條輸氣管,每年可以輸送400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從土庫曼經由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到中國,該項計劃於2007年夏天開始動工。另外還有建造從俄羅斯和緬甸到中國的天然氣管線計

中國進口的經由路線/關鍵的隘口,以及計畫中/興建中的輸油管道(海上交通線的繞行路線)。

劃,分別可以輸送680億立方公尺和120億立方公尺。此外,北京也敦促莫斯科建造一條從庫頁島(Sakhalin Island)到中國的天然氣管線,輸送尚未確定數量的天然氣到中國的東北。

透過這些計畫,中國成為這幾個國家主要的經濟貢獻者,但是中國並沒有利用石油作為在國際舞台上外交政策的工具,這是因為中國仍然依賴石油來支持自己的工業和經濟發展,使中國沒興趣作為外交政策的工具。然而隨著愈來愈多中國的石油公司遍及全世界,無論如何也不能低估未來北京運用這種工具的影響力。

 中國的軍事戰略

解放軍的理論專家已經發展出以準則為導向的改革架構,長期目標是打造一支能夠戰鬥並贏得「資訊化條件下的區域戰爭」的部隊。根據外國的軍事經驗,尤其是美國領導的戰役,包括「持久自由行動」和「伊拉克自由行動」、蘇聯和俄羅斯的軍事理論、以及解放軍自己的戰鬥史,中國正在進行整個武裝部隊的改革。

這些改革的步調和規模都很大。但是解放軍還沒有經過現代戰爭的考驗。這種缺乏實戰經驗的情況,持續讓外界很難評估中國軍事改革的進展。中國對自己軍事能力的內部評估也同樣很難,因為中國文職領導人必須依賴指揮官的建議,而這些指揮官卻缺乏現代戰爭的直接經驗,也沒有從實戰的現代戰場中取得「科學的」戰鬥模型。

從研究權威性的演講和文件當中可以了解,中國是依據「新時期國家軍事戰略方針」的總原則和指導方針,來計畫和管理武裝部隊的發展與運用。

學術性的研究指出,目前的指導方針基本上始於1993年,這反映出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和蘇聯的崩潰,對中國軍事戰略思想造成的衝擊,後來指導方針在2002年和2004年都有「升級」。後者的修改可能反映出中國對安全環境和現代戰爭本質的看法,結合從中國軍事現代化所學到的教訓,強調打造贏得「資訊化條件下的區域戰爭」的軍隊。

根據2008年版的國防白皮書,這些指導方針強調在資訊化條件下作戰並贏得區域戰爭,而且建構整合式的聯合作戰,也強調「不對稱戰爭」(asymmetric warfare——「盡全力運用我們的優點來攻擊敵人的弱點」。白皮書也指出,需要確保「在軍事鬥爭以及政治、外交、經濟、文化和法律行動之間的緊密結合」,指導方針也強調整合國家力量的各種手段,來確保威懾及防止衝突的重要性。

指導方針當中的作戰或「積極防禦」部分,設定了一種防禦的軍事戰略,在這種戰略中,中國並沒有發動戰爭或是從事侵略戰爭,但是為了捍衛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才會進行戰爭。

海戰「積極防禦」當中的海軍部分,稱之為「近海積極防禦」。2008年的國防白皮書指出,中國海軍是一支戰略部隊,正在發展「遠海」作戰的能力。中國海軍有三個主要任務:抗擊海上侵略、保護國家主權、以及維護海洋權利。中國海軍的海上作戰準則,其重點是六項攻擊與防禦作戰:封鎖、反海上航道、海陸進攻、反艦、保護海上運輸、以及防禦海軍基地。

中國主席胡錦濤於2006年在海軍共產黨代表大會上發表講話,稱中國是「海上強國」,並提倡一個「強有力的人民海軍」,來「維護我們的海權和利益」。其他的文職領導人、中國海軍官員、政府文件、以及解放軍的期刊都主張,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力量有賴於邁進並使用海洋,而且也需要擁有一支強大的海軍來護衛這種的邁向海洋。儘管有在距離中國遙遠之處從事任務的更多考量,但海軍的主要重點工作仍然是準備在「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參照地圖)之間進行作戰,著重在台灣問題上與美軍的潛在衝突。所以北京在台灣問題上找到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之前,這種情勢將會繼續維持下去。

第一和第二島鏈中國的軍事理論家設定這兩個島「鏈」是中國海上防衛線的地理基礎。

 陸戰。在「積極防禦」戰略當中,地面部隊被賦予的任務是保衛中國的邊疆、確保國內的穩定、以及行使區域性的武力投射。解放軍的地面部隊正從分派在全國七個軍區的靜態防禦部隊——以位置、機動性、城市、以及山地攻擊作戰的特性為導向;海岸防禦作戰;以及登陸作戰——轉型為一支更具攻擊性與機動性的部隊,做好在中國周邊作戰的準備。

根據2008年國防白皮書的描述,地面部隊正在從「地區防禦轉向跨地區的機動性」。白皮書也指出,地面部隊改革的目標,主要在於使部隊「小型化、模組化和多功能化」,並增加「空地一體作戰、遠程機動、快速打擊、以及特種作戰」的能力。解放軍地面部隊的改革,是以俄羅斯的準則和美國的軍事戰術為範本。地面部隊似乎是解放軍的帶頭部隊,領先進行「特別的、多軍種、聯合戰術編隊」的實驗,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20098月和9月,有來自四個不同軍區的五萬多名部隊參加代號「跨越2009」的演習,這是解放軍首次空前大規模的全國機動性演習。

空戰解放軍空軍參考美國和俄羅斯的空軍模式,從一支有限的領土防禦能力的部隊,繼續轉變為更彈性機動的部隊,能夠在近海執行攻擊和防禦的角色。重點的任務項目包括:攻擊、防空和飛彈防禦、早期預警和偵察、以及戰略機動。此外,解放軍空軍在「聯合防空突擊作戰」的行動中,也扮演主要的角色,這似乎是中國計劃進行反介入和區域阻絕作戰的主要基礎。在解放軍的理論當中,強調攻擊和防禦的模糊性,在本質上,聯合防空突擊作戰是戰略性防禦,但是在作戰上是屬於戰術層次,需要攻擊敵人的基地和海軍部隊。

解放軍的新使命也引發有關解放軍空軍未來發展的討論,其中出現一個普遍的共識,就是保護中國的全球利益需要空軍增強遠程運輸和後勤的能力,但是關於需要空軍向遠離中國的區域投射空中戰鬥力量的公開討論似乎很少。和海軍一樣,解放軍空軍在未來十年的重點,仍然是建設足以達成下列三項目標的能力:對台灣以及在東亞的美軍構成可信的軍事威脅、嚇阻台灣獨立、或是影響台灣依照北京的條件來解決爭議。

太空戰解放軍戰略家們把太空視為能夠進行現代化資訊作戰的中心,不過解放軍的準則似乎不把太空活動本身當作一種作戰的「戰役」。但是更確切地說,太空活動是所有作戰行動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解放軍的軍事理論期刊《中國軍事科學》認為,「讓資訊時代的戰爭進入更激烈的程度,正是在太空」。具體來說,太空基地的通訊、情報及導航系統,對於能否進行協同聯合作戰,以及能否贏得現代化戰爭,都至關重要。因此,解放軍正在培養可以改進中國太空能力的技術。解放軍一份有關美軍和聯軍軍事行動的分析,強調太空活動對資訊化戰爭的重要性,聲稱「太空是資訊化戰場的指揮所。戰場的監視和管制、情報通訊、導航與定位、以及精確導引,全部都要依賴衛星和其他的感測器」。

同時,中國也正發展攻擊敵人太空資產的能力,這項行動加速了太空的軍事化。解放軍的著作強調「摧毀、破壞並干擾敵人的偵察………以及通訊衛星」的必要性,暗示著上述的系統以及導航和早期預警衛星,都可能將成為「讓敵人致盲和致聾」的最初攻擊目標。同一份有關解放軍對美國及盟軍行動的分析也指出,「摧毀或俘擄敵人的衛星和其他的感測器………將剝奪對手在戰場上的主動權,並使他們難以充分發揮其精確導引的武器。」

網電一體戰中國的軍事著作強調,要在戰役早期階段的最優先任務中奪取電磁主導權,以保證戰場上的勝利。解放軍的理論專家創造了「網電一體戰」一詞,來描述運用電子戰、電腦網路作戰、以及動能攻擊,擾亂在戰場上支援對手作戰和武力投射能力的資訊系統。解放軍在有關未來聯合作戰模式的著作中確認,「網電一體戰」是「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基本型式之一,這暗示著,奪取並主導電磁光譜,就是解放軍作戰理論的核心。

攻擊就是防禦

現代中國的戰爭歷史提供了大量的案例研究,當中有些中國領導人主張軍事上的先發制人就是戰略防禦的行動。例如,中國談到它介入韓戰(1950-1953)乃是「抗美援朝的戰爭」。同樣的情形,官方的教科書在提到對印度(1962)、蘇聯(1969)和越南(1979)的邊界衝突時,都稱之為「自衛性的反擊」。

中國戰略層次的軍事理論的立足點,似乎存在著矛盾的指導原則:「只有在敵人攻擊之後才進行攻擊」和「採取主動」。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2008年國防白皮書特別提到略有不同的解釋:

「在戰略上,(解放軍)堅持原則……,只有在敵人開始攻擊之後進行攻擊,才能夠得到比敵人更好的優勢。」

但是官方的著作《軍事戰略科學》卻明確指出,敵人攻擊的定義並不限於傳統上動能的軍事作戰。也就是說,所謂敵人的「攻擊」,也可以有政治上的界定,例如:

「只有在敵人攻擊之後再進行攻擊,並不表示要被動地等候敵人的攻擊,………那並不意味著要放棄在戰役或戰術行動中『有利的機會』,在政治層面的『第一擊』,必須與戰術上的『第一擊』有所區別

(這一節接著說)如果有任何國家或組織違反其他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則對方有權利在戰術層面上「開第一槍」。

這些段落文字說明了中國戰略思想的模糊性,在戰略層級的防禦姿態偽裝之下來進行作戰及戰術層級的軍事攻擊,要為這種攻擊(或先發制人)的正當性來辯護,也是同樣的思想模糊。

解放軍軍事戰略中的保密與欺敵

中國的軍事著作中闡述戰略欺敵的運作定義,就是「引誘對方陷入錯覺………,以有組織、有計劃的方式,消耗最小成本的人力和物力來製造各種假像,從而為自己建立戰略優勢地位」。除了資訊作戰以及傳統的偽裝、隱蔽和阻絕之外,解放軍也從中國的歷史及傳統中國權術所玩弄的詭計和欺敵當中汲取經驗。

目前中國的戰略文化存在著一種固有的緊張關係,根深蒂固地傾向於隱藏軍事能力及軍隊的發展計畫,這種過份神秘的傾向,導致區域及全世界對中國崛起的實力產生憂慮。十多年來,中國領導人認定這個「中國威脅論」嚴重危及中國的國際地位,威脅到中國與其他國家發展持久的聯盟關係,包括反對中國的區域及世界強權在內。此外,在極度保密的情況下,使得中國在依靠透明度和資訊自由流通才能夠成功的一體化全球經濟當中,越來越顯得難以調和。

 不對稱作戰

自從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及1999年聯軍作戰行動以來,解放軍的軍事戰略家便強調,在新型或是料想不到的能力當中建立武力結構、戰略及戰術,是急迫的要務。他們也強調,發展創新的戰略與戰術,並應用到現有的技術和武器系統,來拉近本國和具有科技優勢的敵國之間的距離。解放軍日報在1999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

「擁有絕對優勢的強大敵人並非完全沒有弱點………我們的軍事準備需要更直接找出可以利用強敵弱點的戰略。」

在許多領域的作戰需求方面,解放軍採取和美國差異很大的方法。例如:中國大量依賴彈道和巡弋飛彈,來攻擊防空系統森嚴的地面目標,而不是運用隱形戰機;利用一連串的系統來攻擊情報、通訊和導航衛星,來抵銷美國的太空優勢;利用電腦網路來獲取大量資料;強調近年來的攻擊與防禦電子戰;以及「三戰」準則。

 




「三戰」

2003年,中共中央委員會和中央軍委會通過了「三戰」(三種戰法)的概念,這是解放軍信息戰的一種概念,目的在於影響軍事行動的心理層面:

  • •    心理戰透過心理作戰來破壞敵人執行戰鬥任務的能力,目的在於威懾、驚嚇並打擊敵人軍事人員及民眾的士氣。
  • •    媒體戰的目的在於影響國內和國際輿論,建立民眾及國際對中國軍事行動的支持,並勸阻對手採取不利於中國利益的政策。
  • •    法律戰利用國際法和國內法來獲取國際支持,並處理中國軍事行動可能造成的政治後果。

「三戰」的概念發展成用來結合其他的軍事與非軍事行動,例如:中國已經結合法律戰的概念,試圖形成國際輿論和國際法的解釋。包括美國在內的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認為,反映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的國際法慣例,能夠有效平衡沿海國家在其專屬經濟海域相關資源的主權權利,以及其他國家在專屬經濟海域的自由航行和飛越,和其他在國際間合法使用海洋等權益。這個大多數人的意見是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協商過程中的明智看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本身的實際條文、以及數十年的國家慣例。但是中國似乎在進行各方面的努力,透過制定與國際法不一致的國內法律,故意曲解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談判內容和本文,並忽視數十年來的國家慣例,企圖為少數意見來辯護,以提供沿岸國家在專屬經濟海域內活動的更大權力。

 

第三章:軍事現代化的目標和趨勢

 概要

中國領導人曾經表達他們的意圖,而且也分配資源來推動基礎廣泛的軍事變革,其中包括全軍的專業化、改進訓練、更強大且更實際的聯合演習、還有加速採購及發展現代化的傳統武器和核武器。很明顯的,解放軍繼續把重點擺在確保嚇阻台灣獨立的能力,或是增強影響台灣的能力,當北京決定採取行動時,可以依照北京的條件來解決爭議。

雖然仍把台灣擺在首要任務,但是到了2020年的時候,中國將會為一支能夠實現範圍更大的區域和全球目標的軍隊奠定基礎。到了2015年以後,中國或許有能力投射並維持規模不大的兵力——也許是幾個營的地面部隊,或是總數達12艘艦艇組成的小型艦隊——進行遠離中國的低強度作戰。但是在2020年以前,中國不太可能有能力投射並支撐大規模的部隊,去進行遠離中國的高強度作戰。

儘管有明顯的進步,但是解放軍在軍種之間的合作、聯合演習與作戰行動的實際經驗這方面,仍然面臨許多缺陷。由於認清楚這些缺點,所以中國的領導階層開始強調不對稱作戰的戰略,利用潛在對手的弱點,來提高中國的優勢。

 反介入/區域阻絕的能力

作為應付台灣突發事件的計畫,中國繼續發展一些手段,在未來的台海危機中,來嚇阻或是反制第三國的干預,包括美國的介入。中國應付這種挑戰的辦法,就是力圖發展遠程攻擊的能力,武裝部隊可能在西太平洋進行部署或作戰,國防部分別稱之為「反介入」(anti-access)和「區域阻絕」(area denial)的能力。中國正在追求空中、海上、水下、太空和反太空、以及資訊戰的系統,和獲得這種能力的作戰概念,從中國的海岸線一直到西太平洋的範圍,建構一連串重疊、多層次的攻擊能力。如同2008年中國國防白皮書所說的,中國武裝部隊優先發展的事項之一,就是「提高國家維持海上、太空和電磁空間安全的能力。」

中國新發展的反介入/區域阻絕戰略的能力,控制並主宰現代戰場全方位資訊頻譜即使不是基本的必備條件,也是極為重要的因素。解放軍的作家時常強調,現代戰爭必須掌控資訊,有時候稱之為「資訊封鎖」(information blockade)或「資訊主宰」(information dominance),在戰爭初期階段掌握主動權並取得資訊優勢,進而獲得空中及海上的優勢。中國正在改善資訊與作戰的安全,以便保護自己的資訊結構。而且也在發展包括阻絕和欺敵在內的電子戰與資訊戰的能力,以便打敗敵手。可以想像中國的「資訊封鎖」,應該會利用整個戰場的軍事及非軍事資產,包括網路空間和外太空。中國在先進的電子戰系統、反太空武器和電腦網路作戰等方面的投資──觀諸中國嚴格控制言論的傳統,透過解放軍和中國共產黨的系統發表的一些觀點,反映出中國領導階層對建構資訊優勢能力的重視。

在更傳統的領域上,中國的反介入/區域阻絕戰略所著重的,似乎是限制或控制進入中國的周邊,也包括西太平洋。例如,中國當前以及計畫增進的武力結構,能夠提供給解放軍的武力系統,將可以攻擊距離中國海岸1,000海浬的敵方水面戰艦。這些武力系統包括:

  • •    反艦彈道飛彈:反艦中程彈道飛彈是用來攻擊海上的目標,結合超高空和超視距的瞄準系統來定位並跟蹤移動中的艦艇。
  • •    傳統與核子動力攻擊潛艦:基洛級、宋級、商級和元級攻擊潛艦都能夠發射先進反艦巡弋飛彈。
  • •    水面戰艦:旅洋-I/II級、現代-I/II級、飛彈驅逐艦都有配備先進的遠程防空和反艦飛彈。
  • •    海上攻擊機:FB-7FB-7A以及蘇愷-30MK2等戰機,都有配備對付水面戰艦的反艦巡弋飛彈。

同樣的情況,解放軍當前與規劃中的武器系統,將使解放軍也能夠攻擊區域內的空軍基地、後勤設施、以及其他陸上基地的基礎設施。根據中國軍事分析家的結論指出,鑒於運輸、通訊以及後勤網路之間的協調需要極高的精確度,所以後勤補給和武力投射系統是現代戰爭中潛在的弱點。中國正在部署一系列的傳統彈道飛彈、陸基型和空射型的攻陸巡弋飛彈、特戰部隊、以及網路戰的能力,使所有區域內的目標都陷入危險之境。

 

建立傳統精確打擊的能力

短程彈道飛彈(<1,000公里)截至200912月,解放軍已經擁有大約1,0501,150枚短程彈道飛彈,增加的速度比過去幾年較慢。其中上世紀90年代部署的最老型號,並不具備真正的「精確打擊」能力,但後來版本的射程更遠,精確度也有改進,而且可以裝載各式各樣的傳統彈頭,包括單一彈頭和子母彈頭。

中程彈道飛彈(1,0003,000公里解放軍正在取得增加射程的傳統中程彈道飛彈,用來進行精確打擊陸上目標和海軍艦艇,包括在第一島鏈之外遠離中國海岸執勤的航空母艦。

攻陸巡弋飛彈解放軍正在發展空射型和陸射型的攻陸巡弋飛彈,例如YJ-63型、KD-88型和DH-10型系統進行遠程精確打擊。截至200912月,解放軍已擁有200500枚東風十型(DH-10)陸射型巡弋飛彈。

陸地攻擊彈藥解放軍空軍擁有少量的戰術空對地飛彈和精確導引的炸彈,包括全天候衛星導引炸彈、反輻射飛彈和雷射導引炸彈。

反艦巡弋飛彈解放軍已經擁有或正在取得將近12種各式的反艦巡弋飛彈,從1950年代的CSS-N-2型到現代化俄製的SS-N-22型和SS-N-27B型。中國研究、發展及生產的反艦巡弋飛彈,以及從海外採購——主要從俄羅斯——的步調,在過去十年中大幅加速。

反輻射武器解放軍進口以色列製造的哈比(HARPY)無人戰機和俄製的反輻射飛彈。中國繼續發展俄羅斯KH-31PAS-17)型,也就是YJ-91型飛彈,並開始把這個系統整合到戰轟機上。

火砲發射的高準確砲彈解放軍正在開發或部署射程能夠攻擊台灣海峽之內甚至跨越海峽目標的火砲系統,包括A-100300釐米的多管火箭發射系統(射程100多公里),以及WS-2400毫米的多管火箭發射系統(射程200公里)。

 

終端導引的飛彈飛行軌道。反艦彈道飛彈使用中途及終端導引來攻擊航空母艦的圖解,出現在第二砲兵工程學院2006年的文章。

 傳統性的反介入能力。目前解放軍的傳統武力所能打擊的目標,可以遠在中國的臨海之外,而且還不包括海軍水面和水下武器的作戰範圍在內,這些武力要運用在離開中國多遠的距離,端視中國的作戰準則及事態而定。

反介入/區域阻絕戰略中的空中與防空系統,包括先進的遠程地對空飛彈,例如俄製的SA-50型和SA-20 PMU1/PMU2型,以及自製的紅旗-9型等防空飛彈。北京也將利用俄製和自製的第四代戰機(例如:蘇愷-27和蘇愷-30的衍生型戰機,以及自製的殲十型多功能戰機)奪取本土的制空權。解放軍海軍還會運用配備有AS-17/Kh-31A型反艦飛彈的俄製蘇愷-30MK2戰機,以及殲轟七型戰轟機,來執行海上封鎖的任務。採購俄製的IL-76型空中加油機,將可以擴大配備有精確武器的解放軍空軍和海軍攻擊機的作戰範圍,因此能夠對距離中國很遠的水面和空中武力、基地及後勤據點構成更大的威脅。此外,採購並發展遠程的無人飛機(UAVs)和無人戰機(UCAVs),包括以色列的「哈比」無人戰機,將可擴大中國遠程偵察及攻擊的選項。

中國現有的先進遠程地對空飛彈,只具備有限的反彈道飛彈的能力,並未號稱具有反巡弋飛彈的能力,而俄製的SA-10型和SA-20 PMU1/PMU2型飛彈是填補這種能力的主力。SA-10型飛彈的原先設計是用來對付低空飛行的巡弋飛彈,但是後繼的SA-20型才增進了這方面的能力。SA-20 PMU2型是俄羅斯外銷型當中最先進的防空飛彈,號稱能夠攔截射程1,000公里、速度每秒2,800公尺的彈道飛彈。

中國的紅旗-9型遠程地對空飛彈也號稱(透過其外銷型飛騰-2000型)能夠攔截低空飛行的巡弋飛彈,預料具備有限的據點防禦能力,可以攔截射程500公里的戰術彈道飛彈。中國正在進行飛彈防禦「保護傘」的研發,該保護傘由在大氣層外高度(大於80公里)的動能攔截系統、彈道飛彈攔截系統、以及其他外太空的載具來構成。

擴大作戰範圍

除了準備應付台灣的突發事件之外,解放軍也在開發能夠擴大其作戰範圍的新平台和能力,以便擴大其作戰範圍,來對付在東海、南海、甚至是印度洋上、或是西太平洋第二島鏈之外的其他重大事件。

在描述各軍種的現代化工作方面,2008年的國防白皮書強調獲取高機動力和遠離中國大陸的作戰能力。解放軍實現這種能力的途徑,就是透過其海軍、彈道飛彈和空軍。

解放軍海軍:在中國將其作戰範圍擴大到中國海域之外的努力當中,解放軍海軍處於前鋒地位。解放軍海軍對核子動力潛艦和首艘航空母艦(重新修復前蘇聯「庫茲涅佐夫」級航空母艦)等平台的投資,說明了中國正在尋求支援台灣突發事件以外的任務。解放軍海軍也展示了在第二島鏈之外執行有限部署現代化水面戰艦的能力,包括200912月間分別四次在亞丁灣支援反海盜作戰的部署。此外,解放軍海軍也獲得能夠支援傳統性軍事行動、人道救援和災難救助等任務的新型船艦,包括071型兩棲船塢登陸艦,以及920型醫務船。

二砲部隊:如同本報告中其他地方的詳細資料,中國彈道飛彈部隊正在獲得傳統性中程和次中程彈道飛彈,來擴大其射程,使其能夠以傳統性精確或次精確的打擊能力,來威脅其他國家。

解放軍空軍:解放軍空軍正在發展遠程版的轟六/獾型(B-6/BADGER)轟炸機,一旦配備遠程對地攻擊的巡弋飛彈,其攻擊半徑便可遠達第二島鏈。但是解放軍空軍在擴大其遠程重型運輸機機隊方面遭遇困難。俄羅斯和中國的製造商都無法保證能夠滿足解放軍空軍在長程運輸方面的需求,以支援維和、災難救助以及其他需求等任務。

 戰略性的力量

中國的攻擊性核武、太空戰及網路戰能力,在最近幾年獲得穩健的進展,而中國武裝部隊目前唯一能夠構成全球性威脅的,只有在這方面的能力。但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中國軍方和文職領導人已經充分思考過,使用這些戰略性武力可能帶來的全球性和系統性後果。

核武部隊在數量和品質方面,中國的戰略飛彈部隊都在提升當中。中國核子武器目前約有20枚發射井基地、液態燃料的CSS-4型洲際彈道飛彈;約有30枚固態燃料、公路機動的DF-31型和DF-31A型洲際彈道飛彈;1520枚固態燃料的CSS-2型中程彈道飛彈;CSS-5型公路機動、固態燃料中程彈道飛彈(用於區域性的威懾任務);以及夏級彈道飛彈核子潛艦配備的巨浪-1型(JL-1)潛射式彈道飛彈,但是夏級核子潛艦與巨浪-1型飛彈的組合成效仍有疑問。

到了2015年,中國的核武力量將包括新增的DF-31型和DF-31A型洲際彈道飛彈,以及增強的CSS-4型、CSS-3型和CSS-5型飛彈。首艘新型的晉級094型潛艦或許會就緒,但是相關的巨浪-2型潛射式彈道飛彈遭遇問難,在原訂最後一輪的測試中多次發射失敗,晉級潛艦與巨浪-2型飛彈何時能夠完成作戰整合,目前難以確定。中國目前也致力於一系列的技術,打算用來對付美軍和其他軍事對手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包括機動重返大氣層載具、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MIRV)、誘餌、金屬箔片、干擾絲、隔熱材料以及反衛星武器。中國官方媒體也指出,許多二砲部隊的演習特色,是在逼真的戰鬥環境之下進行機動、偽裝和發射作業的訓練,打算提高部隊的存活力。隨著增強新一代飛彈的機動力和存活力,這些技術和訓練的提升,強化了中國的核威懾及戰略打擊能力。

引入更機動性的系統,將為中國的領導層帶來指揮和管制方面的新挑戰,在部署和授權方面,目前面臨不同配套的變數。舉例來說,解放軍現在和海中潛艦通訊的能力很有限,但在管理彈道飛彈核子潛艦部隊攜帶配有核子彈頭的飛彈執行戰略巡航方面,卻毫無經驗可言。陸基機動式飛彈在戰時也可能同樣面臨指揮與管制上的挑戰,即使或許不像潛艦的問題那麼嚴重。

北京有關核威懾的官方政策,繼續著重於確保核子武力的結構在遭受敵方打擊時得以倖存,並有足夠的力量對敵人施加無法承受的損害。新一代機動式飛彈、機動且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彈頭、以及穿透防線的輔助工具,是為了在面對美國的持續性進步時,可以確保中國戰略威懾的可行性,而且在較小的程度上,也可以面對俄羅斯的戰略性情報、監視、偵查;精確打擊;以及飛彈防禦能力。

北京一貫宣稱堅持「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表明只有在遭受核子攻擊時才會進行核子反擊。中國保證「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包括兩部分:中國將永遠不首先使用核武來對付擁有核武的國家;以及,中國將永遠不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來對付任何非核武國家或非核武地區。然而,中國在何種條件下使用或不使用「不首先使用核武政策」,卻有些模糊不清。例如包括:攻擊中國認為是自己的領土時、示威性攻擊時、或是高強度爆發戰事時,是否會構成首先使用核武。而且,有些解放軍官員曾經公開撰文指出,有必要詳加說明在何種條件之下中國可能必須使用核武──例如,當敵人的傳統攻擊威脅到中國核武力或政權本身的存亡時。但是沒有跡象顯示,中國領導人願意將這些細節和警告附加在中國「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準則上。

北京很可能會繼續投入大量資源,來維持對美國有限的核威懾能力,一些中國作者也稱之為「充分且有效」的核威懾。鑒於北京把核威懾視為國家安全的關鍵,所以將會在技術和系統方面繼續投資,來確保解放軍能夠投射毀滅性的核子報復攻擊。

中程與洲際彈道飛彈。中國的核武可以瞄準整個區域及全世界的大部分地區,包括美國大陸在內。諸如DF-31DF-31AJL-2等新型系統,將可提高中國核武的存活力。

太空與反制太空中國包括反衛星計劃在內的太空活動及能力,主要是為了台灣海峽及更遠處的突發事件,進行反介入或阻絕作戰。許多中國非軍事的太空計畫,包括載人太空計畫和設置太空站,都由解放軍所掌控。

偵察:中國正在部署軍事用途的影像、偵察和地球資源等衛星系統,例如:遙感-12345號;海洋-1BCBERS-2B衛星;以及「環境」災害/環境監測衛星群。中國的「環境」衛星計畫打算發射8顆「環境」衛星,這些衛星具有可視影像、紅外線、多光譜、以及合成孔徑雷達成像等功能。未來10年內,即使北京部署更大更強的一系列偵察衛星,可能只是繼續部署商業影像衛星來補充其覆蓋範圍。中國目前可以從所有的主要供應商取得高解析度、光電及合成孔徑雷達的商業影像,這些供應商包括Spot Image(歐洲)、Infoterra(歐洲)、MDA(加拿大)、Antrix(印度)、美國GeoEye(美國)、以及Digital Globe(美國)。

載人太空計畫:中國最近的載人太空任務是在2008925日發射神舟七號太空船,並成功進行第一次的太空漫步。中國將繼續發展載人太空計畫,包括載人及無人操縱的太空接合,最終目標是在2020年可以建立一個永久性的載人太空站。

導航和計時:中國正在追求多種途徑,以降低對任何單一外國衛星導航系統的依賴。目前中國使用的是美國的全球定位系統(GPS)、俄羅斯的GLONASS、以及自己的「北斗一代」導航系統。「北斗一代」是由三顆衛星組成,目的是為民用及軍用提供服務,不過其軌道方位只能覆蓋東亞地區。「北斗一代」將被功能更強但仍是受限於區域覆蓋的「北斗二代」系統所取代,「北斗二代」預期在2011年進入運作。先期的「北斗二代」星座群將成為更先進「北斗二代/羅盤」系統全球覆蓋的一部分,預期在2015年~2020年之間開始運作。

通信:中國利用商業衛星從事區域與全球通信,為民間和軍方用戶提供支援,包括衛星電視、網際網路及電話等服務。此外,中國也在2008年的年中發射首顆數據中繼衛星「天鏈一號」。隨著各地區相關技術的發展,中國最近藉著出口通信衛星和基礎設施給委內瑞拉和奈及利亞,因而打入國際市場。雖然替奈及利亞建造及發射的衛星失敗,但是中國仍然繼續向全世界行銷這項服務,例如巴基斯坦、玻利維亞、寮國和越南等國家。

反衛星武器:20071月,中國成功試射了一枚直接上升式反衛星(direct-ascent ASAT)武器,摧毀自己的一顆氣象衛星,來展示中國攻擊低軌道衛星的能力。中國也繼續發展並改進該系統,這是解放軍一個多元計劃的一部分,用來限制或阻止潛在對手在危機或衝突期間利用太空基地的資產。

儘管除了鎖定的攻擊目標之外,在太空的核子爆炸也會摧毀中國迅速增加的太空資產,但是中國的核武庫存卻為北京長期提供了固有的反衛星能力。外國及自製的系統為中國提供了干擾一般衛星通信波段和全球定位系統接收器的能力。除了直接上升式反衛星武器計畫之外,中國也利用其他技術與概念,研發動能及定向能(例如:鐳射、高功率微波和粒子束)武器,來執行反衛星任務。為了滿足載人及登月太空計畫的需求,中國正在提高其追蹤與辨識衛星的能力——這是有效且精確反制太空的先決條件。

資訊戰在中國的軍事思想家當中,有許多資訊戰的文章,他們對資訊戰的方法及運用,表現出很強的概念上了解。例如200611月,解放軍日報曾經發表評論指出:

要在資訊化條件下的戰爭中取得對敵人的優勢,重點在於我們是否有能力利用各種手段獲取資訊,並確保有效的資訊流通;我們是否能夠充分利用滲透性、共享資產和資訊聯絡,來實現物資、能源和資訊的有機結合,以形成聯合戰鬥的力量;以及,我們是否有能力採取有效的手段,來削弱敵方的資訊優勢,並降低敵人資訊設備的運作效率。

在電子反制手段、電子攻擊的防禦(例如:電子和紅外線的誘餌、角形反射器、假目標生成器)和電腦網路作戰等方面,解放軍正在進行投資。中國的電腦網路作戰觀念,包括電腦網路攻擊、電腦網路利用和電腦網路防禦。解放軍也成立資訊戰部隊,發展攻擊敵人電腦系統和網路的病毒,以及保護友好電腦系統和網路的戰術和手段。由於這些資訊戰部隊包含一些民兵部隊的成員,因此在解放軍的網路操作員和中國民間的資訊科技專家之間建立了一種聯結。在一體化網路電子戰的要求下,解放軍試圖運用電腦網路作戰和電子戰,來阻斷敵人獲得指揮作戰的必要資訊。

 武力投射——超過台灣之外的軍事現代化

中國繼續投資於擴大武力投射範圍的軍事計畫。目前中國軍事能力的走向,是改變東亞軍事平衡的主要因素,且可提供中國一支部隊,能夠在台灣以外的亞洲其他地區進行大規模軍事行動。中國政治領導人也要求解放軍發展除了戰爭以外的其他軍事行動能力,如維和行動、災難救助和反恐作戰。這些能力可能對國際公共貨物的運輸產生積極作用,也可以增加北京軍事壓迫的選項,來獲取外交優勢、促進利益、或是在解決爭端中獲益。

針對中國的武器發展和部署格局的分析顯示,隨著武力增強,北京開始關注除了台灣之外的突發事件。例如,中國各地的新飛彈部隊,配備著傳統、戰區範圍的飛彈,可以在台灣以外的突發事件中派上用場。空中預警管制機和空中加油的計畫,將可以使空中作戰的範圍擴大到南海。先進的驅逐艦和潛艦,能夠保護並促進中國的海洋利益,範圍遠達第二島鏈之外。中國的遠征部隊(三個空降師、兩個兩棲步兵師、兩個海軍陸戰旅、以及大約七個特戰部隊)正在引進新式裝備、更好的部隊級戰術、以及更協調的聯合作戰,來改善部隊。從長遠來看,中國C4ISR指揮系統包括太空基地和超視距感測器的改進,能夠使北京辨識、追蹤和瞄準在西太平洋深處的軍事活動。

中國日益重視人道救援和災難救助的任務,這需要獨特配套的技術發展和飛機採購(包括戰略性的空運補給系統)來支持這些任務。雖然這些都是支援立即性需求(例如地震或其他自然災害)的必要能力,但是也可以增強支援在邊境或更遠地區的軍事作戰能力。

印度經由增加貿易、高層對話及改善兩軍關係,中國已經加深和印度的關係。中國和印度同意提高雙方貿易,從2007年的114億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400億美元,而且雙方也就領土爭端問題進行過幾個回合的對話。中印之間的國防關係在2007年已經制度化了,當時建立了年度防務對話,以及從2007年開始進行三次雙邊的國防演習。儘管如此,北京仍然擔心與印度之間持續不斷的邊界爭端,以及印度在經濟、政治和軍力等方面的崛起所造成的戰略分歧。為了增強區域性威懾的力量,解放軍以更先進和存活性更強的固體燃料CSS-5型中程彈道飛彈,來替換舊型液體燃料搭配核彈的CSS-3型次中程彈道飛彈。此外,解放軍或許也研擬突發事件的應變計畫,要把空降部隊運入該地區。中國目前正在投資開拓沿著中印邊境的公路,主要是為了促進中國西部的經濟發展,而改善公路也可以支援解放軍的邊防作戰。

俄羅斯北京繼續把莫斯科視為最親密的國際夥伴,但仍會擔心俄羅斯與中國的長期利益並不完全一致。中俄繼續在許多國際議題上進行雙邊合作,尤其是在中亞,兩國在該區共同經營上海合作組織。儘管有這方面的合作,但是俄羅斯也擔心中國崛起的影響;同時,解放軍戰略學者也把俄羅斯視為一個長期潛在的軍事挑戰。隨著蘇聯的解體,雖然中國將戰略方向轉移到南方和東方,但是除了傳統性部隊和戰略飛彈部隊之外,北京在蘭州、北京和瀋陽等三個軍區,仍然保留重大的武力結構來維持威懾的力量。

中亞中國在中亞的主要利益,集中在建立區域的影響力、獲取自然資源和能源、以及打擊對中國維吾爾分離主義者的支援。北京已經和許多中亞的政府達成協議,建立將能源運往中國西部的基礎設施,例如從土庫曼經由烏茲別克和哈薩克通往中國的輸油管。北京也和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進行雙邊或多邊演習,以提高中國在上海合作組織的影響力,並促使該地區一致反對維吾爾分離活動。在新疆的國內安全部隊可以用來應付中亞的突發事件,而且當危機發生時,陸軍航空兵和跨區的機動作戰,也可以迅速將戰鬥力量部署到這個地區。

南海這個地區經過五年的相對穩定之後,南海主權爭議的緊張局勢在2007年再次浮上檯面。對包括石油、天然氣儲藏和漁業等資源的競爭,最可能點燃日漸升高的緊張局勢,還有例如民族主義的其他因素也在發揮作用。中國在南海的主要利益,是有關確保在該地區廣大主權的主張,以及當他們在開採該區的自然資源時可以行使權力。此外,更強大的區域性軍事存在,使中國的武力投射、封鎖和監測活動可以影響該地區關鍵的海上航道——這是全球50%左右商業貿易的交通孔道。基於這些利益的組合,對於外國的軍事資產在中國領海之外的水域執行例行性軍事行動,可能會增加中國的敏感性。

為了回應2004年提出解放軍的「新歷史使命」,中國的軍事領導高層開始發展擴大區域海軍戰略和存在的概念。例如在2006年,解放軍海軍司令吳勝利要求「建立強大的海軍,以保護漁業、資源開發和能源戰略通道」。這其中的許多觀點,與20世紀80年代末及90年代初辯論如何打造解放軍海軍能力的觀念不謀而合。但是升高的台灣情勢成為90年代中期規劃解放軍部隊現代化的主要動力,尤其是在2001年之後,這些討論就靠邊站了。中國很可能計畫在海南島部署094型「晉」級彈道飛彈核子潛艦,這樣就可以提高解放軍海軍在南海水域進行戰略巡航的潛力,因而需要北京提供更強的傳統性軍事存在,來確保海上基地的威懾力。需要增加的解放軍駐軍包括水面、水下和空中載台,還有或許是中國未來建造的一艘或多艘航空母艦,可以提供解放軍更大範圍的武力投射能力,並可能改變區域平衡,打破由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所建立的脆弱現狀。

 

第四章:軍事現代化的資源

 概要

中國領導人可以利用各種資源來支持軍事現代化,包括國內的國防投資、本土的國防工業發展、不斷增加的研究發展與科技基礎、兩用科技、以及獲取外國的科技。隨著中國國防工業和研發基礎的日漸成熟,解放軍已經降低採購外國武器的依賴度。然而,解放軍即使不求增加採購,卻仍然指望俄羅斯來彌補短期上的能力鴻溝,但由於經濟上的衝突,所以俄羅斯方面並不願意幫助中國。中國繼續利用外國投資、商業合資、學術交流、海外歸國的留學生和學者、以及政府資助的產業科技間諜等途徑,來提高能夠支持軍事研發及採購的科技和專業水準。北京的長期目標就是打造一個完全本土化的國防工業部門,再由強大的商業部門來擴大規模,以滿足解放軍現代化的需求,並以頂級製造商的身份在全球軍火市場上展開競爭。

 軍事開支的趨勢

201034日,北京宣佈其今年軍事預算成長為7.5%,將近786億美元。在中國宣布的軍事預算中,這是延續過去20年來中國軍事預算不斷增長的趨勢。中國似乎並沒有受到全球金融衰退的影響,儘管中國的經濟和政府的稅收都可能下降,但是領導階層仍然優先提供資源給武裝部隊。

2000年到2009年的資料分析中顯示,在這個時期,中國官方公佈的軍事預算,在扣除通貨膨脹的情況下,每年的平均成長率是11.8%,而同時期的國民生產毛額(GDP)平均成長率為9.6%。儘管軍事預算的增加比整體經濟成長稍大,但正式的國防預算對經濟構成的負擔,也絲毫沒有改變增加軍費的趨勢。雖然2010年宣佈的國防預算增加率是1995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但是在每個五年計劃的最後一年,預算增長都有放緩的趨勢,然而國防預算的成長率仍然高於中央政府總預算的成長率。 

評估中國的實際軍事開支五角大廈認為,按照2009年的物價和匯率來計算,中國2009年全部軍事相關的開支超過1,500億美元。

由於缺乏透明的會計制度,而且中國也還沒有完全脫離管制經濟,所以估算中國實際的軍事開支是一個困難的過程,何況中國公佈的軍事預算並不包括一些主要的開支類別。中國的立法機構也沒有扮演監督解放軍的角色,從未公開任何細節。

美國和其他國家一直要求中國提高軍事開支的透明度。在20097月,中國向聯合國秘書長提交一份軍事開支報告——這是多年來第二次的此類報告。中國的報告採用聯合國簡化的報表格式,僅提供主要預算類別的最低資訊,與國防透明度較高的國家使用更詳細的標準報表格式形成強烈對比。

中國國防工業的提升

自從1990年代末期以來,中國國有的國防及國防相關公司,歷經了根本性的變革。北京在商業做法、精簡官僚機構、擴大工廠工人的機會和動機、縮短開發時間表、加強品質管制、以及提高軍事訂單的產能等方面進行改進。北京也強調國防與非國防部門的整合,以便利用最新的軍民兩用科技,以及中國擴大科技基礎的成果。

由於中國直接採購外國武器與技術的情況增加,這些改革使中國能夠開發並生產先進武器系統,其中許多項目是屬於1990年代中期的科技,以及一些足以和當今世上任何國家匹敵的系統──尤其是彈道飛彈。

軍民兩用科技的整合發展創新的軍民兩用技術與工業基礎,來滿足軍用與民用的需求,這是中國領導階層的最高優先項目之一。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七屆黨代表大會的報告中指出:

我們必須建立和完善軍民結合、寓軍於民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體系、軍隊人才培養體系和軍隊保障體系,堅持勤儉建軍,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軍民融合式發展路子。

中國的國防工業受益於結合中國迅速擴大的民間經濟和科技部門,尤其是能夠獲得外國先進技術的部門。個別國防領域的進步——透過中國的民間經濟——似乎可以和全球的生產與研發鏈連接在一起。例如,造船與國防電子設備部門,受益於中國在商業航運與資訊技術的領先地位,證明了在過去10年中的巨大進步。包括華為、大唐、中興等資訊科技公司,都與解放軍維持密切的關係,並共同進行研發工作。

與之對比,生產高性能電腦、先進應用軟體、專用高端的半導體/微處理器(這些領域是提升高效能國防微電子學及應用的關鍵)的企業,在中國的民間產業部門當中為數不多或是幾乎沒有,而且進展也很緩慢。此外,儘管外國的跨國公司與國內的工業之間存有合夥關係,但在航空和軍械部門方面,同樣都缺乏高科技方面的附加利益。

各個部門之間的分析中國國防工業各部門的發展並不均衡。生產趨勢與資源分配似乎都偏向飛彈和太空系統,其次是海洋資產(包括水面及水下)、飛機、以及地面部隊的物資。在所有的領域當中,中國都在加強產品的品質和產能,但是許多中國的先進系統,仍然嚴重依賴複製外國設計的逆向工程,這凸顯出中國在整體系統設計和整合方面的固有弱點。

飛彈和太空工業:中國製造了大量精密的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空對空飛彈、以及地對空飛彈。在過去幾年裡,許多中國主要的最終組裝與火箭發動機的生產設施都獲得升級,因而提高了生產能力。除了供應中國軍隊之外,這些完整的系統和飛彈技術也可以行銷外國。量產這些武器系統,可能會大幅增加短程彈道飛彈的產量,也可能使中程彈道飛彈的年產量增加一倍。此外,中國的太空發射載具工業正在擴大支援該國的衛星發射服務和載人太空計畫。

造船工業:中國經營著一個活躍且有全球競爭力的造船工業。中國是世界第二大造船國,中國造船廠的擴建及現代化,提升了中國的造船能量和能力,從而為所有類型的軍事計畫都帶來好處,包括潛艦、水面戰艦、海軍航空(包括航空母艦)、以及空運資產等項目。不過,中國仍然繼續依賴外國供應商提供一些推進器,以及少量的火控系統、巡弋飛彈、艦對空飛彈、魚雷系統、感測器、以及其他先進的電子設備。利用模組化的造船技術,中國能夠把生產活動分散到多處地點進行,來提高效率和產量。中國已經展示具備量產潛艦和兩棲船艦的能力。

軍火工業:中國地面部隊的現代化包括生產新型坦克、裝甲運兵車與火砲。解放軍地面部隊幾乎在所有的領域都獲得進步,新的生產能量也能夠滿足量產的需求。不過由於中國依靠外國合夥人來填補關鍵技術能力的鴻溝,所以仍然會限制其實際的產量。 

航空工業:中國的商用和軍用航空工業已經從直接仿製蘇聯舊型的飛機,進步到發展並生產自製的飛機,這些包括舊型戰機的改良版,以及現代化的第四代戰機。中國商用飛機工業已經引進高精密與先進技術的工具機、電子設備、以及可用來生產軍用飛機的其他部件。

不過,由於依賴外國提供飛機的發動機和航空電子設備,同時也缺乏堪用的熟練技工與設施,因此中國在飛機工業方面的量產能力將會受到限制。

引進外國的技術中國仍然最依賴外國技術的項目包括:導引和控制系統、渦輪發動機的技術,以及授權的科技,諸如:精密的工具機、先進的診斷及鑑識設備、應用及處理快速原型製造的必要技術、以及電腦輔助設計與製造的技術。中國為了逆向工程的目的,經常尋求引進這些外國的技術。

最近幾年來,俄羅斯一直都是中國主要武器軍備的供應國,賣給北京先進的戰鬥機、飛彈系統、潛艦與驅逐艦。由於在幾個自製的生產計劃中依賴俄羅斯的零組件,中國購買了俄羅斯武器設計的生產授權,也在協商採購一些先進的系統。此外,俄羅斯也和中國進行合作,在許多武器與太空系統上,提供技術、設計及材料等方面的支援。

以色列曾經供應先進的軍事技術給中國,但後來對自己的出口管制體系進行改革,以色列議會於20077月通過《國防出口管制法》,並於同年12月開始實施相關規定。

自從2003年以來,中國一直施壓歐盟的成員國,要求取消對中國的致命性武器銷售禁令,這是歐盟所施加的制裁,以回應中國在1989年鎮壓天安門廣場的示威者。2004年歐盟與中國的高峰會,雙方領導人發表聯合聲明,承諾要努力取消武器禁運。雖然這項議題被正式列入歐盟的議程,但是歐盟的成員國在近期內不大可能在取消禁令的問題上達成共識。

此外,經濟上的間諜活動,透過大量公開來源的研究資料、利用電腦網路、以及設定目標的情報作業,也可以獲得一些科技來補充國內軍事現代化的成果。

中國在2008年〈瞄準美國的科技:國防工業報導的趨勢分析〉的報告中,國防安全局發現,在前一年,外國的資訊蒐集者(包括中國)試圖取得來自《發展中的科學和技術目錄》(Developing Sciences and Technologies List)中20個類別的資訊和技術。《發展中的科學和技術目錄》是一份有關全世界發展過的科技手冊,這些科技在未來有極大的潛力,可以增強或削弱美國的軍事能力。

國防安全局的報告描述中國蒐集科技的優先項目有:導引和控制系統、先進的能源技術、納米技術、太空和反太空系統、核子武力、創新的材料、航空和太空裝置、電腦輔助的製造和設計技術、以及資訊科技。中國繼續瞄準這些科技。

美國商務部的工業暨安全局和司法部都確認,自從2006年起,至少有26個重大的案例涉及中國取得上述的科技和應用,而且還有當前及未來的戰艦技術、電子推進系統、軍事應用的控制功率放大器、太空發射技術資料和服務、C-17型飛機、Delta IV型火箭、紅外線攝影機、設計巡弋飛彈的相關資訊、以及軍規級的加速儀。這些案例中提到的其他技術還包括:微波積體電路;武器瞄準鏡;機密的夜視裝置和資料;衛星/飛彈的絕熱層;管制的電子零件;用於衛星和雷達系統的行波管;雷達應用的微波放大器;有關無人飛機等離子技術的出口管制技術資料;飛機、火箭、太空船和鈾濃縮製程等方面所使用的碳纖維材料;以及擴大範圍能夠以程式控制的邏輯裝置。

中國繼續努力獲取美國的軍用和兩用技術,使中國的科技基礎能夠縮減美國在發展軍事武器和通訊系統的關鍵領域上的技術優勢。此外,中國獲得的技術也可以縮短中國的研發週期,以便用來研發更先進的技術。 

前瞻未來:趨勢和預測

中國國務院於20062月公佈了《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爭取在2020年之前把中國轉變成一個「以創新為導向的社會」。這份計劃綱要將中國的科技重點定義為「基礎研究」、「尖端技術」、「重要領域和優先項目」以及「重大特殊項目」——所有這些都具有軍事用途。

基礎研究作為擴大基礎研究能力的眾多努力之一,中國確認了五項具有軍事用途的領域,作為需要政府積極參與並撥款的重要戰略需求或科研計畫:

  • •    材料設計及配製;
  • •    在極端環境條件下的製造業;
  • •    航空與太空技術;
  • •    資訊技術研發;以及
  • •    奈米技術研究。

在納米技術方面,中國從2002年幾乎毫無研究與經費的情況,已經進展到政府總投資額僅次於美國的地步。

尖端技術中國正在集中力量進行下列技術的迅速發展:

  •     資訊技術:優先項目包括智能感知技術,尤其是網路和虛擬實境的技術;
  •     新材料:優先項目包括精靈材料與結構、高溫超導技術、以及高效能源材料技術;
  •     先進的製造技術:優先項目包括頂尖的製造技術、以及智能服務的先進工具機;
  •     先進的能源科技:優先項目包括氫能源和燃料電池技術、替代性燃料、以及先進的車輛技術;
  •     海洋科技:優先項目包括海洋環境的三維監測技術,迅速、多元參數的海底勘測技術與深海作業技術;以及
  •     鐳射與航太技術也是高優先項目。

關鍵領域與優先科目中國已經確認某些行業與技術集團,有潛力提供技術突破、消除產業之間的技術壁壘、以及提高國際競爭力。尤其是,中國的國防工業正在追求先進的製造技術、資訊科技與國防科技。例如包括雷達、反制太空的能力、可靠的C4ISR能力、精靈材料、以及隱形技術。

重大的特殊項目中國也確認了16個「重大的特殊項目」,計畫開發或擴大自製的能力。這些項目包括核心電子零件、高端的通用晶片和作業系統軟體、超大型積體電路的製造、下一代寬頻無線機動通信、高級數位控制工具機、大型飛機、高解析度衛星、載人的太空飛行、以及月球探索。

 

中國航空母艦的發展狀況

中國有一個航空母艦的研究與設計計畫,包括翻修前蘇聯庫茲涅佐夫級的瓦良格號。在2006年初發表第11個五年計劃的時候,中國國營媒體的報導指出,高層的政府和軍事官員都提出中國有意建造航空母艦的說法。20094月,中國海軍司令員吳勝利上將也表示,「中國將以和睦的態度發展航母艦隊。我們將慎重制定政策(我們將從事建造航空母艦),我將聽取其他國家海軍專家的觀點,並徵詢我們國內的意見。」20093月,當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與日本防衛大臣濱田靖一(Yasukazu Hamada)會談時,強調中國是唯一沒有航空母艦的大國,他也表示「中國不可能永遠沒有航空母艦」。

中國繼續表現採購俄羅斯蘇愷-33型艦載戰機的興趣。從2006年開始,雙方已經協商以25億美元採購50架蘇-33 Flanker-D型艦載機的銷售案,但是根據傳聞,在俄羅斯拒絕中國要求先運交兩架試用戰機之後,這項協商已遭推遲。來自俄羅斯國防部的消息證實,俄方拒絕的原因是因為發現中國已經在生產蘇愷-27SK型戰鬥機的山寨版。

據說解放軍海軍已經決定啟動一項培訓計畫,訓練50名海軍飛行員操作從航空母艦起降的固定翼飛機。20095月,巴西國防部長內爾松‧若賓(Nelson Jobim)宣佈,巴西海軍將為解放軍海軍軍官提供航空母艦的操作訓練。

來自政府內部或外部的分析家們推斷,在2015年之前,中國不會擁有作戰部署的國造航空母艦和相關戰艦。但是中國的造船能力以及外國對此計劃的援助程度,可能會改變那些預測。

20093月,解放軍海軍上將鄔華揚指出,「中國有能力建造航母,我們有這樣的實力。建造航母需要經濟和技術能力,考慮到我們國家的發展水準,我認為我們有這樣的實力。」解放軍海軍考慮在2020年之前建造多艘的航空母艦。

  

第五章:軍隊現代化與台海安全

 概要

台灣海峽的安全局勢,主要取決於中國、台灣和美國三者之間動態的互動關係。就這個背景之下,台灣的安全形勢在2009年間大體上並無變化。在中國大陸方面,北京對台的策略繼續採取勸說和脅迫的混合手段,來嚇阻或壓制有利於台灣獨立的政治發展。雙方在擴大兩岸貿易和經濟聯繫上獲得進展,在民間交流方面也一樣。北京決定不反對台灣有意義的參與某些不需要國家地位的國際組織,例如世界衛生大會,在有限的程度上滿足台灣想要更大國際空間的渴望。

儘管在馬英九當選台灣總統之後,北京的最高領導人對台海局勢發出正面的公開聲明,但是並沒有跡象顯示北京在台灣對岸的軍事部署有重大改變。

解放軍已經發展並部署足以脅迫台灣的軍事能力,或是在必要的情況下企圖入侵台灣。解放軍能力的提高,對台灣安全造成新的挑戰,以過去的歷史經驗來講,由於台灣海峽具有「海島防禦」的天然地理優勢,解放軍並沒有能力跨越寬度100海浬的台灣海峽來投送武力,加上台灣軍隊的科技優勢,以及美國的可能干預,這些因素構成台灣安全的基礎。

為了自身的安全,台灣採取一些重要措施來建立自己的戰爭儲備,同時也提高自己的國防工業基礎、聯合作戰能力、危機反應、以及軍官和後備軍官團。從大體上來說,面對中國的持續擴軍,這些措施已經強化了台灣的天然防禦優勢。隨著20093月首次發表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台灣也把重點擺在建立一支全募兵制的軍隊,並縮減現役的軍力規模——27.5萬人削減到21.5萬人,建構一支「小而精、小而強的國防武力」,同時維持國防預算占GDP3%水準。在這項規劃之下,截至201412月為止,可以釋放出資源,來提高志願役軍人的薪資和福利。

美國政府反對台海任何一方企圖片面改變台海現狀,也呼籲採取一種雙方民眾都可以接受的方式,和平解決兩岸的分歧。依照1979年制定的《台灣關係法》,美國通過提供防禦性物品與服務,支援台灣的自衛,幫助維持台灣海峽地區的和平、安全與穩定。為了促進此一目標,歐巴馬政府在20101月宣佈對台出售總值64億美元的武器和裝備,包括UH-60型多用途直升機、愛國者三型飛彈防禦系統、魚叉飛彈的訓練彈、技術支援台灣「博勝案」指揮、管制、通信、電腦、情報、偵察、監視(C4ISR)的多功能資訊分佈系統,以及鶚級獵雷艦。此外,經過美國武裝部隊的轉型和全球武力部署的調整,美國國防部保持美國的實力,防範北京對台灣動武或脅迫台灣。

 北京的台海戰略

只要北京相信長期走向統一仍然可能,北京似乎打算推遲使用武力手段,而且武力衝突的代價也高過利益。北京認為,要維持政治上進展的情勢,可信的武力威脅是不可或缺的手段,而且也可以用來防止台灣朝向法理上的獨立。數十年來,北京一直拒絕放棄使用武力來解決台灣問題,儘管北京同時也公開宣稱,要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實現和平統一的願望。

從歷史經驗來看,隨著時間的發展,中國大陸警告動用武力的情況,乃是在於回應台灣宣佈自己的政治地位、解放軍能力的提高、還有北京對於台灣和其他國家的關係的看法。這些情況(或是所謂的「紅線」)包括:

  • •    正式宣佈台灣獨立;
  • •    模糊地走向台灣獨立;
  • •    台灣內部發生動盪局面;
  • •    台灣取得核子武器;
  • •    無限期推遲恢復有關統一的兩岸對話;
  • •    外國勢力干涉台灣的內部事務;以及
  • •    外國軍隊駐軍台灣。

此外,20053月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規定,「如果分裂勢力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如果發生「重大事變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則北京可以採取「非和平方式」。這些「紅線」的模糊性,使北京保有彈性。

北京對台灣的作戰方案

解放軍愈來愈能夠對台灣進行更複雜的軍事行動。有些分析家認為,北京將首先採取一種審慎的方法,特徵是表明已經完成動武的準備,緊接著是從容不迫地集結部隊,有效進行戰略欺敵的交戰速度。其他的分析家則主張,更可能的狀況是,在其他國家可能採取反應之前,北京將犧牲備戰的時間,有利於突擊作戰,來強迫迅速的軍事及(或)政治解決。如果速戰速決無法得逞,則北京將尋求:

  • •    嚇阻可能的美國介入;
  • •    如果嚇阻失敗,就要拖延美國的介入,並在一場不對稱、有限的快速戰爭中爭取勝利;或是
  • •    戰鬥到僵持的階段,並在長期拖延的衝突之後尋求政治解決。

海上隔離或封鎖儘管傳統的海上隔絕或封鎖將會對台灣造成更大的衝擊,但至少在短期內,這種作戰會對解放軍海軍的能力帶來負擔。中國的軍事著作中指出可能的替代方案——空中封鎖、飛彈攻擊和水雷作戰——來阻斷港口和通道。北京可能會宣佈開往台灣的船隻必須先停靠大陸港口,在轉往台灣港口之前先進行檢查。北京也可能會嘗試等同封鎖的行動,通過宣佈舉行演習或飛彈試射,關閉一些通往台灣港口的海域,實際上封閉港口的通道,並使商船運輸改道。在1995年到1996年之間的飛彈試射和實彈演習中,解放軍就使用過這種方法。但是這種行動也有風險,因為任何企圖限制出入台灣的海上交通的行動,都會招致對抗性的國際壓力,並升高軍事對峙,而北京可能會低估這種影響的程度。中國目前可能無法實施全面性的軍事封鎖或攔截,並在必要時破壞絕大部分進入台灣的交通,尤其是在面對主要海軍強權的干預時。但是中國在這方面的能力,在未來的五至十年後,將會獲得重大提升。

有限度的武力或脅迫性手段北京可能會利用各種破壞性、懲罰性或致命性的軍事行動,也很可能結合一些公開及暗中的經濟及政治行動,對台灣進行一場有限度的戰爭。這樣的作戰可能包括:針對台灣政治、軍事和經濟基礎設施,進行電腦網路攻擊或是有限度的動能攻擊,來引起台灣內部的恐懼,並削弱民眾對台灣領導階層的信心。同樣的目的,解放軍特種部隊也可能滲透到台灣,對基礎設施或台灣領導階層進行攻擊。

空戰和飛彈作戰對台灣的防空系統進行有限度的短程彈道飛彈攻擊和精確打擊,目標包括,空軍基地、雷達站、飛彈基地、太空資產和通訊設備。這些攻擊能夠削弱台灣的防禦力量,癱瘓台灣的領導階層,並粉碎台灣民眾的戰鬥意志。

兩棲登陸作戰中國公開出版的一些書籍或文章,論及各種兩棲登陸的作戰概念,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島嶼的聯合登陸作戰,可以想像這是一種複雜的作戰行動,需要依賴在後勤作業、空軍和海軍支援、以及電子戰等方面,進行協調一致、環環相扣的作戰。作戰目標是要突破或包圍岸上的防禦工事,建立一個灘頭堡,向在台灣西部海岸線的北部或南部的指定登陸地點運送人員與物資,然後發動攻擊,奪取並佔領關鍵目標以及(或是)整個島嶼。

解放軍有能力完成各種兩棲作戰行動,但卻缺乏全面入侵台灣的能力。除了例行訓練之外,極少有明顯的軍事準備,因此中國可能對台灣控制的小島如東沙島或太平島發動登陸作戰。解放軍如果對一個中等規模、有近海防禦能力的島嶼(如馬祖或金門)進行登陸作戰,這是在中國的能力範圍之內。這種登陸作戰在贏得有形的領土時,可以展示軍事能力和政治決心,同時也能夠顯現某種程度的克制力。但是如果這種作戰行動不被禁止,將會帶來重大的政治風險,因為這種行動可能會刺激台灣民眾,並激起國際的反彈。

大規模兩棲登陸是一種最複雜且難度最高的軍事行動,成功取決於空中與海上優勢、在岸上迅速集結部隊並維持補給,以及連續不斷的支援作戰。

入侵台灣的企圖,會給沒有實戰經驗的解放軍帶來壓力,並引起國際干預。這些壓力加上解放軍的戰力損耗,以及城市作戰和反暴亂行動的複雜性(假定解放軍成功登陸並突破防線),使得對台灣進行兩棲登陸作戰,在政治上和軍事上都冒著巨大風險。台灣對強化基礎設施和增強防禦能力的投資,也可以削弱北京實現其目標的能力。

 

第六章:美、中軍事交流

 概要

2009727日,美國總統歐巴馬在首次中美戰略經濟對話開幕前發表演說時指出:「美中關係將共同塑造21世紀,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美中兩國都承諾,要追求積極、合作、以及全面的雙邊關係——20091117日的美中聯合聲明,再次重申這個期望。

持續可靠的美中軍事關係,是美中整個雙邊關係中的重要成分,也是關係全面化的必要部分。

美中的軍事接觸並不是接觸本身的目的,在亞太地區及全球的複雜安全環境中,要求美國和中國的武裝部隊保持各個層級的對話,並在兩國國家利益重疊的領域擴大務實的合作,也在雙方分歧之處進行坦率的討論。而且,由於中國軍事能力的提高,以及更廣泛的一系列軍事活動和任務(如本報告先前所提的),在摩擦和動盪的期間,美中之間持續的軍事對話尤其重要。

包括胡錦濤主席在內的中國高層軍政領導人曾經表示,他們承諾要進一步發展並改善雙邊軍事接觸和交流。不過,雙方卻很難達成持續性的交流計畫。其結果是,時有時無的軍事關係,限制了兩國武裝部隊的一些可能性,去探索雙方合作的領域、加強相互瞭解、增進交流、以及降低可能導致危機和衝突的誤解或誤判的風險。

美國和中國進行軍事接觸與交流的基礎,是相互尊重、相互信任、互惠互利、持續對話、相互降低風險等原則。五角大廈把這些原則導入《2000年國防授權法案》第1201條的規定中,為國防部提供足夠的空間,能夠發展與中國的交流計畫,來支持國家利益。

 美、中軍事關係的機會和挑戰

提到美中關係,歐巴馬總統曾經表示,「對於我們的夥伴而言,我們的能力是在許多最緊迫的全球挑戰中獲得進展的先決條件。」因此,五角大廈協同美國政府的其他部門和局處,正通過多方管道與中國展開對話和磋商,例如由國務院和財政部所主導的戰略暨經濟對話、軍事接觸與交流的提升計畫、以及令人鼓舞的「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協定」(MMCA)程序,可以用來處理兩國武裝部隊的海上安全議題。

通過這些以及其他的重要機制,在2009年當中,美國與中國共同應付由北韓、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所帶來的挑戰,並主辦區域及跨國的安全議題。

 

討論的主題和提問的問題

2009年和中國進行軍事接觸與交流期間,中國人所討論及表達關注的議題有:美中的國防關係、美軍在中國周圍部署的基本理由、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海上安全、軍事轉型和現代化、以及區域性議題,例如北韓、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這種合作在某種程度上是可能的,因為在中國暫停許多的軍事交流以抗議美國在200810月宣佈對台軍售之後,美中的軍事關係在2009年恢復穩定。但是隨著美國在今年1月宣佈對台灣額外的軍售之後,中國再度暫停軍事交流。其實這項宣佈與美國協助台灣維持足夠自衛能力的長期政策是一致的。中國的反應表明北京仍把取消軍事對話視為一種懲罰措施。雖然中國反覆表示有意增強中美軍事關係,卻一再把這個目標昇華到其他一些他們認為更重要的目標上。

美國也試圖和中國合作,尋找有意義的方式來定義軍事關係,不是根據兩國之間的差異,而是根據兩國的共同利益。此外,美中軍事關係也需要一個更加平衡與互惠的基礎,來確保交流計畫的穩定性和一致性。對於建立互信以及設立可減少意外或事故危險的準則來說,維持中美軍事交流的穩定是不可或缺的。不過,鑒於中美關係的廣度及複雜性,偶爾發生政治亂流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然而唯有當中國決定從自身的利益出發,在亂流時期也會維持軍事交流,如此才有可能為中美軍事交流奠定更堅實的基礎。

國防部優先交流的順序集中在建立合作的能量、培養制度性的理解、以及在國際安全環境和相關安全挑戰方面尋求共識。例如在建立合作的能量這方面,美國武裝部隊和中國正致力於建立起海軍的合作,協同國際社會共同打擊在亞丁灣的海盜。

此外,美國和中國的軍隊也能夠在其他領域找到合作的共同基礎,無論是世界其他地區的反海盜行動、支持國際維和行動、履行不擴散核武的承諾、防治傳染病,或是向需要的對象提供人道救援及災難救助。20091027日,國防部長蓋茲(Robert Gates)和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舉行會談,雙方一致同意採取具體和務實的措施,對上述的一些議題在2010年開展合作,包括聯合海上搜索和救援演習、災難管理的交流、以及軍事醫療主題的專家交流。

美國與中國也有機會擴大互惠的交流,包括中級和初級軍官以及專業軍事教育機構的交流。此外,在核武、太空和網路安全的政策及戰略這些方面,也有機會增加制度性的理解。在20084月,雙方就核武政策與戰略展開首輪對話之後,中國就推遲進一步的討論。蓋茲在200910月與徐才厚進行對話之後,就呼籲建立交流的衝勁的重要性。而且在徐才厚短暫訪問美國戰略司令部的期間,美國戰略司令部的指揮官契爾頓上將(General Chilton)也表達同樣的看法。

持續對話,尤其是高層對話,是對於國際安全環境和相關安全挑戰(如朝鮮、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達成共識的重要平台。同時,持續對話也可以使兩國互相尊重地討論雙邊問題,包括雙方的分歧在內。例如,美國和中國對於沿海國家在專屬經濟區的權利方面仍有歧見,而開展對話才是解決歧見的適當反應。國防部也發現到,中國漁船沒有再度騷擾美國在中國領海之外執行例行且合法軍事活動的海軍輔助性艦艇,這種事件在2009年春季曾經發生,但可能會再成為問題。

美國仍在密切注意對美國士兵、水手、飛行員和海軍陸戰隊員的安全會造成威脅的行為,或明顯違反國際規則的行為。國防部會繼續通過所有管道,尤其是通過美中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協定和國防政策協調會談機制,向解放軍溝通美國政府對這些問題或其他事情的立場,同時雙方也應該抓住機會,討論減少武裝部隊之間的誤解和誤判的實際方法。

中國期待得到的利益

觀感的經營中國軍政領導人利用和美國及其他國家的軍事接觸,作為傳遞政治信息的途徑,並且在外國領導人之間形塑中國的觀感。

洞察美國解放軍企圖利用和美國的接觸,能夠更了解美國的領導階層、政策、能力及意圖,並洞悉美國的潛在弱點。此外,中國也希望更了解美國與北京所關注的其他國家之間的軍事關係。

提升軍事能力在諸如準則發展、武力結構、人事管理、專業的軍事教育、訓練、技術、以及能夠支援解放軍國防現代化的技術性情報等領域,解放軍企圖從和美國進行職能與專業的交流中獲益。透過諸如軍官的專業素養、接觸外國的軍隊與觀念、人事制度、以及財務管理等方面的改進,可以間接有助於提升軍事能力。

國際聲望北京的高層政治領導人與國防部進行接觸,可以提升作為區域及世界的強權地位。在這種背景之下,中國的領導人企圖利用與美國「正規的」國防關係,來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並在美國和他的盟邦及包括台灣在內的夥伴之間見縫插針。

國內政治有關對於美國及其他區域內國家的整體政策,與美國的國防關係可以提高解放軍在國內政治辯論中的影響力。

正如歐巴馬總統所言:「美、中關係不可能沒有分歧和困難,但我們也絕非注定是敵人。」美國國防部和其他政府部門將會繼續和中國交往,進一步發展可能合作的領域。美國也將繼續鼓勵中國在軍事事務方面增加透明度和開放度,包括國防支出、戰略、計畫及意圖,並認清與全世界更穩固結合的重要性,以及扮演支持與加強國際政治、經濟和安全體系的角色。

國防部的美中軍事交流政策,符合更廣泛的國防戰略,該戰略認為,美國與中國的國防互動是長期和多面向的,而且將包括和平時期甚至是臨戰時期的交往。

國防部將繼續利用和中國的軍事交流,以展現美國對亞太地區的承諾,並鼓勵中國在該地區扮演建設性的角色,以及扮演應付共同安全挑戰的夥伴。同時,國防部也肩負著監控中國的軍事現代化,並維持嚇阻衝突的特殊使命。國防部透過武力態勢、軍事存在、強化同盟和夥伴關係、以及發展軍事能力等作為,展現美國有意願也有能力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最具代表性的高層交流和對話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蓋里‧勞赫德上將(Admiral Gary Roughead)訪問中國2009417日至21日,勞赫德上將訪問中國,與解放軍海軍司令員吳勝利上將進行工作訪問,並出席解放軍海軍於420日到25日在青島舉行的國際艦隊校閱開幕式。除了吳上將之外,勞赫德上將也會晤了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國防部長梁光烈上將和北海艦隊司令員田中中將。訪問的目的在於促進美中之間海軍及全面的軍事關係,並尋求提高各個領域的合作。解放軍的軍官重申他們對於軍售台灣的關切,但也強調美、中雙邊關係走向合作的趨勢。勞赫德上將與吳勝利上將的討論,集中在美國海軍與中國海軍之間的互動、港口訪問及互惠等背景下的作業安全,以及一些未來的合作領域,包括反海盜和人道搜索及救援演習的可能性。

防務磋商國防部主管政策的次長法拉諾伊(Michèle Flournoy)於2009623日訪問北京兩天,參加第十屆的美、中國防部防務磋商。防務磋商是美、中之間國防機構最高層級的雙邊對話,並提供軍事關係的架構。在與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馬曉天的兩天會談中,雙方討論如何把軍事關係提升到一個更良好的基礎上,海上安全以及發生事件時保持交往的重要性,還有包括北韓、阿富汗和伊朗的區域性安全議題。美國也提供解放軍最新的《核子態勢檢討》與《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並討論在國防事務上開放及透明的重要性。

美國陸軍參謀長凱西(George Casey)將軍訪問中國2009819日到23日期間,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葛振峰將軍接待凱西將軍訪問中國。凱西將軍會晤北京的國防與外交官員以及軍事科學院的專家,凱西將軍也會見瀋陽軍區的國防官員,並觀察解放軍連級的訓練。凱西將軍的參訪目的在於徵詢中國領導人對於區域安全情勢的意見,並支持進一步發展軍事交流和接觸。凱西將軍和他的對手同意啟動四方面的交流計劃:文化交流、中級軍官的交流、職能交流、以及人道救援/災難救助的演習。

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協定: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協定(MMCA)是始於1989年的雙邊論壇,討論有關海上作業與戰術安全。20098月,雙方舉行一次MMCA的特別會議,討論如何提振MMCA的機制,以提高美國與中國的海空軍在彼此靠得很近的地方作業時的安全。相關官員在12月對於MMCA的程序進行討論,並討論中國提出修改MMCA規章的建議。

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訪問美國:徐將軍於20091024日至31日的來訪期間,國防部長蓋茲親自接待。國防部長在會談中重申,在開放及實質討論戰略議題的基礎上維持繼續對話的價值,並獲得徐將軍在2010年進行軍事接觸與交流方式的共識:進行高層互訪,建立並維持持續性的對話;在人道救援和災難救助方面進行合作;軍事醫療合作;擴大雙方陸軍軍種層級的交流;增進中級和初級軍官的交流;文化和體育交流;以及利用現有的外交和協商機制,來改善海上軍事行動和戰術上的安全。徐將軍在停留期間也拜訪了國防部、美國海軍學院、美國戰略指揮部、奈利斯(Nellis)空軍基地、海軍航空站西岸基地,並於111日至3日到美國太平洋指揮部進行後續訪問。

國防政策協調會談:20091216日和17日,主管東亞事務副助理部長和對方國防部與外交部的主管召開第五屆年度國防政策協調會談(DPCT),會談包括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聯合參謀部和國防部的代表,會談中重新檢討美、中軍事關係在2009年當中的發展情形,並建立一個在2010年持續對話的方法。會談也提供雙方代表一個機會,來進一步建立並深化雙方的戰略互信、在一些區域性和全球性議題上交換看法、以及在共同利益的領域尋求合作的方法。涵蓋的議題包括北韓、伊朗、非洲、緬甸、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美國和解放軍的代表交換不擴散核武的看法,也各自提供美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和《中國的國防建設》的簡報。

 

1 2
Share.